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砍腿!黑甲軍的弱點在雙腿上!”葉天立刻大聲喝道。


頓時,一衆千刀門的弟子和長老們恍然醒覺,紛紛向對手的雙腿攻去。

真正算實力,黑甲軍雖然個個強悍,但普遍都在真武境五重左右,最高也就真武境六七重。而在千刀門中,一些優秀的內門弟子也能夠達到這個層次,甚至還要強悍一些;而那些內門長老,則能達到真武境七重甚至八重。黑甲軍之所以有巨大優勢,一方面是他們的作戰經驗,另一方面則是他們的裝備——統一的盔甲和長槍,幾乎是刀槍不入,攻無不克!

可在葉天的提醒下,千刀門衆人知道了對方的弱點所在,立刻就改變了戰局,雖然千刀門依舊處於劣勢,但至少有了反抗之力了,在千刀門弟子們不斷倒下的同時,也有一個個黑甲軍開始倒下!

看到這一幕,幾名黑甲軍頭領不禁怒了,這些黑甲軍都是他們的子弟兵,死一個少一個,一旦他們手下的人犧牲太多,他們也是有可能會被降職甚至責罰的。

那大鬍子頭領立刻喝道:“萬仁心,還不帶你的人來幫忙?”

萬仁心聞言,立刻神情一振,道:“好!”

事實上,他們萬劍宗的人早就躍躍欲試了,之前他們都在外圍,負責防範千刀門的人逃走,沒有正面加入剿殺,而現在,他們也都加入了。

原本單憑萬劍宗的實力,就比千刀門還要強大,如今不只有萬劍宗,還有數千名強橫的黑甲軍圍剿,千刀門這邊立刻又抵擋不住,弟子們倒下的速度更快了!

“天亡我千刀門!不過就算是死,我也要讓你們萬劍宗和黑甲軍付出代價!”

傅星羅怒喝一聲,幾乎是不要命一般,向那大鬍子頭領攻去。而另外一名黑甲軍頭領對他的攻擊,他竟然全然不顧!

“找死!”

那另外一名黑甲軍頭領見狀,立即大喜,更加賣力的攻擊傅星羅,這絕對是擊殺傅星羅的好機會!現在傅星羅被認定是殺死孟少將軍的兇手,所以到時候論功行賞的話,他殺了傅星羅,一定能夠得到蒙恬最大的獎勵!

至於那大鬍子頭領,則是感到壓力倍增,傅星羅乃是一宗之主,實力強悍,甚至比他還要高出一點。

“先助我擋住傅星羅,咱們慢慢殺他不遲!”大鬍子對自己的同伴喝道。

他那同伴卻冷冷一笑:“呵呵,擊殺傅星羅的機會稍縱即逝,怎可慢慢來?兄弟,你就暫且犧牲一下吧!”

話音一落,他已經一掌轟在了傅星羅胸口,使得傅星羅一口鮮血噴出,甚至帶着內臟碎片。

不過與此同時,傅星羅藉着這個用命換來的機會,一爪抓向大鬍子頭領的後背。

刺啦!

那大鬍子的盔甲雖然堅硬,卻還是被傅星羅一把抓碎,並且帶着一大塊血肉下來!大鬍子慘叫一聲,狼狽的退開了。

傅星羅踉踉蹌蹌,剛剛那一掌,已經讓他重傷,比大鬍子的傷勢重多了。可他片刻未停,而是迅速邁步上前,追擊大鬍子頭領!他這是要不顧一切後果,擊殺那個大鬍子! “我傅星羅今日必要殺你,若不是你,我千刀門未必會有今日之難!”傅星羅咬牙切齒,向那大鬍子喝道。

大鬍子不禁渾身一顫,他何嘗不知道,那孟少將軍之死,分明就是于禁和萬仁心設計的,這一點也是提前就跟他打過招呼的了。他也早就和于禁商量好了,要以此來陷害傅星羅和千刀門。

如今傅星羅非要殺他報仇,竟讓他感到有些害怕。

“黑甲軍小隊,快來助我!”大鬍子統領大聲疾呼,想要聚集他的手下來保護自己。

可他的手下們此時也都在戰鬥之中,雖然佔據優勢,但他們的對手千刀門衆人,卻拼命一般,根本不給他們抽身而出的機會!

“死吧!”

傅星羅怒喝一聲,又是一爪襲來,這一次直取大鬍子的頭頂。

大鬍子孤立無援,只得硬着頭皮去接這一招。

“如風如火!”

傅星羅這一爪,運用了幽冥爪的如風和如火兩式,速度迅疾,而且霸道無窮!再加上此時傅星羅完全是搏命式的攻擊,完全不考慮防禦,幾乎是將生命都投入到了這一擊中!

轟!

如同雷霆灌頂一般的一擊,轟向大鬍子的頭頂。

大鬍子倉促的擡手格擋,同樣施展出一個戰技。不過這個戰技,卻只是單純的防禦戰技——他可不敢與傅星羅對攻,因爲傅星羅不怕死,他卻怕。

與此同時,在傅星羅的身後,那另外一名黑甲軍頭領也動了。他面前可謂是一片空當,傅星羅的性命對於他來說,已經是信手可取,因爲傅星羅根本沒有防禦!

“死吧!”

伴隨着一聲暴喝,他也用出了一個強大的攻擊戰技,顯然也是玄階戰技,攻向傅星羅後輩。

轟……轟……

接連兩聲,一聲是傅星羅的幽冥爪,如風如火兩式,完全壓過了大鬍子頭領,恐怖的爪影將其吞沒!

另外一聲,卻是傅星羅被那身後之人偷襲,一擊淹沒在塵埃裏。

“呃啊!”

撕心裂肺的吼聲自那大鬍子口中傳出,煙塵散去,只見大鬍子滿身是血,一條胳膊已經完全斷掉,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連怕起來都困難了,可謂是重傷。

而另一處傅星羅立身之地,卻已經不見人跡,傅星羅完全沒有抵抗對方的攻擊,單憑他的肉體,根本不可能抵禦住如此強悍的一擊!

“門主!”

“傅師兄!”

看到這一幕的千刀門弟子,無不痛聲疾呼,還有另外兩大巨頭武通天和甄誠,也都悲痛欲絕。他們剛纔都想來援助,可他們都是以一敵二,連自保都難,又怎麼可能援手呢?

他們的一宗之主,堪稱千刀門頂樑柱的傅星羅,就這樣死了!臨死之前,傅星羅想要以命換命,拉那個大鬍子墊背,可還是沒有達成!

“殺!門主師兄沒有完成的事,我要替他完成!”甄誠大喝一聲,雙目通紅,拼了命向大鬍子這邊殺來,想要繼續殺掉大鬍子。

另一邊,武通天卻冷喝一聲:“甄師弟,冷靜!門主已經死了,可是宗門還在,你我要替他肩負起大任,保住千刀門的根基!你我的性命事小,但宗門的未來事大,咱們一定要保住才行!”

甄誠一聽,身體不禁頓住,想起了傅星羅生前所說過的話。傅星羅曾經說過,無論如何也要爲宗門保住未來,也就是那幾個最有天賦的年輕人,只有保住了他們,宗門纔有機會在有朝一日重新崛起,重新翻身!

甄誠遙遙看了一眼,看到傅星羅死去的地方,那一片狼藉,一片灰眼,雙眼中的血紅歸於死寂。

這一刻,甄誠已經死了——他的心已經死了。他之所以還活着,就是爲了替宗門保住血脈,保住未來的根基!

“霸刀訣,殺殺殺!”

甄誠連連揮刀,每一刀之中,都帶着一種絕望般的意境。這一刻,他的刀意竟然有所提升,比刀勢的境界還要高出一些!原本,他被兩個對手牢牢壓制,應付的很艱難,可現在,他每一刀揮出,都需要對面的二人聯合抵擋才能擋住,以一敵二竟然也不費力!

他對面的二人不禁臉色大變,其中一人苦着臉道:“真是扯淡,這傢伙竟然突破了!”

“是啊,這傢伙的戰鬥境界又似乎又提升了一層,已經超出了勢的層次了!”

甄誠的突破,雖然不是境界上的,但同樣效果十分明顯。他所突破的乃是“戰鬥境界”,也就是隻有在戰鬥時纔會用到的一種能力,在境界相同、戰技和戰鬥經驗相同的情況下,戰鬥境界的高低,將大大的影響一個人的戰鬥力。

wWW• тt kān• C〇

戰鬥境界的第一個層次,就是“勢”,這一層次,葉天也已經領悟了。而且他領悟的第一種勢,乃是龍威之勢,這是基於他的龍武魂而產生的領悟。

戰鬥境界的第二個層次,就是現在甄誠所達到的境界——窺天!

所謂的窺天,就是能夠窺得一絲天意,能夠將天地的意志,運用於自己的戰鬥,從而大大的增強戰力。

勢的境界,是藉助外物之勢,提升自己。而窺天境界,則是直接藉助天地,將天地的力量加諸於自己!

甄誠的提升,瞬間讓他這一邊的戰鬥反轉過來,他雖然以一敵二,但依舊戰局優勢,對面那兩個黑甲軍頭領,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看到這一幕,剛剛因傅星羅的死而倍受打擊的千刀門衆人,又燃起了希望——既然甄誠能夠憤而突破,他們又爲何不可?如果大家都突破的話,那今日誰勝誰負,還尚未可知!

“大家都拼了,像甄長老一樣,發揮出自己的潛能!”

有人帶頭高呼一聲,重新投入到搏命式戰鬥中,其他人也紛紛呼應,繼續戰鬥。

不遠處的葉天,剛剛同樣見證了傅星羅的死。傅星羅死的時候,他正與十名黑甲軍鏖戰,其中五人,正是之前被他打斷了兵器的五人組,而新加入的五人,則是另外一個黑甲軍五人陣。

黑甲軍也知道了他的厲害,所以乾脆以兩個五人陣圍攻他,即便是以葉天的手段,也應對的十分困難,甚至已經受了點傷!

在傅星羅被殺的那一刻,葉天親眼看到了那一幕,他很想高聲提醒,但他知道就算是提醒,也根本沒用——傅星羅完全沒有防禦的想法,因爲他知道自己在那一擊之後,就是必死的結局!

而葉天也沒有能力過去援助,一方面是他無法脫身,另一方面以他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與黑甲軍頭領級別的對手戰鬥,他畢竟只是真武境二重,根本不是地武境的對手。

“不!”

葉天在這一刻,也痛聲高呼,雙眼中有些煙霧朦朧。傅星羅對他不薄,傳授給他幽冥爪,也算是他的半個師父。而且傅星羅一直都將他視作宗門未來的棟樑,隱隱有將葉天當做接班人的態勢。如今這個對自己很好的人,卻被人殺了,而且自己就這麼眼睜睜看着!

第一反應,是悲痛,第二反應,則是自責!

葉天感到深深的無力感,感到自己的無用!

“是我無能,纔不能在關鍵時刻扛起宗門,才無法在關鍵時刻解救門主!”

“門主對我那麼好,將我視作宗門的未來,而我,卻只能眼睜睜看着他死去,我太沒用了!”

“若是我能像甄誠一般,怒而突破,還算有一點血性,可我妄被稱作天才,卻在這樣的時刻,依舊無法突破,反倒被一羣普通的黑甲軍圍困,自保都難……”

葉天深深地自責着,一直以來強大的自信,竟在傅星羅死去的一刻,土崩瓦解。他深刻的意識到自己的渺小——面對黑甲大軍,面對強大的萬劍宗,面對地武境高手,他都是渺小的,無力的,不堪一擊的。

甚至連自己親近的人,都無法保護!

一時間,葉天沉浸到了自己的負面情緒中,無法自拔。

而在這時,周圍那十個黑甲軍也看出了葉天的不對,不禁眼神一亮,紛紛羣起圍攻。他們知道,這是殺死葉天的好機會!

“殺!”

十人也不再結成五人陣了,紛紛以最快的速度殺向葉天,就是想趁着葉天沒緩過來,將他擊殺。

而葉天卻根本沒什麼反應,彷彿木頭人一般,面色痛苦,眼神呆滯。眼看着那十個人的攻擊,就要落到葉天身上,這一擊之後,葉天性命堪憂!

就在這時,一道紅色的身影飛身而出,周身繚繞着明亮的火焰,宛若一隻飛翔的火鳳凰。此人正是鳳凰,她之前一直都在葉天不遠處,只是看到葉天並無危險,而她也被一個五人陣牽制,所以一直沒有過來。可當她看到葉天有難,便立刻不顧自己的對手,飛身而來了。

在她身後,那個黑甲軍五人陣趁她逃走,立刻發起攻擊,一道道恐怖的真氣落在鳳凰後背上。

轟轟轟……

頓時鳳凰承受了好幾下攻擊,嘴角流出了一絲血跡。不過她連眉頭都沒皺,而是將注意力全放在了葉天身上。她一邊飛身而來,一邊大聲提醒道:“公子,小心!”

葉天聽到這一聲喊,下意識的擡起頭,纔回過一絲神來。不過這個時候,那十個人的攻擊已經到了,他根本來不及抵擋。

不過好在鳳凰已經來到了近前。

她雙臂一振,縈繞在身體周圍的火焰突然暴漲,化作兩道鮮豔的火翼,飛掠而出。

兩道火翼橫掃出去,將一個個攻擊戰技轟碎,火翼的光芒也逐漸消減。

接連破碎了四道攻擊,火翼才完全消失。而這個時候,葉天已經回過神來,當即出刀,斬向剩餘的幾道攻擊。

轟轟轟!

接連三刀,葉天擋住了三道攻擊,可還是有三道攻擊,他已經來不及抵擋了。這個時候又是鳳凰,她直接飛身而上,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其中兩道攻擊。

第三道攻擊,是一道掌影,直接轟在了葉天身上。

這道攻擊力量不俗,直接將葉天震飛,踉蹌倒地。可他在倒地的同時,卻是緊緊盯着鳳凰,神情緊張:剛剛鳳凰捱了兩下,恐怕比他傷的還重!

“鳳凰!”葉天叫道。

“公子放心,我……沒事!”

鳳凰也被轟飛出去,落在葉天身邊不遠處,嘴角帶着鮮血,卻展顏一笑,說道。

葉天見鳳凰雖然吐血,但似乎精神還算可以,便放心下來,想來以她如今真武境四重的實力,再加上火鳳凰武魂以及三轉涅槃命,應該能夠抗住剛剛的攻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