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立刻派人前往荊州,告訴劉修只要他退兵,我願意將劉備以及諸葛亮等人的首級送給劉修,並且永結修好,互不侵犯。”


孫權急急忙忙的召集大臣,商議對策。

“不可啊,主公,劉修素有狼子野心。而且背信棄義,毫無信譽可言。就怕主公即便是將劉備等人送給劉修,他也不會買帳的。”

張昭立刻出生阻止道。

“是啊,子敬還被劉修扣押着,至今未歸,我江東與劉修有不共戴天之仇,不可言和。”

“不如派人前往許都,請曹丞相前來相助。”

“曹操遠在潼關,遠水救不了近渴,何況他不一定會相助。”

“劉修小兒,妄起刀兵,我江東虎狼之師豈會怕他,我願意率領我江東兒郎,踏平荊州。”

堂上吵的不可開交,孫權的頭一個比兩個大,不過這一次與曹操南征不同,這一次不管的是文臣還是武將都傾向於與劉修一戰。

劉修的人品可見一斑。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吵了,既然諸位一致傾向於戰爭,看來民心可用啊,好,我即可命令程普率領四萬大軍奔赴西陵,與公瑾一同抗擊劉修,張昭做好糧草籌集的準備。”

“諾。”

沒有辦法,所有的人都同意與劉修一戰,他也不可能獨斷專行。

致命遊戲:與冷少的盛世愛 自此江東開始忙成一鍋粥了。

wWW .тTkan .c○

就在這個時候,劉備也是得到了劉修攻打孫權的消息,立刻派人告訴孫權自己願意率領所有人馬與孫權一道奔赴前線,抗擊劉修。

孫權大爲高興。

劉備也是對劉修恨之入骨,自己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拜劉修所賜,可惜他不會去想,如果不是他覬覦荊州,又豈會落得這般田地。

這一次劉備也是報了必死的決心,也要與劉修一較高下。

劉備的參戰,這是劉修萬萬沒想到的,這個只會一味逃跑的僞君子,竟然也有硬氣的一面。

話分兩頭。

劉修大軍不出半個月便是兵臨西陵城下,將西陵圍得水泄不通,周瑜面色凝重,此番他也是退無可退,只有嚴防死守,等待援軍的到來。

女神的貼身男秘 可是讓周瑜不明白的是,劉修到達西陵之後並沒有急於下令攻打西陵,而是隻將西陵圍了起來,他究竟要幹什麼,周瑜絕對不相信劉修只是來玩玩的,他肯定會有什麼陰謀,莫非還希望我自己出城與他一戰。

劉修也真是太天真了。

劉修坐在戰船上,遙遙望着西陵城,他的臉上帶着笑意。

“士元,一切準備的怎麼樣了?”劉修轉頭問道。

龐統笑道:“一切都準備妥當了,只待援軍的到來。”

“恩,這一次我們必須要一舉拿下江東,在曹操結束與馬超的戰爭之後,我們務必要在江南立住腳根,與曹操一爭天下。”

“主公英明。”

……

如今的江東已經平定了境內的山越叛亂,內部穩定,孫權將全國的兵力抽調出了四萬人馬,可以說這已經是整個江東一半的兵力了,加上西陵的兩萬人馬,這一次爲了保衛江東,孫權將江東四分之三的兵力投入了戰鬥,這也是孫權放手一搏的意思,勝的話前路一片坦途,如果敗很可能會丟掉整個江東。

孫權也是受夠了劉修的危險,有劉修臥榻之側,孫權一直孤枕難眠,惴惴不安,這一次他也是希望永久的結束二人之間的恩怨。

程普率領四萬大軍,浩浩蕩蕩開赴西陵,這一次比較緊急,因爲西陵還在劉修的圍攻當中。

隨同程普出征還有劉備、諸葛亮等人,劉備自從被孫權派到廬江之後,他再次的大肆招兵買馬,很快手底下又聚集了一萬多人馬,死灰復燃。

“還有多久才能到達西陵?”程普站在船頭,目光凝重,說道。

身邊的一個小將抱拳道:“啓稟將軍,再過一天便可到達西陵城下。”

“恩,加快行程,劉修圍攻西陵,西陵危在旦夕,務必趕在城中彈盡糧絕之事,到達西陵。”

“諾。” 程普急匆匆的趕往西陵,然而劉修已經派甘寧拿下了邾縣和鄂縣,二縣互成掎角之勢,分別坐落在長江兩岸。∑小,..o

有過了半日,江東斥候向程普報到了這則消息。

程普一時拿不定主意,便請來了諸葛亮等人問計。

諸葛亮眉頭緊鎖,其實諸葛亮本人是極不願意劉備參戰的,在他看來,這次劉修攻打江東,劉備可以趁機火中取栗,奈何劉備被仇恨衝昏了頭腦,根本不聽諸葛亮的勸說。

也難怪劉備會失去理智,劉備老來得子,阿斗就是他的命,雖然之前收養過義子劉封,可是畢竟不是親兒子,而劉備年事已高,生育力下降,或許此生都再無希望。

現在妻兒都被劉修一鍋端了,他怎麼可能不惱怒。

黃月英也被劉修俘虜,可是諸葛亮也與劉備不同,他十分理智。

“劉修率先躲下邾縣和鄂縣,看樣子就是爲了阻止我們援救西陵。”諸葛亮道。

程普急道:“公瑾如今被圍困在西陵,危險重重,我們必須要儘快趕到西陵才行啊,能不能直接越過邾縣和鄂縣,直奔西陵。”

諸葛亮立刻阻止道:“恐怕不行,如果我們無視邾縣和鄂縣的敵人,到時候無法一舉攻破劉修,便會腹背受敵,首尾難顧,現在不是想怎麼救援西陵,而是一定要先攻下邾縣和鄂縣才行啊。”

江東的將領們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亂轉。

“那事不宜遲,我們即可攻打鄂縣和邾縣。然後率軍北上西陵。”周泰粗聲說道。

“可邾縣和鄂縣互成犄角。無論我們攻打哪一縣。都有可能被敵人抄了後路。”

“那我們就兩座縣城同時攻打。”

“如此分兵乃兵家大忌,恐被各個擊破。”諸葛亮頭疼不已,劉修這一手用的狠啊。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麼樣啊。”程普來會踱着步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難不成要我退兵不成。”

諸葛亮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他只是隨劉備暫時寄居在江東。不好插嘴,不過在諸葛亮看來恐怕他早就算計到了這diǎn。

“我看我們就分兵三路,一路攻打邾縣,一路攻打鄂縣,另一路則馬不停蹄趕往西陵救援公瑾,如此兩不耽誤,你們看如何。”

“如此恐怕會中了劉修的奸計。”

“管不了那麼多了。”

“既然如此,我們願意幫助程老將軍攻打邾縣,承蒙吳候關照,我主暫居江東。爲了報答吳候,我主願意幫助吳候奪回邾縣。”諸葛亮站起來。大義凜然道。

“哈哈,如此甚好,有玄德公相助,劉修的奸計必然不能得逞。”程普哈哈大笑一聲說道。

而諸葛亮卻是苦笑不已,他沒有經過劉備的同意便出此計策,看來過後必然還要向劉備解釋一番,他此番也是爲了給己方留一條後路啊。

……

“軍師,你爲何要提出攻打邾縣的事情,劉修並不在邾縣,他遠在西陵,我此番之所以參戰就是要手刃劉修小兒。”劉備語氣帶着責備說道。

諸葛亮苦笑道:“主公,我也是爲你着想啊,劉修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我之所以提出幫助程普攻打邾縣,一方面是給主公留條後路,一方面也是保存實力,觀望一番,如今我們剛有diǎn起色,已經承受不起任何的損失了。”

劉備終於是沉默下來,他豈會不知道這些,只是他不甘心而已,同時他的心裏對諸葛亮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嫌隙,對諸葛亮的信任也不再像以前那樣了。

當年諸葛亮在隆中之時,給他畫了一個很大的餅,十分的誘人,如今幾年過去了,隆中對策中的諾言一直都沒有實現,如今更是被劉修打的丟盔棄甲,狼狽逃竄到江東。

如今劉備已經將近五十歲了,五十而知天命,劉備的雄心已經大不如以前了,他現在只想着報仇,什麼王圖霸業,他爲此奮鬥了幾十年,可是到頭來一場空,還失去了妻兒,成爲了孤家寡人。

想到這裏,劉備痛哭起來,這次他不是做作,而是發自肺腑的哭泣。

“想我劉備十五歲遊學四方,立志框扶漢室,上報國家,下安黎明,自黃巾起兵開始,討伐逆賊,想要建立一番功業,可是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卻只能四處奔波,寄人籬下,如今又害了二弟的性命,丟掉了妻兒,老天厚此薄彼,天道不公啊。”

“主公莫要傷心,如今還處於亂世,主公還有機會,不要喪失鬥志啊。”諸葛亮勸慰道。

“我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紀,還有機會嗎?”

“有,必定會有的,這次就是機會。”諸葛亮目光灼灼道。

“哦?什麼機會,軍師有和良策?”劉備在聽到諸葛亮的話之後,眼睛一亮。

“劉修攻打江東,孫權倉促備戰,我看孫權勝利的機會很小,如今江東大部分的人馬都被孫權調到了這裏抵抗劉修,而北方曹操也陷入了與馬超韓遂對抗泥潭中,只有主公獨善其身,如此便是機會。”

“你的意思是……”劉備陷入了沉思中,他似乎抓住了諸葛亮話語中的意思。

放棄我,抓緊我:上 “沒錯,我們乘此機會,佔領江東,以圖東山再起。”諸葛亮小聲說道。

劉備不再說話,在船倉中來回踱步,顯然也在思索其中的權衡利弊,越想越覺得諸葛亮的話很有道理,如此心思開始活泛了起來。

“軍師,你覺得我們該如何做?”

諸葛亮搖着羽扇道:“主公我剛纔說了,之所以請命攻打邾縣,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給諸葛亮留了一條後路,東吳的兵馬全部被劉修牽制在了江夏,而我們不需要全力攻打,只需要佯攻,兩虎相爭必然兩敗俱傷,到時候我們再突襲柴桑,挾持孫權,如此江東便可唾手可得。”

“軍師真乃高人也。”劉備聽的一陣興奮,現在的江東不必以前的江東,如今的江東在孫權的治理下,百姓安居,匪猖已絕,就連最頭疼的山越人也是被孫權制服,遷移到了平原,過上了農耕的生活,已經被漢化,如果能夠得到江東,自己的霸業又有了希望。

“呵呵,天賜主公江東,主公怎麼能不取呢。”諸葛亮笑道。 劉修派遣了一萬人馬攻下了鄂縣和邾縣,二縣各駐軍五千人馬,另外的五萬大軍圍攻西陵。◇↓◇↓dian◇↓小◇↓說,..o

另一邊,程普給周泰分兵一萬攻打鄂縣,自己親率三萬大軍繼續奔赴西陵,而劉備在諸葛亮的建議下幫助孫權攻打邾縣。

很快劉修便得到了程普對兵力部署的消息。

“呵呵,這一次讓程普有來無回。”劉修胸有成竹,得意的笑道。

龐統在一旁不住的dian頭說道:“主公英明神武,竟然有發明了新奇的東西,如此武器定然讓我水軍所向披靡,縱橫長江。”

“是啊,主公聰慧過人,實乃百姓之福啊。”

劉修搖了搖頭道:“呵呵,此物究竟有何大用,尚有待檢驗,這次就先拿程普開刀。”

……

西陵城中,周瑜一直苦思冥想就是不知道劉修究竟要幹什麼,爲什麼圍而不攻,按道理他有四萬大軍,加上霹靂陶罐的幫助,很有機會攻下西陵,可是對方就是不攻。

莫非有什麼奸計。

周瑜喝着酒,悶悶不樂,這些天來他徹夜難眠,就是想不出劉修的計策。

而因爲西陵被圍的水泄不通,故而又得不到外面的消息,一切全憑自己的猜測,西陵倒是有很多的糧草,足夠支撐周瑜大軍三個月的防禦,所以周瑜倒不是很擔心出現糧草短缺的問題。

“都督,不能再喝了。”

黃蓋隨同周瑜一同撤到西陵,被孫權留在了西陵。輔佐周瑜防守江夏。

周瑜喝了口酒說道:“黃老將軍。你說劉修究竟想要幹什麼。圍而不攻,如此所消耗錢糧無數,他這次攻打江東又想得到什麼。”

“我看他是爲了報仇吧,畢竟去歲我們與劉備聯手攻打南郡,劉修必然懷恨在心,問罪於我們。”黃蓋想了想說道。

“可是那也應該攻打啊,如今卻是圍而不攻,我心中實在難安。”

“如此不是好事嗎。西陵囤積大量糧草,根本不懼怕他劉修打消耗戰,如果劉修一直不攻反倒正中我們下懷。”黃蓋說道。

“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劉修此舉必有深意。”

“還能有什麼深意,想要困死我們,癡心妄想,主公如果得到西陵被圍的消息,必然會派遣大軍前來救援,到時候劉修的奸計必然不會得逞。”黃蓋冷聲道。

黃蓋的話猶如一記巴掌拍在了周瑜的腦袋上,頓時他感覺一直困頓的問題。如一團亂麻一樣,找到了源頭。

片刻之後。周瑜臉色一變:“不好。”

“都督,怎麼了?”

“劉修圍而不攻,此乃圍dian打援之計也。”

“都督的意思是……”黃蓋也是醒悟過來,明白了周瑜的意思。

“沒錯,劉修對西陵圍而不攻,必然是聊到主公會派遣大軍前來救援江陵,而他便是以逸待勞,四處設伏,攻打我外圍人馬。”

周瑜神色凝重。

“如果我所料不錯,主公必定會將建業、會稽、番陽湖等地的水軍抽調出來,救援我們,而這個時候江東必然會空虛,可以說這一次我們是舉江東之兵,與劉修決一死戰,勝利的話趁勢攻打荊州,如果敗了我們將一無所有,江東很可能就落入劉修之手。”

不得不說周瑜的猜測十之**都是對的,劉修的目的也是畢其功於一役,消滅江東人馬,然後趁勢進入柴桑,控制孫權,到時候江東便會落入自己的手裏。

“哎呀,那可怎麼辦啊?”黃蓋大急。

“眼下主公必定會在柴桑督戰,不行,今夜我們就突圍出城,此戰劉修必定謀劃周全,我們必須派遣人馬前往柴桑,告訴主公劉修的陰謀,讓主公即刻移駕建業,如此即便我們軍敗了,劉修一時半會也不會完全吞下江東,主公便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否則一旦讓劉修將主公困在柴桑,便在無半dian希望。”周瑜看清了其中的厲害關係。

兩軍交戰,未算勝,先算敗!

周瑜的大局觀還是很強的,智勇雙全,識破了劉修的計策,可是他能夠算到劉修的戰略,也能算到劉修的戰術,可是他不能算到劉修的手段。

夜幕降臨。

西陵城的四門悄悄打開,四門中分別衝出來兩千人馬,消失在夜色中。

然而就在這些衝出五十米之後,突然黑暗中傳來了喊叫聲,看樣子加起來足有數萬人馬。

劉修其實一直都防備周瑜夜晚突圍的事情,在劉修看來,周瑜絕對不能放走,一方面是周瑜留下可以作爲誘餌,一方面周瑜是江東的支柱,只要擒住困住周瑜江東便會損失一臂。

聽到喊殺聲,周瑜心裏大驚。

“弟兄們,隨我殺出重圍。”

周瑜拔出長劍,向前一指,高喊道。

在周瑜的身後三千人馬,奮力先前衝去。

很快雙方戰在了一起,周瑜身先士卒,一劍刺穿了衝在最前面的一個荊州兵,便會有四五個荊州兵蜂擁至而。

“啊啊啊……。”

慘叫聲連連,分不清是那方的聲音,在絕對的兵力優勢面前,周瑜很難突圍成功,畢竟劉修也早已經防備了周瑜的這一手。

在月色的照耀下,雙方你來我往,殺得不亦樂乎,這也是劉修自圍攻江陵十天以來,第一次與周瑜交戰。

劉修的目的是不讓周瑜一馬一卒,而周瑜的目標是衝出去,想孫權報信。

所謂困獸猶鬥,最終周瑜在五千荊州軍的奮力圍剿下退回了城中,但是也有部分士卒衝出了包圍圈,而這也是周瑜的目的,只要目的達到了也就沒必要死戰了。

四門各有上百名士卒衝出去了,其餘人在奮戰半個時辰之後退回了西陵,城門再次關閉。

荊州兵衝到城樓下,一個個哦哦大叫,示意己方勝利的意思,這樣也是爲了打擊對方的士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