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秩序的力量日漸衰弱是無可辯駁的事實,個體戰力的強大終究無法改寫世界沉淪的命運,榮光者們在對至深之夜的探索中逐漸意識到,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侵蝕之下,他們能夠依靠的只有火種。


哪怕再如何衰弱,再如何黯淡。

能夠對抗至深之夜那近乎概念層級的超越常識的怪物,唯有人類所同樣無法認知、無法理解的非凡之物。

——在這種情況下,活祭已成為一個公開的秘密,已成為了一個簡單好使且萬能的手段。

甚至早在擊殺大袞之前,從自埃德加手中接過初生之火的傳承之際,他便對自己的雙手即將沾染同胞的鮮血這一事實有所準備。

奇迹……可從來不是廉價的寶物。

只是,他沒有想到,呼喚奇迹需要付出如此之大的代價。

四百三十七——

這個數字由不得他不顫抖,由不得他不震怖。

冷冰冰的數字在這一刻無疑提醒了他一個冷冰冰的事實——人類的價值,人類存在的意義,好比燃燒用的薪柴一般,可以用數字來稱量。

誠然,初生之火併不具備意識。

火種也不會將人類視為單純的儲備糧。

但是……

其中折射出的,高高在上的冷漠,卻足以令任何人為之沉默。

艾米·尤利塞斯同樣如此——儘管他也不想像一個傻瓜一樣獨自一人在長夜之中發獃,然而在與嘉蘇分開之後,即便他想質問那與先民有著緊密聯繫的女孩,也已經丟失了目標,只能在黑暗中默默的舔抵著傷口,消化著讓人難以接受的真實。

很多榮光者依然堅信,他們的誕生源於原初的光明,他們的死亡並非徹底的消亡,而是重歸於火種之中,在光與焰之中重拾榮光。

——這並非完全基於主觀的臆想。

榮光之裔與火種確實有實實在在的聯繫,那是血脈與靈魂之上的隱秘關聯,承載初生之火的大祭司,在有需要的情況下,不僅可以精準的把握赫姆提卡城中每一位榮光者的具體位置,甚至能透過這種聯繫傳遞精神與意志。

然而或許只有歷代的大祭司才知道。

這被榮光者們冠以血脈呼喚這一光鮮亮麗的名諱之下的,是何等冰冷的本質——那是源於食物鏈上下級一般冰冷的關係,假使火種真的誕生了自己的意志,具備了與人類相近的情感,它甚至可以直接抽取榮光者們的生命,在一瞬間如同點燃火炬一般點亮整座城市中的榮光者。

不過,也托這種聯繫的福,在赫菲斯托斯神廟的火種遺迹處,他才可以通過在晨曦之劍路西菲爾的刺激下恢復了少許力量的初生之火向赫姆提卡之內幸運生還下來的榮光者發出呼喚,然後等待,等待著在先前氣浪波及之下四散八方的榮光者們的到來。

一直到現在,一直到神廟的遺址已經聚集了八十七位榮光之裔。

他才開始了演說。

一如他所料,聲名不顯,也缺乏魄力的他,打從一開始就遭到了攻詆——異議者、非難者、以及沉默的大多數,讓他的一切努力似乎變得毫無意義。

只是,這並不是就此止步的借口。

艾米不打算成為始終任由一個個看似偶然事件推動著前進的被動應對者,剛剛抵達下層區時那個膽小怕事、寧願息事寧人、總想著要置身事外的少年,在一次次的廝殺與死亡中,漸漸變得成熟堅硬起來。

他打算主動出擊。

因為畏懼困難而止步不前,可不是他的風格。

——如果前方已經沒有路,那就走出、開闢出一條道路!

深深抿起嘴唇,艾米·尤利塞斯在以言語迫退扯著他衣領的榮光者后,以如剃刀般鋒利的目光環視一周:「活祭,想必大家對此並不陌生。」

他自顧自的翻了翻衣領:「三百年前,通過獻祭榮光之血,我們迫退了侵染下層區與外層區的黑暗——為此,我們有近百名同胞犧牲了自我,回歸了火種之中。」

從容不迫的聲音,以及先前吐露出的震撼性事實,令騷動的局勢得以控制、得以平復。

藉此機會,他稍作停頓,而後繼續。

「我是承載了初生之火的大祭司,或許也是最後一任大祭司。」黑髮黑眸的少年輕輕嘆了口氣,視線轉移至漂浮於空中的橘紅火焰,「因為,火種已經不復存在——也沒必要繼續存在了。」

「怎麼可能沒必要存在!」

幾乎在話音落下的同時,有複數的聲音同時響起。

對艾米來說是預料之中的質疑聲,他沒有去花費心思去尋找聲音傳來的方向,只是點了點頭:「四百三十七,我剛剛所說的數字是活祭所需的祭品數,是窮盡整個赫姆提卡也難以湊齊的祭品數,難道你們認為火種的存在遠比所有人的生命更重要?不惜犧牲所有人,也要點燃一個空無的火焰?」

諜色生香 他頓了頓,而後吐字出聲:「不要把犧牲當做逃避的借口。」

——只要活著就一切皆有可能。

少年始終這麼堅信著,也相信著在場的榮光者會理解他的決定。

四百三十七——

實在是一個無法令人接受的數字。

不僅對於艾米如此,對任何一個沒被恐懼沖昏頭腦的榮光者來說都是如此,或許在先古列王時代的鼎盛時期,赫姆提卡的榮光者有這個餘裕承擔損失,但對於在三百年前那場圍繞著外層區(現今迷霧區)的攻防戰中便已元氣大傷,在今天這個戰場之上又少說減員了一半的榮光之裔來說,是根本無法承受之痛。

「所以,不要抱任何的僥倖心理,點燃火種不過是一場注將蘇醒的幻夢,我們必須將目光放在更實際的地方。」在漫長到足夠大部分人消化先前的事實的沉默后,艾米·尤利塞斯繼續了自己先前的演說,「那就是,我們到底是固守於此,於此重建赫姆提卡,還是向至深之夜進發,在黑暗中殺出一條血路。」

他對赫姆提卡即將墜入舊日支配者的迷夢一事並不知情,根本不知道榮光者們在此刻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遵循命運指引的道路,一路披荊斬棘,在濃郁的化不開的黑暗中開闢出一條滿是鮮血與屍骸的道路。

但其它的倖存者並不是都與他一樣未曾聆聽過杜克·高爾斯沃西的演說。

「抱歉……我必須要打斷一下。」一位榮光者舉起了手,先前浮於臉上的不信任在先前那番言語之中已多少得到消融,他或許並未完全相信少年的話語,但至少已經脫離了懷疑的深淵,能夠站在一個相對客觀的角度分析局勢,「固守赫姆提卡行不通,是一條徹頭徹尾的死路——與其被舊日支配者玩弄於股掌之上,我更願意何在至深之夜中謀取殺出一條血路。」

「那種怪物……」如果破冰一般,他的發言顯然只是一個開始,在場的近百位榮光者中,漸漸受到艾米觀點影響的不在少數,「只會比大袞那更強大,更恐怖。」

「相比較之下,妖魔還真是和藹可親。」

在激烈的討論聲中,殘存的榮光者們迅速的達成了共識,但嘰嘰喳喳的討論聲的消失,卻與之無關,而是源於另一個核心要點的點出。

「我們該聽誰的?」

樸實無華的問題,說話的人也沒有特別重的機心,然而卻難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艾米·尤利塞斯對自身的能力心知肚明,資歷淺薄的他就算擁有大祭司這一重的身份也不打算挑起那過於沉重的重擔,而能夠創造精神網路的格拉蒂絲·阿奇博爾德在現在這個狀態下雖然有心,卻也無力——至於其他人,在場的榮光者中既沒有議會的大人物,也不存在能夠鎮得住場子的強者,說到底誰也沒有壓服其他人的能力與資格,真要爭論起來,恐怕沒有十天半個月根本討論不出結果。

而偏偏現在是爭分奪秒的時候。

誰也不想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無意義的爭論上。

剛剛還熱烈的討論,於這一刻徹底沉寂。

「再等等吧。」

無可奈何,少年只能就此結束了這輪會話——然後,開始了新一輪的等待。

但這一輪等待註定短暫。

——意料之外的來客就此登場。

有若實質的沉重壓力徑直壓迫在所有人的心頭,某種很讓人敏感的上位物種的威壓令相當多人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起來,然後……伴隨著凌冽寒風的呼嘯,牛皮靴子與地面碰撞發出生硬的摩擦聲。

——僵硬的、機械的腳步聲。

大概可以這麼形容?

榮光者們下意識的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破敗不堪的染血風衣,凌亂不堪的銀白長發,遍布血污與塵土的臉頰,以及毫不掩飾的異質感。

也不需要掩飾。

所有的榮光者都在第一時間認出了這位來客。

杜克·高爾斯沃西。

——他沒死?

哪怕是素來與這位城主大人關係不良的艾米,在這一刻也理所當然的鬆了口氣,個人喜好姑且不論,這位本就站在赫姆提卡權力金字塔最頂端的大人物,此刻無疑是帶領榮光者們披荊斬棘開創未來的最佳人選。

真是太好了。

少年的臉上綻放出笑容,只是……笑容還沒綻開,便徹底凝固。

「埃德加將事情告訴了我——」位於赫姆提卡最頂端的榮光者以平靜的沒有哪怕一點起伏的聲音說道,漆黑的瞳仁不存任何波動,「你現在是赫姆提卡的大祭司。」

不對勁、不對勁。

艾米·尤利塞斯注視著面前的赫姆提卡之主,注視著他那蒼白的沒有任何血色的臉頰,注視著他那毫無生機與活力的軀體,注視著他那……難以遮蔽的非人本質。

面前這傢伙——

已經不是人類,而是成為了與人類相近的某種東西。

「你不是杜克·高爾斯沃西,」黑髮黑眸的少年挑起眉頭,不動聲色的將手伏在了短劍暗血旁,「你是誰?」

沒有回答聲傳來,在詭異的沉寂中,兩人就這麼冰冷的對峙著。

直至聲音再一次從杜克·高爾斯沃西口中傳來。

「一介尚可以發揮餘熱的失名之人而已。」

如同殭屍一般冰冷僵硬的面容艱難的擠出一個弧度,赫姆提卡城曾經的最強者此刻連操縱自己的身體都異常的勉強,象徵無限的烏洛波洛斯並非人類所能承載的符號,當以無限的循壞構建出銜尾之蛇的本質,毀滅的種子便業已萌發,一切將會被導向無可避免的終焉。

即便是他,也不能逃避這無可更易的命運。

凡人有限的情感淹沒在烏洛波洛斯無盡的欲(hx)望之中,就如同混入蒼茫大海中的一粒沙,浩瀚沙漠中的一滴水,是那麼的渺小,那麼的微不足道——他的肉身、他的記憶、他的情感、他的靈魂終將為環繞世界中庭之蛇同化吞噬,成為連自我意志都無法保有的蛇之使徒。

「餘熱?」艾米再次挑眉,「說出你的目的。」

他並不打算和對方開戰,哪怕對方僅有一人——這並非是膽小怕事下的選擇,而僅僅是……源於對雙方戰力差距的認知。

不是對手。

單以壓迫感、威脅感而言,即便是許德拉都在他之下,是名符其實的披著人皮的怪物。

「點燃火種。」

然而,自他口中說出的卻是超出預料之外的話語。

「抱歉,」艾米眸光微微垂落,隨後謹慎的予以了回絕,「我做不到。」

纖細的五指已然握住了短劍暗血,不知以何種方式模仿了杜克·高爾斯沃西外貌的非人之物給予了他極大的壓迫感,如果有必要的話,他隨時都能激活尤利塞斯的訪問者許可權,解放那把燃燒著光焰之劍的神聖之劍。

雖然只是晨曦之劍路西菲爾的少許泄露的力量,但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可以充當逆轉局勢的勝負手。

但那只是下下策,他可沒有任何的把握能在不解放晨曦之劍路西菲爾的情況下將面前這隻披著人皮的怪物擊退或者殺死。

他更希望的還是對方知難而退,然後井水不犯河水。

「只是借口。」杜克·高爾斯沃西自然能夠理解少年的擔憂,但雙方立場的不同令這種理解毫無意義,「埃德加已將初生之火交託予你。」

哪怕再如何的遏制,體內的力量依舊在不斷的膨脹,他無時無刻都在變強,無時無刻都走在滅亡的邊緣。

——時間寶貴,不容任何浪費。

「四百三十七,」艾米說出了這個數字,「這是所需活祭品的數量。」

夜夜鎖情:冷情首席替身妻 「不,」依舊是稍顯漫長的沉默后,銀髮黑眸的榮光者忽然說道,他的聲音罕見的出現了起伏,只是始終給人一種隔了一層的感覺,無論如何都無法將情感表露,「其實真正需要的只是一個。」

一個?

微妙的,艾米理解了他的意思。

——如果以一個人的體量能凌駕於四百三十七人之上,確實只需要一個便業已足夠。

但問題是,這樣的人真的存在,並願意犧牲自己嗎?

等等、面前不正有一個?

黑髮黑眸的少年收斂了眸光,將他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說出你的目的。」

「作為人死去,」這個問題的答案對杜克·高爾斯沃西非常簡單,在大約三十個呼吸后,他終於慢了不止一拍的做出了回答,「同時也是作為英雄死去。」

真是個令人無話可說的答案。

艾米想到。

從陰謀論的角度出發,面前這個假借赫姆提卡城主形體的傢伙懷揣著惡意而來,妄圖通過火種的喚醒儀式達成自身的某種目的;但換一個角度說,如果他是真正的杜克·高爾斯沃西,那麼作為即將蛻變成非人的他,以自身的死結束這種狀態的轉換,並拯救赫姆提卡也完全說得過去。

那麼……該如何選擇。

是去賭那對半開的可能性,還是不去承擔那可能產生的惡劣後果?

黑髮黑眸的少年僅僅遲疑了不到半秒時間,便從容不迫的做出了抉擇。

——他什麼時候怕過賭命?

了不起也就是一死的事情,這種穩賺不賠的買賣,有什麼好猶豫的?

「我答應你。」

於是,他給出了答覆。 令火焰重燃——

即便是在浩若煙海的古籍之中,也找尋不到任何先例。

幽冥地藏使 但艾米的心中沒有忐忑。

答覆杜克·高爾斯沃西時的語氣異常平靜,前任大祭司埃德加儘管未曾將歷代大祭司所傳承的知識流傳予他,但在成為初生之火的宿主之後,他的火種的認知已不在任何人之下,甚至……他本人即可被視為火種的人形載體。

如果火種尚未熄滅的話。

微微垂落眼帘,黑髮黑眸的少年將漂浮在身側的初生之火攥入手心。

而後邁步——

「跟我來,」他說,在被火種力量的餘波削平大地的最底端停下腳步,回身望向了身後的杜克·高爾斯沃西,以及其他的榮光者,「接下來,請與我保持距離——如果你們不想被火焰所啃食殆盡的話。」

在說出必要的警告后,艾米激活了初生之火。

——更準確的說,是打開了其中隱藏著的一道閥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