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宇楊呵呵笑着,舔了舔嘴脣,看着許君柔如花似玉的臉,以及她微微顫抖的身體,自己突然來了幾分興趣。


“本來我想離開了,可是想想本來我就無家可待,所以我倒是覺得先解決我們兩個人的事情比較好,你看看你現在,你後悔嗎,我問你,你後悔當初沒有殺了我嗎?哈哈哈哈!”

秦宇楊哈哈大笑,手中的匕首已經抹入了許君柔的脖頸,開始緩緩淌下血跡!

林陽看到這一幕,額頭青筋暴起,握緊了拳頭,大吼道。

“不要不要!你想做什麼!你說啊!!”

“呵呵,我就是想殺了她,我想看看你有什麼反應!是不是還是那般無堅不摧!”

林陽瞪大了眼睛,看着秦宇楊,此時他真的有一些後悔了,爲什麼當初沒有廢了他,難道說都是天意嗎,自己無法逆天改命了嗎!!

“你叫秦宇楊對嗎?”

許君柔此時悠悠開口道,身後的秦宇楊一愣,隨後看着自己手中的許君柔,微微笑了笑。

“你想做什麼?”

“這麼久以來一直都沒有一個家吧,我聽說,你從小在孤兒院長大,任人欺凌,鍛造出了一身暴戾的脾氣,相信勝天半子,所以最後你一個人一把刀,將孤兒院裏面的所有人悄悄殺的一乾二淨,一個也不剩,”

“當年轟動全國的孤兒院事件你就是始作俑者,可是到最後都沒有發現罪犯,如今我發現了,原來這個人就是你啊。”

聽許君柔說完,秦宇楊咬着牙,明顯全部被許君柔說中了。

“你不怕我殺了你?!”

許君柔此時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抓住了秦宇楊的手腕。

“曾經你有一個姐姐,叫孟露請,在你很小的時候,因爲外出給你偷麪包吃被發現後,被人打死了,這件事對你來說可以說是一次重要的打擊,將你心中所有的善良全部凐滅了。”

“你一怒之下,拿着匕首將那一家老小殺的一乾二淨,可是後來才知道,這羣人居然是當地的地頭蛇,他們得知後發動了全市通緝令追殺你,可是到最後還是讓你跑了。”

林陽聽聞一臉不可思議得看着許君柔。

她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的?

總裁深度愛 這時候只見秦宇楊眼睛血紅,雙手不斷在顫抖。

“你給我閉嘴!閉嘴!”

許君柔此時沒有畏懼,繼續開口道。

“苦海無涯,回頭是岸,不要再這樣了,若是你不介意,我可以做你的姐姐…。”

這句話說完就看到秦宇楊眼神一怔,一臉不可思議。

好機會!

林陽見狀嗖的一下,將全部靈力灌溉於腳上,整個人和風一樣的快速,衝到了秦宇楊面前,抓住了他的匕首一用力,將其掰斷。

隨後他一拳打在了秦宇楊的臉上,砰的一下,將秦宇楊的身體打飛了出去,靠在牆邊昏了過去。

這時候林陽咬着牙,走上前擡起拳頭對準了秦宇楊的太陽穴。

敢碰自己的家人,那麼誰都無法置身事外!

這時候一雙玉手抓住了林陽的胳膊,林陽轉過頭看到是許君柔對着他搖了搖頭。

“我其實感覺的到,他根本不想殺我,只不過他已經山窮水盡了,放過他吧,他很可憐了。”

許君柔的聲音猶如江水一般,拂過了林陽的心口,只見林陽表情瞬間平靜了下來,看着秦宇楊無奈的嘆了口氣。

說到底也是一個可憐人。

隨後林陽轉過頭,面色怪異得看着許君柔。

“姐,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許君柔可愛得吐了吐舌頭。

“祕密~”

隨後許君柔清洗了一下傷口,出去上班了。

而林陽看着地上的秦宇楊腦海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若是他收這樣的人做小弟,他真的害怕那一天背後就被捅了一刀。

想到這裏林陽無奈的笑了笑,坐在牀上。

好一會,秦宇楊睜開了眼睛,看到了林陽之後微微一愣,隨後無奈的笑了笑,眼神異常空洞。

“沒想到自己的盡頭就在這裏了,殺了我吧,真是想不到自己居然也有心軟的一天。”

林陽聽聞笑了笑,走到他面前開口道。

“你怎麼就山窮水盡了?”

秦宇楊淒涼得笑了笑,轉過頭看着外面。

“你不懂。”

“我可以懂,以後跟着我吧。”

秦宇楊聽聞轉過了頭,面色怪異得看了眼林陽,笑了笑。

“你不怕我突然哪一天背叛你?”

林陽聽聞一愣,隨後無所謂得笑着,對着秦宇楊伸出了手。

“我們的經歷很像,我相信你會給我一個理由的。”

秦宇楊看着林陽的手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伸出了手抓住了林陽的胳膊。

許君柔的那一番話,直接將他封閉的內心再一次打開了。

兩個人坐在了沙發上,像老朋友一樣暢談了起來,但是兩人都知道。

現在誰都不相信誰。

林陽現在確實需要人手幫忙,而秦宇楊。

漂泊了那麼久也真的很需要一個避風港。

“你經歷了什麼,爲什麼會說自己山窮水盡了。”

林陽這句話說完,只見秦宇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上一次追殺我的那個人,叫王遠洋,雖然他不是這個城市的人,但是勝在人脈多,路子廣。如今他又一次組建了一大股勢力追殺我,我現在已經無路可逃了。”

“他爲什麼要追殺你?你爲什麼要殺了他的妻兒。”

秦宇楊聽聞眼睛瞬間變得血紅,牙齒咬的咯嘣咯嘣響。

“當初那羣人殺我姐姐的時候,他也在場,後來我無意間得知,就是他指示的那一羣人殺了我姐姐!因爲所以爲此我也殺了他的妻兒!我們兩個人現在基本是不共戴天之仇!”

“但是我這個人!從來只信奉有恩必報!”

“血債血償!” 林陽點了點頭,他已經瞭解一個大概。

這秦宇楊只是一個草根而已,其實從始至終他從來沒有主動想殺過誰,全部都是被人所逼。

若是孤兒院那羣人可以對他善良。

若是孟露清沒有死依舊好好活着。

那麼他相信秦宇楊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一切都是被逼的,因爲秦宇楊無權無勢,所以那王遠洋可以隨便做文章。

這才導致了秦宇楊臭名昭著,無處可逃。

“你說你是催魂天手?我怎麼沒看出來?”

秦宇楊聽聞呵呵笑了笑,隨後伸出了雙手拿起了匕首。

林陽在一旁想看看秦宇楊究竟有什麼把戲。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就令林陽無比震驚。

因爲秦宇楊的整條胳膊開始扭曲,竟然轉了好幾個彎,隨後這匕首直接飛上了天空,秦宇楊的另一隻手朝着頭頂的匕首抓起,這胳膊在瞬間就居然無限拉長,伸直,就好像路飛一般!

最終秦宇楊將匕首放在了桌子上,看到林陽的詫異,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也認爲我是個怪物是嗎,當年那一羣人將我胳膊上的所有骨頭都打斷,可以說我現在的兩條胳膊已經沒有骨骼了。”

林陽伸出手捏了捏秦宇楊的胳膊,發現真的是軟綿綿的按下去居然會凹陷。

“骨頭都斷了?還可以使用?”

秦宇楊聽聞呵呵笑了笑,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耳墜。

“在我瀕危垂死之際,我遇到了一個僧侶,我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將我的雙臂碎骨全部剔除,只留下了皮肉組織,而且他也教回了我柔術,所以我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也因爲這個柔術無數次絕處逢生。”

林陽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以前他在修真界雖然也遇見過,可是哪裏畢竟是修真界,如今聽秦宇楊說完,他才終於發現原來地球也是臥虎藏龍。

用氣大師,莫名其妙的僧侶。

一切顯得都是那麼不尋常。

林陽點了點頭看了眼時間發現還早,轉頭對秦宇楊開口道。

“那以後你就保護好我的姐姐吧,你也把她當成你的姐姐吧,既然你跟着我了,就把這裏當成你的家。”

隨後林陽收拾東西,準備出去繼續擺攤。

“你就這麼放心?不怕那一天我真的殺了你全家?”

聽着背後秦宇楊的聲音,林陽怔在了原地笑了笑。

“你說過了,你是個有恩必報的人,這一次算上上一次,我等於救了你兩次,雖然第一次有些小誤會,可是這一次我覺得我沒有看錯人。”

接着林陽頭都沒回走出了家門。

身後秦宇楊咬着牙,看着桌面上的匕首,無數次拿起,又無數次放下。

最終秦宇楊無奈的嘆了口氣,林陽說的沒錯。

他雖然邪惡,但是還有良知,雖然壞事做盡,但是面對許君柔這樣的女子依舊下不了手。

屋外的林陽將屋內的一切的都感覺的一清二楚,感覺到秦宇楊終於將匕首放下,他也鬆了一口氣。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安的什麼心,你根本不相信他,我敢保證,剛剛秦宇楊若是拿起了匕首,你會毫不猶豫進去廢了他。”

林陽肩膀上的小狐狸幽幽說着,林陽聽聞笑了笑。

“隨你怎麼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