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偉,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


你不就是後面那個營運部白總監的小舅子嗎?

所以你可以在我們部門裏可以一天到晚什麼正經活都不用幹,

出了問題就全是讓我們這些沒背景的人背鍋,

不過老子現在經歷這麼多事以後我也想明白了,

老子就算出去以後回家種地,

我也不伺候你們這些王八蛋了!

你們啊,

愛哪玩就哪玩去吧!”

顧曉樂的這一頓話說完,

後面的三個大美女都幾乎鼓起掌來,

其中寧蕾更是直接站出來說道:

“大藤網絡?

哼,很大嗎?

顧曉樂你不用搭理這些人的威脅,

等我出去直接收購他們的公司!

喲,好巧 到時候讓你做他們公司的總經理!”

顧曉樂對此也是淡淡一笑,

心說:

“我的大小姐,等我們出去,

還不知道是猴年馬月的事兒!

你這空頭支票開的倒是挺大啊!”

此時,無論是秦偉還是魏總,

還是後面的那幾個人都看明白了,

顯然顧曉樂這夥人並不歡迎他們。

雖然他們人數佔優,

而且還是四個男的,

不過魏總和常總都是年過40體態肥胖的中年人,

對面的顧曉樂一身精壯的腱子肉,

一看就不好惹,

真要是動手和對方打起來的話,

也未必能沾到多少便宜。

幾個人在一起商量了一下,

最後還是那個中年女白領,

也就是魏總口中的那個人力資源部總監黃總,

面帶着笑容走了過來開始和顧曉樂他們談判了,

“我說你是顧曉樂吧?

我是你們公司人力資源的黃總監,

雖然你不願意和我們這些人一起,

但是沒關係,

畢竟我們還是一個公司出來的嗎?

要不然這樣吧?

你看這島嶼這麼大,

我們大家和平共處總行吧?”

這話可以說是說得四面見線滴水不漏,

是啊,你顧曉樂脾氣再大,

總不能把整個島嶼都佔了吧?

當然顧曉樂也不是那種毫不不講理的人,

只是冷冷地點了點頭:

“黃總監您這話說得沒問題,

你們這些人願意怎麼繼續在這個島上生存,

我不想管也管不着,

只是希望你們不要打擾我們營地的人就行!”

“那沒問題啊,

只是,只是,

我們乘坐的那艘救生艇在到達這個島嶼附近的時候觸礁了,

我們這些人啊,都是死裏逃生地從救生艇上游泳游到島上這裏的,

所以在那些救生艇的東西大部分都沒有來得及拿出來,

希望曉樂你們能夠給我們一些幫助,

比如說吃的,喝的什麼的?”

這位人力資源的黃總監一邊說着,

一邊看了一眼顧曉樂他們營地篝火上面烤着的食物,

吞了一口口水說道。

“哦?

你們的救生艇沉了嗎?

那上面還有很多物資嗎?”

本來不想和她多廢話的顧曉樂,

突然眼睛一亮地問道。

“沒錯,我們坐的那艘救生艇確實觸礁沉了,

那上面也確實有一些物資,

比如淡水啊壓縮餅乾什麼的,

不過因爲我們逃出來的匆忙,

所以都沒來得及拿出來,

哦,對了,那個救生艇上還有一個工具箱和醫藥箱,

哎,可惜現在都沉到海底了……”

這個中年女白領嘆了口氣,

又望了望顧曉樂他們身後烤海鮮,

吞了一口唾沫地說道。

“哦。”

顧曉樂點了點頭,轉回身看着三個美女:

“去拿一些烤好的食物給這位黃總,

另外再把我昨天在樹上醃的那兩條野豬腿分給他們一條。”

一聽這話,這三個女孩子頓時不幹了!

“顧曉樂你瘋啦?

這些食物都是我們費盡千辛苦才搞到的,

你這麼上嘴脣一碰下嘴脣,

就要分給他們一半?”

寧蕾第一個跳出來表示反對。

“對啊,小蕾姐姐說的一點沒錯!

這些食物是我們今天早上走出好遠才抓到的,

你要當好人,你自己當好了!

這些食物我們不給!”

林嬌也撅着個小嘴說道。

倒是姐姐林蕊年齡大一些,

心智也更成熟一些。

她擺了擺手示意她們兩個先別喊,

而是走到顧曉樂身邊輕聲地問道:

“隊長,你是不是想要用食物換取他們救生艇的沉船位置啊?”

顧曉樂表示讚賞地點了點頭,

同樣低聲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