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石牧倒是不怯場,伸手拿起了一個小杯子裝的茶水,拿起茶蓋兒,先聞了聞茶蓋上蓋住茶碗時,所積攢的濃郁茶香,然後才是端起茶杯,先觀茶色,再嗅香味兒,最後再品茶湯,之後才是道了:「不錯。這茶挺正宗的。是咱們安州的茶。你們兩個也來嘗嘗。」


「我們,還是算了。我們都不渴了。」石青魚和石穎兒哪裡這麼喝茶過,頓時不敢喝這樣的茶了。再渴,都不敢了。

石牧笑著對她們道了:「這有什麼。來,隨便喝。」

又是對那茶女道了:「換大碗泡茶來。我們逛街走了不少路,真的渴了。泡點能夠解渴的分量來。」

「是,公子!」那茶女笑了,倒是沒有任何不滿之處,很知道本分的,會完全照著顧客的意思做事。並沒有拘泥於茶藝本身。

茶女是行內人,看石牧品茶的動作有板有眼,就是知道,石牧很懂茶了,品鑒出來的茶,也沒有錯。這茶,的確就是安州本地的茶。

至於那兩位姑娘,明顯第一次到茶樓來喝茶,茶女一眼就看得出。看得出,也不會笑話。十分謙遜的按照石牧的意思,去給她們泡大碗的好茶來。 「公子,大碗茶泡好了。」茶女重新用大碗泡了好茶過來。

「小青魚,穎兒,喝茶。」石牧笑著,帶頭請她們兩個喝茶解渴。

有石牧帶頭,兩個姑娘喝起茶來,就不那麼拘謹了。

石青魚喝了兩口之後,立即就是驚訝不已地道了:「這茶真的好香啊。我頭一回知道,茶葉可以這麼好喝的。跟家裡常喝的茶葉,就是不一樣。穎兒姐,你說呢?」

「嗯!」話不多的石穎兒,都是這樣感覺。

這茶,的確好香,從未喝過這麼好喝的茶。

她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便宜的茶葉和好的茶葉,泡出來的茶,香味差距可以這麼大的。

石牧也一邊喝茶一邊道:「茶的確是好茶。不愧是省城的大茶樓,選茶葉上的確很有水準。」

「多謝公子誇獎。」被誇了,茶女很高興,還立即很會推銷的道了:「公子若是喜歡這樣的茶葉,可以選購一些。這樣,小婢也可以從中抽一些水,養家糊口。」

石牧一聽,就是笑了,馬上就是道了:「好。其實,茶女賣茶葉,抽水的規矩,我懂。可是,沒想到,你這麼實誠,自己就是說了。你人不錯。我相信你。那就多買一些,我家裡妻妾多,留著送給她們喝。幾種常喝的好茶葉,每種來個十盅吧。」

「每種十盅?這麼多!多謝公子!公子心善,將來一定多妻多妾,多子多福!」茶女見石牧一下口氣就是定下這麼多茶葉,可把茶女給高興壞了。這可是,她第一次接這麼大的單子,這能夠讓她抽佣不少,這個月的花費,都有著落了,自然讓她高興不已,不由嘴甜的說了許多吉祥話。

石牧笑了,揮揮手對她道了:「下去給我們打包吧。走的時候,我們直接打包帶走。」

「是,公子!」茶女欣然下樓去櫃檯,準備石牧訂購的茶葉去了。

「牧少爺,這裡的茶樓這麼高檔,她們賣的茶葉,肯定比茶鋪的要貴。怎麼不在茶葉鋪買,可能會便宜許多呢。」石青魚很會替石牧著想地道。

石牧笑了道了:「平時,我過日子,花錢也不會大手大腳的。這次是難得出來,就講究一下方便吧。這茶是不錯,不想耽誤時間去茶葉鋪淘了。再說了,去了茶葉鋪,也未必能夠淘到一樣的。這家茶樓可以開這麼大,搞不好茶葉是自己走茶馬運來的專品。我看八成是。」

「那倒也是。」石牧這樣說,石青魚便是不再多言了。

她也是第一回喝這樣好的茶,不由的多喝了幾口,細細品味,擔心以後喝不到這樣的茶了。

過了一會兒,石牧茶也喝好了,便是下樓了。

茶女也把石牧要帶走的茶準備好了,還把定茶的單子,給石牧來過目了,其實,就是讓石牧來結賬的意思了。

石牧過目了一眼,見賬單是四十幾兩銀子,直接便是給了茶女五十兩一張的銀票,然後道了:「不用找了。找零的錢,是給你的打賞錢。」

「多謝公子,多謝公子!」茶女對石牧立即千恩萬謝。

見石牧出手這麼大方,掌柜也從櫃檯後面,親手過來,拱手答謝道了:「多謝公子照顧生意。公子這是去什麼地方,需要的話,本店出馬車,送公子一程。」

「好啊。我去碼頭。」有貴客待遇,石牧當然願意享受了。

「小生,去駕車,送公子貴客去碼頭!」掌柜立即喊了一聲夥計去駕車,送石牧。吩咐之後,又是對石牧拱手道了:「公子以後若是有機會再來省城,一定請再光顧本店。本店是老字號了,從來不做坑蒙拐騙的一次生意。本店做的是常客,童叟無欺。茶葉是貴點,但是,絕對是我們東家親自去各地走茶馬,精挑細選的好茶葉。很遠的南方,我們也去。」

「真讓公子說對了。他們是自己走茶馬,挑選的好茶葉。」掌柜這話一說,立即就是讓石青魚和石穎兒覺得,石牧雖然也是跟她們一樣第一次出遠門,但是,石牧的眼光和見識,依舊是她們沒法相比的。

即使,以前的石牧,並沒有享受過少爺的生活。一直在石家爹不疼娘不愛的,但是,石牧的見識卻是一樣不比別的公子少爺少,甚至是比他們還多。

坐著茶樓派送的馬車,石牧帶著石青魚和石穎兒回到碼頭,很方便,也不用她們辛苦再走路回來了,讓石青魚和石穎兒覺得很方便。

一路之上,石牧也沒有對她們不規矩,跟石牧即使共坐一車,空間狹窄,也沒有任何不規矩,這讓石青魚和石穎兒都是感覺,跟石牧在一起,倒是從來不用擔心許多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到了碼頭,要分開了。

石牧從石青魚和石穎兒手裡接過她們一直給他提著的茶葉錦盒。

上等的茶葉,自然是精美的錦盒包裝,裡面還是青花瓷的茶葉罐包裝。

石牧也一人送給她們了一盒茶葉,裡面是有著三種茶葉的茶葉禮盒。石牧說了是要送人的嘛。茶樓都給準備好了禮盒包裝。

這麼貴重的禮物,石青魚和石穎兒都是不敢要。

石牧硬給的道了:「不要捨不得喝。再好的茶葉也是用來喝的。喝完了,以後我再買新的送你們。就這樣說定了。那我先回去了。」

不給她們不收禮物的機會,石牧匆匆跟她們分別,自己上船去了。

看來,禮物是只能夠收下了。

提著這麼好的茶葉禮包,石青魚忍不住激動的跟石穎兒道了:「穎兒姐,這裡面得是好幾兩銀子的茶葉吧。這些錢,夠咱們家吃幾年的。」

石穎兒也是不由的覺得這禮包很是貴重的道了:「牧少爺今天一共為茶葉花了五十兩銀子,算起來,每一盒也差不多是你說的那個價錢了。不過,既然是牧少爺給你的,你就放心喝吧。反正,你將來一定會是他的人。」

「那穎兒姐,你呢?」石青魚微微害羞的問起石穎兒了。

石穎兒自己低下了頭道:「我也不知道。我就先收著吧。如果以後,我跟他沒有關係了,再還給他。」

「穎兒姐,要我說,牧少爺是好人。他一定很喜歡穎兒姐的。要我說,穎兒姐就別想那麼多了。直接跟了牧少爺多好。牧少爺對這個家族很重要,沒有他,就沒有咱們這個家族了。咱們是這個家族的一分子,服侍他,照顧他都是應該的。」石青魚這樣對石穎兒道了。 「小青魚……」石穎兒雖然驚訝石青魚這樣想,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認,石青魚的話,的確很有道理。

石牧對這個家族實在太重要了。

沒有石牧,石家抄家滅族之期,屈指可算。

此去京師,也本就是福禍難料。

石家若是被滅族,不但她石穎兒逃不掉,她全家人一樣也要跟著人頭落地。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石青魚說的簡直太對了,作為石家的一分子,受了石牧的福蔭,自然要感激他,照顧他,服侍他,也要無怨無悔了。

可是,畢竟,她也是一個人,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讓她放棄自己的思想,放棄自己的幸福,去委身與他,她真的不見得能夠做到。

這正是石穎兒為難的地方。

石牧回到船上。

「娘,韻兒,詩文,若男!都快過來一下,有好東西給你們。」

石牧一來,就是開心的把東西放在船頭甲板上的桌子上,然後喊媳婦們過來分茶葉了。

「牧哥哥回來了。」

「夫君回來了。」

「牧兒回來了。」

石牧一喊,娘柳如煙帶著小晴兒,媳婦們帶著侍女,一個不少的都過來了。

「牧哥哥,你又給我們買了什麼好東西啊。已經買了很多了啊。」齊韻高興地道。

石牧笑著道:「沒什麼。就是一些好茶葉。味道我嘗過了,覺得不錯,就是買了一些來,送給你們。以後,我不管去你們誰那裡坐坐,都有一樣的好茶葉喝了。」

「真的這麼好喝嗎?那我馬上讓藤兒給大家泡一壺來試試。」作為正妻大婦的齊韻,立即過來,親手把茶葉禮包分給了楊詩文,齊若男每人一份,給娘柳如煙也送了一份。

柳如煙提醒石牧道:「韻兒,給你小媽也送一份過去。」

「是,娘。我留了。這就讓藤兒給送去。」說著,齊韻又是拎出來一份茶葉,給了齊藤,囑咐道了:「給小媽送去。就說是婆婆給的。」

一聽這話,柳如煙就是忍不住誇獎齊韻道了:「你這孩子,也太會辦事了。明明是牧兒送的,非得說是我送的。藤兒,就告訴姨娘,實話實說,是牧兒送的。」

「那就說是夫人和少爺一起送的吧。母子不分家,就是一起送的嘛。」齊藤也很聰明的道了。

齊韻也跟著點頭的道了:「就這樣辦吧。藤兒,先把茶葉送了,然後去房間里,把我的那份茶葉拆了,泡茶給咱們大家品嘗。」

「是,小姐!」齊藤拎著兩盒茶葉,先下去忙了。

楊詩文和齊若男的茶葉,也都有侍女先幫忙拿進去房間了。柳如煙的茶葉也是如此,交給侍女,帶回去房間了。

「鳶兒也有一份。牧哥哥有時也去鳶兒那裡,不能夠沒有好的茶葉喝。」齊韻也給了石鳶兒一份茶葉。

還省下一些小盒的,齊韻也拿給了楊詩雅,楊書書,和自己的弟弟齊睿。

「還剩下一些,你們幾個分了。你們要是喝完了,就找各自的姐姐要。楊家姐弟就是去詩文姐姐,我自己的弟弟,自然是來找我拿了。」齊韻道了。

「謝謝姐姐。」楊詩雅得了禮物,自然知道感謝。

「謝謝姐了。」齊睿自然也會來謝謝姐姐,也不忘謝謝石牧:「也謝謝姐夫。」

石牧可早就不管媳婦怎麼分茶葉了,交給齊韻來做主,石牧沒有不放心的地方,此刻已經在是陪著妹妹逗樂了,聽到齊睿感謝他,立即就是回答道了:「睿弟跟我還客氣什麼。拿去該喝就喝,不夠了,找你姐要。你姐要是也沒有了,咱們再買。這一路去京,還有好幾個省城要逛呢。肯定不缺賣茶葉的。」

「聽到你姐夫說的了吧。你姐夫可從來沒把你們當外人。以後都要對你們姐夫好。現在就先下去放茶葉吧。一會兒過來品茶。」齊韻也囑咐她們一番道了。

「是。」三個公子小姐的,再次應了,然後個個都先歡天喜地的下去了。

過了一會兒,齊藤辦完了差事,和石鳶兒和張燕一起,端著茶盤送許多新泡好的茶過來,讓大家都可以品嘗一番了。

「來,大家都嘗嘗夫君給買的茶葉,到底好不好。」齊韻很熱情的招呼姐妹們來品茶,甚至把石鳶兒這樣的侍女都算在內了:「鳶兒,你們也來嘗嘗。」

「是,少夫人。」有了齊韻這話,石鳶兒的心裡也暖心,等到其他人都端了茶品茶,她最後才是端了兩盞茶,一盞給了妹妹,一盞留給了自己。

「牧哥哥,是好茶!」齊韻已經品嘗過了新茶,馬上就是道了,這的確是好茶。

柳如煙可是柳家出來的小姐,那可是品過見過的人,此刻,也是跟著稱讚道了:「我自從嫁到石家,可是頭一回喝這麼好的茶了。沒想到,今天在我兒子這裡喝到了。一會兒,我也叫你爹來品茶,我得好好說說他,這些年,虧待我的可多了。」

聽到婆婆這話,幾個媳婦都是不由跟著笑了。

當然,楊詩文和齊若男也都是覺得是第一次喝這麼好的茶。

「姐夫,這茶葉真是不錯,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姐夫一定要再送我一些這樣好的茶,我拿回去給我爹我娘品嘗一下。我們雲州也產茶,不過味道,跟這個還是不太一樣。我們那裡,普洱茶不錯。其他的茶嗎,就不怎麼好了。我覺得,還是這個茶好喝,我不愛喝普洱。味道感覺怪怪的。還是這茶清新,很香。」楊詩雅也跑來石牧這裡品茶了。

「你這丫頭,還挑嘴兒。看你以後要是嫁了人,若是夫家不富裕,你就連普洱都喝不上了,看你日子還過不過了。」聽到妹妹這樣說,做姐姐的楊詩文,忍不住說道妹妹幾句了。

楊詩雅也跟著撒嬌道了:「姐,你就盼著我嫁不好啊。哼,到時,我就跟我爹我娘說,給我選的人,最差也不能夠比姐夫差了。比姐夫差的,一概不要!」

楊詩雅自覺自己很聰明的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道。

這話,引得柳如煙都是忍不住笑著道了:「小雅很聰明啊。這個方法好,就這樣跟親家說。比牧兒差的,那是一定不能夠要的。」 「娘,您就別誇她了。這丫頭,說話沒輕沒重的。您沒有聽出來啊,這丫頭的意思,說的好像她姐夫多差,是最低標準似得。不然,什麼叫最差也不能夠比姐夫差。」楊詩文也跟著開妹妹的玩笑。

弄得楊詩雅都是不好意思了:「姐,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姐,你不要自己婚姻幸福了,就不管我了。你可是我親姐!」

楊詩雅這話,又是把一家人都是給逗笑了。

「姐夫,你看她們,都笑話我。」楊詩雅被笑的臉紅害羞了,不好意思了,不由的向石牧求助了。

石牧淡淡笑對楊詩雅道:「她們笑你,姐夫沒有笑你,不就行了。教你一招,以後再有這樣的場合,你就別說多話。說得多,笑的多。少說話就好了。」

「嗯。姐夫,聽你的。」楊詩雅這會兒,倒是聽人勸了。

石牧開口了,果然就是沒有人再接著取笑楊詩雅了,都安靜了。

石牧也可以放心的照顧楊詩雅道了:「喝茶吧。」

楊詩雅又是點點頭,乖乖品茶了。

船艙上,石林聽說娘來找他了,立即跟爹說了一聲,然後過來娘這裡聽命了。

「娘,您找我?」石林對娘可是很孝順的,一聽說娘有事找他,他比誰都會重視,馬上跑過來。

柳秀娟對兒子道了:「是啊。剛剛,你大娘和牧少爺叫藤兒給我送了一些好茶葉來。娘看了,都是非常貴重的好茶葉。上回,你大娘和牧少爺,剛給咱們送了幾十兩銀子,這次有了好茶葉,也沒有落下咱們娘倆,娘過來,是告訴你一聲,讓你知道這件事。娘要叮囑你,好好跟著牧少爺做家臣,不要辜負了對咱們娘倆這樣照顧的你大娘和牧少爺。」

「知道了,娘。兒子心裡有數了。」送銀子的事情,石林早就知道了,也早就跟柳秀娟說過了,那些銀子,就當做是他給石牧做家臣的薪水吧。夠他以後給石牧做幾十年家臣的了。這話,讓柳秀娟聽了也覺得放心。

這會兒,石牧又是有好東西也不忘記給他娘倆一份,這份親情,自然會讓石林更加感恩,以後會替石牧更加賣命。

「這些天,跟著你爹跑腿辦事兒,一定很辛苦吧。等一會兒不忙了,到娘那裡拿茶葉,也嘗嘗牧少爺給咱們的茶葉,有多麼好。」娘心疼兒子地道了。

石林馬上笑著答應道了:「好,娘,那我有空了過去拿一點兒。剩下的,您留下留給我爹,等他過去的時候,你給他喝。咱們自己可買不起這麼好的茶葉,別都給我喝,那樣就浪費了。」

「怎麼叫浪費。不浪費。放心吧,娘心裡也有數。你忙,娘先回去了。」跟兒子說完了話,柳秀娟就是放心的先回去了,她也會找機會,親自去跟小姐答謝的。

咚咚,另外一艘樓船之上,有人在輕輕敲石穎兒的房門。

旁邊就是石青魚的房間,聽到有人敲石穎兒的房門,石青魚立即出於對石穎兒的關心,側耳傾聽起石穎兒房間的動靜來。

她最擔心的就是,這會兒有人欺負石穎兒。

「錚哥。」聽到有人敲門,石穎兒就想到可能會是心裡還念念不忘的人了,打開門一看,果然是他,這讓石穎兒立即很是激動,馬上開門請他進來。

難得石錚主動過來她的房間,找她。難道是因為她下午跟了石牧出去的事情?如果是這樣,真的願意跟石錚好好解釋一下,免得他誤會。

「穎兒,聽說你下午跟牧少爺出門去了?聽說,你最近跟牧少爺走的很近?」石錚一進來,還沒有坐下呢,就是開口問起了這件事了。

「是的,但是,錚哥,你聽我解釋……」果然是這樣!聽到石錚這樣說,石穎兒雖然擔心,卻是內心無比高興,覺得難得石錚吃醋了。這說明石錚還是在意她的,你不知道,這讓石穎兒有多高興。

石穎兒正要解釋,石錚卻是已經揮手打斷石穎兒的話道了:「穎兒,如果真是這樣,這就太好了。我看那牧少爺,一定是喜歡你了。你可以借著這個機會,替我跟牧少爺說一下,讓他提點我一下,讓我可以出人頭地。我可是你錚哥,這個小忙,你不會不幫我吧?」

聽到這話,正準備給石錚倒水,然後好好解釋一番的石穎兒,立即連滾燙的茶水倒在了纖纖素手上,已經燙傷了,都是不自覺了。

心好痛。

但是,臉上卻是做著強顏歡笑道了:「好的,錚哥。有機會,我一定跟牧少爺提一下,讓他幫你。」

「那就好。謝謝你了,穎兒。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有空跟那個牧少爺多走近。我看他八成是看上你了。不過,你也別昏頭。他不給你名分,千萬別鬆手,早把身子給了他。我是怕他反悔。他終究是個少爺,我怕他不把你當回事,最後言而無信。」覺得自己真是心疼這個穎兒妹妹,像個好大哥的石錚,心裡很自得的,馬上就是告辭,離開了石穎兒的房間。

只顧高興自己事情有了著落的石錚,自始至終都是沒有發現石穎兒的手被燙傷了,還有她心痛的眼神。

等到石錚走遠了,石穎兒才是再也忍不住心痛的趴在桌子上落淚了。

手上的疼,早就感覺不到了,手上被燙傷的痛,再痛,能夠有心上的痛?

「穎兒姐,你手受傷了!」石青魚聽到石穎兒的哭聲了,立即開門過來她的房間,查看石穎兒的情況了。

見到石穎兒趴在桌子上哭,手指還燙傷了,馬上就是著急,心疼了。

她一直覺得,她以後會跟石穎兒一起,都做石牧的女人,以後會是做姐妹的,所以,雖然都是漂亮的女人,但是,在石青魚的心裡,石穎兒是個伴兒,不是對手。

她是真心關心石穎兒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