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第一艦隊立刻以太空工廠爲核心散開,但保持與太空工廠300米間距,所有炮口對準天空,主炮充能準備!”


伴隨着太空工廠外殼上數個防禦用炮門的開啓,月詠就任第一艦隊指揮官後的第二道命令開始下達。

艦隊很快執行了她的命令。

SS-3啓動速度很快,但此時,天空中上百的電漿球已經進入太空工廠20公里範圍。

不過這還不夠,SS-3的設計炮塔有效攻擊距離只有3公里而已,而且此次是攔截電漿球攻擊,以地面上對付發射電漿球的觸手怪經驗,需要以密集炮火攻擊電漿球才能將其攔住。

四艘戰鬥艦按大氣層浮空艦標準只能算是四級艦的武器標準,雖然六門SS-3即便射速很快,在電漿球攻擊到太空工廠的途中能夠被SS-3解決的,最多也只有而二十幾發,何況還得考慮射擊精度的問題。

至於能夠有效批量攔截電漿球的主炮雷霆炮,其射程更是隻有悲劇的1.3公里,考慮到充能時間,一波電漿攻擊只能發射以此主炮。

這情況讓月詠等人頓時滿頭大汗。

而就這樣眨眼的瞬間,從上方墜落殺下的電漿球已經進入10公里範圍。這時候,太空工廠內部的十幾門SS-3炮塔也纔剛剛伸出來。

“進入5公里,指揮官!”

“沒辦法了!立刻攻擊,將精度瞄準轉入人造大腦,炮手負責大方向控制!就算能夠干擾一下也好!”

“是。”

洪荒之混沌大帝 雖然都知道距離還不到,可現在也只能如此,否則對於初次面對太空戰爭的朋族第一艦隊成員而言,這壓力就太大了點。

當空幻開始考慮將念力覆蓋在太空工廠上方,以避免剛剛建成的工廠就這麼杯具之時,天空中已經開始彈藥橫飛。四艘戰鬥艦的二十四們SS-3電磁機槍所發出的彈藥中,曳光彈拖出長長的線條,刺入了天空中星星點點的電漿球。

出人意外的是,明明還在有效射程3公里距離之外,星空中卻明顯出現了兩團爆炸。

雖然很微弱,這卻表明這次攻擊在至少4公里外卻收到了成果。

這是爲什麼?

“我知道了,慣性!”

一名自由號艦橋成員恍然大悟:“大氣層內摩擦會讓依靠初速度移動的炮彈不斷減速,所以有效射程很短。可太空之中沒有空氣,初速的降低很少,所以依靠初速度提供殺傷力的炮彈有效射程就長了很多,只不過精準度也許會差很多。”

“精準度沒什麼,反正現在都是用彈幕阻擋!”聽到船員解釋的月詠知識水平不比對方少多少,這樣的結果讓人興奮,但現在還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

見到了收穫,各個炮塔的炮手都如同吃了興奮劑般加大了攻擊力度。

而此時,電漿球已經衝入了兩公里距離。

既然SS-3都能超過有效距離射擊,那麼主炮呢?衆人心中一動。

於是,四艘戰鬥艦前端早已瞄準上方的主炮,幾乎同時發出明亮的光線。當看到這些的空幻打算阻止時已經遲了,閃電風暴一般的場景在戰鬥艦和電漿球羣之間爆發,可純能量武器不是實體武器一般依靠初速度起作用,即便是在太空之中,它的有效攻擊距離依然只有1.3公里。

所以當能量光芒還有着殘影,但威力已經消失之時,從其裏面衝出來的毫髮無損的電漿球,狠狠地擊碎了衆人的幻想。

而此時,雖然各個炮塔仍舊在攻擊,但對於眨眼之間的距離而言,還剩下六十多顆的電漿球顯然無懼。

“不要!!”

連續不斷的閃光在雙月星的夜空之中出現,整個低軌道空間中的太空工廠和宇宙戰艦都如同風中殘燭般不斷抖動。之前下達主炮攻擊命令的月詠,此時悔恨地看着前方被電漿球爆炸光芒覆蓋的太空工廠,心中在滴血。

如果不是那麼急着發動主炮,待放入有效距離再一次攻擊,至少也能清理絕大多數電漿球,何至於現在這樣被六十多發直接攻擊到太空工廠! 發出攻擊的蟲族並不知道自己的收穫如何,不過它們卻能感受到保護層下方那個文明的反抗力量。

數量不少的炮彈因爲沒有擊中目標,所以速度降低地很慢,有一些甚至於越過了保護層接觸到了高處的蟲子。雖然很少,雖然毫無殺傷力,但對於蟲族而言卻是另一番景象,因爲這表明它們的進攻遭到了反擊,而且很可能是有效的反擊。

如此一來,目標就可以確認爲文明的飛行器,而且至少是有着即時反擊能力的飛行器。

而這就表明,對方並不只是想象中只是剛剛能夠發射點小衛星的文明等級,而是至少在技術上已經可以造出小心宇宙戰艦的初級宇宙文明等級,這對於蟲族指揮官而言可不是好消息。情報傳遞到母巢之後,指揮官本人就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加強對雙月星的空間監管,白月、藍月兩方面開始生產太空蟲族以封鎖目標!”

“指揮官,藍月方面……”

“藍月方面不過是些殘兵敗將,讓他們慢慢收拾即可,這都幹不好要他們何用!我們現在的主要目標應該是雙月星文明,該死,他們怎麼發展的這麼快!”

“那要不要再發射些隕石基地?”

“這……讓我再想想。”

同時,太空工廠方面的情況也在閃光過後,終於出現在了四艘躲開的戰鬥艦成員面前。

重生之奶爸難當 很意外,太空工廠竟然毫髮無損。

月詠最先反應過來,感受過幽神級實力的她很快猜出原因,這是在上面的空幻長老用念力保護了太空工廠。但雖然慶幸,卻不能原諒自己之前的疏忽,她緊咬着嘴脣,沉思片刻,再一次下達命令。

“所有戰鬥艦,提升高度至355公里,擋住工廠上空,工廠不能再受到損失了!”

船員們愣了片刻,很快相繼反應過來。這可是要讓戰鬥艦成爲太空工廠的盾牌啊!不是有長老保護着工廠嗎,那爲什麼還要他們自己去送死?

“長老也是人,念力保護不可能保護多久!”

“是!”

原來如此,衆人也算明白過來。

弄潮者的嘲弄 而有了解釋之後,本來任務就是保護工廠的他們雖然仍舊會有恐懼情緒,但都開始按照命令在天空列陣。

第二波攻擊很快出現,相互間隔稍稍出人意外,比記錄中觸手怪的攻擊頻率慢了很多,整整五分鐘纔開始。實際上,這是蟲族通過引力波的變化發現目標並未被摧毀的情況之後,才隨即發出了第二波攻擊。而目標在第一波那樣覆蓋攻擊下活下來的情況,也讓蟲族指揮官堅定了將主要目標轉入雙月星的想法。

還不知道這一切的朋族方面,此時仍舊在艱難地抵擋天空的攻擊。

如月詠猜測的一般,空幻在第一波念力防禦之後,事實上就沒什麼力氣。當所有人都絕望地看着天空的電漿球,在發現其被無形之物阻擋爆炸,除了點衝擊力外都沒有對衆人造成影響之後,控制中心的人便開始歡呼。可歡呼聲中,只有廠長注意到了身旁的空幻長老那有些不穩的身形。

“長老,沒事吧?”

“不行,以幽神級巔峯的念力,也不可能保護整個太空工廠幾波攻擊,而且現在蟲子是佔據絕對主動,不能再這樣下去!”

“長老?”

“沒事,我還撐得住,對了!”

心中一動,空幻突然皺眉:“那艘補給艦建造的如何呢?我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如果工廠被毀……”

廠長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可卻無法反駁,他想了想回答到:“主體部分都完成了,只是還沒有搭載貨物和某些內部裝修……”

“能不能飛行?”

“能。”

“那就送出去!”

“好!”

大概是認命了,廠長按下了通訊器:“中央船塢注意,撤離全部人員!補給艦船員立刻登船!”

就在此時,劇烈的震動和閃光再次出現。

兩人擡頭望去,舷窗熒屏上出現的是一艘戰鬥艦爆炸的身影。空幻看着不知道什麼時候飛到太空工廠上方的艦隊,臉色時而嚴厲、時而嘆息,最終卻沒有去責備做出這個決定的月詠和附和的艦隊成員們。

雙手緊緊地按在圍欄上,他冷聲催促。

“速度快點,別讓他們的犧牲白費了!”

同樣瞭解這一點的廠長重重地點頭,而下方的控制中心成員們有些混亂,但很快還是被安撫下來。爆炸的一艘戰鬥艦是第二艘發射到太空的宇宙戰艦,爆炸之後,零件就四散飛出。對於這些東西,炮塔不可能去攔截,一部分撞擊在太空工廠的外層裝甲板上,即便是控制中心內部都能聽到聲音。

而此時,發現目標仍然沒有消失的蟲族發出了第三波攻擊。

同一時間,早已抵達工廠,與補給艦一同成長的船員也進入了還有些凌亂、甚至於尚未命名編號的補給艦內部。

廠長轉頭看向了面色陰沉的空幻。

“長老……”

“不需要!”知道對方想要讓自己先離開,但空幻顯然不會同意,他的理由很充分:“就算是整個船廠都爆炸了,我也能活下來,到時候還能救回一些亡魂,讓其他非關鍵部位的成員撤退纔是正事!”

想了想也是,廠長也不介意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所以不再糾纏。

此時,上方的空間因爲少了一艘戰鬥艦,防禦力進一步下降。不過有了兩波防禦帶來的經驗,艦隊成員也發現在太空中,SS-3的射程幾乎增加了數倍,所以防禦反擊的時間長度反而增加了不少。

再一次準確的主炮發射,閃電風暴一般的場景爆發之後,從其殘影中只飛出了二十幾發電漿球。

這時候的艦隊成員也顧不得攻擊到太空工廠的危險,以SS-3的威力還沒法擊穿太空工廠的裝甲板,工廠和艦隊幾乎是將炮口對着對方,在對兩者之間的電漿球發動攻擊。

遠遠看去,好像是艦隊在和工廠作戰一般。

當最終要接觸到太空工廠時,電漿球只剩下三顆,這三顆被空幻擋住,只是額頭上的青筋似乎多了一點。

而這時,中央船廠的人員已經撤離完全,零碎的東西方面因爲趕時間,只能用機械臂抓住大部分,剩下的也沒法去弄。伴隨着第三波攻擊的結束,補給艦外的閘門緩緩開啓,一瞬間,劇烈的氣流在龐大的船塢空間產生,即便是抓住補給艦的十幾個機械臂,此時也被補給艦帶動着微微晃動。

別小看這點晃動力度,若是時間久了,甚至可能導致精密的機械臂直接斷掉。

所幸,伴隨着閘門不斷開啓,出口越來越大之後,氣流的流動量也加大不少。只不過幾十秒鐘,整個船塢內空氣就流失一空,箇中造成的能量與運輸力浪費有多少沒人去計算,現在可是在爭分奪秒地求命。

“船塢區氣流穩定,引擎啓動,補給艦……嗯……港灣號,請求出航!”

“港灣號?啊,同意出航,祝您好運!”

“大家保重!”

機械臂很快脫離了補給艦艦身,因爲最後的裝修沒有完成,艦體看起來還是裝甲板的銀灰色,某些地方甚至帶着如同補丁一般的新舊差異,看起來有些難看,但沒誰會去注意這些。

在這個高度的軌道上,事實上只需要讓引擎反向出力,使得補給艦的活動速度低於太空工廠的運行速度,就會與太空工廠分開。但這樣一來,補給艦會不受控制地降低高度,現在還在船塢內,顯然不能這麼幹,所以補給艦採用的是以超過太空工廠的運行速度,一點點挪動着從閘門飛出。

而在這段時間,蟲族已經發出了第四波攻擊。

這一次與前三次不同,也許是見到成果不顯,蟲族加大了攻擊力度,電漿球覆蓋範圍擴大不少的同時,數量也增多了近一倍。

見到這一幕的月詠幾乎咬碎貝齒,只不過沉思片刻她就做出決定。

“艦隊將彈幕間距縮減,主要對準A1-A3區域目標,自由號姿態放平,以最大面積應對!”

“這……是!指揮官閣下!!”

這一決定的下場是什麼艦橋成員很快理解過來,但有了之前02號前期宇宙戰艦的例子,他們卻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語。

而此時,可惡的艦長兼指揮官竟然還有心情詢問:“大家沒有後悔吧。”

“當然!”沒誰願意在這種時候墜了氣勢。

能夠入選宇宙軍的,哪個不是曾經在浮空艦隊中做了多年、經驗豐富又不怕死的老兵,這股氣勢相互影響着,即便有一些人膽怯了,卻也很快恢復過來。

月詠欣慰地笑了笑,低頭掃了眼少將肩章,苦笑着搖頭。

要得到你還真是困難啊。

頭頂上空,因爲集中全力攻擊數量較少的A1-3區域的電漿球,剩下的已經不多,但卻不是能夠鬆懈的數量,而在自由號上空A4區域的電漿球因爲沒被攻擊,密集地整整有五十多顆。

當距離進入1.3公里之時,各艦都將目標對準了各自區域上空的電漿球較爲密集的區域。而由於之前已經損失了一艘戰鬥艦,自由號則對準了那艘戰鬥艦上空的區域,以至於自己頭頂的五十多顆電漿球,除了工廠零星的炮火外基本上沒有被攻擊到。

而就在閃電風暴在宇宙空間閃爍、引爆一堆電漿球時,從閃光中突然衝出一艘戰鬥艦。

“嘿嘿,艦隊成員怎麼能看着老大自己去送死了!”

很熱血的話,編號01、全朋族第一艘宇宙戰艦,在衆人目瞪口呆的表情注視之下,突然加速衝到了自由號上空,爲其擋住了大部分電漿球的覆蓋面積。

隨之而來的,是劇烈的閃光和四散紛飛的碎片。 又一艘戰鬥艦損失,短短十幾分鍾而已,朋族剛剛組建的第一艦隊就減員一半,這樣的結果對於月詠的打擊無疑問地很大,但她卻沒時間去傷痛和悔恨。

同一時間,蟲族還在等待第四波攻擊的戰果。

同一時間,看到這一幕的空幻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同一時間,剛剛被艦長命名爲港灣號的補給艦衝出了工廠。

“港灣號立刻脫離該地,變軌至211,高度降低到300公里!”

“可是……”

“快去,現在你們留在這裏能幹什麼!我們不需要一艘補給艦去擋子彈!”

“該死!”

在衆人的注視之下,體型龐大的港灣號不甘心地向遠處飛去,而此時看着天空中只剩下兩艘的戰鬥艦,以及另外兩艘戰鬥艦的殘骸,廠長的臉上同樣露出不甘的表情。

不行,不能讓好不容易建造起來的工廠就這麼被幹掉!

“太空工廠分解,拋棄不必要物資,分散向217、301、321、491軌道移動,留下主體在原地承擔吸引火力任務!”

能留下多少算多少,身爲廠長,他很清楚自己腳下的太空工廠,本就是數量衆多的模塊被髮射到太空後,再通過艙外作業組裝起來的。由於設計思路的原因,各個區域較大的模塊都有着一定的獨立移動能力。

現在控制中心、倉庫和宿舍區三個大模塊已經固定沒法分離,但拋棄外圈固定內部模塊用的外殼部分,那剩下一大三小四個船塢區卻還是能夠各自離開,只是獨立情況下缺乏倉庫的它們無法開工,但現在顯然是以留下來爲主。

外圈的成員早在戰鬥開始之後就轉入了主體內部,因此外圈的分解幾乎在命令下達的同時就開始,而且速度很快。

當蟲族開始第五波攻擊時,外殼上的裝甲板已經自發地層層碎裂。沒有動力的裝甲板,很快在地心引力的吸引之下劃出長長的軌跡不斷落下。由於體型龐大,不少裝甲板和拋棄物資都沒有被大氣層摩擦給燒掉,以至於這天地面有很多區域都被砸出了大大小小的隕石坑。

而同時,四個船塢區自帶的反重力引擎也開始啓動。

在加速外部束縛模塊的裝甲板和外圈模塊分離的同時,四個船塢區也相互推動,加速各自的分離。

另一方面,蟲族第五波的攻擊強度依然強大,而朋族方的戰鬥艦卻已經只剩下兩艘,工廠在分解的同時,大部分炮塔也會失去作用,以至於這一波的防禦更加困難。

月詠看着這些,卻只是微微一笑。

“不過早晚的事。”

這樣想着,自由號和03號先期宇宙戰艦默契地將目標對準了另外兩個區域的目標,完全不理會自己頭頂的炮彈,甚至於主動驅使腳下的戰鬥艦,向電漿攻擊密集的區域移動。這一舉動下,工廠當然是越加安全,但各戰鬥艦內部的乘員卻都緊張起來。

又一日,乘著羅征出關,小茵主動請教她的畫作,讓羅征評點,羅征卻以不精通為由斷然拒絕了。 不過在此之前,兩艘戰鬥艦的艦長都下達了棄船命令。

“除保留武器和駕駛員外,其餘人全部撤離!”

有人無論是真心還是假意,都提出了留下,但月詠在這方面絕對地展現出指揮官的氣魄,強制要求所有人以‘爲朋族未來的宇宙軍留下真正的骨血’爲由離開。

於是,當兩艘戰鬥艦調整位置迎向轟擊而來的電漿球時,從兩艘戰鬥艦的底部和側面,數量不多的逃生艙也被飛速彈射而出。透過逃生艙的舷窗看向悲壯的朋族第一艦隊,隨後轉頭看向已經大體分解完整、各個模塊正在調整姿態的工廠,船員們不由得悲從中來。

但此時,他們想到的還是月詠的最後一道命令。

“以後,要親手幹掉蟲族母巢啊!”

又一次閃光伴隨着劇烈的衝擊波,以原本兩艘戰鬥艦所在的位置爲中心擴散而出的爆炸,連剛剛分解開來的太空工廠受到了波及。分解成五個區域的模塊在這樣的衝擊下分散開來,短短几秒鐘,五個模塊相距至少就達到了500米。

而依靠着引爆電核倉庫,兩艘戰鬥艦靠着龐大的能量爆炸在原區域製造出了寬達數千米的能量紊亂區域,在全部阻擋了第五波電漿球攻擊的同時,還在持續產生效果。

……

宇宙之上,與母巢指揮官聯動的行星實驗蟲族,很快通過感知發現了下方的能量紊亂所造成的效果。

由於效果太過激烈,雖然經過系統保護消弱,但蟲族們依舊能夠感知到,那是由某些高能量物體爆炸所產生。現在這種時候,什麼樣的爆炸會產生這樣的效果呢?蟲族很快得出‘目標被擊中’的結論。

但單單這樣還是不行的。

等待了三分多鐘,能量紊亂的擾動效果才結束,蟲族對於引力波異常的感知先一步恢復。而此時,根據此前的反應,它們迅速找到了之前那個物體。但這時候太空工廠因爲已經完全分解開來,相互間距不斷加大,卻巧合地給予了蟲族一個感覺。

“報告,目標在爆炸之後碎裂成了數塊,初步確認已被摧毀。”

這是蟲族技術組的分析結果,按照一般情況來說,這是正確的。但蟲族指揮官非常謹慎:“分散攻擊,瞄準目標碎裂區域,一波攻擊!”

三十幾頭觸手怪分散攻擊,五大模塊每個能夠分到幾十顆,比之之前要少,但仍舊有威脅。

不過,太空工廠從受到攻擊開始就在做降軌處理,雖然在是一個整體的時候引力波擾動很大以至於這種拉長距離的處理效果不明顯,可在分解之後,伴隨着繼續降軌,加上系統的保護,仍然留在470公里軌道的蟲族卻已經不怎麼能夠感受到幾個模塊的位置。

此時,幾個模塊船小好調頭,依靠誘導重力引擎的效果,也相繼多次變軌避免了大部分電漿球的攻擊。

體積最大的太空工廠主體是唯一在這一波中遭到直接擊中的,空幻本意用自己的念力做最後的保護,可沒想到在第一顆電漿球砸中念力罩時就暈了過去。而由於變軌的原因,工廠表面的炮塔槍口偏離很大,所以都處於無用狀態。

不久,除了第一顆被空幻擋住外,剩下有六顆電漿球都轟擊在了工廠主體。

所幸此時擋在工廠上方的,基本上是剛剛被拋離的外殼部分,所以真正砸在太空工廠內層區域的也就是兩三顆。在封閉各艙的情況下,這樣的冬季還不至於造成致命效果。但這一次蟲族突然攻擊造成的損失,恐怕將會對朋族太空計劃造成極大的影響,這是昏迷前的空幻所想到的問題。 距離戰鬥地點上千公里外的新朋族是朋族的首都所在。

新朋島行政院族長辦公室內,族長和各部主官剛剛討論了些幾年前戰時所體制導致的一系列問題現在的處理結果,然後接着閒暇針對‘如果現在與蟲族開戰,該怎麼啓動一個更好的戰時體制’的問題爲論點,當作閒談聊了聊。

但就在這時,外交部的成員找上門來。

“族長,海洋三族的代表來了,他們希望竟早就朋族對海洋三族支援的協議達成正式文本,您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