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祁逸宸喝完水,就掃視了一下病房。因爲水的滋潤,聲音圓潤了很多,“許清涵呢?”


“她在隔壁病房。”祁凌陌見大哥剛醒來就問她,有些不情願的回答。

“嗯,她傷勢如何?”祁逸宸點頭,雖然身體依舊有些虛弱,可那如黑曜石般的眸子卻依舊閃着精碩的光芒。

“她比你輕多了,死不了,不過沒你醒過來的快。”

祁逸宸聽到弟弟的口氣,便猜到,這個弟弟是心疼自己了,不禁有些失笑,心裏除了無奈,更有歡喜。

“嗯,去調查一下當年B鎖大橋建橋前後的所有事情。”祁逸宸吩咐道。

祁凌陌自然是唯他大哥之命是從,不過卻對他的操心十分心疼,“大哥,你才醒,別考慮那麼多。你這次怎麼會傷的這麼嚴重?”

祁凌陌終於問出了這個讓他一直疑惑的問題。按理說以祁逸宸的身手,幾乎不可能傷得如此之重,就算是掉到了江裏,以他的技術,也可以遊刃有餘。難道真的是因爲救小清? 難道真的是因爲救小清?

“那橋底下,有貓膩。”祁逸宸冷哼一聲,嘴角扯過一抹冷笑,眼神中的冰冷猶如地獄修羅一般,讓人驚恐。

“好,我這就讓於祕書去調查。大哥,要不要我叫顏夢來再爲你檢查一下?”祁凌陌起身問道。

“不用了,我要休息。”說罷,祁逸宸寵溺的看了一眼祁凌陌,隨後又躺在了病牀上,不過他像是想起來什麼,又補了一句,“好好照顧許清涵,確保她安然無事。”

“嗯,好。”祁凌陌愣了一下,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隨後,祁凌陌就派人又去爲許清涵做了一次全身檢查。

……

祁逸宸醒了幾個小時以後,許清涵才幽幽轉醒。她不醒絕對是因爲累的,這一次也算睡得安穩,居然沒有離魂。

而一睜開眼睛的她第一件事就是找祁逸宸。

“祁逸宸,祁逸宸。”許清涵大叫了幾聲,將門口的保鏢引了進來。她定睛一看,發現是李盛和李宗,心裏也算是安穩了許多。自己和祁逸宸真的被救了回來,不是做夢。

她招了招手,焦急的問道,“祁逸宸呢,祁逸宸在哪裏?他還好嗎?”

看到許清涵這麼關心自己家的少爺,李盛李宗心裏也是說不出的高興。他們淡笑着回答,“少爺很好,已經脫離了危險,比您早醒了幾個小時。”

“我要去看他。”許清涵說完就掀開被子要下地,卻因爲身體太過於虛弱而無法站穩。李盛李宗見狀立刻走上前,扶住了她。

“許小姐,您還是休息一會兒吧。少爺此刻在休息,您去也沒有什麼用處。”李宗立刻回答。

“不行,我一定要見到他。”許清涵一臉的不放心。

“休息吧,大哥沒事。”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一聽就知道,這人是祁凌陌。

“小陌,祁逸宸真的沒事嗎?他傷的很厲害。”許清涵一把抓住祁凌陌,拼命的問道。

祁凌陌看了看被抓住的袖口,一甩手,冷漠的說道,“沒事,託你的福,還活着。”

祁凌陌的話語很冷,聽的許清涵一愣。

“你怎麼了?”

“我沒怎麼。”祁凌陌一招手,李盛就爲他搬來了椅子。祁凌陌瀟灑的坐下,李盛李宗就識相的離開了屋子。

“小陌,你怎麼……”

“我大哥的傷,怎麼來的?”祁凌陌話一出口,許清涵就明白了,原來他的冷漠是源於對祁逸宸的擔心。

看到許清涵遲疑,祁凌陌眸色更深,他微微勾起脣角,柔聲說道,“小清,有幾個問題,我希望你如實回答我。”

“嗯,好。”許清涵的思緒扯了回來,點頭答應着。

“第一個問題,你們到底遇到了什麼?”祁凌陌眼神異常凜冽,直直的盯着許清涵,讓她不禁汗毛豎起。

許清涵猶豫了一下,長嘆一口氣,“他受傷確實是因爲我。”

“哦?”祁凌陌聽他這麼說,渾身的殺氣暴漲。

許清涵低頭,抿脣,“都是爲了救我。”

隨後,許清涵就將自己與祁逸宸的遭遇對祁凌陌娓娓道來。

祁凌陌聽完,覺得心驚肉跳的。他們遇到的事情不僅詭異,還很驚險。特別是聽許清涵說祁逸宸赤手空拳攀巖那段,他更是握緊了手掌,心有餘悸。若是當時大哥稍有不慎,那可能就真的一命嗚呼了。

一想到這,祁凌陌就一陣後怕。

“那他手上的傷口,就是這麼得來的?”祁凌陌語氣有些顫抖的問道。

許清涵搖頭,“不是,是爲了拉我上去。後來那裏出現了異變,有一陣巨大的吸力吸引着我,他爲了不讓我掉下去……”說着說着,許清涵也低下了頭,她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該怎麼表達,自己心裏,現在也是亂成一團。

愧疚嗎?是有的,但是更多的是感動和心疼還有那如火山爆發般的強烈愛意。

祁凌陌再次盯着許清涵,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自從你出現,我大哥就一直出事,你知不知道,認識你之後他受過的傷,比他之前25年加起來都多!這些事,跟你有沒有關係?是不是你設計的?”

許清涵一聽這話,先是一愣,隨後皺緊了眉頭,她咬着下脣,眼神直直盯着祁凌陌,語氣堅定的回答,“沒關係。”

可是說出這三個字後,許清涵的神情又不禁有些恍惚。她以前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現在想想,祁逸宸受過的傷,出過的意外,真的跟自己一點沒關係都沒有嗎?至少祁逸宸那次頭疼昏迷與自己有關,雖然最後自己瞎貓碰着死耗子救了他一命,但是自己曾經卻真的有害他的心思。

一想到這,許清涵心中的愧疚之感直線上升,甚至還不停的埋怨自己。

祁凌陌一直觀察着她的表情,看到她神色有異,心中便對她有了一絲防禦之心。不過他絲毫沒有表現出來,“你餓了吧,我一會兒派人給你送點吃的。”

“我不餓,我只想看到他。”許清涵搖搖頭,還是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大哥醒了,我就來叫你,先吃飯。他剛剛醒來的時候告訴我,要保你安然無恙。”祁凌陌說完就離開了。

許清涵聽到這話,內心又掀起一陣甜蜜的波瀾,要見他的想法,更強烈了。

半個小時以後,李盛李宗果然推來了一車吃的。許清涵一看,全是各種各樣的稀粥。

“陌少爺說您身體剛好,喝粥養胃。”李盛邊說邊打開蓋子,裏面什麼蔬菜粥,皮蛋粥,燕窩粥,小米粥,山楂粥……甜口的,鹹口的,酸口的,什麼都有。

許清涵看了一圈,一點胃口都沒有。她現在整顆心都懸在祁逸宸身上,沒看到他真的完好無損,這顆心就怎麼都放不踏實。

“要不,喝點燕窩粥吧,補補身體。”李盛見許清涵不表態,詢問了下。

許清涵搖頭。

李宗也不敢怠慢,端起了那碗山楂粥,“許小姐,喝點山楂粥開開胃吧。” 李宗也不敢怠慢,端起了那碗山楂粥,“許小姐,喝點山楂粥開開胃吧。”

許清涵經不住他們的遊說,拿起粥,示意的喝了兩口又放下了。

李盛李宗見狀,也不好再強迫她什麼,便將餐車送走了。

吃了點東西的許清涵恢復了一些力氣,但她躺在牀上卻輾轉反側怎麼都睡不着。睜開眼睛,閉上眼睛都是他的身影。最後熬不住的她到底還是從牀上爬了起來,走出了病房,去了隔壁。

隔壁病房的保鏢守衛森嚴,並沒有讓許清涵進去,大晚上的,許清涵怕吵到祁逸宸休息,只遠遠的看了一眼,就又轍回去了。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飛逝而過,相距不過數米,被一堵冰冷的牆分隔開的兩人,一個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一個卻一直沉睡,沒再醒來。

祁逸宸一直不醒,這讓一旁一直照看他的祁凌陌十分着急,他一直不停的看錶,甚至找顏夢又檢查了幾遍,結果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問題,可能就是身體透支的厲害而已。

……

一夜就這樣過去了,許清涵一直沒有睡着,腦子裏胡思亂想着各種問題。想不明白的問題有千千萬,但只有一件事,是她百分百確定了的,那就是她對祁逸宸的心意。同時她也確信,祁逸宸對自己也是一樣的喜愛。

眼睛也許會騙人,但心卻不會說謊。既然愛了,她就不會再閃躲。來日方長,若兩情相悅,即使是刀山火海,也定要一起走過。

不過現在她顯然面臨着一個重大的問題,她現在十分想見祁逸宸,但顯然,祁凌陌是不信任自己了。能問出那句話,一定是懷疑祁逸宸受傷的事情,都與自己有關。他不會是懷疑自己跟溫家勾結來陷害祁逸宸吧?

想到這許清涵就心亂如麻,突然,她覺得胃裏一陣翻滾,一個控制不住,就趴在牀邊吐了起來,可是她胃裏哪有食物?只是乾嘔而已。

門外的李盛李宗聽到聲音,立刻衝進屋內,看到許清涵難受的樣子,緊張的走過來,“許小姐,您沒事吧?”

許清涵順了順自己的胸口,搖搖頭,“沒事,估計是沒休息好的原因。”

“喝點水。”李宗說完就倒了杯水。

喝完水躺在牀上的許清涵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不安,早上了,睡了一夜總該醒了吧,再也等不下去了,於是她決定硬闖隔壁。

保鏢自然是阻攔她的,可許清涵見不到祁逸宸,是不會罷休的,在門口一直吵鬧着叫着他的名字,直到屋內祁凌陌一句應允的話語傳來,門口的保鏢才放了行。

打開病房的門,許清涵一眼就望到了牀上躺着的祁逸宸,看到他纏的像饅頭似的雙手,一陣心疼。祁凌陌掃了她一眼,冷冷的問道,“你來幹什麼?”

“我來看看他。”許清涵說完,就走了過來,坐在牀邊,安靜的看着祁逸宸的睡顏。那眼神裏,滿滿的都是愛戀。

祁凌陌一直觀察着她

,心中閃過一絲疑惑。

“他怎麼還在睡?”許清涵狐疑的問道。

“不知道,醒過一次,之後就沒再醒來。”祁凌陌說着,語氣有些不安。

許清涵一聽,心就沉了下去。顧不上自己虛弱的身體,立刻將手附在了祁逸宸的額頭之處,閉上了眼睛。過了幾分鐘,她緊張的神色才舒緩開來,“他就是太虛弱了,魂魄不穩。休息休息就好了,本來他的魂魄之中就有我的一部分。”

許清涵其實是特意提這麼一嘴的,爲了打消祁凌陌的顧慮。

果然,祁凌陌低頭沉思了一下,隨即淡笑着,“那就好。對了,你把魂魄給了大哥以後,有什麼異樣嗎?我都沒來得及問你。”

“有。”許清涵坐下來,如實相告,“自從爲祁逸宸補魂後,我就特別容易離魂,晚上一夜一夜的睡不好覺。”

“沒想過什麼辦法嗎?”祁凌陌關切的問道。

“沒有。”許清涵搖頭,“其實對於我來說,沒什麼問題,反正我見鬼見習慣了,晚上出去遊蕩一圈就當旅遊了。”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聊得也算融洽,不再劍拔弩張。

不過這期間,許清涵的胃又不舒服了,偷偷出去吐了兩次。祁凌陌看着她焦急跑掉的背影,心中閃過一絲懷疑。

……

一晃夜晚到來,祁逸宸還是沒有醒過來。祁凌陌一聲不吭的坐在牀前,像座雕塑一樣。這時,於祕書走了進來。

“陌少爺。”於祕書恭敬的打着招呼。

“嗯。事情調查好了?”祁凌陌起身走到了一旁,與於祕書小聲交談了起來。

“差不多了,只是溫家那頭又有了動靜,您要跟進嗎?”於祕書指的就是溫潤醒來一事。

祁凌陌一聽,點頭,“好,今晚加派人手,大哥這裏,絕對不能出事。”

“是,陌少爺。”

於祕應聲答道,立刻打電話吩咐了下去,而後便與祁凌陌一同離開了。

……

隔壁屋內,吐過好幾次的許清涵也感覺到了虛弱,人也很睏倦。她一次次的睡着,又一次次的離魂,然後又一次次的驚醒。

最後疲憊不堪的她受不了的坐了起來,有些迷茫。

其實許清涵很少去思考自己重生的事情,只是夜太寂靜,事太突然,心太疲憊,讓她不由的有些感慨,原本以爲躲過了那次凶煞,自己就可以恢復如初,好好的過日子。

但是……想到這,許清涵又長嘆了一口氣。凶煞是過了,但麻煩的事情還是一次次的找上自己,光是這個離魂,就讓自己夜不能寐,身心疲憊。

掀開被子,許清涵穿上鞋走出了病房。

樓道里裏外外依舊站了很多人,屋內黑暗寂靜,屋外卻燈火通明。那些執勤的保鏢看到許清涵出來,都恭敬的低下了頭。

許清涵禮貌的笑了笑,轉身就走進了隔壁的房間。

祁逸宸獨自一人躺在牀上,看上去安靜祥和。許清涵走過去,靜靜的坐在牀邊,看着他饅頭一樣的繃帶手,調皮的笑了出來。 許清涵走過去,靜靜的坐在牀邊,看着他饅頭一樣的繃帶手,調皮的笑了出來。她伸出手,小心的將手附在祁逸宸的饅頭手上,道,“睡不着,來看看你,怎麼還不醒過來。”

說完,屋內便再次陷入了沉寂。許清涵只覺得,在祁逸宸身邊,自己就無比的安心,睏倦也漸漸襲來。

而後,第二天一早,祁凌陌一進屋,就看到了許清涵趴在祁逸宸的牀邊睡的十分安穩,哈喇子都流出來了。

祁凌陌遲疑了一下,脫下自己的外衣,小心翼翼的給許清涵蓋上了。

也許是感覺到了身上的那股涼氣,許清涵猛地哆嗦了一下,迷茫的坐了起來。

“小清?”祁凌陌見她醒了,就輕聲叫了一句。

“嗯,你來了。”許清涵側頭,看到是祁凌陌,就又閉上了眼睛。“別吵我,我再睡會兒。很困。”

祁凌陌疑惑的看着她,“怎麼不回自己的病房睡?”

“我想陪着他。”迷迷糊糊的許清涵說完這話立刻就清醒了,這句話毫不掩飾的宣示了自己對祁逸宸的愛意,祁凌陌又怎麼可能聽不出?

“額……”祁凌陌聽完愣了一下,點點頭,“很好,看來你們修成正果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想陪着他,是在他身邊睡覺,我會不離魂。”許清涵立刻解釋着,不過這解釋好像更……

“額……這更好,看來你跟我大哥睡過很多次了。”

“沒有。”許清涵立刻否認,“絕對沒有,我跟他,我跟他純潔的很。”

說完這話,許清涵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是純潔的很,純潔的早就生米煮成熟飯了。

這時,祁逸宸終於再次醒了過來。一睜眼就看到了臉色紅潤的許清涵,和一臉尷尬的寶貝兒弟弟。

“你們在幹什麼?”祁逸宸說完,就撐起身體準備靠在牀頭上。

祁凌陌和許清涵見狀,全都撲了上來,最後自然是祁凌陌動作更快。

祁逸宸見弟弟動作溫柔小心,不由的搖頭。隨後他接過許清涵遞過來的水杯,輕抿了一口。

“你身體怎麼樣?”祁逸宸關心的問道,雖然語氣依舊冰冷,但許清涵卻覺得他溫柔如水。

“我很好,恢復的很快,倒是你,又睡了十幾個小時,嚇死大家了。”許清涵嬌~嗔的說了一句,拿起紙巾爲祁逸宸擦了擦嘴角。

祁逸宸被這親密的動作逗笑了,隨後想起他們倆個人剛剛的表情,問道,“你們剛剛在談論什麼?”

“在談論你跟小清睡過多少次。”

祁凌陌毫不避諱的說道,祁逸宸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可是許清涵卻被他說的面紅耳赤,一腳就踢在祁凌陌的小腿上,“喂,你嘴沒有把門的嗎,想到什麼說什麼。”

祁凌陌看到大哥和小清的樣子,聳聳肩,十分抱歉的回答了句,“jesisdesole。”

“啊?”許清涵眨了眨,這什麼鳥語,完全聽不懂啊。

祁逸宸笑着搖搖頭,不得不承認,自己這個弟弟還是很調皮。

“他說的什麼玩意?”許清涵見祁逸宸在那笑,忍不住問道。

“法語。”祁逸宸淡淡的扔出兩個字。

“我當然知道他說的是人話,哪國話對我來說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句話什麼意思!”許清涵氣鼓鼓的問道。這一大早上就被這對兄弟嘲笑調~戲還真是“愉快”的不得了!

祁逸宸側頭掃向清涵,決定逗逗她,“無可奉告。”

“喂,你們兄弟倆是一夥的吧。”許清涵吼道。

“你才知道啊?”祁凌陌一臉欠揍的笑容,十分不避諱的回答。

“行,你們真行。”許清涵說完,轉身正要離開,就發現祁逸宸有些不對。她一回頭,看到祁逸宸居然靠在牀頭又睡着了。

這麼嗜睡?許清涵皺眉,走了過去。

祁凌陌見她過來,還以爲她要做什麼泄憤的事情呢,立刻起身擋住她,“喂,開玩笑的,你想幹什麼?”

“哎呀。”許清涵一把甩開祁凌陌的手,又要往前走。

祁凌陌見她這樣,繼續說道,“剛那句是對不起的意思,好了吧?”

“不是,祁逸宸又睡着了。”許清涵說罷,祁凌陌也愣住了。剛醒過來,就睡着了?

他回過頭,果然看到祁逸宸此刻正閉着眼睛,安靜的靠在牀頭的軟墊上。

“大哥?”祁凌陌走過去輕聲叫着。

“……”沒有回答。

“大哥?你要不要吃點東西?”祁凌陌又問了一句。

“……”還是沒有反應。

祁凌陌急了,整個人都慌了,這時許清涵趕忙跑過來,安慰道,“別急,我給他檢查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