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政不瞭解葉飛揚,自然不相信葉飛揚能達成這個目標。可紫嫣跟秦小雨卻相信葉飛揚有這個實力,但她們所不解的是,葉飛揚爲何會將週期定的這麼短。


三個月的時間能幹嘛?就算考駕照,沒有半年時間,也考不出來。葉飛揚竟是跟秦政開口,說三個月時間,就成完成這個任務。

真是不做死就不會死!

這一刻的紫嫣,跟秦小雨皆是一臉抱怨的看着葉飛揚。葉飛揚得意一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之後,便將目光轉向了秦政,“秦總,這事就這樣定了!小雨我先領走了!”

“噢!”秦政陷入沉思,條件反射般的回答道,半天后才反應過來,隨後朝葉飛揚喊道:“不能把小雨領走!”

葉飛揚瞥了他一眼,“小雨是我未來媳婦,我爲什麼不能領走?”

秦政瞪了葉飛揚一眼,“未來媳婦,跟媳婦還是有差距的,不想被打成馬蜂窩的話,就把小雨留下!”

小雨已擦掉臉上的淚水,聽秦政這麼一說,隨即又哭了起來,“爲什麼?沒有葉飛揚的日子,我生不如死!不讓我走,還不如讓我死了呢!嗚嗚嗚……”說到這的秦小雨,故裝哭的很傷心。

秦政自然不知道秦小雨是裝的,最終只能點點頭,“好吧!不過,我只給你們三個月時間,若三個月時間,葉飛揚不能達成目標的話,我就會把你們分開!”

“謝謝秦總!”聽到這話的葉飛揚異常興奮,三個月時間,雖說不長,但卻夠葉飛揚帶着秦小雨出國了!

你說什麼?葉飛揚不懂英語,出不了國!但不要忘了,出國並不代表去美國,英國,去日本不行麼?要知道,葉飛揚可是很精通日語的,“雅蠛蝶!”標準吧?

邂逅芳鄰 沒有秦政的阻撓,三人很快就出了議事廳。

雖說三分鐘前的秦小雨還淚痕點點,可出了議事廳的她,卻笑的跟荷花一樣燦爛,竟是朝葉飛揚撒嬌道:“揹着我!” “揹着你?”葉飛揚險些摔倒在地,“你是不是跟紫嫣商量好了?難道你不知道,我背紫嫣背了一晚上了麼?”

“哼!”秦小雨小嘴一撅,不滿的伸出手臂,“我不管,誰讓你欺負我了,就讓你揹着我!”不等葉飛揚拒絕,她竟是跑到了葉飛揚身後,輕輕一躍,就躍到了葉飛揚背上,一手摟着葉飛揚脖子,一手拍打着葉飛揚的屁【股】,“出發!”

葉飛揚雙手輕輕託着秦小雨臀部,時不時趁機捏秦小雨臀部兩把。氣的秦小雨,不斷用銷魂的聲音,在葉飛揚耳邊輕聲說道:“你好壞哦!”說這話的秦小雨,故意將聲音壓得低低的。

整的葉飛揚小兄弟高高挺立,如若這裏沒人,葉飛揚肯定要把秦小雨脫下來,跟她酣暢淋漓來場運動。

紫嫣雖說走在兩人面前,但她能不知道兩人在幹嘛?心中略有醋意的她,終於回過頭,朝兩人警告道:“天還沒黑,沒必要拿我當燈泡吧!”

“嘻嘻!”秦小雨得意的看着紫嫣,“紫嫣姐,你又沒理光頭,怎麼能當燈泡呢?你看,葉飛揚的腦袋,又大又圓,要是給他理個光頭,你說好不好看?”

“這個主意不錯!”紫嫣贊同的點點頭,繼而指着前方的理髮店說道:“一剪梅,這名字好!走,給葉飛揚理髮去!”

“一剪梅?”葉飛揚身體一顫,繼而用渴求的眼光看着二女,“你們應該餓了,還是吃點飯去吧!”

“我們不餓呀!”

二女同時點點頭,幾乎剎那間,葉飛揚就要拿頭撞豆腐了。

“你看你們倆的眼睛都睜不開了,要不我們去休息?”

“不去!”

二女繼續搖晃着腦袋,“我們要去理髮!”

“你們要當尼姑?”葉飛揚一臉壞笑的看着二女。

二女點點頭,“沒錯!”

“那是不是待你們長髮及腰,再嫁給我?”葉飛揚不斷捏摸着秦小雨的臀部,氣的秦小雨不斷用眼白他,“壞人,別逼我,小心我揍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好呀!”葉飛揚壞笑着回過頭。

而在三人說笑中,他們還真走進了理髮店。

剛一進門,一名留着爆炸頭的理髮師,就主動打招呼道:“帥哥,美女,歡迎光臨!不知,你們是做頭髮,還是剪頭髮?”

二女同時指指葉飛揚,“他要剪頭髮!”

“他要剪頭髮?”留着爆炸頭的理髮師,有點留戀的將目光從小雨和紫嫣身上收回,這纔看向葉飛揚,發現葉飛揚的頭髮並不長時,才解釋道:“帥哥,你的頭髮不長,這馬上就到冬天了,若是再剪的話,冬天怕是會冷,不如這樣,讓那兩個美女做頭髮吧!今天本店優惠大酬賓,給兩個人做頭髮,只收一個人的錢!”

說到這的理髮師,故意踮起腳尖,朝秦小雨胸部看去,似是想從秦小雨上面向她裏面望去。

但不幸的是,秦小雨穿着運動裝,不論他如何努力,就是看不到。

而在嘗試多次,那名理髮師纔拿出價格表,朝葉飛揚解釋道:“帥哥,你意下如何?”

葉飛揚一臉壞笑的看向理髮師,“給兩個人做頭髮,只收一個人的錢。剛纔我從那邊過來,看到兩個乞丐,正在討論燙煙花,還是紋理?要不我把他們叫過來?”

說着,葉飛揚趕忙起身朝門口走去。

嚇得理髮師趕忙岔開話題道:“帥哥,你要剪個什麼髮型?”

“你不是說我頭髮短麼?”葉飛揚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理髮師。理髮師解釋道:“頭髮短戴個帽子就行了,再說夏寧市的冬天又不冷,短髮過冬沒問題!”

“真的?”葉飛揚緩緩走回座位。

理髮師恭敬說道:“剪個什麼樣式的?”

還沒等葉飛揚回答,秦小雨便做了個鬼臉,搶先答道:“剪個最帥的光頭!”

“最帥的光頭?”理髮師一臉茫然,“光頭還分醜帥?”

“當然!”秦小雨趾高氣昂的掐着腰,“你要給他理個最帥的光頭,不然我把你的店鋪砸了!”

“好吧!”

在秦小雨的威逼下,理髮師只能點點頭。隨後,袖手一揮,握着手中的剪刀,如遊蛇走動般,就在葉飛揚頭上行動起來。

你還別說,這名理髮師理髮還有一絕,從落剪刀的剎那,他的剪子,就沒在葉飛揚頭上停頓過,給人的感覺,就是大師在作畫一般,是那樣的流暢。十分鐘不到,本還有點頭髮,形似大叔的葉飛揚,就變成了正兒八經的大師。

剎那間,秦小雨跟紫嫣眼中就冒出了金光,“哇,好帥的和尚!”

“請問大師,你來自哪個寺廟?”

“請問大師,你畢業於哪個學校?”

和她們的驚異一樣,給葉飛揚理髮的理髮師,眼中盡是不可思議。

要知道,理髮前葉飛揚給他的印象,是貨真價實的大叔,但令他沒想到的是,僅僅把葉飛揚頭髮剪掉,葉飛揚就粉嫩了許多,如若不知道葉飛揚的年齡,秦小雨還以爲葉飛揚是小學生呢。

很是興奮的秦小雨,還有紫嫣隨即走到葉飛揚跟前,竟是撫摸起油亮的光頭,並且一邊摸,一邊自豪的說道:“今後晚上不用點燈了!”

不知兩人撫摸了多久,才被理髮師打斷道:“幾位,這光頭理的怎麼樣?”

秦小雨又摸了摸葉飛揚的光頭,答道:“一般般吧,給錢!”說着,掏出十塊錢就給理髮師遞去。

理髮師一臉壞笑,就要去摸秦小雨的俏手,秦小雨自然知道,所以在理髮師要碰到錢時,立馬將錢扔在了地上,“好啦,錢在那兒,我們走啦!”說着,拉起紫嫣還有葉飛揚的手,就往外走。

但還沒等他們走幾步,那名理髮師卻喊住了他們,“對不起,你們交的錢不夠!”

“不夠?”秦小雨氣呼呼的回過頭,“門上不是寫的,精剪十元嗎?”

“你再給我看看!”理髮師冷笑着朝門口指去。

“精剪十”門口上少了個字。不過,但不影響它表達的意思,也就是說剪頭十塊錢。

說着,小雨就要轉身。

但就在她轉身的剎那,理髮師忽然解釋道:“精剪十元一剪子,剛纔我數了數,一共剪了八十五剪子,所以你們還是交出八百五十塊錢吧!” “八百五十塊錢?”秦小雨跟紫嫣大大張着嘴巴,不是她們拿不出這些錢,只是男子的討要,讓她們覺得有點上當的意思,因此,秦小雨並沒拿出錢,而是挎着葉飛揚的胳膊,就往外走。

“想走?”理髮師冷冷一笑,朝門口一吼,頓時十多名染着黃髮,脖子上盡是紋身的青年,忽然走了進來,此時,他們手握棒球棍,那架勢似是在跟葉飛揚他們說,“你們動一下試試!”

“一羣無賴!”儘管對方的人很多,秦小雨並沒半點退縮,反倒是走到葉飛揚前面,振振有詞的跟他們說道:“你們最好給我讓開,不然我老公打的你們連爹媽都不認識!”

“你老公?”小青年們正一臉垂涎的看着秦小雨咪咪,還在幻想能不能把秦小雨搞到手,聽到這話,心中不覺一寒,可即便如此,秦小雨的姿色,還是讓他們不得不打秦小雨的主意。

因此,秦小雨的話不但沒讓這夥人退縮,反倒是讓他們拍打着棒球棍,向前走了幾步,並且邊走邊冷笑道:“妞,你的咪咪真大,不知摸一把什麼感覺!”

說着,一名獐頭鼠目的男子,就走了過來,似是想摸摸秦小雨的俏手。

但還沒等他靠近,一隻蒼勁有力的手,忽然抓住了他的手,不等他作何反應,抓住他的手,使勁一轉,就聽到啪啪的骨骼斷裂聲,從他手上傳來。下一刻就看到男子跪倒在地上,一邊甩打着手臂,一邊怒吼道:“我擦尼瑪,敢掰老子的手!兄弟們,給我上!”

隨着這名男子吼聲響起,本還垂涎秦小雨跟紫嫣美色的小青年們,紛紛將目光轉向葉飛揚,再之後掄起手中的棒球棍,就朝葉飛揚砸來。

嗡嗡嗡!

ωwш★тт kán★¢ O

小青年們的體格雖不健壯,可掄起的棒球棍卻虎虎生威,還沒靠近葉飛揚,就聽到嗡嗡的風聲,從上面傳來。如此威勢,只要葉飛揚躲閃不及,定當被砸成肉醬。

但令小青年們沒想到的是,就在棒球棍要打中葉飛揚時,只見葉飛揚摸了摸油亮的光頭,之後就消失在這夥人面前,再次出現在這夥人跟前時,葉飛揚已站在他們身後,對着他們後背一拳,這些人便踉踉蹌蹌的衝了出去,至於手中的棒球棍,更是因爲沒抓緊掉在了地上。

而在他們衝出去時,葉飛揚也是趁機撿起一根棒球棍,在手中玩弄了起來。

“老公,你真棒!”葉飛揚將小青年擺平的剎那,秦小雨頓時鼓着掌跳了起來,氣的那些小青年,真想一拳捶死葉飛揚。

但葉飛揚剛纔的表現,卻不得不讓他們冷靜下來。因此,只能一臉不甘的看着葉飛揚。

葉飛揚摸着油亮的光頭,朝那名理髮師問道:“還要我八百五十塊嗎?”

那名理髮師顯然沒想到葉飛揚會如此厲害,幾乎是剎那間,就把十多名小青年擺平,這種身手,怕是他招惹不起的。而且,葉飛揚面對他們的威逼,並不顯緊張,如此說來,他背後定當有某個強大的勢力,若是再跟他爭吵下去,若是招惹上不該招惹的勢力,那就倒黴了。

因此,這一刻的理髮師,並沒了之前的蠻橫,隨即恭敬的說道:“不用了,不用了!”

“不用了?”葉飛揚眉頭一皺,“你說不用就不用了?我白白出手教訓這些小弟嗎?”

“就是!”秦小雨一唱一和道:“我老公出手,要收出手費的,教訓你的小弟,花了我老公百分之三的力氣,按照我老公的收費標準,你怎麼着也得拿出八百五十萬塊錢!拿來吧!”說着,還伸手朝理髮師討要。

嚇得理髮師連連倒退,“帥哥,美女,剛纔的事是個誤會,這是你們理髮的錢!”說着,還將那十塊錢擺到葉飛揚跟前。

“你打發要飯的嗎?”葉飛揚沒有好氣的瞪了理髮師一眼。

嚇得理髮師趕忙伸進口袋,掏出了張老人頭,恭敬的認錯道:“帥哥,我錯了!我身上就這點錢了,還請……”

“請什麼請!”秦小雨一把奪過了錢,還真如巡警一般,在理髮師口袋中翻找起來。

可當翻了幾個口袋,她竟是什麼都沒翻到,頓時心中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窮鬼!”氣憤之餘,她竟是踹了理髮師一腳,“碰上你,算我們倒黴!老公,我們走!”

說着,還跟大俠一樣朝葉飛揚擺了擺手。

葉飛揚傻傻一笑,指了指收銀臺,“小雨美女,收銀臺上好像有錢!”

“哼!”秦小雨瞪了葉飛揚一眼,“裏面有錢關我什麼事,你難不成讓我過去搶吧?我可是講文明、懂禮貌滴,怎麼能幹打家劫舍的事兒呢,這種好事,就交給你了!”說着,還退了葉飛揚一把。

葉飛揚恨不得把秦小雨打翻在地,然後跟她在地上啪啪啪進行某種運動。而在秦小雨推搡下,葉飛揚也是不甘的來到收銀臺前,一臉無辜的看着那名理髮師,“兄弟,我這是被逼的!”

說着就將手伸進了抽屜中,不過葉飛揚取得東西,並不是錢,而是一種叫做杜蕾斯,不,叫做第六感的好東西。沒有猶豫,就是將這些好東西,裝進了褲兜。

嚇得那名理髮師,趕忙跑到葉飛揚跟前,求爺爺告奶奶般,向葉飛揚求饒道:“大哥,求你放過我們吧!你拿了這些錢,老闆一定會找我們麻煩,一定會讓我們賠償的。我們上有一百歲的母親,下有九十歲的妹妹,求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抽屜中的錢吧!”

這名理髮師,是這個理髮店的領班,並不代表他是這家店的老闆,他只負責打理店中的雜物,當然也包括給顧客結賬,可賬目在那兒擺着,若是老闆發現賬目不對,找他的麻煩是必須的。

而且,能在這一段開理髮店的老闆,都有一定背景,若是老闆知道錢被偷了,肯定會對這名理髮師暴打一頓。

所以,他也是淚痕點點的看着葉飛揚。

而在他目視下,葉飛揚終於從口袋中掏出十塊錢,放進了抽屜,“這些夠了吧?” “大哥,這些怎麼能夠?”剛纔葉飛揚可是大把大把,往口袋裏裝錢的,拿出十塊錢,怎麼能夠呢?因此,理髮師也是可憐兮兮的看着葉飛揚,“大哥,我真的知道錯了,只要你把那些錢放下,讓我幹什麼都行!”

“幹什麼都行?”葉飛揚冷冷一笑。

理髮師連連點頭,“沒錯,幹什麼都行!”

“那就讓你的兄弟們爽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