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官伎最新章節、官伎三春景、官伎全文閱讀、官伎txt下載、官伎免費閱讀、官伎三春景

三春景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麒麟兒、我的修仙之路、官伎、

。 穿梭在路上的客車極速行駛着,一路風景映入腦海,畫面層出不窮,嗖一張,嗖一張的劃過。

牛亮閉上眼睛,一凝神,映入腦海里的畫面卻更加清晰了。

自己牛亮學了《回夢心經》后,只要自己見了一眼的事物,只要自己一留心,見過的東西就會變成一張畫面留在自己腦袋裏,讓自己過目不忘!

牛亮為了這事,心裏也很煩很煩,有時候想放鬆一下頭腦,可畫面出現,卻讓自己無法放鬆。

車不停的前進著,視野也不停的擴張著,很快到了縣城,牛亮下了車。

世界越來越大,牛亮初出的心卻越來越感到孤獨,面對一幅幅陌生的面孔,一張張不熟悉的臉,牛亮突然感覺渾身不自在,頭腦發熱,一時也頓感一片混淆。

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每個衣着華麗,牛亮回頭看看自己的一身打扮發現自己和這個社會格格不入,自己一身老土的衣服總會讓不同的目光射向自己,讓牛亮渾身不自在。

這些牛亮想了一下,決定不理睬別人,別人愛看自己是別人的事,自己不看別人是自己的事,現在還是趕緊去買票吧!早些找到小狗哥哥才是上策。

牛亮想到此,目光搜索著賣票處,腳步就往賣票處行去。

第一次賣票需要問人才會,這是第二次賣票了,自然就簡單多了,說一下自己要去的地方地址,把錢遞給收銀員找補,拿票就可以了。

牛亮手裏緊緊握緊剛賣的票,看看車的出發時間,一看時間,馬上看了一下自己唯一珍藏版的電子錶一眼,發現時間快到了,心裏有些急迫。

在車裏時,有人說過,車是不等人的一到時間就走,只有自己抓緊時間趕車,現在時間快到了,心突然有緊張起來,目光掃視着買票的人,見有幾個剛剛買的票的人朝一到門跨進去,牛亮靈機一動,也緊隨其後,不會走路,迷失方向後,跟着別人走也不算錯啊!至少不至於停下腳步嘛!

牛亮緊隨着幾人走到客車停車處,看見自己跟隨的人上了客車,一愣!拿着手裏的票一看,發現出發時間正確,到大目的地正確,猶豫一下,這動作讓坐在駕駛員的師傅看見了,駕駛員師傅向牛亮招了招手,牛亮跨上車,把自己手中的票拿給師傅一看,駕駛員師傅點了點頭道「小子!你買的票在最後面,記着不要坐錯座位哦!」。

牛亮看了環視了一眼車裏,只見車裏擁擠,車上的坐位都坐滿了人,沒有空位啊!

牛亮拿着手裏的票,在車裏愣了一下,想了一下師傅說的話:

小子,你的座位在最後,不要坐錯座位哦!

那麼自己往後走就對了啊!

牛亮想到此移動腳步走向客車最後,一看只見後排座位上有四個女的早已經坐着了,牛亮目光一掃,一女孩見了立即挪了挪身體,往一邊靠!另一女的也挪了挪身體,向另一邊靠,牛亮立即發現後排坐位上兩個女孩子一挪,空出了一個空位,這說明什麼呢?這說明自己的位置出現了,牛亮心裏一洗,微笑一下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牛亮坐下后,發現自己背着包,有點不妥啊!目光又掃視了一眼車裏,發現好些包都放到了客車坐位上的一層欄桿上,立即起身找了一個位置,把自己身上的包取下來,放到上面去。

牛亮做好了一切!回到自己坐位上一坐下來,身體擦到左右兩邊的女人,感到渾身不自在起來。

只見左右兩邊的女人,,還是女孩,牛亮一時半會分不清楚,只發現衣服穿着漂亮,習感,身上還散發出濃烈的香水味呢?

只見一女孩目光瞟了一眼牛亮一眼道「小帥哥!你要去那裏呢?」。

牛亮一聽,全身一酥,臉一下發熱,心碰碰跳起來,這讓陌生女孩一問,自己初入社會的心,怎麼能適應呢?

女孩見牛亮臉紅,心跳的,突然呵呵笑着「小帥哥!你第一次出門嗎?」。

牛亮一聽也只好不自在的點了點頭小聲道「是!是的!」。

漂亮女人一聽牛亮靦腆的回答,心裏暗喜,身體往牛亮輕輕移動一下咯咯咯笑道「這麼巧啊!我也是第一次出門姨!」。

女孩說完話,漂亮的眼睛飄了一眼牛亮,牛亮不自在的心更加不自在了,難怪唐婉芸會說,外面世界漂亮的女孩很多,而且很開放,現在自己終於體會到了,牛亮想到唐婉芸,心神鎮定了一下,腦袋裏出現了唐婉芸的影子。

漂亮女孩見牛亮沒有說話,興奮的心一下有點失落,身體一下靠着牛亮,閉上眼睛。

牛亮身體被漂亮女孩依靠,一股熱血突然沸騰起來,全身發熱。

牛亮心裏一驚,這是怎麼回事呢?

牛亮不知道自己已經長大了,全身散發出青春的氣息,因為自己久練《回夢心經》,心念單純,不去想別的事,現在被一個異性漂亮女孩這樣一刺激,身體之內的一股青春氣息被刺激出來,身體會好受嗎?

女孩軟軟的身體依靠在牛亮肩側,緊擦著牛亮,女孩卻假裝閉目養神,嘴角卻路出一絲絲甜意。

牛亮感覺身體很不自在,就往一邊挪了挪,這個一挪,另一邊的女孩身體也不自然的挪了挪,眼睛飄了牛亮一眼,見牛亮五官端正,眉清目秀,臉上露出一絲羞色之態,嘴一張,想說什麼?卻又沒有說什麼?

牛亮一時更加尷尬起來,自己本來是想挪一下自己身體,好避開依靠緊擦在自己身邊的女孩,沒想到卻招惹上了另一個女孩,這怎麼辦呢?

自己才第一次出門,咋就遇到這樣不在的事呢?自己的座位未免太尷尬了,左不是,右不是。

左邊的女孩見牛亮移動身體,想要隔離自己一絲縫隙,立即不依了,把自己的身體輕輕移動一下,又緊擦著牛亮,一雙柔軟無骨的手一下放到牛亮大腿上,牛亮感覺到女孩的舉動,全身一熱,一陣哆嗦,想要避開的話,可往那裏避呢?左右擁擠,看看左邊的女孩,手這樣子!臉卻微笑着,眼睛閉着,好像這樣很舒服似的,想說什麼?又覺得不忍心,自己是一個男子漢,女孩都不怕,自己怕什麼呢?

。 城主府,練功房

楊榮榮陪着李乘風等一眾先天高手說話,飛雪則是好久沒見到楊旭,而且本身她在這件事中也沒有職務,便讓小紅帶着到練功場來。

此時楊旭幾人還在梳理自身的功法,便聽着小紅在遠處喊:

「少爺,少爺!」看着小紅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楊旭聽到后收功看着跑過來的小紅。

「什麼事?」楊旭轉念一想,心中騰起一絲喜意。

小紅跑了進來,看到阿大和張得勝,連忙沖着阿大和張得勝行禮,然後轉頭看向楊旭:

「少爺,夫人回來了!」小紅咽了口口水,急急的說道。

「是我娘回來了!」不止是楊旭,周圍人都心中一喜,飛雪對他們幾個後輩極好,他們自然十分想念飛雪。

「嗯嗯!夫人就在後面呢,馬上就過來了。」

小紅和楊旭說完,轉頭看着楊龍:

「龍少爺,大老爺也回來了,現在正在陪着一些大人說話呢!」

「什麼?我爹回來了!」楊龍心中一陣驚喜,就要起來去找楊雄。

此時的楊旭已經迎了出去,看着走過來的飛雪,嘴角掩不住的露出笑意。

「娘!」楊旭往前走了幾步

「兒子!」飛雪看到楊旭,一個飛躍,直接施展身法跳了過來,摸摸頭,摸摸手,又圍着楊旭轉了兩圈。

「旭兒瘦了,也高了。」飛雪摸著楊旭的腦袋,眼眶有點發紅。

「都半年沒見到旭兒了,想沒想你娘啊!」

「當然想啦,娘親不在的日子,我可是日日都想着娘親呢!」

楊旭搖著飛雪的胳膊,又回到小孩子的樣子。

這時候阿大和張得勝帶着楊龍幾人也迎了出來,都是過來見禮

「嬸嬸!」

「雪姨!」

「雪姨!」

「雪姨!」

看到四個侄子侄女,飛雪是相當高興,摸摸這個,又摸摸那個,一頓噓寒問暖。

「小姐,您回來啦!」阿大是飛雪家護衛隊長的兒子,從小和飛雪一起長大,可以說是情同姐弟,後來一起考入摘星學院,還是阿大先和楊榮榮認識,後來經過阿大介紹才認識飛雪,楊榮榮和飛雪在一起,阿大佔一半的功勞。後面阿大和楊榮榮夫婦組成戰鬥小組一起進入戰場並跟着楊榮榮夫婦來到巨石城,安家立業。

「阿大,這半年辛苦你了!」

「照顧小少爺是阿大的本分!」

「老張,晚上叫上你家那口子,還有姜軍他媽,阿大也叫上你家那口子,咱們一起聚聚。」飛雪說話間從懷裏掏出一瓶丹藥,遞給姜軍。

「把這瓶丹藥給你父親,讓他用來療傷,他知道怎麼用。」

張得勝和阿大一看,就知道這是摘星學院獨有的療傷聖葯「回天丹」,乃是大陸上最好的療傷聖葯之一,只要不是當場斷氣,受再重的傷也能救活。

姜軍也沒矯情,直接把丹藥接過來放到兜里。

「剛剛聽你們諸葛爺爺說,你們五個都到後天境界了?」

飛雪考校的看着五人。

「是的娘,多虧諸葛爺爺帶來的築基液,才能讓我們這麼快達到後天境界。」楊旭和飛雪講述了他們利用築基液築基的過程。

還講了姜軍三人在達到後天境界后,穿個短褲就在演武場上比武的糗事,說的幾人面紅耳赤,還把諸葛長空對幾人的特訓說了一下,讓飛雪看了看他們現在穿的訓練服。

「這點東西,三百多公斤呢,我們必須時刻運用真氣來抵消練功服的重量才能方便我們活動,要不然,只能躺在地上。」

飛雪看着訴苦的幾人,臉色露出微笑,拿手指點了一下楊旭的腦袋。

「你諸葛爺爺也是為了你們好,你們畢竟不是靠自己的實力達到後天境界的,靠丹藥突破是有隱患的,你們現在靠着特訓和練功服,時時刻刻都在消耗真氣,這樣才能消除你們突破後天的隱患,要不然現在沒事,但是要突破先天,就困難了。」

「我們知道,您放心,我們一定努力,早點打牢後天根基。」楊旭向飛雪保證道,其他人也是紛紛開口,表示一定要努力,一定要考上摘星學院。

飛雪又讓五人在測試儀器上測試了一遍,看着負重三百公斤成績還能達到後天底線的五人,心中也是比較滿意,知道此次築基液並沒有對五人的基本功造成影響,雖然靠築基液突破,但是幾人的基本功還是比較紮實的。

「嬸嬸,小紅說我爹來了,我現在想去見他行嗎?」

楊龍都好幾年沒見過楊雄,都快忘了父親的樣子了,現在楊雄來了,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他。

「先不急,等你父親忙完自然就會來見你了,來,我先看看你們的訓練成果!」

幾人一聽飛雪要看幾人訓練,剛剛興奮的心情頓時肉眼可見的消失,一時間眾人如同霜打的茄子,病懨懨的在飛雪的訓斥中進行新一輪的修鍊。

晚上,會賓樓。

彌勒教風波雖然對巨石城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但是畢竟已經過去了幾天,會賓樓也是已經重新開業。

楊榮榮在城主府招待幾名先天強者這個不提,飛雪則是帶着五個小的還有幾人的家長一同在會賓樓聚會。

此時的包間之中,飛雪、王嬌嬌、王燦燦三姐妹重聚,心中十分快活,將所有的事情都放下,來這裏準備一醉方休。

「飛雪老大,我敬你一杯。」

幾人推杯換盞,都喝了不少,姜軍的母親王燦燦和張貝貝的母親王嬌嬌是親姐妹,當年和飛雪是同宿舍同學,一直把飛雪當老大看待。

「來,小橙子、小橘子,咱們干一杯。」喝多的幾人坐在旁邊追憶當年的學生時代,說着飛雪當年作為摘星學院校花萬眾矚目的盛況,又講楊旭和張貝貝的婚事。

楊旭幾人尷尬的看着幾名長輩拼酒,自己偷偷在前台要了一瓶桂花釀。

按照大陸的規定,十八周歲成年,幾人最大的姜軍快17歲了,最小的楊龍15歲,都屬於未成年。

而且作為武者,平時的飲食習慣特別講究,五個人長這麼大,是從來沒喝過酒,就連楊旭兩世為人,也從來不知道酒的滋味。

看着放浪形骸的大人們,楊旭幾人實在是太好奇了。

「來,我給你們一人一杯滿上。」幾個人一人拿了一個杯子偷偷溜出來。

看着清澈的酒水,聞着桂花的清香,五個人相互看了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