Blog

瞬間,江南的目光就和江北的對上了,趕緊扭頭,把自己的袖口攥緊。 江北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站了起來,滿臉的爲難。


算了,拿出來三根吧……

兜裏,二級靈草的煙實在是沒多少了,差不多都被老哥給搜刮走了。

動不動就來個他疼,江北還能怎麼辦?只能把好貨拿出來安慰他。

“你們先試試這個吧,跟我學。”

江北把三根菸分發下去,沒多長時間,四人便在這無極宗的正堂吞雲吐霧起來。

簡直一口接着一口,越吸眼睛越亮!

不光是有明顯的靈力充盈,甚至還感覺整個人都很精神!

“滅霸尊者!這便是那新式武器?可是該如何傷敵?”天老突然問道。

“這個……不是武器。”江北摸着下巴答道。

“不過能打敗刁爆的那些人,它功不可沒。”

天老略帶疑惑的點了點頭,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這確實是好東西,低頭繼續抽,太刺激了!

所以,等候煙嵐來到宗門正堂的時候,看到的便是眼下的這一幕。

整個大殿都彷彿成了蒸汽室一般。

如果這不是靈煙的霧氣,很稀薄,估計連人都看不到了。

“女兒!你來了!”侯鋒扭頭,一臉驚喜的看着候煙嵐,趕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父王。”候煙嵐輕輕答應一聲,隨後面帶不解的看着江北。

“嘿,武王殿下剛剛已經同意我們的事了。”江北摸着下巴說道。

瞬間候煙嵐的臉就紅了一下,什麼事啊,明明什麼都沒有呢,都沒確定下來。

“對!女兒,我已經同意了你和滅霸尊者的事,我們擇日便可以成親!”侯鋒拍着胸脯說道。

結婚?

江北表示有點懵,回頭得找老爹問問買個豪宅的事。

宗門雖好,現在住的地方雖然還不錯,但就像是企業宿舍一樣。

總不能結了婚還住在這裏吧?嗯,是得出去買一棟大別野了,江北在心裏考慮着。

至於成親的細節,則是沒法在今天討論了,因爲二長老也來了。

步履蹣跚,走兩步咳兩下,還得有人攙扶着。

“師傅!您怎麼也來了!”江南趕緊站了起來,狠狠地把最後兩口煙抽完。

“爲師不放心你們,也來看看,畢竟天老也在,無極宗不能怠慢了。”

徐英洲說着,還朝着天老微微躬了躬神,嚇得天老趕緊過去扶住他。

“二長老您說笑了,我也只是……”

“天老,到時候可就是一家人了,大可不必如此,咳咳!”二長老說着,又咳了起來。

“二長老,要不您先回去吧,您的身體要緊。”江北也趕緊走了過來,一臉的關心。

有些人,雖然實力可能不如自己,但是必須要尊敬,比如眼前的徐英洲。

“北少爺,老夫的身體還好,一切放心就好,咳咳!”

這還好呢?

江北木訥的點了點頭,反正在場的還有劉易陽的,要是堅持不住了,給一顆!

徐英洲顫顫巍巍的把手伸進了袖口裏,掏出一根菸,嗯,這個氣味,大概是紅塔山。

然後,只見徐英洲略帶嫌棄的看了一眼,沒點上,又略帶深意的看了看老哥。

江北懂了,怪不得是師徒倆……

然後再看老哥,瞬間就把頭扭到一邊,看着劉易陽傻笑着,完全不看自己師傅。

他很苦,他也只有十根了,剛剛都沒捨得點上!

“南兒,把你之前給爲師的那個,再來一根可好?”二長老眼睛帶着精光的問道。

甚至也不稱呼南少爺了,直接南兒!你可是我徒弟!師傅的命令,你能不遵循嗎!

“是,師傅。”江南一臉死灰的轉過了頭,看着自己的師傅。

甚至那伸進袖口裏的手,顫抖的程度彷彿是比重傷未愈的徐英洲還要嚴重。

平心而論,江南的傷甚至要比江北的還要輕,宗門的弟子寧可用肉身幫他擋,也不捨得他受傷!

江北是被轟了一下胸口,而徐英洲,主要還是腹部的傷勢嚴重一些。

點上,徐英洲終於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天老,我給你我宗門演武堂長老的位置,您意下如何?”徐英洲轉頭問道。

天老撓了撓頭,明顯不太在乎這些,雙眼緊緊盯着徐英洲嘴裏的煙。

“二長老大人,請問,每個月的俸祿如何?又有幾根這個靈煙?”天老一臉緊張的問道。

江北懂,這是開始要工資了。

“這……二級靈煙,也就是你剛剛抽的那個,每個月有三十根。至於我手裏的這個,沒有,至於一級靈煙,就不做數了。”徐英洲答道。

“三十根二級靈煙?好!我同意!”天老搓着手說道。

江北有點無奈,應聘不都是討論一下價錢的嗎,但是這拿煙來討論?

江萬貫也很無奈,還得在這守着,不然這幽冥隨時都有玩了命跑出來的可能,到時候讓它跑了可就真不好辦了。

而此刻,他還不知道他的宗門成了現在這副樣子,頭些天眼皮倒是時不時的跳,現在也好了。

地下,那陰森而淒厲的聲音還在叫囂着,一連好幾天了。

除了剛開始的時候江萬貫還能答應一聲,現在已經不做理會了。

幾天沒睡覺,饒是他都有點受不了,但是敵在暗,我在明,不是說笑的事。

“江閣主!怎麼!畏懼了嗎!還有兩天的時間了!桀桀桀!”

“江閣主,等到我的血祭之物到來,你就知道什麼是絕望了!”

“江閣主!您還笑得出來嗎!不怕告訴你,這次荒蕪也來了!”

瞬間,江萬貫的身體一震,緊緊握住拳頭。

“荒蕪嗎?”

“桀桀桀!看來你還記得他呢!等他滅了那個什麼宗門,到時我看你如何還能擋得住!”

怪不得,怪不得這兩日感覺有人在盯着自己,而有沒法發覺,所料不錯,應該就是這荒蕪了。

等等,宗門!這風國又有幾個宗門,這柳州,可是隻有他的無極宗啊,隱忍到現在,還是出問題了!

還有這荒蕪!他恨不得做夢都殺掉此人!

江萬貫一成不變的臉色甚至都有點發白,額頭上冒出些微的汗珠。

面色泛紅,雙眼都散發着淡淡的紅光,卻遠不如江北入魔時的那般,說到底,他修煉的還不是魔功,只是怒上心頭而已!

“桀桀桀!江閣主,對於您當年的事!我還真佩服呢!”

江萬貫從戒指裏取出一根靈煙,手都有點抖,如果江南在這,絕對會尖叫出來,這特麼可是從來都不敢想的好貨啊!

點燃,放在嘴裏,江萬貫這才慢悠悠的答了一句。

“幽冥,放心吧,實在不行,我也可以跟你們來個玉石俱焚。”

話音之中,不帶一絲感情,江萬貫緩緩的仰頭看向天空,雙眼滿是血絲。

瞬間,地下就一陣顫抖,彷彿是畏懼,又彷彿是被激怒了一般! 對於江北來說,這個世界他還需要小心的去作死。

猥瑣浪,不發育。

發育的是暫時就交給小魔靈了,雖然不能直接提供修爲,但是,神識也是個很好的東西。

而他?反正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對生命這兩個字有種別人理解不了的情愫在其中。

可以說是珍惜,又可以說是放縱,甚至,可以說是揮霍。

用有限的時間,來做無限瘋狂的事!

反正這種糾結的感覺,很少能有人明白。

別說是面前的天老了,就連杜老和江萬貫都不懂這小子。

“天老,武王殿下,我們就先回去了,煙嵐,你先在這陪陪家人吧。”江北面帶微笑的說道。

轉身看了老哥一眼,便一起離開了。

血液之親的兄弟之間,很多時候哪怕只是一個眼神,對方都會明白。

現在在這多耗着,並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與其說是再打一打這侯鋒的臉,報一下仇,倒不如讓他對自己感激一些,這可是無極宗成全的他侯家!

憑他堂堂的武王,要說是真不懂,那江北絕對不信!

武王自然懂,甚至懂得絕對要比江北想的還要多!

他武王身在柳州,惡靈大巢身在柳州,文王和惡靈那邊的人有聯繫,早晚有有一天他也得被賣掉。

雖然當初站錯隊了,但是江北給他的保證,又讓武王的心激動了下來,他沒什麼追求,能做這個武王,就已經很美好了!

畢竟這可是個好差事!

“女兒,當初的一些誤會,差一點就讓我錯失瞭如此賢婿啊!”正堂內,侯鋒還在感嘆着。

侯煙嵐的目光有些閃躲,這種事,能不能等人走了再說啊,二長老還有三長老還在這看着呢……

“咳咳!你們一家人先聊着,老了,我得先回去歇着去咯,不多奉陪了,老劉!趕緊過來扶我一下!”徐英洲低聲喝道。

“嘿,二哥,這就來!”劉易陽趕緊答應一聲,跑過去攙扶徐英洲,一臉的笑容。

“二長老,三長老,我送你們。”天老趕緊走了過來,恭敬地說道,實力比人家高點,但是地位不如人家。

“不必,不必!我們自己走就好。”徐英洲趕緊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