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砰!


這是小櫻。

辰離開,佐助很快跟上。

小櫻躊躇了一會,也是跟了過去,美其名曰順路。

然後小櫻和辰分別後,又繞了一個大圈回家。

至於鳴人,則是被小櫻一拳打的懵逼。

即便現在鳴人真正的實力恐怕不下於一個上忍,爆發起來甚至更強。

但是區區下忍櫻的一拳之下,依舊懵逼嗝屁。

等到辰等人都走遠了,鳴人才一臉茫然的站了起來,表示人呢?

都去哪了?

……………………

「哦,找到樓蘭古國的遺民了嗎?」

宇智波族地,辰看着從地面冒出的鬼影忍者,語氣裏帶上了輕咦。

這些黑色的小傢伙,除了一部分被辰留下做家務,其他的全部被派往了三代和團藏身邊,聽從他們的命令,以及為辰尋找忍界的寶物。

尋找樓蘭古國當然也是他們的任務之一。

畢竟,樓蘭古國,代表的可是這忍界的一大異寶———龍脈!

龍脈,傳說是大地的命脈,那裏蘊藏着超越大地其他地方的查克拉,如果用之不慎極有可能毀滅整個大地。

在辰的前世,其古代傳統堪輿學中,也是將「龍脈」視作一種特殊的地理形態,乃大地靈氣聚集之地。

泥土為龍其肉、堅石組龍之骨、草木植被構龍身毛髮,山川地勢河流小溪成其經絡血管,整體起伏的山脈猶如龍般妖嬌翔,飄忽隘顯的形態,便是龍脈!

事實上龍脈的存在到底是什麼,辰在沒有真正見過之前當然無法確認。

但是毫無疑問,這種強大的查克拉聚集體,只要利用的合適,必然是股極強的力量。

而且,龍脈這東西,還擁有穿越時空的力量。

時空!

和這東西能扯到一塊的,那必然更是不簡單的東西。

空間還好,無論是神威還是飛雷神,甚至雲隱村的天送之術都有所涉及。

可以說,看不見,卻也勉強能夠摸得到。

但是時間這種東西,除了熱血博人傳中有所提及,在正統火影忍者,甚至諸天萬界中,都絕對是了不得的高級貨。

破滅空間容易,逆轉時間難。

所以,對於龍脈以及樓蘭古國,辰也是專門讓三代和團藏去關注過。

只是可惜,樓蘭古國在十多年前毀滅后,就徹底消失荒蕪的沙漠中。

猶如海市蜃樓一般,就算人們按照十多年前的地圖,走到樓蘭古國的所在,也沒有能看到所謂的古國廢墟。

有的只是一片荒蕪沙漠,似乎是什麼神秘的力量將樓蘭古國的位置抹去了一般。

所以,儘管木葉偷偷瞞着砂忍前往樓蘭古國廢墟之地多次,也未曾找尋到那個失落的國家。

只是,儘管辰對龍脈有點意思,但是也不至於令辰親自去一趟。

畢竟,忍界有價值的東西多了,星忍村的星,瀧忍村的英雄之水………

尊貴者,必有屬下服其勞。

雖然沒能找到樓蘭古國,但是辰也知道樓蘭古國的遺民仍然活動在忍界中,過着隱姓埋名,不為人知的生活。

所以辰換了一個思路,讓三代等人去尋找那樓蘭古國的遺民。

如果說整個忍界還有誰能夠找到神秘消失的樓蘭位置的話。

那就只有曾經的龍脈契約者,樓蘭女王——薩拉了!

「是的,主人。

我們找到了樓蘭國遺民的商隊。」

鬼影忍者聲音恭敬的說道。

「在哪裏?」

辰起身。

「風之國與川之國之間的商路上。

現在,他們正向著風之國而去。」

鬼影忍者答到。

「那麼,我便親自去一趟那樓蘭古國吧。

在這段時間裏,家裏就拜託你們了。」

辰笑着,重新坐下。

他將手上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上,一旁,一個鬼影忍者從陰影中走出,然後給辰又沏了一杯茶。 葉飛看著導航開車,唐雪見坐在後排,手中拿著一個鏡子在化妝,車子呼嘯而過。

江月站在街道上,看著偌大的青木市,她手中拖著一個手提箱子。

「葉飛,你在哪裡?」

「茫茫青木市,我該去哪裡找你?」

江月站在大街上,看著人來人往的繁華地帶。

葉飛開車從江月的身邊而過,並沒有看到江月,而江月也沒有看到正在開車的葉飛。

「去李家看病人,得帶禮物吧?」

葉飛問著唐雪見,覺得唐雪見沒有帶禮物,有些不好。

「李家什麼都不缺,我帶禮物他們也不會覺得有多新奇的,據說他病的很嚴重,我其實就是想要看看他什麼病,然後我去找神醫,把他的病治好了,我和千山集團的關係算是打好了。」

唐雪見對著葉飛說著,葉飛點點頭,看來醉翁之意不在酒,商場之上一切都是為了利益,要是千山集團對青山集團沒有好處的話,那唐雪見也不會去看所謂的千山老總。

「我會醫術,可以幫你看看。」

葉飛淡淡的說著。

「你會醫術?怎麼可能?哪個古武者會醫術?別鬧了,人吶,這輩子只能有一樣超強的本事,要是又會醫術又會古武的,那就是個半吊子,什麼也做不好。」

「你說你會醫術,你醫好了誰?」

唐雪見收起小鏡子,顯然是不相信葉飛說的話,覺得葉飛在拿她尋開心。

「呃,一個病人也沒有醫過,不過我倒是在山裡治好過野豬。」

葉飛淡淡的說著,在深山內,他只跟師父學醫,也沒有人給葉飛醫啊,其實葉飛不知道,他已經救過很多權貴了,只是他自己的記憶被粉碎了,不記得罷了。

「噗,治好野豬?真有你的,行了,到那裡之後,你就老實點吧,保鏢就站在我身後別說話就可以了。」

唐雪見笑了一下,只覺得葉飛是在開玩笑,沒見過哪個古武者會醫術的,就算是會醫術,也是超強古武者用內力幫人治病。

葉飛開著車子到了李家大宅,唐雪見下車,葉飛也跟著下來,跟在唐雪見身後。

走進李家大院,大院之內,有一個棺材,棺材華美無比,上面雕刻著龍紋,還鑲嵌著鑽石粉末,木料用的是沉香木,這樣的棺材一看就值錢。

「李總,我來了。」

唐雪見還沒進門,便是大聲的說著,聲音之中帶著歡快。

「哎呀,原來是唐總啊,有失遠迎。」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輪椅上,頭上帶著帽子,眉毛很淡,面容發白,一看就是大病一場的病人。

他就是千山集團的老總李德。

一個男子推著李德的輪椅,那男子模樣清秀,身穿西裝,和李德模樣有幾分相似,一看就是李德的兒子。

「快請坐,李越,去,給唐小姐沏茶。」

李德讓身後的兒子去沏茶,唐雪見坐在院子內的亭子內,亭子內桌椅板凳都是用的大理石雕刻而成,大理石上還帶著一層木頭,保證坐上去不會發涼。

「你這病怎麼樣了?」

唐雪見上下看了一眼李德,便是關切的問著。

「哎呀,不行了,中西醫都用了,不太好使。」

「這不,我準備了棺材,我死後,這就是住的地方了。」

李德無奈的說著,指著棺材,唐雪見深吸一口氣,看來李德是認命了,說明真的是治不好了,唐雪見內心已經打消了給李德找神醫的念頭。

「怎麼能這麼說呢,只要堅持治療,起碼能有效果吧?什麼病啊,這麼嚴重。」

「尿毒症,不行了,每天必須插著尿管子,自己無法排尿。」

「害,不說了,不說了,怪噁心的。」

李德搖搖手說著,他已經認命了,他的這個病已經到了晚期,很難治好了。

葉飛站在唐雪見的身後,就那樣看著李德,雙手倒付在身後,一看就是貼身保鏢。

李越此時走了過來,給唐雪見倒了茶水,便是坐在石凳上。

「害,生死有命,人吶,沒有辦法抵抗很多事情。」

唐雪見如今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對方連棺材都準備好了,自己還能說什麼。

「李總啊,我們那個項目還沒有完工,估計要很久,你這一病,真的讓我一個人很為難啊。」

唐雪見對著李德說著,臉上帶著一絲懇求。

「那個項目,就此作罷吧。」

「那個項目需要很久的,我也活不到那麼久了,我現在家裡的事情,都交給我兒子打理,但是我兒子沒有那個能力和你一起完成,他經驗不足。」

李德對著唐雪見說著,唐雪見一聽,便是知道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還有,李德怕自己死了,唐雪見經驗高,會坑了自己的兒子,畢竟自己的兒子從商經驗很少。

「那好吧,我去四處跟你求神醫,希望你能好起來。」

唐雪見腳微微動了一下,想要離開這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