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陽帶着微笑,自信的打開了門。這是第一次見面,一定要留下個好印象才行。


一開門,秦陽臉色就呆滯下來,實在想不到,會在這裏遇到這個他避之不急的人。

集合室裏,沐詩欣認真的打扮過,穿了很合適的衣服,在看到秦陽的時候也是愣住了。

顧安濟告訴她,大展神威的鹿力大仙加入了洛城玄門,這次和她一同前往京都的就是鹿力大仙。

爲此,沐詩欣很是認真,心中有過一千遍和鹿力大仙第一次見面的模樣,只是無論她想過多少,都沒想到會遇到秦陽。

這個讓她吃下祕製小漢堡的傢伙!

秦陽帶着尷尬的笑容:“哈哈,好久不見啊,房東,想念的很。”

話落,就有些後悔,想念個屁啊,對方恐怕一直想揍他,認真說來……這也算是一種想吧。

沐詩欣神色有些呆滯,嘴角艱難的撐起一絲笑容:“你好啊,沒想到大名鼎鼎的鹿力大仙就是你。”

她心裏有些說不出滋味,誰會想到,鹿力大仙居然是她的租客,還是一個她心心念念想揍一頓的人。

“大名鼎鼎算不上,倒是你的能力不錯,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一瞬間人就沒影了。”秦陽有些不自然的開口。

任他巧舌如簧,空氣中還是瀰漫着尷尬的氛圍,簡直拯救不過來。

沐詩欣語氣有些咬牙啓齒:“是啊,我跑的太快了,就連鹿力大仙都追不上。”

她又想起來那日的經歷,秦陽這傢伙完全就是把她當成了傻子。他已經知道了,把她捆起來的生物,肯定和秦陽脫不了關係。

“啊哈哈。”

氣氛一時間尷尬不已,秦陽有些坐立不安,恨不得逃離這裏。

倒是沐詩欣,看到秦陽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原本心裏的怨氣,竟然有些消散。

女人就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她們的情緒變化多端,讓人無法研究。

“我去上個廁所。”

秦陽終於是忍不住這種尷尬的氣氛,找了一個藉口,遠遁集合室。

沐詩欣當即有些好笑,原本心中塑造的那個沒有言語,高高在上的鹿力大仙形象已經轉變,有了人情味,起碼……會尷尬。

室外,秦陽微微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出來了,還是外面的空氣好。

“秦先生,您怎麼在外面?”這時候,一道聲音響起。

秦陽扭頭,是一個玄門的工作人員,帶着一疊資料,向着集合室而來。

秦陽有種不好的預感。

“秦先生,我有一些資料,咱們去集合室,我給您和沐女士講講。”這工作人員很誠懇的開口。

秦陽當即就是滿頭黑線,你早些來多好,我剛跑出來你又讓我進去?

可工作人員有資料要講述,秦陽自然不會無端生出很多事端,還是跟着再次進來。

沐詩欣擡頭,看到進來的工作人員,緊接着就看到一副喪臉的秦陽,頓時心中有些竊喜,撩撥一頭短髮,心情很舒爽。

秦陽尷尬的坐下,還是全力收歸心神,聽講起來。

工作人員介紹了一下關於獸族的情況,提醒秦陽和沐詩欣注意獸族的偷襲,對方很有可能會在祕境中下手。

最後,工作人員告訴秦陽,本次人類一方的高手,是在京都駐紮的銀戈。

銀戈也算是老牌的高手,在靈氣復甦前就在華夏軍隊,靈氣復甦後,吃下果實,實力一躍而成金丹後期,十分恐怖!

秦陽聽完有些思索,金丹後期已經出現在社會上了。

鹿之前說過,當前的地星能出現金丹就很勉強。但那是之前,事實上,靈氣復甦一直都沒有停下過。

每時每刻,地星的靈氣都在增加,實力的上線,在不斷提高。

而且,秦陽可以在意識中看到那兩行數字,一個是破壁的恢復進度,另一個,則是下一輪靈氣復甦的進度!

據他估計,下一輪靈氣復甦,也多少不過半年,那時候,實力的天花板還會被提高!

愛情是道選擇題 之後,這位玄門的工作人員又簡單的介紹了些情況,扔下秦陽和沐詩欣二人,直接退出去了。

“兩位相處愉快,我先離開了。”工作人員是這麼說的。

秦陽聽的牙疼,愉快個屁,都快尷尬死了!

終於,時間到了中午,一輪 大日懸掛出來,飛機也總算落地,秦陽第一時間就衝下飛機,他受不了了。

全程中,沐詩欣都是帶着淡淡的笑容盯着他,讓他全身都感覺到不自在。

沐詩欣長得極美,一頭短髮颯爽,身上有獨特的氣質,若非和秦陽有矛盾,他都要懷疑這小 妞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飛機下,是戒備起來的,不允許旁人過來圍觀,倒是張瓦在一邊站着,他也是天才,倒是有手段跑進來。

“陽哥,我想死你了!”一看到秦陽下來,胖子就很激動的跑過來,歡跳異常,是個靈活的胖子。

“肉麻。”秦陽一把推住想要抱他的胖子。

“哎?你的尾巴沒問題了?”秦陽看向胖子身後。

兩條尾巴很順利,是分開的,不再纏繞在一起,各自擺動着。

“陽哥,你是不知道,爲了把這尾巴分開,我耗費了多少努力!”胖子一臉卑微的訴苦。

他確實付出了不少努力,每天都在熟練尾巴的操控。

“當然也有好處,隨着對尾巴的熟練度掌控,我對身體強度的掌控也在上升,實力也小有進步。”胖子又道。

秦陽聽完就開始思考,張瓦這胖子怎麼越來越像是個主角呢? 不多時,又是一羣人向着這邊而來,細數人數,有十七人,正是人族天才其餘的十七人。

秦陽看到,在人羣中,有一個染着四種顏色頭髮的傢伙,身高體壯,堅毅的臉色,正是那日見過的獸靈尊者。

獸靈尊者從人羣中出來,站到秦陽這邊,不知道什麼時候,沐詩欣已經跟在了秦陽身後。

“哥。”沐詩欣叫 了一聲。

接着,她給秦陽介紹道:“這是我哥,牧雲白!”

說完,她有些得意的看着秦陽,意思是,我還有哥哥護着,你有嗎?你再戲弄我,讓我哥教訓你!

在沐詩欣心裏,他哥很強,而且最近還來了京都培訓,實力肯定大有長進。

“你好,多謝那日你出手,不然罪犯就要逃走了。”牧雲白率先和秦陽打招呼,很熱情。

沐詩欣愣住了,她哥一向暴脾氣,什麼時候這麼客氣過?

要是牧雲白知道她的想法,肯定會苦笑,要知道那日秦陽的一劍之威,還一直留存在他腦海中,忘都忘不掉。

牧雲白明白,他肯定不是秦陽的對手!

“哼!”沐詩欣看到她哥的態度一直很謙遜,當即挑樑子不幹了。

牧雲白一頭霧水,怎麼了這是?

人類一方的二十名天才開始相互交流,大家都沒有自持身價,相互之間是談的來,因爲只有天才,纔有更多的交流話題。

其中,這二十人中,又大多是以牧雲白,胖子張瓦,還有一位黑衣青年爲主,三人實力境界最高。

牧雲白更是達到了伐髓後期的境界,是除了秦陽外,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在交談中,牧雲白頻頻向着秦陽示好,而且態度很謙和,這無疑是讓瞭解沐浴白的一批人大爲震驚,什麼時候牧雲白脾氣這麼好了?

而且胖子更是左一句陽哥,右一句陽哥,更是讓秦陽大受關注。

除了胖子和沐家兄妹外,沒人知道秦陽的身份,有天才悄悄向胖子打聽:“喂?瓦哥,那是誰呀?”

“你不知道我陽哥?嘿!他可是在很久之前就可以闖蕩中等祕境的鹿力大仙,時間過去這麼久,實力成長到什麼地步,嘿嘿,我也猜不出來!”

“而且啊,我陽哥修煉刻苦,天賦又高,還愛去探索機緣,要我猜,我陽哥實力已經是天才中的天花板了!”

胖子連吹帶誇,將秦陽的身份告訴了大家,這不是祕密,大家只要一打聽就可以知道。

衆人皆驚,原來這就是鹿力大仙,看起來挺帥,人畜無害的樣子。

不少人都產生了好感,尤其是女性天才,事實證明,長得帥真的能夠輕易獲得別人的好感。

這時候,猛然一陣轟鳴傳來,一架飛機在另一邊降落,地面上產生一層空氣壓,將塵土吹開。

這架飛機很大,是一架真正的大型客運機,體積是尋常飛機的數倍。

當即,有不少人的臉色冷了下來。

前一架飛機是運送人類天才,那這一架,來的自然便是獸族的天才!

呲!

飛機的機艙門打開,一道道兇橫的目光,在那機艙門後傳傳來。

秦陽氣勢一陣,本次天壇祕境的攪局者,獸族,來了!

哐哐!

一頭頭體型巨大的野獸從飛機內鑽出來,也難怪需要大型的客機,不然這些野獸還真放不下。

啼!

又是一陣狂風吹來,將無數灰塵捲起,一時間飛沙走石。但在場的都是人族的天才,這點風沙,絲毫無法撼動。

衆人擡頭,是幾隻扁毛畜生,體型巨大,翅膀張開十多米長,全都是速度覺醒能力,一同跟着飛機而來。

這幾隻,想來也是獸族的天才,客機上放不下,便飛過來。

呼!

這幾隻扁毛畜生落下,五六米的身高,俯視着地上的人類天才。

飛機上的走獸也下來,爲首的是一隻獨眼老狼,體型有七八米,在一衆獸族中不算最大,但卻走在最前面。

而且這獨眼老狼氣勢很強,走動之間,有一種韻律,彷彿是一種步法。

“金丹!”秦陽一眼就看出來,獨眼老狼收縮了體型。一旦成了金丹,就可以控制體型,幾十米的身軀可以縮爲數米。

老狼下來後,就直接盯着二十名人類天才,就算是秦陽,在這樣的眼神下,也壓力大增。

“是獸族一方的領頭!”秦陽暗道。

這獨眼老狼在金丹中,也絕對是佼佼者。

“這就是人類的城市?當真不錯!”在二十隻獸族天才中,一條灰狼開口,它的下一句話,就讓所有人憤怒:“這地方遲早屬於我們獸族!”

看的出來,灰狼地位很高,衆多獸族天才以他爲頭,想來是獸族二十名天才中,實力最高的。

“你放屁,這是我人類的城市,今天是,明天也是,以後還是!”牧雲白第一個開口,別看他和秦陽交流很溫和,但他可是個暴脾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