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空留楚雨晴一個人在房間裏面發呆。


“雨晴,你的任務最艱苦,辛苦你了,我們等會兒就回來。”

楚雨晴點頭,沒再說什麼。

開車直奔慕容靜家裏去。

上樓敲門。

開門的是慕容靜。

“慕容老師,慕容會長在不在?”程筱筱眼巴巴的問道。

慕容靜點點頭,“在家,你們進來吧。”

進門的時候,程筱筱轉過頭看着王浩,小聲道。

“你待會兒少說話,有點眼力見聽到沒?這個慕容度會長脾氣古怪,別在這臨門一腳的時候惹了人家,不然又得聽安然王八唸經了。”

王浩咧嘴一笑,“有那麼恐怖嘛,不都是個人嗎?會交流就行。”

程筱筱瞪了眼王浩,“別亂說話!”

二人進門。

碰巧慕容度從書房走了出來。

慕容度眼睛一亮。

“來啦!”

程筱筱一副知書達理的淑女樣子,“嗯,叔叔,我……”

話音未落,就看到慕容度笑呵呵的走向王浩。

“等你好久了。” 程筱筱一臉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王浩竟然和慕容度認識,而且看這個情況,兩個人的關係好像還挺好。

一時間蒙圈至極。

慕容度拉着王浩朝着書房走去。

“爸!”

慕容靜喊了一聲,眼神示意程筱筱還在門口。

慕容度只是掃了一眼,“給她倒杯茶。”

說完話就拉着王浩樂呵呵的進了書房。

程筱筱滿臉問號的接過來慕容靜遞過來的一杯茶。

“他們……怎麼認識的?”

慕容靜淺淺一笑,“他的字寫的很好看,我爸爸很喜歡。程總,我爸爸就這個性格,你不要生氣。”

程筱筱恍然大悟,“怪不得呢,沒事沒事。”

十幾分鍾後,王浩和慕容度兩個人從書房之中走了出來。相談甚歡。

慕容度換了身衣服,“走吧。”

奸臣 車上。

程筱筱收了個消息,猶猶豫豫的看向坐在後排的慕容度,最終還是硬着頭皮道。

“慕容會長,等會兒要是去了,您能不能說您是安然請過去給楚叔叔慶生的?”

“安然?什麼人?”慕容度問王浩。

王浩咧嘴一笑,“追我楚叔女兒呢,想從我楚叔這裏做突破點,我楚叔又是你的粉絲,所以把你請過去就是大功一件,他要是有了這個功勞,就可以和楚叔搞好關係,從而離楚叔的女兒更進一步。”

慕容度不屑一顧,“我生平最討厭說謊了,這種手段在我眼中卑劣至極,小王,我覺得你都不應該和這種人交朋友。”

王浩乾笑。

程筱筱也是陪笑,“慕容會長,實在不行。您到時候什麼也不說就行了。”

慕容度哼了一聲沒再說話。

到地方之後,幾個人見過面,在看到安然之後,慕容度眼神之中透露出無盡的厭惡。

一點兒都不帶掩飾的,搞得安然還以爲是王浩和程筱筱背後穿小鞋了。

屋裏面還有一個四五十歲寸頭中年人,看面相就知道是一個很和善的人,個頭不高,腦袋特別圓,穿着一身紅顏色的紗衣,看起來就像是古代人一樣。

戴着眼鏡,脖子上還掛着一串佛珠。

紅魚先生。

慕容度看到紅魚先生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兩個人相視一笑,本來慕容度還挺不開心,但是看到了紅魚先生之後立馬開心了起來。

兩個人湊到一起相談甚歡。

安然也陪着笑走上前去。

“慕容會長,紅魚先生前不久作了一幅畫,一直在等一個人題字呢,正好您今天來了,您看,您能不能……”

話沒說完,慕容度就拉着紅魚先生走遠了,根本不鳥安然,搞得安然一陣尷尬。

安然沉着臉走向王浩和程筱筱,“你們兩個有沒有跟他說,待會兒讓他告訴楚叔叔。是我請他來的?”

程筱筱白了眼安然,“說了!但是有一點,安然,麻煩你以後說話的時候注意點語氣和態度,沒有人是你的下人!別把自己端得太高。”

安然立馬很紳士的笑道,“筱筱,今天的事情我給你說一聲對不起。是我有些安排的不合理。”

程筱筱拉着王浩,“你不應該給我道歉,你更應該給王浩道歉!”

安然掃了眼王浩,很敷衍的來了一句,“抱歉。”

程筱筱火氣難滅,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門口跑進來人。

“安總,楚總回來了。”

安然連忙招呼四下,“快,快藏起來!按計劃進行!”

所有人藏了起來。

王浩和程筱筱也藏了起來。

按照原計劃,安然和楚雨晴兩個人坐在客廳,假裝下棋,等着楚雄回來。

不多時。

門打開。

就看到楚雄和一個人同時走了進來。

楚雄的懷中夾着一副字。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

“爸。”

“楚叔叔。”

楚雨晴和安然站了起來。

“這是……”

楚雄旁邊的中年人問道。

“這是我女兒,楚雨晴,這位是我女兒的朋友,安然,安佳集團的公子。”

楚雄接着給兩個人介紹道。

“這位,是我朋友,姓徐,徐帝師,你們叫他徐叔叔就行了。”

“徐叔叔好。”

兩個人同時打招呼。

徐帝師看了眼二人,“老楚,這怕不只是你女兒的朋友吧,該不會是你準女婿吧?”

安然眼神之中冒着興奮的光芒。

楚雄掃了眼安然,“孩子感情上的事情,我管不着。這是孩子自己的選擇。

來,老徐,坐,我讓你再好好看看,我這一次在書法大賽上買下來的字,聽說寫這幅字的是一個年輕人,我這輩子要是能有他半分功力,已經足以。”

安然聞言,接話茬道。

“什麼字啊,能不能也讓我欣賞一下啊楚叔叔?”

楚雄很樂意分享。

“聽說寫這幅字的人,和你年齡相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說着話,已經緩緩打開了字。

滿篇文字露出來的時候,所有人眼前一亮。

就連安然這種不懂書法的都覺得心神盪漾,感覺字裏行間殺氣瀰漫,一種難以言喻的森森殺氣從紙張之中散發而出。

楚雨晴看着這幅字也是有些失神,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每個字就像是一個士兵,一個手握兵刃的士兵。

“好字啊楚叔叔!”

安然說了一句廢話。

旁邊的徐帝師搖頭感嘆,“若是真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寫出來的這幅字,此子定是人中龍鳳,他日定能凌雲而上。”

楚雄滿眼喜歡,“是啊,若真是一個年輕人寫出來的這幅字,此子日後定成大器!”

安然在一旁道,“楚叔叔,這怎麼可能是和我年紀相仿的人寫出來的,這筆力老練,力透紙背,絕非十幾年能夠練出來的。”

楚雄端詳着字。

“我是當時聽最前面的慕容度會長說的,寫這幅字的人並沒有露面。”

“文取星。”徐帝師讀了一遍筆名。

“文章浩若煙海,又如漫天星辰,文取星,又通文曲星,好名字,好名字,嚴肅之中帶着許多張狂。張狂之中又有許多俏皮。哈哈,有趣,屬實有趣!”

徐帝師讚不絕口。

安然在一旁道,“楚叔叔,那這和慕容度會長寫的字比起來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