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等待她的,是千萬年的孤獨,常年以阿飄的方式在月球上空來回的徘徊著,這樣的生活,相信,無論是任何人,都是無法忍受的了的,她也不列外。


似乎是察覺到了不遠處陳凡的目光,嫦娥頓時心神一動,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驚喜之色,多少年了!她等待了多少年了!這次,終於有人過來了?」

希望這次,不要讓她失望,不要向以前一樣,那些人來了之後,卻看不到她,嫦娥低喃著道:「不過這次,好像與以往不同,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嫦娥嗎?」眼見於此,陳凡嘴角微撇,笑了笑道:「此番前來,終於找到你了!也不妄我白來一趟。

此次前來,他不僅是要解救嫦娥,他還有一個打算,那就是用其牽扯住人王和聖母兩人,順便撮合一下她和地藏王的轉世,也就是馬小玲的親哥哥,馬小虎,他不想平白拆散了他們,便宜了別人,這與他目的不符。

轉眼之間,半個時辰轉瞬即逝,玲瓏寶塔在這短暫的時間當中,橫跨至冰冷的虛空當中,從遙遠的地球另一端,來到了這座蒼茫的月球當中,這裡一片荒蕪,沒有一絲人煙,剩下的,也只有一些乾涸的土壤。

玲瓏寶塔一經著陸,便化作一道流光,隱蔽開來,人群中,只剩下陳凡,王珍珍和馬小玲三人,早在幾分鐘前,倆女就早已經醒來,此刻一臉茫然的望著眼前的一幕,她們不敢置信,她們真的來到月球了。」

「珍珍,沒想到,我們真的來到月球了!眼見於此,馬小玲頓時興奮的叫了起來,此刻的她,顯然表現的有些情不自禁,畢竟,她也是第一次來月球,表現成這樣,也是很正常的嗎?」

「是啊!小玲,聽到馬小玲這麼說,王珍珍同樣顯得很高興,她也沒想到,她這次竟然會來到月球上,而且還有機會見到傳說當中的嫦娥,想到這,她內心當中就充斥著無盡的喜悅。

「不是說月球上有嫦娥么,為什麼這裡什麼都沒有,想到這,馬小玲的嘴中就不由的呢喃了幾句,她情不自禁的這般想到,這月球之上,除了一片荒蕪,熙熙攘攘的土壤之外,根本什麼都沒有嗎?哪還有嫦娥的身影。」

「很快你們就可以見到了!聞言,陳凡頓時笑著道:「你們之所以感應不到她,是因為瑤池仙桃的緣故。」

數千年前的嫦娥,與人王伏羲相愛,因意外之際,被瑤池聖母陷害,吃下瑤池仙桃,飛升至月球之上,整日像個阿飄一樣,來回的在月球上空徘徊,坐看日月更替,如同隱形人一般,普通人自然無法看到她。」

「是嗎?」聽到這話,馬小玲的疑惑頓時更深了!什麼瑤池仙桃,瑤池聖母的,她根本就不明白,而今,她唯一所知的,就是將臣,將臣是她馬家的終極目標,或許,兩者之間,有什麼聯繫吧?」

「走吧?」小玲,就讓我們看一下,傳說中的嫦娥,究竟長什麼樣子,見此,陳凡不由的一笑,身形一動,化出一道光芒,包裹住倆女,剎那之間,便橫跨至數十里的距離,不過片刻,就來到了距離,距離嫦娥不遠處的地方。

「你來了!眼見來人,嫦娥頓時笑了笑,似乎是認識他一般,映入陳凡眼前的,是一位身著一襲白衣,面容絕美,渾身身上充斥著無盡仙靈之氣的女子。

她腳跟虛浮,懸浮在半空之上,如同阿飄一般,整日漂浮在月球上空,場景略顯詭異,他能夠感覺到,面前的女子眼中無盡的蒼涼,那是經過無數的時間堆積而成。

「你認識我,眼見於此,陳凡略感詫異,他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認識了對方,按理來說,兩者之間應該還沒見過才對,為什麼她會認識自己和馬小玲等人,這不應該啊!」

「陳凡,馬小玲,王珍珍,一堆痴情怨女,嫦娥笑著道:「八百年前,我曾見你們穿梭時空,來到八百年前的宋朝時空,也就是朱仙鎮所在,在哪裡,你一招擊敗金兵將領完顏不破,拯救岳家軍於危難當中。

「八百年前,完顏不破,岳銀瓶,見此,陳凡頓時呢喃幾句,若是他沒估計錯的話,他應該是藉助宇光碟的力量,帶著倆女,回到了八百年前的宋朝時空。」

「不過下一次,可就不確定了!陳凡笑著道:「帶這一點人怎麼夠呢?」下一次若去宋朝時空,我可不能忘記將金正中,未來,以及其他人帶去,來一場過去的時光之旅,這樣,才能算的上熱鬧。

。 葯門考核廳,一面銅鏡正呈現出考核的畫面,作為這裏面腿最短的丁瑤很快吸引了別人的注意,首先肯定是要嘲笑一下的,按照銅鏡監測出來的數據,這個小女孩的骨齡已經七歲了,七歲的小孩為什麼這麼矮?該不會是個半截人吧!

在這裏,一米七一下的成年人統稱為半截人.

不過,很快就被打臉了,這個半截都沒有的人伸手很是靈活,別的小孩都是跨上一個台階雙手撐在台階上一用勁就上來了,而這個小孩確實雙手用力支撐身體然後雙腿一個跳躍就上來了,身形靈活的不行。

丁三全帶着幾個弟弟妹妹已經爬到了第二十階,不時回頭看了看小姑姑,結果就看見像猴子一樣身形靈活的小姑姑,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丁三全是家中孫子輩的老三,是這一次參加比賽中年齡最大的,別的技能沒有點滿,帶孩子的技能可是百分百的,他的五個弟弟妹妹包括年幼的小姑都是他帶大的,所以按理說他應該很了解這些孩子,可是看着自家小姑矯健的身手,他實在想不清楚這是在哪裏學的。

當初為了挖墳,丁瑤趁父母不備,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山上挖墳,一切都要快,這要是被發現了就挖不成了,要是在挖墳的時候聽見她娘喊吃飯還要以最快的速度趕下山,否則她的靈米粥就沒了,體力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練成的,所以說吃貨的能量是可怕的。

所以,第一關考驗體力完全難不倒丁瑤。

很快一柱香過去,丁瑤!順利通過第一關,同樣通關的還有丁三全,她的三侄子。

這一批通過的有二十人,他們來到了下一關,這一關考驗的是挖地,沒錯就是挖地,作為一名合格的葯童,不僅要有體力,還要考驗挖地的本領。

考核的地點是一片靈田,內容是,要在一炷香的時間內挖出三十個坑。

挖地本是一項簡單的事情,可是他們要挖的靈田,靈田蘊含豐富的靈氣,因此,靈田裏面的土壤比正常土壤更加堅硬,需要用低級靈器來開墾。

來這裏參加考核的大多是漏勺體質,也就是普通人,普通人想要使用低品靈器手部的力量必須要達到兩百斤左右,這對於孩子來說很困難,因為一個正常兒童的手臂力量只有一百斤左右,達到兩百斤的孩子太少了,就算能舉起低品靈器,想要在指定的位置拋出個坑來更是難上加難,所以歷年考核中,這一關被刷下來的人數最多。

看見這一關的考核內容,丁瑤笑了,挖坑,這裏這多人論起挖坑誰能有她經驗多?專業挖墳三年就問你怕不怕。

這一關顯然易見,丁瑤留下了,她在一個時辰之內挖了三十七個坑,超額完成任務,直接搖搖領先。

岩石壁前,同村的人看見丁瑤的速度有些納悶的問了問丁海:「你家大丫挖坑這麼快,有什麼秘訣嗎?」

丁海夫妻的臉都黑了,挖坑秘訣是有的,但是他們不敢告訴對方,就是怕對方會直接提到進去殺人,畢竟,大丫的挖坑秘訣都是挖墳練出來的。

「天天吃靈米粥有助於增長力氣!」李琴找了一個借口忽悠過去,否則她真怕對方會刨根問底。

同村的人有些瞭然的點點頭,他也是聽說的,丁海家的大丫從出生就開始喂零米粥,七年來都沒有斷過,這也就是他家人口多,拿回來的靈米多些,這要是換成人口少的人家都吃不起,所以也就沒有細問,只是將大丫挖坑的速度歸功於靈米上。

外面的人還在討論,裏面的人已經進入了第三關考核,第三關考核開始的時候,有人領着他們一行十人來到了一間教室一樣的屋子裏這一關考核的是寫字。

光是聽字面的意思,丁瑤覺得自己穩了,前世作為一名改造博士,她的腦海中放置了三塊晶片,裏面儲藏了地球和她所在星球的所有知識,被人稱之為移動書庫,別的不敢說,上下七千年歷史中出現的任何文字她都能認識,龐大的知識儲量給足了丁瑤信心,這一關妥妥的是為她量身打造的啊!

當一名穿着灰色衣衫的執事走了進來,進行一番簡單的自我介紹后,拿起石塊在面前的石壁上寫出一個字,一股淡淡的葯香傳入所有人鼻翼,所有人震驚,因為這葯香味是從這個字的身上傳出來的,此刻更震驚的是丁瑤,在看見這個字的一瞬間,她的大腦開始飛速運轉,將自己所知道的每一樣字和眼前的字來了一個對比,結果都對應不上,所以,她現在是個文盲?這個打擊有點大。

「你們有誰知道這是什麼字嗎?」執事看了看所有人,經過前面兩關的淘汰,站在他們面前的只有十個人,就這十個人還需要淘汰一半,甚至更多,宗門只需要有用的人,沒用的人不需要存在。

所有人沉默不語,眾所周知,字在這個世界上是很珍貴的東西,是的,珍貴,像他們這種家中沒有修行者,自己又是普通資質的人是沒有機會接觸到字的,只有修行者才能接觸到字的存在,而字就是修行的功法,一個字一個功法,葯門的基本功法就是一個葯字。

並不知道這一切的丁瑤看見所有人沉默,頓時心裏平衡了,這說明大家都是文盲,都在一個起跑線上。

看見沉默的眾人,灰衣執事並沒有露出不悅的表情,反而和大家講解了這個字的組成和筆畫,講解完之後,就讓他們挨個上去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寫出來。

字就是功法,字的筆畫代表着功法在體內運行的方向,筆順不對,則功法也會不對,所以說寫字的時候,下筆落筆的筆順是不能出一點點差錯的,否則靈氣會在經脈中亂竄,輕則受傷,重則經脈斷裂有生命危險。

葯這個字在石壁上共有十八筆,灰衣執事講解的時候只說了前八筆,不是他不說完,而是覺得這些孩子根本不可能學到第八筆。

一個一個孩子上前嘗試,有的第一筆就下錯了位置,有的第二筆,甚至有的第三筆寫的不對,灰衣執事一直都在看着,看見不對勁就及時阻止,防止這些孩子受到傷害。

。 幾日後。

千幻來到了蒼山關。

蒼雅見到千幻很開心,忙上前拉住千幻的小手,緊握著不放,笑著道:「千幻妹妹可算是來了,我盼你盼了許久呢。」

千幻想要不著痕迹的將手從蒼雅手中抽出來,卻發現一時根本抽不動,只能勉強一笑,道:「蒼教尊說笑了,你我都是為主上辦事。主上讓我來,我這不就來了嘛。」

她這是在提醒蒼雅,她是主上的人。

別管蒼雅有什麼心思,假如她不同意,或者說主上不同意,蒼雅就不能亂來。

果然,蒼雅一聽這話,手便鬆開了些。

千幻趕緊抽出自己的小手。

看了看,發現手都點紅了,不禁心疼。

可憐她來時才在莜都一老奶奶那裡做的指甲,差點沒給蒼雅捏壞了。

蒼雅見千幻對她有所抵觸,倒也沒強上,準備順其自然。

她相信,只要在主上身邊一起呆久了,千幻會和黃西鳳一樣,知道她的好。

畢竟,女人才懂得心疼女人嘛。

至於千幻指甲什麼的,她方才真沒注意,下次就不會了。

接著,蒼雅便叫人置辦了一桌酒席,又叫來張墩、李木,加上黃西鳳,四人一起為千幻接風洗塵。

飯後,蒼雅才與千幻談論起目前的情況來。

「涼國進來一直在邊境增兵,目前已經增加到了十萬大軍。

至於涼國的神府境,卻不知是否藏在軍中,情況未明之下,我們也沒冒然行動。

畢竟按照規矩而言,我們神府境就該與神府境交手,去屠殺一些敵國普通將卒影響不好。」

黃西鳳則看著千幻問:「千幻妹妹可知道那九頭妖蜃?」

千幻有點鬱悶。

她不就是臉長得兒童一點,個子矮點嗎?

怎麼就都叫她妹妹?

沒論過年齒,萬一她更大呢?

心中暗暗吐槽一句后,千幻才道:「說起來,九頭妖蜃之名我確實聽聞過,不巧得很,這妖蜃與我一般,可以用毒之靈力使其他生靈陷入幻境之中。

事實上,我們毒修原本就分為兩部,一在西南,一在西域。

因為某些西域奇毒也很出名,甚至我們西南都未必找得到。

而那妖蜃的毒之靈力比我的更厲害,無形無跡、無色無味,令人防不勝防。」

聽完千幻的話,其餘人都皺起了眉頭,沉思起來。

若是其他的毒,他們還可憑藉自身靈力抵抗一二。

可能夠使人陷入環境的毒,還防不勝防,那就難辦了。

大約過了十幾息,蒼雅才道:「既然如此,那千幻妹妹的任務便很重了。」

「怎麼說?」千幻問。

蒼雅道:「妖蜃之毒縱然厲害,可涼國那幾個神府境卻完全不知道妹妹你的存在。

如此,妹妹完全可以待在暗中,只要我們與涼國神府境交手,妹妹就可以施展毒之靈力,讓他們先陷入幻境之中。

若是操控的好,興許我們可以一戰而殺盡涼國神府境!」

說到最後,蒼雅殺氣森森,終於露出了點當年的凶威。

黃西鳳聞言提出了疑問,「可是我們怎麼能讓涼國神府境規矩地與我們交手呢?」

蒼雅道:「這很簡單,我們下戰書就是了。而且到了神府境,尤其是在兩邊都有風系修行者的情況下,很難進行偷襲。

另外,神府境間大戰威力不小,即便只是餘波,也很可能令很多雙方將士殞命。

所以,涼國神府境必然也想與我們進行決戰。畢竟他們有九頭妖蜃在,有著極大的勝率,不是么?」

說到最後,蒼雅似笑非笑。

顯然是在說,涼國神府境以妖蜃為依仗,卻不知他們這邊有個能反制妖蜃能力的千幻法王。

所以,真打起來,有心算無心,反而是雲國這邊勝算大。

黃西鳳、千幻四人思忖了番,不得不承認,蒼雅的提議不錯。

就在此時,一名將領在外面高聲道:「啟稟蒼教尊,涼國人送來了戰書!」

頓時黃西鳳等人面面相覷,隨即都詫異得看向蒼雅,對蒼雅料事如此之准感到驚異。

蒼雅則是一笑,花枝亂顫。

「看來這涼國人果然與我想到了一處呢,如此,倒是省了我們的筆墨。」

說著,蒼雅示意張墩去將戰書拿了進來。

拆開信封一看,戰書卻是涼王李元平親自寫的。

別說,字體相當遒勁,又暗藏霸氣,若是普通女子見了,再思及李元平的身份、實力,恐怕便會芳心暗許。

奈何在座的幾個都不是普通女子。

至於信中內容,則是言明神府境若隨意交手恐波及雙方軍士,不如相約決戰。

若是一方勝出,另一方的軍隊倒也不必做抵抗,原地投降就行了。

介時涼國必將善待雲國的將士們云云。

所以,看完后蒼雅直接將信往桌上一拍,冷笑道:「這李元平果然是驀定穩贏我們。」

張墩如彌勒般笑道:「那不正好讓咱們配合著演一場戲嗎?」

蒼雅點頭,「你說的不錯,既如此,我這便寫信回復,接下涼國的挑戰。」

···

涼、雲兩國邊境是方圓幾十里的橫斷山脈,這裡高山險峻、斷崖處處,林木茂密。

經過書信「溝通」,最終雙方便把交戰地點定在了這片近乎原始的山林之中。

到了約定好的決戰之日,李元平便帶著單清揚、陽鉞一起進山。

至於買買提,卻是要坐青鵬,從空中走。

如此兵分兩路,卻是也是謹慎起見。

涼國幾位神府境雖然不知「戰略上藐視對手、戰術上重視對手」這句話,但擁有豐富江湖經驗的他們卻是這麼做的。

路上,單清揚、陽鉞心中都是一片輕鬆。

別看那日陽鉞質疑買買提,卻只是看不慣買買提在幾人面前裝逼囂張而已,實際上心裡對己方也是極有信心的。

「大王,聽聞那暝教教尊蒼雅乃是個絕世美女,既然妖蜃可以令其陷入幻境,那我們是否考慮活捉。

若是大王能納其為妃,說不定能讓暝教轉投我大涼,進而使大涼實力大增。」

單清揚向李元平提了個建議。

別說,李元平還真心動了——至於對方實際比他大了一千多歲,可以當老祖宗的事,被他下意識忽略了。

於是他問:「妖蜃的幻境總不能一直維持,若那蒼雅清醒了,幾位可有把握製得住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