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老跟著,自然是因為紫雨夢的原因了。


此時,阿狸在四周布下隔音結界,然後才雙眼放光的對眾人道:「我們賺錢的機會來了!」

「剛剛,阿狸收到公子的傳音,他讓我們買九天拍賣會贏。」

「嗯,有多少押多少,不過,必須要分開賭場押,不能太引起別人的注意。」

「所以,我們今天分任務,根據賭場的大小不同,我這裡也分了三十多份賭資,到時分投到天帝城中各個賭場中。」

「當然,機會難得,失不再來,大家若是有私房錢的,就趕緊押了!」

「一夜之間,絕對可以暴富,到時,天帝街隨便逛,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阿狸的話,無疑也讓楊雪瑤等一眾財迷,立刻雙眼跟著放光。

「寂塵的話,我絕對信,這次我要把所有私房錢都押了。」

楊雪瑤第一個響應。

「嗯,我上次逛天帝街,看到了一件首飾品,但實在太貴了,神晶不夠,還被那店員鄙視了一陣。」

「既然如此,這一次我要把所有的私房錢都押了,若能贏四倍,到時我要把神晶當著那店員的面砸到櫃檯上。」

許若雅也積極的響應。

於是,很快就所有的人都響應了,各自行動起來。

他們分散到各大賭場,注入資金,押九天拍賣會勝!

(本章完) 很快,各大賭場收到了由阿狸等眾人押入的賭資。

讓他們震驚的是,這批賭資竟然押九天拍賣會勝。

而且,這批賭資還非常的龐大。

若當真讓他們押對了,賭場從另一邊贏取的賭資,恐怕有九成要用來賠給他們。

「不過,九天拍賣會,根本沒有贏的可能。」

「既然有這樣的一批資金流入,押九天拍賣會勝出,那就算真的是蒼穹拍賣會勝出,我們也不會虧得太慘了!」

看到這一指賭資注入,賭場負責人,並沒有太大的疑惑,甚至覺得高興。

而此時,已剛好到了下賭注的截止時間,因為拍賣會之間的比斗大會開始了。

這時候,虛空上出現了兩群人,他們踏空而來,很快就落在了虛空比斗台上。

一邊,自然是九天拍賣會會長海東青率領的隊伍;另一邊,則由蒼穹拍賣會會長仲溪率領的人,仲劍鋒和仲劍雲亦在其中。

千金一諾 「海東青,明知必輸,還需要比么?」

蒼穹拍賣會會長仲溪一見到海東青,便直接開口諷笑道。

海東青神色平靜地道:「那是你認為的,在我看來,今日我必勝。」

海東青聲音一落,便傳來一道冷笑聲:「呵呵……必勝?就憑你身邊排名第十的煉器師天蒼子?」

「若是如此,那豈不是看不起我桑信,這個排名第五的煉器了?」

說話之人,是蒼穹拍賣會會長身邊的一個老者。

他就是九重天排名第五的煉器師桑信。

至於葉開元、師桓德,現在尚未現身。

當然,九天拍賣會這邊,江寂塵也並沒有出現。

「江寂塵,他怎麼還沒有來?」

此時,海東青暗中傳音,問身邊的海媚仙子、霍心雨和天蒼子。

天蒼子傳音道:「公子說正在最後時刻,馬上就完成,前面幾場比斗,先讓我上。」

此時,已然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如此了。

這時候,天蒼子對著桑信的話,他只是平靜地應道:「確實已經看不起你。」

「今日的我,已非昔日的我,一會敗你。」

天蒼子,此時顯得很自信、強勢。

擁有了江寂塵傳給他的太古道器訣,他的煉器之道絕對可以用突飛猛進來形容。

但是,落在桑信的眼中,只覺得天蒼子太過囂張了。

要知道,以前天蒼子在他面前,都是一副怯懦好欺的樣子,說話都不敢還口。

現在,對方竟然敢還口,還表現得非常強勢的樣子。

「該死的,快宣布比斗規則!」

「我現是要迫不及待的要敗你,要看你當場出醜的樣子。」

桑信面容兇狠地怒叫道。

而這時候,一名公正師開始宣布比斗規則。

「比斗十場,法器五場,丹藥五場。」

「而且,所用比斗之物,必需都是要拿出來拍賣之物,而且還必需是這一年內煉造出來的寶物。」

「比賽方式,各自把封印的比斗寶物,放置於鑒寶台上,然後,確實不再更改后,解開封印。」

「比賽結果,按比斗鑒寶台給出的判定。」

公正師宣讀著比斗規則。

最後,他開口問雙方道:「請問,雙方還有什麼意見?」

蒼穹拍賣會會長仲溪開口道:「輸者輸寶物!」

於是,公正師開口問海東青道:「九天拍賣會這邊的意見呢?」

海東青神色不變,淡淡地道:「同意!」

公正師點點頭道:「雙方協議,多加一條,輸方也將輸掉寶器。」

聽到公正師的話,四周的修士都一陣嘩然。

這一次,九天拍賣會和蒼穹拍賣會無疑是賭大了。

要知道,拿出來比斗的寶物,絕對都是這次拍賣年會排在前十的寶物。

「既然雙方已經沒有意見,那麼,比斗開始!」

蜜愛染婚:軟萌迷妹太難纏 公正師最後宣布了比斗開始。

桑信此時已經迫不及待的走到前去,手中浮現一件金色的寶甲。

此時,處於封印狀態,看不出它的神異之處。

「天蒼子,快取出你煉製的寶物,看我如何輕鬆贏你,把你的寶物收過來。」

桑信得意的叫道。

他信心滿滿,覺得自己贏定了,沒有任何的懸念。

便是四周圍觀的修士,亦覺如此。

「第十對第五,天蒼子必敗無疑,確實沒有任何的懸念。」

「桑信擅於煉甲,那一片寶甲,必定是驚世無雙的護體之物,到時拍賣,一定要想方設法拍賣下來。」

「這次,九天拍賣會恐怕要輸盡寶物了。」

「嘿嘿……這次我下了大注,押了蒼穹拍賣會勝,只要贏了,足可以拍賣下一件寶物。」

……

一眾圍觀的修士,紛紛低聲議論道。

都沒有看好天蒼子!

這時候,天蒼子走出。

事實,便是海東青都不知道天蒼子和江寂塵煉製了怎樣的寶物。

也只能等著比斗鑒寶台揭曉。

天蒼子拿出一把赤色的短劍,亦處於封印狀態,看不出等級品階。

桑信和天蒼子同時把要比斗的寶物,放置在比斗鑒寶台上。

這二物,一劍一甲,正是一攻一防!

此時,公正師開口問道:「是否已確定,不再更改?」

桑信和天蒼子點點頭。

於是,公正師開口道:「第一場比斗寶物已定,可解封。」

公正師的聲音一落,桑信已經迫不及待的一指點出,解封寶甲。

嗡!

寶甲封印開,光芒耀天穹,一層又一層的金色秘紋浮現,共有五層,籠罩寶甲。

隨之,比斗鑒寶台上,一道信息衝天而起,世人抬頭,皆可看到。

「法器名:五蘊金甲!」

「等級:聖帝二重!」

「品階:高品!」

「屬性:防禦!」

「煉製時間:一年之內。」

「評語:五重金蘊漫天起,萬般攻擊穩如山!」

看到虛空上的信息,一眾修士,驚嘆不已。

「竟然是聖帝二重高品的防禦寶甲!」

「桑信大師不愧是最擅長煉甲,如此等級的寶甲,天帝城市面上根本找不到。」

愛是一部驚悚片 「天蒼子敗了!」

眾修士開口斷言道。

但他們聲音剛落,天蒼子也伸指對著比斗鑒寶台上的短劍一點。

下一刻,一道凌利的劍芒衝天而起,直接洞穿了天穹。

(本章完) 「法器名:赤鳳離火劍!」

「等級:聖帝二重!」

「品階:高品!」

「屬性:攻擊!」

「煉製時間:一年之內。」

「評語:鳳焰凝劍赤如火,破盡萬甲不可阻!」

比斗鑒寶台,浮現出這一道信息。

想不到,天蒼子煉製出來的法器,與桑信煉製出來的寶甲是一個等級品階。

不同的是,一攻一防而已。

本以為,天蒼子能夠煉製出聖帝二重低品的法器,已是極限。

但他竟然煉製出了聖帝二重高品!

太出乎所有修士的意料了。

若單等級品階,二人不相上下。

桑信也有些發愣,有些難以置信,但他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哼,就算是同等品階,但也根本無法與我的五蘊金甲相提並論……」

桑信冷冷地道。

只是他話未說完,比斗鑒寶台上又浮現出一道信息。

「比斗結果:赤鳳離火劍勝!」

「理由:劍可破甲!」

結果自然讓人震撼到無言的地步。

所有的人,均覺得不可思議。

便是海東青,也覺得結果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