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第二天一大早,江君還沒醒呢,就被江琪從牀上拽了起來。江君一直都十分寵愛自己的這個寶貝妹妹,雖然依舊想多睡一會,但還是被妹妹給拽了起來。


一直以來江君都太累了,每天都睡不好一個安穩覺,昨晚可以說是江君一年以來所睡過的最甜的一次。

二丫本命叫陳曉潔,家裏兩個丫頭,她排老二,所以村裏面的人都叫她二丫。和江君同歲,雖然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但是上了初中後,二個人就分開上學了,一晃都將近十年沒見過面了。

“江君?”一個試探性的聲音從江君身後響了起來。聲音甜甜的,很好聽。

江君回頭一看,很漂亮的一個姑娘,年齡和自己差不多,長髮微微的垂在了肩膀上,身材十分的勻稱。小手背在了後面,臉還有些紅撲撲的。

“你是。。”畢竟是在老家,能叫出自己名字的人自己也都認識。

“我是陳曉潔啊。怎麼,幾年不見,就不認識我了啊。”知道自己沒認錯人後,二丫的語氣充滿了激動。手還特意的將擋在腦門上的頭髮給捋到了一邊。

“你是丫姐?”還沒等江君說話,站在身邊的江琪就大聲喊道。

“哈哈,小琪啊,越長越漂亮了嘛。”二丫笑呵呵的說道。

“那是必須的。”江琪甜甜的笑了起來,兩個小酒窩淺淺的勾勒出了一個很美的弧度。

“幾年不見了,變漂亮了嘛,”江君笑呵呵的回道。只不過幾年沒見的小胖子現在變得如此的落落大方,叫江君有些承受不住。誰能想到,當初跟在自己屁股後的小丫頭會這麼漂亮,而且今天過來還是跟她相親來了。

“還行,你是過來相親來了吧,走吧,我帶你進去。還客氣啥。”二丫伸手便將江君拉了進去。 一直以來,江君的腦袋裏想的都是錢,家裏的情況也不算穩定,妹妹上學也需要錢,跟本就沒考慮過自己成家的事情。哪怕是今天的相親,江君也是兩眼一抹黑,一點心裏準備都沒有。

二丫家的小炕頭上,熱乎乎的,邊上是江父江母和陳曉潔的父母,四個老人不停的誇着自己的孩子。江君和二丫坐在一邊,搖頭苦笑。江琪則是手裏拿着遙控器,不停的播着電視,一副很是無聊的樣子。

終於,在一個多小時後,江君一羣人走出了大門,陳曉潔小手很隱蔽的放在了江君的腰上,在江君的耳邊輕輕的說道“你回瀋陽,要是不找我,你就廢了。”

在父母聊天的時候,江君和陳曉潔也沒閒着,聊了聊這些年都經歷了些什麼事情。沒想到陳曉潔也在瀋陽,而且離江君住的地方還不算遠,這叫兩人分開多年所拉開的距離不由得近了幾分。

“小君啊,二丫這丫頭怎麼樣,這幾年可出息老了,越來越水靈了,而且家裏的條件也是很不錯,老陳兩口子都說了,二丫已經答應了,你要同意,咱們直接就把這門親事給定下來。”江母坐在了凳子上,語氣很着急的問道。

“媽,這件事真不着急,在等一等吧,等咱家穩定點在說吧。”江君也不知道爲什麼會拒絕這門親事,不知道怎麼了,一想到相親這件事情,江君的腦海裏就會浮現出一個美麗的倩影——路小茹,一想到路小茹,江君就會打心底生出一絲愧疚感。

終於,在江父江母的送別下,江君二人離開了錦州,又開始了賺錢的大業。

將妹妹送走後,江君便回到自己的小窩裏,躺在牀上思考起了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忽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打斷了江君的沉思。來電話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江君不由得的有些好奇起來。

“喂?你好”江君摁下了接通鍵問道。

“江君,你死哪去了,你是不是不想混了,這幾天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發短信你也不回。”路小茹甜甜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了出來,只不過甜美的聲音裏夾雜的是不滿和憤怒。

事實上江君這兩天也確是沒有接路小茹的電話,主要是跟父母在一起,怕父母誤會,在有的就是怕路小茹叫他回去上班,所以一直也沒有回過去。

“怎麼了,領導?”聽見路小茹憤怒的叫喊,江君情緒並沒有一絲的波動。

“還怎麼了,我告訴你,江君, 你要是不給我個理由,咱倆今天沒完。”江君可以想象的出路小茹現在的表情,一定是極其的憤怒。

“。。。。。那個。。我。。”江君剛要開口解釋,就被路小茹的話給打斷了。

“行了,沒工夫跟你廢話,一個小時後,世紀咖啡店門口, 你要不來,明天你就不用來上班了。”說完,路小茹就掛斷了電話。

這究竟是個什麼女人啊,先讓人解釋,然後又不讓人解釋。真叫人弄不懂啊。江君看了看電話,隨意的將電話扔在了一邊,起牀穿了件比較乾淨的衣服就走出了家門。

雖然不知道路小茹到底有什麼事情,但是畢竟關係到自己工作上的事了。自己怎麼着也得悠着點。半個多小時後,江君終於趕到了世紀咖啡店的門口,這家店在瀋陽也算是比較出名的一家了,江君有時候也會在這裏路過,但是卻沒有進去過。

離老遠就看見了路小茹那熟悉的身影,依舊是那麼的漂亮,上身穿着一條黑色的連衣裙,下面還是那雙可以吸引住任何男人目光的修長美腿,俏生生的站在咖啡店門口,吸引了來來往往不少男人的目光。

而江君穿的還是兩年前買的那件黑色背心,渾身的肌肉勾勒出完美的線條。下面穿了一條很休閒的大褲衩子,和一雙新買的人字拖。在這個充滿浪漫氣息的咖啡店裏顯得格外的不協調。

“你還知道來呢啊,之前幫了你那麼大的忙你也不說請我吃頓飯,我一個大美女還得約你出來。”路小茹滿臉憤怒的掐着腰說道,尤其一看江君穿衣服的散漫,心裏面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約在這裏的意思就是想讓江君穿得立整點,誰知道這呆子居然穿這麼一身出來。

江君明白路小茹說的幫忙是什麼意思,確實,心裏面也有點不好意思,人家幫你和妹妹把關係調節好了,自己一點表示也沒有,確實有些說不過去。老臉一紅,憋了半天終於開口說了一句叫路小茹吐血的話“今天我請你喝咖啡,不過別太貴。。。”

"….."路小茹。

兩個人坐在靠在牆角的一張桌子上,四周曼妙的音樂不時的迴盪在安靜的咖啡店裏面。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坐着,誰也沒開口說話。桌子上放了兩杯熱騰騰的咖啡,香濃的味道充斥在兩人身邊。

江君是因爲一直就沒怎麼跟女人打過交道,整個身心都沉浸在賺錢上面。心裏面想說話,但到了嘴裏,卻又說不出來。

路小茹則是繼續生着江君的氣,第一次約會居然會這麼不重視,這叫路小茹臉上很掛不住。

半晌,路小茹淺淺的喝了一口咖啡,舉止動作都十分的優雅,淡淡的說道“晚上我有個同學結婚,”

江君“啊。。”

“你陪我過去。。。”

江君“啊。。“

“假裝做我男朋友”

“啊。。啥?”

江君滿臉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看着路小茹那堪稱完美的身材,身爲小處男的他,不禁嚥了咽口水。

“別一副那麼猥瑣的樣子好不好,是假裝,明白嗎?”路小茹敲了敲桌子嚴肅的說道。

“那你爲什麼找我啊,我這樣的可能當你男朋友嗎?”江君不解的問道。

“你就別管那麼多了,一會我帶你去弄身體面點的衣服,晚上你就跟我去就行了,然後你不接我電話的帳咱們就算抵消了。”路小茹暗想道“我能告訴你我男性朋友沒有幾個嗎?”

又坐了一會後,兩個人的身影出現在大街上,琳琅滿目的各種服飾,各色形態豔麗的美女,差點晃瞎了江君的眼睛,這還是江君長這麼大第一次來到這麼熱鬧的地方,不禁有些好奇,左瞧瞧,又看看,像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一樣。

路小茹默默的看着這個像個比自己高出一頭的男人,心裏面不禁有些好奇,這也不算什麼大地方,這小子在瀋陽呆了這麼多年,不會連衣服都沒買過吧。。想到這裏,路小茹意味深長的看了江君一眼。

“好了,就這裏吧,”路小茹走進了一家牌子上全是英文的店裏面。

江君聽見路小茹的話之後,也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N個小時後。。。

江君終於從店裏面走了出來,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剛被路小茹扔在垃圾桶裏的一身行頭,又摸了摸剛被路小茹摁在理髮店裏剪完的頭髮,心裏面更加的心疼起來。

“恩,這回終於能見人了,不錯不錯。。”路小茹圍着江君打量了一圈,點點頭道.

“這就算能見人的衣服麼。。”江君嘴裏叨咕了一句,不停得打量着自己身上的一身衣服,可以說着件衣服是江君這輩子穿過最貴的一件衣服了,也不知道是什麼牌子的西服,反正是花了兩千多。

“沒想到這呆子穿上西服還真挺不錯的,長的也不算醜啊,而且也算老實,怎麼就找不到女朋友呢?”想到這裏,路小茹不由得臉一紅,暗罵道“我關心這個幹嘛。。”

“那個,領導”江君欲言又止的問道。

“別叫我領導,我告訴你幾遍了,今天晚上你回家之前,都叫我路路,沒明白嗎?”

“知道了,領導。。。。“ 一路上,路小茹的肺都快被氣炸了,這個呆子問了一路的廢話,一想到一會參加的婚禮,路小茹就有些頭疼,這要是被同學看見了,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l路路,晚上可以吃飽嗎?”江君再次問道,在路小茹三令五申的糾正下,江君終於改口 叫路路了。

“滾!”終於,路小茹承受不住了,一點沒有形象的大罵道。

江君一看路小茹發怒了,心裏也有點不好意思,隨即轉過了頭,專心致志的開起車來。

路小茹的同學真的很有錢,至少在江君的眼裏是這樣的,環城大酒店,很多人的婚禮都會在這裏辦。門口兩個十分漂亮的迎賓員不停的對着出入的人問好。

“路路, 你也來了啊,這是你男朋友嗎?”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走了過來,手裏拎着一個上面寫着LV的包包。對着路小茹打招呼道。

“王麗芝,你也來了啊。”路小茹卻似乎對這個女人不太感冒,語氣淡淡的回道。

“呵呵,我的好姐妹的婚禮,我能不來嘛,看了這幾年混的不錯啊,都開上車了啊。。”說着還向路小茹身後的君威看了一眼。

“呵呵 ,也不行,自己賺錢買的別克,怎麼也比不上別人送的寶馬啊。。”路小茹略帶諷刺的說道。

“哼 ,跟你有什麼關係,”扔下這句話後,王麗芝便氣呼呼的走了。

“你跟她有仇啊,”江君湊到路小茹邊上問道。

“跟你有毛關係。”路小茹也氣呼呼的向大廳裏走了進去。

雖然說這次婚禮上江君扮演的角色是路小茹的男朋友,但是卻連路小茹的手都沒有碰到一下。一進去之後,路小茹就跟着幾個關係比較好的同學坐在了一起。山南海北的聊了起來,不時的傳出了幾聲清脆的笑聲。

江君坐在了離路小茹不遠的一張桌子上,拿起桌子上的煙便抽了起來。

“兄弟,你也陪女朋友過來的啊。”一個身材比較消瘦的男人走坐在了江君的身邊。

“恩 ,你也是啊。”江君吐出了一口煙說道。

“呵呵,那必須得,來兄弟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堯,你呢?”說着陳堯友好的向江君伸出了手。

“江君。”話不多,但也同樣的伸出手禮貌的回道。

“兄弟,這地方我們可以坐下嗎,邊上沒地方了。”兩個一高一矮穿着西裝的男人也在邊上坐了下來。

“隨意隨意。”江君很是大方的說道。

接下來,幾個男人坐在一桌開始喝起酒來,雖然不熟,但是喝着喝着酒熟了。

“兄弟,今天咱們能在。。嗝。。一起喝酒,那就是緣分,兄弟我也不矯情,其實我不睡王娜的男朋友,我是她請過來幫忙的。。”後來的那個高個子的男人打了一個嗝說道。

“這麼巧 。。我也是啊。。”那個矮個子我也跟着說道。

“說實話啊,本來我都答應劉然那丫頭不說出來的,既然在場的兄弟們都開口了,那我也說吧,其實我也是聘請過來的 。。。哈哈哈哈。。。“陳堯的臉也喝的彤紅,暈暈乎乎的說道。

“呵呵,我也一樣。”江君可以說是這桌子上最清醒的一個了,或許是覺得面前的這幾個人都很實誠吧,自己便也跟着說上了。

一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悅而同的哈哈大笑起來。

“嗎的,本來我都不想說來得,誰叫那老孃們給我忽悠過來之後就把我扔在這裏不管了,今天我也得把她賣出去。。”陳堯端着酒杯,身子有些發晃的說道。

“對。。對。。對。咱們這一桌子臨時工 一起幹一杯。。”江君率先舉起了杯子笑道。

“來。。”

“乾杯。。”

“乾杯。。”

四個臨時工高高舉着杯子撞在了一起。

“那邊幹什麼呢,這麼吵”路小茹身邊的一個十分清純的女孩問道。

路小茹扭頭看了看,小嘴張的大大的,成了一個圓圓的O型,很是可愛。

“路路,哪個是你男朋友啊。”清純的女孩瞪着大眼睛問道。

“就那個,個子最高的那個。”路小茹指了指江君的方向,心裏面暗暗想到“你要是敢給我亂我說話,我就把你咔嚓了。”

坐在酒桌前的江君,剛要喝酒,就感覺胯下傳來一股冷意,不禁的打了一個冷戰。隨後晃了晃腦袋,大聲叫道。“來,乾杯,哥幾個。”

終於,在晚上十點的時候,江君在路小茹測攙扶下,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慢走啊,兄弟,有什麼事給兄弟打個電話,兄弟指定到位。。”陳堯被那個清純的女孩攙扶着走到了江君的車前,不停得向江君揮手道別。

“行啊,不錯啊,陪我參加個婚禮,還能交上幾個兄弟來。”路小茹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混蛋鬧這麼一出,可是把自己的臉都丟盡了。

“還行,嘿嘿。。”江君的頭腦還算有些清醒,笑呵呵的回道。

“那你沒亂說什麼話吧。”路小茹硬擠出一絲笑容來,語氣滑膩膩的問道。

江君哪裏被女人這麼近身過,雖然以前妹妹總往自己身上跳,但是自己卻是沒有絲毫的感覺啊。現在被路小茹整這麼一下子,只感覺耳朵癢癢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