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和有些受不了的說了一聲。


張亞軒則冷笑道:「我當時生病在家休養了幾年,否則當時林揚碰到我也是只會繳槍投降。」

「你!」

秦和還想說什麼但卻被林揚給打斷了:「張亞軒是吧,我們認識嗎?」

張亞軒搖頭:「不認識!」

「既然不認識了,你這麼傻乎乎的來找我要比試,你說我需要理會嗎?」

林揚輕描淡寫的說道:「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來向我挑戰,我難道都需要接下嗎?這也太搞笑了吧,就像是螞蟻向大象說我要和你比賽,就像烏龜找兔子說我要和你賽跑,你說我需要理會嗎?」

狂!

太特么狂了!

周圍的不少人本來以為林揚是因為三年的監獄勞改才導致自己性格已經變得和善了一些,結果沒有想到林揚竟然說這麼一翻話。

這林揚哪裡是性格變得和善了?

相反跟以前相比這不再拿拳頭說事情,反而是開始以言辭攻擊了!

把張亞軒比成了螞蟻,比成了烏龜,這幾乎就差指著張亞軒的鼻子大罵『你這隻烏龜想跟我比還不夠格了!

「行,好,很好!」

張亞軒被林揚這一翻話給氣的不輕,看得周圍不少的人關注也是陰沉的說道:「我希望在舞台上你還可以這麼嘴硬,能夠拿出來自己的真本事!」

丟下這句話張亞軒也是不再停留去樓上的貴賓VIP走去!

黑子看得張亞軒離開了也是朝著林揚說道:「林揚,你果然變了很多,剛剛我還真的擔心你要跟張亞軒打起來呢!」

柱子也道:「是啊,如果你這麼一打恐怕大家只會說你的不是了。」

林揚搖頭笑道:「坐了三年牢,監獄里形形色色的人見的多了,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怎麼也能猜得出來這張亞軒的打算了。」

……

「倒是變聰明了啊!」

包間里,肖平透過玻璃望著那淡然的林揚也是笑了起來:「如果這樣,那就更不能讓你上台了啊!」

不大一會,張亞軒推門而進說道:「肖總,那林揚非但沒有被我激怒,相反倒是以語言來反擊了。」

「我知道了,這林揚看起來有長進了。」

肖平搖頭說道:「不用理會他,你好好的準備自己的歌曲就行,其它的事情不用管了。」

「好的。」

張亞軒輕輕點頭說道。

晚上6點半的時候,董曉潔也是孤身一人趕到了,同時心裡更是詛咒了董曉雷一百遍,本來說和她一起來,而且還說替她長臉的,結果一個電話就竄了。

「哼,我看你到時玩過火了怎麼收場。」

董曉潔有些氣哼哼的說道。

月牙酒吧門前一位長的小巧玲瓏的妹子在等著,這妹子長著一副娃娃臉,如果第一眼看還以為是哪裡的初中生呢,因為太年輕太青澀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的一座巨峰碾壓很多人了!

酒吧不少的人看見這妹子腦海里只浮現了一個詞語『童顏****』!

「張楠!」

董曉潔也是下車后迎了過去:「走吧,我們趕緊過去。」

張楠聲音有些嗲,類似於林志玲的娃娃音:「你怎麼才來?大部分人都是已經到了啊。」

「還是那坑人的董曉雷啊!」

董曉潔有些恨恨的說道:「對了,哪****沒有出來迎你?」

「迎我?」

張楠苦笑起來:「她巴不得不見我呢!」

「你啊,就是太弱了,明明是她對不起你,憑什麼要躲著她?」

董曉潔看著自己這好友也是有些頭疼,張楠什麼都好就是太柔弱了,這樣的好處是容易當朋友,壞處則是被人欺負了也只會默默的舔食著傷口而不會說出來。

張楠則道:「其實也不怪梅艷雪,是我自己的原因。」

「你還替她說好話?」

董曉潔有些炸毛了說道:「算了,今天晚上替你出出氣!」

被董曉潔拉著手進酒吧的張楠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這件事看來真的是無法溝通了!

「什麼意思?竟然沒有我們的貴賓包間?」

董曉潔有些生氣的朝著服務生怒吼道:「去,把你們老闆娘叫來!」

「喲,怎麼了?董小姐,這是『搖滾音樂之夜』可不是你家后花院,你還是注意下影響別在這裡撒潑啊。」

梅艷雪一副笑呤吟的望著董曉潔說道。

「梅****,老娘明明訂了貴賓包間,你現在告訴我沒有了是什麼意思?」

董曉潔看得梅艷雪臉上的得意之色再次炸毛。

「這『搖滾音樂之夜』是我們多家酒吧聯合舉辦的,自然是有影響的酒吧與前來的『華億唱片』的人還有一些樂評人才有資格在貴賓包間,你們『青春酒吧』不夠格。」

梅艷雪微微搖頭說道:「你不是最討厭什麼特權嗎?怎麼?難道你還想要特權嗎?」

「你大爺!」

董曉潔正想爆發的時候被張楠給拉住了:「曉潔,其它人都看著呢!」

「這,這兩人又吵起來了啊。」

「唉,董曉潔跟梅艷雪兩人已經吵了2年了,一見面就撕逼,不得不說女人的仇恨要比男人久啊。」

「這次『搖滾音樂之夜』與其說是林揚跟奔跑列車的爭鋒倒不如說是董曉潔跟梅艷雪兩人呢。」

「真是有意思啊,沒白來。」

「兩個美女撕逼還真讓人感覺到好笑!」

……

周圍的議論讓董曉潔也是強壓下怒火,咬牙切齒的說道:「行,梅****,你等著!」

「你不就是想要靠著林揚嗎?呵呵,稍後有你哭的時候。」

梅艷雪自然不甘示弱,冷嘲熱諷道:「別以為自己贏定了,林揚早過時了。」

「哼,走著瞧!」

董曉潔冷笑道。

「唉,你這麼兩年智商一點沒漲。」

說著梅艷雪轉身準備離開,這時看著張楠弱弱的樣子也是搖頭道:「你真是應了那句『胸大無腦』是多麼正確的!」

https://ptt9.com/120061/ 張楠默不作聲,董曉潔想要發飆結果看得周圍的目光也是強壓了下來,她就讓這****再得意幾天,等一會舞台上虐死他。

回到自己的卡座,董曉潔有些楚楚可憐的說道:「林揚大大,您可一定要幫我出這口氣,一會在舞台上碾壓他們。」

「對了,你知道這『奔跑列車』唱什麼歌嗎?」

林揚突然決定暫時不用自己的歌曲了,他倒要看一下這『奔跑列車』唱什麼歌曲。

當聽得董曉潔的話后林揚突然樂了,這可真的是太特么巧了!

在越來越多的人到場之後,『搖滾音樂之夜』也是要開始了!

7點,『搖滾音樂之夜』正式開始!

開場表演的不是別人,正在被人『后海三大怪』的老炮兒!

老炮兒帶來的歌曲是《曾經榮耀》,這首歌曲是當初搖滾最鼎盛的時候『火爆樂隊』所唱,這首歌曲其實也是唱出來了搖滾的尷尬,曾經榮耀,但如今卻搖滾歌手卻已經逐漸的行將老去。

至於張亞軒嚴格來說歌曲並不算是純正的搖滾歌曲!

老炮兒的聲音極具感染力,更是因為他對於人生的閱歷融入到了歌曲當中,甚至很多人聽到了老炮兒唱這首歌曲帶著濃濃的悲涼之情。

林揚同樣聽出來了,一旁的董曉潔的話也是印證了林揚的猜測! 「老炮兒今晚過後就要回老家了!」

董曉潔嘆息一聲道:「這老炮兒十年如一日的演唱著搖滾歌曲,但是其實只是叫好不叫座,大家甚至說老炮兒爆發力如何如何,但卻沒有什麼卵用,他的年紀太大了,如今的歌唱類欄目都是要帥氣的、要年輕的,如韓國那小鮮肉一般。」

「其實回老家也好。」

秦和搖頭嘆息一聲說道:「老鮑的搖滾夢也該醒了。」

黑子則是笑了起來:「秦哥,其實若不是林揚的這首歌曲恐怕我們的夢想也要終止了啊。」

秦和有些自嘲的說道:「是啊,所以看得老鮑這樣總是難免有些感傷的!」

「讓我們把熱烈的掌聲再送給老炮兒,感謝有他一直堅守著搖滾音樂,才讓我們搖滾始終長存。」

主持人此時也是待得老炮兒唱完之後站在舞台上大聲說道。

同時,老炮兒的眼裡有些濕潤的淚水,彎腰鞠躬表示感謝!

一切都結束了,從明天開始自己就回老家靠著自己修車的手藝掙錢養家,從明天開始,一切都會好的!

但搖滾再也回不去的!

這麼想著老炮兒,也就是鮑志雷轉身下台的時候莫名的有些孤寂,有些英雄遲暮的悲涼!

下方,掌聲如雷!

接下來表演的則是和『月牙酒吧』一起聯合舉辦的眾多酒吧中的一家,『路過酒吧』!

他們的樂隊帶來的歌曲是一首搖滾歌曲《走著瞧》!

樂隊的主唱也是已經40歲了,嗓子有些沙啞與磁性,倒也是帶動了氣氛。

緊隨其後,『搭訕酒吧』、『不拒絕酒吧』等樂隊歌手也是紛紛的開唱,當然這些人都只不過是鋪墊,為的就是讓張亞軒稍後可以直接一唱震中所有人,把勢給造好。

「讓我們再次把掌聲送給剛剛表演的樂隊歌手!」

主持人上台大聲說道。

在掌聲停下之後,主持人則說道:「其次,我們要感謝『華億唱片』對於這次活動的大力支持,同時接下來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許安。」

說著下方已經有人開始配合著鼓起了掌聲!

許安! 逍遙小王爺 許安!許安!

下方已經有迷妹開始打起了牌子大聲的喊著,其它並不知道許安是誰的也是趕緊上百度查了一下。

舞台上,主持人跟許安也是來了一個小互動,自然這也是替張亞軒造勢,許安受採訪表示他非常喜歡張亞軒的歌曲,而且張亞軒唱歌的爆發力很棒的。

吹噓結束之後,許安也是唱了一首自己的歌!

既然他只是來捧張亞軒的,那麼自然不可能唱自己的拿手歌,僅僅只是唱了一首還算可以的歌曲。

貴賓包間里,張亞軒這個時候神情無比的激動,不管他城府再深他也終究才24歲,他也嚮往著成名,嚮往著可以在聚光燈下引起萬人矚目。

如今機會來了!

他已經簽約了『華億唱片』,不單單如此,他更是今天這場『搖滾音樂之夜』上要萬眾矚目,因為這本來就是公司替他的造勢!

至於其它人都只不過是陪襯!

自己才是主角,絕對的主角,林揚都不行!

「張亞軒,今天之後你肯定要起飛了,今天只是小場面,我能幫你的也都幫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了。」

梅艷雪望著張亞軒說道:「大好機會就在你面前!」

「謝謝梅姐,我肯定會把握住的。」

張亞軒重重的說道。

此時,舞台上在許安唱完之後主持人則是開始報幕,終於要到張亞軒開始了!

人群中幾家媒體雜誌則是神情一震,他們今天本來就是受邀來替張亞軒造勢的,因此自然是準備聽完歌曲看怎麼報道。

在這其中有一家卻根本不是為了張亞軒,也不是為了其它人,而是單純的為了林揚!

武煉巔峰 馮通帶著向洋和雜誌社的其它人全都過來了!

這幾天『炫酷八卦周刊』的銷量突破了10萬,10萬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自從馮通創立這雜誌社的時候就從來沒有這麼逆天過,更不要說如今的實體雜誌社已經差不多快要完蛋了,這讓馮通覺得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採訪林揚,而且要弄成周刊,弄成一個系列。

「這林揚怎麼還沒有開唱呢?」

向洋有些疑惑的說道。

「估計要排後邊了,而且今天『搖滾音樂之夜』是替『奔跑列車』造勢,那麼先讓『奔跑列車』出來唱一首歌讓大家記住,稍後恐怕『奔跑列車』還得出來。」

馮通這個時候微微搖頭說道:「不過我對林揚有足夠的信心,恐怕這一次『奔跑列車』真的要被林揚碾壓吊打了。」

向洋也是有些不解:「這一次是『華億唱片』組織的,我查了一下這『華億唱片』可是林揚的老東家啊,當初林揚被自己的老東家給拋棄了他心中肯定有怨氣,他這老東家應該也清楚,怎麼還會選擇讓林揚參加呢?」

「『搖滾音樂之夜』是酒吧一起舉辦的,而且他們事先也不知道林揚要參加。」

馮通說到這裡突然有些期待了起來:「倒是真的想看林揚唱歌啊!」

不單單馮通這邊,其它人也是在討論著這場『搖滾音樂之夜』!

這一次『華億唱片』不單單邀請了許安前來捧場,他還邀請了幾位樂評人,為的就是要他們回去可以替張亞軒進行點評宣傳。

張大海,業界知名的專業的樂評人,他曾經寫過一本『消失的搖滾』也曾經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這一次他來自然也是因為抹不開人情,但是他對張亞軒並不怎麼喜歡。

在張大海看來,張亞軒的歌唱的不錯,嗓子也是絲毫不遜色於林揚,但是他太缺少閱歷了,歌曲之中只有叛逆可是卻少了感情,搖滾並不單單隻有叛逆與不服,相反任何歌曲都不能夠缺少感情。

「我說大海啊,你沒有必要這樣吧。」

張大海的對面也坐著一位中年人,此時他笑眯眯的說道:「不管怎麼說我們也算是欣賞了一場不錯的搖滾盛宴。」

「唉,是啊,但是又有什麼用呢?」

張大海也是嘆息一聲說道:「像第一位的老炮兒,他的唱功都是頂尖,但是並沒有什麼用,因為他並不符合市場,好的搖滾是越來越少了啊!」

對面中年人道:「這也沒有辦法,任何時候都是不符合市場就要被淘汰,如果一直不正視這而是卻死守著不改變,那麼只有死路一條。」

「是啊,這幾年搖滾也是在變,從純搖滾再到各種搖滾風,但是卻依舊沒有什麼用。」

張大海說起這個就有些無奈:「現在終究是看臉的世界啊!」

「哈哈,這也沒有辦法。」

中年人突然道:「聽說林揚也要參加啊!」

「林揚?」

張大海一楞:「他出獄了?當年他太作死了,年少輕狂,如果他但凡謙虛一點說不定還能給搖滾點機會。」

「是出獄了,看來你最近替電視劇寫歌都沒有怎麼關注八卦啊。」

中年人說著把林揚的幾首歌曲還有消息說了一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