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碰!迪蘭的身體倒在了地上,毫無知覺的倒在了地上,在不遠處的克里斯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明明是迪蘭將奧洛克擊倒了啊,他怎麼會突然倒下呢。在片刻之後,奧洛克的身體竟然已經奇蹟般的復原了,他又重新站了起來,這時,克里斯才明白,原來剛剛那一擊根本沒能夠將奧洛克擊倒。


“麗莎公主,迪蘭有危險,你在這裏等我一下!”克里斯沒有時間去管別的,直接衝向了那邊,迪蘭現在已經那怪物剛剛的冰屬性魔法給制服,如果自己在晚一點可能迪蘭真的就要送命了。

“我要用冰錐將這個可惡的小鬼紮上千萬遍,這就是對他不知量力的懲罰!”隨着周圍冷空氣的凝固,奧洛克的手中再次匯聚起一個鋒芒更盛的冰錐,這次他不會有多點猶豫,他要刺穿這個倒在地上的金髮青年。

這一刻,克里斯知道就算他此時揮出鐮刀,也無法挽救迪蘭了,他帶着完全失落感在奔跑,那奧洛克手中的冰錐已經據迪蘭身體不足一尺了,可就在這個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再次發生了,一道黑光劍影從克里斯身旁擦身而過,那道光影如流星一般的速度直面衝着迪蘭而去,在千鈞一髮之際,將迪蘭人整個人旋入影中,使奧洛克的冰錐死死的扎入了古塔地面。

“這……怎麼會?是誰?”奧洛克失驚道,望着剛剛那道黑影軌跡而望去,只見一個穿着銀色盔甲的青年正抱着迪蘭的身體,穩穩的站在那裏,他那灰色的頭髮正隨風飄揚着,盔甲也因爲沒有散去的冰粒而變得銀光閃閃,奧洛克沒有看錯,這個將本應該必死的迪蘭從死神手中救出的人竟然是──修雷克。

喘息之中,迪蘭只覺得自己冰冷的身體忽然溫暖了起來,他輕輕的睜開眼睛,看到了眼前這個熟悉的面孔,眼中瞬間聚集成一簇熾熱且強烈的光,“休……修雷克……原來我也終於死掉了……”迪蘭淡淡的道,此時此刻,他以爲自己已經被奧洛克所害,在那個世界之中看到了修雷克。

“你錯了,你還活着!”修雷克將迪蘭的身體放下,迪蘭連忙有些驚訝的看着周圍,正巧也看到了朝他這邊跑過來的克里斯,他沒有聽錯,原來自己並沒有死,雖然身體還有些冷冷的,但眼前的一切都證明着,他確實還活着,是修雷克救了他。

“我……是你救了我……”迪蘭那原本無力的身體,瞬間充滿着激動說着。

“什麼救不救的,我們不是同伴麼?”修雷克衝着迪蘭微微一笑,如果不是眼前這個金髮少年,說不定自己扔沉迷在魔道之中呢。

克里斯在見到修雷克的時候,也不禁用力揉了揉雙眼,據迪蘭所說,他應該是已經被岩漿所吞沒了,怎麼會這麼健全的站在這裏呢?

“修雷克……你……怎麼會……你不是在古**塌的時候,被熔岩捲進去死掉了麼?”在場人之中,奧洛克是最爲吃驚的,因爲當時可是他親手將修雷克命葬火海的,儘管迪蘭死裏逃生,但他怎麼也會活着呢?此刻的奧洛克那冰火的身體,也逐漸的開始流出冷汗來。

修雷克眉宇堅定,他在奧洛克面前幾乎沒有一點畏懼感,他先是看了看身旁的迪蘭,然後眼底忽然閃出一絲光芒,衝着奧洛克淡定的道:“是啊,那個時候我本應該必死無疑,可就在我即將沒命的前一秒鐘,一個男人用他最後的魂魄之力救了我……”

原來,狐王海澤爾,也就是泰利,雖然他當時肉身被刺穿,但他的生命力卻非常頑強,他的魂魄化作一縷白光一直存留在決鬥場之內,在修雷克即將墜入無底的岩漿深淵中的那一剎那,狐王海澤爾仍能做出意識和判斷,那縷白光深入了漩渦之中,將已經被熔岩所致昏迷的修雷克硬生生的拉了出來,帶着他那昏睡的身體,一直飄到了很遠的山谷之中。

在修雷克清醒過來後,才發現了身邊那用白光組成的海澤爾的身體輪廓,當時他也是驚訝不已,想不到狐王的實力竟然已經強到這個地步,他的魂魄竟然在死去還不曾退散,將自己從火海中救了出來。

“狐,狐王,你居然還活着……”修雷克身體各處也已經損傷殆盡。他硬撐着身體,使自己靠着山石壁坐了下來。

“你錯了,其實我已經死了,這是不過是我的魂魄而已,再過不久,我就會真的消失……”那聲音和原本狐王的聲音略顯不同,沙啞之中可以聽出那不是由生物的喉嚨發出的聲音。

“你……我本來是想殺掉你的……可是你爲什麼還要救我呢?”修雷克雖然是在勉強,但他還是不能接受這份恩情,自己的罪孽實在是太深了,在臨死那一剎他才明白,達羅斯是想讓自己作爲一個人類繼續生活下去,而他卻變成了這般模樣,他無法去面對他的恩人了。

聽到這裏,狐王笑了,而且笑的很悽然。 “因爲你那份騎士恩情感動了我,也正是因爲你在生命的臨危之際,領悟到了你真正的價值,我纔會化作這道光芒救你出來的!而且,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你這男人即將成爲迪蘭他們另外一股強大的助力!”海澤爾道。

“算然是這樣,但我一直活在那種憎恨我師父海頓,憎恨所有人類的生活裏,我寧可用一死來洗清我曾經犯下的所有罪過也不要這樣,繼續活在這世上忍受這種苟延殘喘的恥辱!”說到這裏,修雷克單膝而跪,右手臂用力的揮向地面,拳頭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深深坑印。

看着修雷克這樣的自責,海澤爾那魂魄身體也站了起來,他望向遙遠的夕陽,彷彿在哪裏看到曾經自己和修雷克非常相近的影子,他沒有認同修雷克的話,而是再次鄭重的跟他說道:“逃避過去,就算是你死了,那也是無法改變的,而你要真正的去面對,才能埋沒你曾經的過去,修雷克,我認爲一個男人的價值所在完全取決於他能不能拋下他過去的牽絆,重新開始他想過的人生,開始是必須活在恥辱裏面,忍受千千萬萬人對你的唾罵也罷,可是你要能走到自己堅信的道路,這又算什麼呢?你是一個偉大的戰士,你的恩人達羅斯也是,而我之所以會這樣做,也是因爲黛安娜他曾經喚醒了我那份武士精神的回禮而已啊!”

修雷克看着海澤爾那模糊的身影,就好像其馬上就要消失了一樣,白光漸漸的黯淡了。

“咦!看來這回我真的要走了!修雷克,記住,一切決定都是來源於你自己的……”聲音越來越弱,那由白光所構成的身體輪廓也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見了,化作輝塵點點,只留下了那久而不散的話語迴盪。狐王海澤爾,他帶着一聲的榮譽和其不可超越的戰士精神,離開了這片大陸,去了他該去的地方。

說的對啊,修雷克這才明白,他曾經所做的,是用死也不能夠償還的,爲了報答海澤爾爲了喚醒他所做的一切,他要戰鬥下去,那纔是最正確的道路。

……

“狐王……海澤爾……他竟然……”聽到了整個故事的前後,奧洛克那終於開始亂了陣腳,迪蘭他們也一樣,他們也是才知道泰利他竟然是魔族戰將這個事,面上的驚愕表情都聚之不下。

“不管怎樣,你都是魔血黨的叛徒,我今天就要用叛徒的名義制裁你!修雷克”奧洛克忽然堅定的說道,雙手之間更是充滿了冰與火兩種能量。

感覺到了強烈能量的充斥,衆人的臉色幾乎是同時微變,但修雷克卻紋絲未動,面不改色的站在那裏,他似乎將他的劍握的更緊了,手腕間發出了“吱吱”的聲響。

“修雷克,那傢伙就算是身體被砍得粉碎,也死不了,你要小心啊!”從修雷克身上感覺到凜然氣息的迪蘭,在他身旁提醒着。

雖然迪蘭的提醒聲很小,但修雷克回答時卻故意提高了幾個音調,“你放心,迪蘭,我的恩人達羅斯曾經告訴過我,這個冰火將軍雖然身體不怕遭受任何破壞,但他卻有一個非常致命的弱點!”

“致命的弱點?”

“沒錯!”修雷克死死地盯着奧洛克,身體散發出的戰意已經遠遠超過了奧洛克那所謂的殺氣。

“你,你在胡說什麼東西……”奧洛克在聽到修雷克說出此話之後,臉色略顯沉重,有些不敢直視修雷克,難不成他真的有什麼弱點。

就在這時,修雷克手中劍聖的光芒忽然強烈了起來,“奧洛克,去死吧!”喝聲,響徹天空,一道足有三尺寬大的彎月形狀的白色能量刃自劍刃尖端暴射而出。

巨大的白色彎月刃飆射天際一閃,而那股驟然而來的熾熱感,幾乎讓在場的人都感覺到猶如處於火狼之中一般,這可遠遠超過了奧洛克右臂那火焰力量了。

彎月刃帶起一道道刺耳的音爆之聲,劃破空間,那股一往無前的強悍威勢甚似有種要將古塔橫截兩斷的勢頭。頂着強大的壓迫感,奧洛克兩手呈防禦形態召喚出兩個盾牌似的能量體,來與這道彎月刃做個了斷。

剎那間,雷鳴般的巨響在古塔之內不斷響起,恐怖的能量衝擊,自碰撞處爆涌而出,那股龐大的壓力,竟然硬使塔內的迪蘭等人直接給壓爬了過去。

“好強的力量啊!”即使此時相隔以遠,可那迎面而來的能量衝擊依然是讓麗莎公主等人再度退後了一段距離,這一擊並沒有使奧洛克身體受到什麼致命重創,他剛剛手間召喚的能量體也已經因爲剛剛激烈的碰撞而消失了,除了他的手臂因爲能量摩擦略略變短了之外,他身上沒有其他受傷之處。

“修雷克,看來你接近全力的一擊還是沒有能夠將我擊倒啊!還說什麼知道我的弱點,簡直是笑死人了!”奧洛克有些幸災樂禍的說着,其實他剛剛也是偷偷留了一身膽顫。

然而,修雷克那清秀的臉龐,竟然忽然浮現出一抹冷笑,他也因爲衝擊力而後退了數尺,此時正手握他那把劍調理他的氣息站在那裏。忽然,他的一個舉動讓奧洛克以至於不遠處的迪蘭尤爲吃驚,他竟然用手狠狠地握住了劍身,鮮紅的血液瞬間流滿的他的手掌,隨後他便用那隻鮮血淋漓的手蓋住了自己的眼睛,良久才鬆開,此刻,他的雙眼也因爲血液的關係無法睜開。

“我說修雷克,你這是因爲鬥不過我,腦子忽然間出了問題了麼?”奧洛克嘲諷道,他無法理解眼前修雷克的所作所爲,不只是奧洛克,迪蘭他們也沒有看懂修雷克這種自殘的做法。

“呵呵……”修雷克依然是那抹冷笑沒有一點變化,但卻隱約繚繞上了森寒的殺意,古塔滿場一片安靜,奧洛克此時也表面了自己對修雷克的必殺之心。

“修雷克,這次換我攻擊了,你準備好了麼?”就在奧洛克右手持火,左手起冰朝他衝過來的時候,修雷克卻自信的笑了笑,道:“奧洛克,看你你果然是沒有腦子的戰鬥機器,你可要聽好了我接下來所說的話……”

“什麼?”奧洛克嘴角微扯,兩臂猛然揮動,僅僅是眨眼之間,就已經起步數米,但他之後的動作卻因爲修雷克的話而停止了。

“冰火將軍,雖然你有着能自我重生的身體,但是,你的身體裏卻隱藏着一處能源晶石所在,只要破話了那個能源晶石,你的身體已經自動瓦解,永遠消失,這是我的恩人達羅斯曾經告訴我的。”

聞之此話後,奧洛克臉上驟然大變,手中的火焰和冰氣瞬間鬆懈掉了,步伐也停了下來。

農女的錦鯉人生 “但有一點,那個能源晶石是不能依賴眼睛看到的,而是要用心靈的眼睛去感受你身上那能源晶石的存在,因爲你是一個空間魔用禁咒所創造出來的生命體,換句話說你就是一個用眼睛無法看地到的敵人,而血液是一種可以澄清所以邪惡的能源,我可以通過我自己的鮮血化作鬥氣,來找到你身體的那一處致命的弱點……”

迪蘭這個時候也才明白,怪不得將他身體砍成那樣仍然沒有令他有什麼損傷,看來這個怪物是早有預料的。

“你,怎麼可能,想不到達羅斯那個傢伙竟然知道我的身世……”奧洛克在心中嘀咕着,他的腳下甚至開始向後退,他那副戰無不勝的氣勢早已經不知哪裏去了。

此時的修雷克心裏清澈如空,在那浩蕩的空間中,那是心靈的眼睛所能夠窺視的地方,在那空間之中,逐漸浮出了一個高大身影,他的身體五顏六色像波瀾一樣,沒錯那正是奧洛克的身體,而在那五顏六色的閃耀之中,卻有一處與別的地方意外的不一樣,那一處貝殼大的黑色圓洞,那正是奧洛克邪惡的能源所在,只要刺中那裏,奧洛克定會就此斃命。

此時的奧洛克左右晃頭尋覓着周圍,他想要逃跑,但修雷克突然爆發出來的氣勢已經不能讓他有時間去做那些多餘的事了,只見修雷克手中的見此時已經銀光四閃,修雷克的本人並沒有衝殺過來,而是將劍高舉腦後,隨着其手臂的用力揮出,一道銀白色的光芒如閃電般直射到奧洛克的左腿部,白光之中,更有洶涌的火焰卷席而來,前進後出,在其腿上留下了一個透明的空穴,那把劍也深深地插入了地面之上。

咻!的一聲,就像是劃破了空間一樣,奧洛克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腿部的傷口,那個傷口竟然意外般的流出了液體,那紅白相間的液體好似冰與火組成的凝合液。

“啊!!不!!”奧洛克忽然慘叫起來,目光緊緊地盯着那被劍射穿的地方,他的身體不停的掙扎着,雙手舞動不堪,那液體流出的速度越來越快,他那身體由紅白兩種顏色逐漸化成了一種漆黑之色,陰冷的哀嚎聲,在古塔之中頻頻響起,但也沒有維持多長時間,隨着奧洛克帶着哀嚎之聲應聲倒下,他的身體也逐漸化爲塵埃隨風而散了…… “狐王……我遵守了……對你的承諾……”修雷克在心中默默的感嘆着,因爲他已經沒有多餘力氣再去說話了。

此時的修雷克,略微遲疑的動了動腳步,因爲緊閉雙眼而看不清眼前的態勢,但他可以肯定,剛剛那一擊絕對擊中了奧洛克的靈魂部位,但他自己身體也因爲剛剛全力以赴的緣故而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便是猛的一咬牙,雙腳踏空了一般,身體猛然下降,倒在了一邊。

“修雷克!”迪蘭急忙衝了過去,將手指放在修雷克的鼻腔下邊感覺了一下,還好,他還有着呼吸,應該只是太累了而已。冰火將軍奧洛克,終於戰敗了。

……

封頂山茫茫密林,是那看不盡頭的蔥鬱綠色,偶爾一陣清風吹過,頓時,使整個蔥鬱林海之上彷彿掀起了一道道巨大波浪一樣,便是由遠而近擴散而來,最好消失在視線盡頭,看上去頗爲壯觀,但這等美景卻被其他食物所掩去了。

封頂山之下竟有這麼多被凍裹的屍體,羅斯坦心中的不安頓時分張了數倍,一眼望去,不只是山下,那整個一條石道上,更是有着上百個類似的屍體,羅斯坦和維麗順着石道,正急忙的朝着古塔趕去。

在羅斯坦趕到之時,只見克里斯拖着一個不認識的男子和身邊的公主衣着的人正在整頓,看來他們確實還是來晚了一步啊,不過還好,迪蘭克里斯雖然身負有傷,但都沒有大礙,精神還算可嘉,這點就足以讓他高興了。身爲麗莎公主護衛的阿波和米蕾尤,他們都無大礙,但米蕾尤的面龐卻遭受到奧洛克無情的焚燒,本是失望透頂的她卻因爲克里斯的緣故,恢復了那青春的面貌,克里斯的光屬性魔法是可以治療這種灼燒傷的,雖然臉部略有瑕疵,那也總比破相好啊,所以,克里斯的這份恩情米蕾尤便擁有的記下了,而且他這個激動一樣深深打動了麗莎公主的心扉。

在得知拉爾王國的國王已經去世這個消息時,羅斯坦和維麗也不禁爲之遺憾,但如今拉爾王國的公主還在,拉爾王國並不會遭此滅亡的。

悽美的夜空下,伴隨着幾堆火把明亮的光芒,麗莎公主以及拉爾王國存活下來的士兵,加上亞斯特帝國那邊來幫忙的勇士們歡聚在此,戰勝了邪惡的怪物,他們心裏都高興不已,但麗莎公主在迪蘭那一擊之後也隨之昏迷了過去,所以對於奧洛克的戰敗,她此時還不知道實情。

此時此刻,修雷克只是孤悽的一個人站在古塔牆壁的角落處,遙望着天空,一想到拉爾王國國王和那個叫做謝德的英雄騎士的死,他的心裏就懺悔着自己,無法原諒自己,更無法正視眼前的這個公主,因爲在王城破壞之後,這個小公主可是一直在領導着士兵們頑強抵抗啊,這都是他一時做造成的嚴重後果。

麗莎公主認真的觀察着周圍每一個人,每個士兵的臉上都洋溢着內心喜悅的笑容,可她恰巧卻看到了在一旁的修雷克一直憂慮的望着天空,這不禁讓她忽然問了一句:“對了,克里斯,站在那邊的那位青年不是這次消滅掉奧洛克的功臣麼!”

大家的視線都隨着麗莎公主看向修雷克那裏,克里斯和迪蘭頓時緊張了起來,他們怎麼說的出口呢,只是帶着慌亂的眼神點了點頭,眼前的他可就是曾經將拉爾王國毀滅的軍團指揮修雷克啊。

“既然這樣,那我應該向他致謝才行啊!”說着麗莎公主扶起裙襬,朝着修雷克那邊走去,“請問這位勇士,你的名字是……”

目光即將相對,修雷克也轉過身來,看着那妖嬈的公主,他無法逃離視線,自己內心更是無比的悔恨,在幾經咬牙似的握拳之後,修雷克淡淡的回了一句:“稟公主,我的名字是……我的名字就是魔血黨軍團指揮,修雷克……”一鼓作氣,毫無保留的說出來。

麗莎聽到之後心頭瞬間一震,修雷克這個名字,眼前這個人就是將自己王國逼向絕路的那個魔血黨戰士麼?“你,你說的……是真的麼?”麗莎帶着不太相信的語氣,顫抖且又重複回問了一句。不只是麗莎不相信,其他的士兵也都用驚異的眼神看着修雷克。

羅斯坦和維麗作爲局外人並不好參與,但聞之修雷克的身份之後,他們也非常吃驚,因爲他的身份迪蘭和克里斯都一直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說明。

“等一等!”這時,迪蘭和克里斯突然撲向了修雷克身前,“請您等一下啊!麗莎公主,他現在已經不是曾經那個魔血黨了,他已經改過自新決定站在我們人類這一邊了,而且冰火將軍奧洛克也是在他的幫助下才打倒的,所以……”

這個時候,修雷克輕輕撣了撣迪蘭和克里斯的肩膀,重新站到兩個人的身前,他清楚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人所爲,不管因爲什麼原因,他都要一個人來承擔,他已經在心裏默默的決定了,擡頭望着麗莎公主,眼神沒有參雜着其他情緒,“麗莎公主,如果你想讓我贖什麼罪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否認我曾經率領骷髏戰士將這個國家鬧得天翻地覆這件事實的,你要我接受任何懲罰我都願意!”

“我很幸運能夠撿回了一條命,並且還能夠助迪蘭他們一臂之力,就算是現在死在這裏也沒什麼好遺憾的了!”說着,修雷克將屬於自己的那把劍沒有拔出劍鞘從地面上推到了麗莎公主腳下,其實修雷克在整個晚上都想着,就算是麗莎公主不主動提起來,他還是會自己找上去說明自己的罪過,畢竟,那是他無法逃避的罪孽。

在說出這樣話的時候,修雷克眼中絲毫沒有恐懼,而是一副他已經想開了一切的樣子,“麗莎公主,就算你現在用這把劍將我碎屍萬段我也不會有半句怨言,請您動手吧!”話語間的剛烈,使周圍的人不得不佩服這個修雷克確實是一個真正熱血男兒。

“修雷克……”迪蘭二人在其身後驚了一聲,但這也絲毫沒有改變此時修雷克赴死的意願。

麗莎公主顫抖着雙眸看着自己腳邊的佩劍,忽然,她彎下了腰,雙手將劍捧起,而不是握着。

Wшw◆тtκan◆co

“麗莎……公主……”克里斯這次是直接呼出了麗莎的本命,隨後才帶着公主兩字的,但麗莎只是輕輕的看了他一眼,隨後便筆直的朝着修雷克走去,雙手依然捧着修雷克的劍。

看着公主已經持着劍向自己走了過來,修雷克也黯然的閉上了眼睛,他沒有遺憾了,能死在這個公主的劍下,也算是他的一種福分,畢竟自己將他人的國家、親人損壞的支離破散,迪蘭和克里斯也一直在注視着麗莎的一舉一動,如果麗莎真的朝着修雷克揮劍的話,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去站出來阻止。

這時,麗莎公主在眼神與表情的細微變化之後,忽然開口了,“好!我現在就依修雷克所願,以拉爾王國公主麗莎的身份來裁決你……”霎時間,時間如同停碩了一樣,在衆目睽睽之下,大家都在注視着麗莎的下一動作,此時修雷克沒有張眼,他只等着那疼痛感從身體間傳來,自己便可以無悔的離開這個世界了。

然而,修雷克很驚異,他一直沒有感覺到那他所欲想的疼痛,取而代之的卻聽到了麗莎公主的肺腑之言,“修雷克……我命令你必須將你所剩下的人生全部獻身去做一個正直英勇的戰士,並且要好好的活下去,爲了友情和正義,同時也爲了愛情,你必須用自己的生命去戰鬥,此外,本公主嚴格禁止你妄自菲薄,也不能因爲過去的事情,讓你就此裹足不前猶豫不決,修雷克,我說的話你能不能做到呢?”

此刻,修雷克瞪大了雙眼看着眼前那個對自己微笑的公主,眼角明明一亮像是有什麼東西涌出一樣,心中的暖意更是有說不出的感覺,這就是人類所擁有的感情嗎?狐王,怪不得你會眷戀在這片大陸,如今的修雷克終於完全體會了海澤爾的心,他可以含笑九泉了。

“謹遵公主命令!”修雷克帶着無比的激動回道。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帶着微笑和掌聲,來歡迎修雷克,羅斯坦看着眼前這個公主,心裏對這個公主充滿了信心,知道了這個麗莎公主果然不是範範女流,看來他們心中的拉爾王國在不遠的將來就會重新振作起來的。

克里斯看着麗莎,心裏更是感動不已,將好像把其他所有人都刨去了一樣,在僅有他們的空間裏,兩個人的目光對視了一下,他們相互朝着對方微笑着,這一刻,克里斯竟有一種感覺那已經不是麗莎公主了,而是更親近的……

克里斯在心中默默的告知自己,找一個機會他一定要向麗莎公主表明自己對其的心意,最初他還在爲迪蘭這方面的事情而指點再三呢,如今換做了他自己,他也知曉了這種兩人之間的事果然不是說說那麼簡單,那是一種難以啓齒的東西,但既然作爲一個男子漢,這點事情又算得上是什麼呢?

可就在這時,羅斯坦憑藉他豐富的臨場經驗,一直保持着一顆警惕的心,但就好像是神經忽跳一般,他突然從那些存貨中的一個士兵身上感覺到了一股非常不詳的氣息…… “喂!這位士兵,你看起來臉色並不怎麼好嗎!難道是生病了麼?還是因爲魔血黨的失敗而……惶恐啊?”羅斯坦憑藉着自己的感覺,忽然直面走向了那個令他感覺到不明氣息的士兵那裏,將手忽然搭在他的肩膀上,語氣怪異的問道。

隨着羅斯坦疑問的聲音,迪蘭他們也不禁看向了這裏,那個士兵外表看上去沒有什麼不同,他們也沒有在意,因爲他們並沒有聽到羅斯坦最後問的是什麼,只是帶着好奇看向那裏。

“額?將軍說笑了,怎麼會呢,呵呵……”那一看就是掩飾的笑容,但那只是一個普通士兵,誰也不會多想。

從士兵這樣的表現來看,羅斯坦在心裏瞬間有了確認,這個“士兵”果然有問題,心中一動,他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啊哈,其實我是說笑的,其實我就是向你問一下,今天你們士兵之間的暗號是什麼啊?”

聽到羅斯坦這樣的疑問,而且聲音也非常大,至於與十米之外的麗莎公主他們都能清晰的聽見,想到這裏,士兵的臉上忽然抽搐了起來,連續向後退了兩步。

“啊……這個……暗號是……”面對羅斯坦的貿然提問,這個士兵竟然臉色大變,不知該怎樣回答,熟不知這只是羅斯坦臨時想出的一個問題,其實他自己也根本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暗號,他只是想試探一下罷了,然而,這個士兵的反應已經暴漏了他。

他們在說話之間,維麗也一直在羅斯坦身旁,她心裏早就明擺這是團長做出的試探,而站在另一旁的士兵們也聽到了大概,他們在羅斯特提出暗號之事時也頗爲迷惑,什麼暗號,自己好像也不知道啊,但就在羅斯坦繼續的話,他們才忽然明白其中的用意。

“這位士兵怎麼會因爲一個暗號而變得這麼緊張啊,就算不知道或是沒有的話,如果真的身爲士兵,也應該找來其他士兵來當面對質一下,可你卻一味的這麼緊張,連話都說不出來,難道是我的樣子太可怕了麼?”羅斯坦故意冷聲說道,直接逼退了那個可疑士兵的所有退路。

而此刻,迪蘭他們也趕了過來,見到迪蘭等人,那個士兵原本冷汗的臉龐也忽然變得放鬆起來,他忽然笑了笑,這笑聲另羅斯坦他們很不解,在一抹放蕩不拘的笑聲之後,那個士兵忽然開口說話了,但聲音確實女性的聲音,這不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看來我還真是大意了呢,本來想要多攢點情報回去的……可是你們人類竟然這麼的無聊,竟然還有這暗號這一說,實在是讓我噁心啊!”話語間,那士兵雙眼已經閃射着兇光,臉上浮出惡毒的獰笑,身體也在一點點發生了變化。

“這種感覺是……魔血黨的諾拉!不好,大家快散開!”修雷克忽然道了一聲,同爲魔血黨的高級幹部,他們之間是認識的,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怪物,就連修雷克都對他畏懼着三分。

那個士兵的身體在黑夜之下忽然變成了半透明的狀態,難以辨認,憑空消失掉了。

在修雷克的提醒之下,有些士兵並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找到了一個稍微明亮的地方,而遭到了那諾拉黑影般的毒手,忽然一個個士兵應聲倒地,士兵只感覺到他的腹部像是被什麼利刃割傷了一樣,而站在士兵身旁的那個半透明的身體,正是魔血黨的──諾拉。

黑夜之下很不利於作戰,在突發的奇襲之下,士兵們趕忙點起了火把,照亮了諾拉那半透明的身體,妖嬈的身姿確實非常動人,讓第一次見到他的士兵都被他那若隱若現的身姿而稍有迷惑。

“公主,小心!大家注意保護公主!”聽到了危險的傳音,阿波和米蕾尤急忙站在了麗莎公主的身前,見到有這兩人保護,克里斯看了麗莎一樣,麗莎同時也注視着他,在其點頭一下之後,克里斯也趕往去了士兵士兵受傷的地方。

“哦哦,今天人還是蠻齊的嘛!羅斯坦團長,金髮青年,背鐮刀的小哥,還有叛徒修雷克……話說你們還真厲害啊,連奧洛克都被你們打敗,不過,現在開始,我要從誰開始收拾呢?”面對這些人,諾拉似乎一點都不畏懼的樣子,他看着那些到底士兵令自己滿意的傑作,均勻的呼吸聲,在靜的詭譎的氣氛下,異常清晰。

修雷克只是稍移腳步,沒有吭聲,他深知眼前這個傢伙是一個無聲無息的傢伙,而且極其擅長僞裝,他一定要把全部精力匯聚起來,不能讓她鑽了空子才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