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等最後兩個年輕小伙兒也感覺差不多了,這才一人啐了那人一口,這才迅速離去。


他們的任務可是保護嫂子,這事兒最重要,肯定得分清主次,不過這人竟敢肖想嫂子,他們幫著[輕輕的]教訓了一下應該沒啥吧。

如果地上那人知道他們的想法,肯定會會氣的噴出一大口血來的,他會指著自己腫的跟豬頭差不多的臉問問他們,這叫輕輕的。

不過可惜了,他沒有這個機會。

等到陸家的午飯結束,陸大海他們所有人酒醒,這才發現有一個人不見了,失蹤了,然後大家便開始在家裡到處找人。

因為人是在陸家不見的,陸大海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幫忙去找,便把自己的屬下排出去幫著找人。

一直到到了下午近四點才有了消息。

「報告!」

講話的是魏國才隨身帶來的一個親信,他站在魏國才面前臉上帶著尷尬。

「講。」

「領導,人已經找到了,不過…」那人說話有些猶豫,但是魏國才一聽人找到了,心中便放下了一塊大石頭,就沒注意到那人臉上的表情。

他吩咐到:「他在哪兒呢?快帶他進來,我有事跟他說呢。」

「領導,人雖然是找到了,不過他…」前來報消息的人突然有又開始猶豫了起來,他看了看屋子裡的站著這麼多的人,不知道該不該把剛才的情況告訴他的領導。

但是他這番維護看在心急如焚的魏國才眼裡,卻是覺得屬下辦事不牢,連事情的輕重緩急都分不清楚。

他今天來這兒,可不是為了給陸老頭兒賀壽來的,而是為了陸大海的侄女兒陸薇薇而來。

早在幾天前,他就收到了信息,說陸大海的侄女兒要來給他做壽,這可是個好機會呀,他不管對方是什麼意思,但是如果他兒子跟陸大海的侄女兒結了婚那可是件天大的好事兒。

陸薇薇的爺爺是單位的高級領導兼指揮官,對他們這些人的工作調派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性。

如果自己的兒子能夠成了他的孫女婿,那他還愁啥出路啊,那簡直是閉著眼睛也能夠爬上巔峰啊。

而今他看著自己的屬下這般的拎不清,心中便有些惱怒起來,本就喝了些酒,便沖著屬下大罵道:「有話就說有屁快放,別你娘的哼哼唧唧半天打不出個屁來了。」

魏國才本也不是出自什麼書香門第,雖然是多年一來身居要職,但是他骨子裡的那種悍勁兒還是在的。

這不,一開口就將人家罵的狗血淋頭的。

如果實在平時的話,剛才屬下說的那番話和做事他肯定能夠察覺的出來,不過現在他一心想著要跟陸家結成親家,便有些急躁,什麼都沒有多想,他只想讓自己兒子跟陸薇薇趕緊的見個面再說。

他兒子別的不敢說,就那長相那個姑娘看見了不動心啊,大高個兒,白皮膚雙眼皮,看起來一派斯文,怎麼看著也是一個文化人啊。

他的身上有條龍 現在的姑娘家不就喜歡那些個有學問的人嗎?他兒子的外貌氣質剛合適,而且還有他這樣能幹的爹在此,他早就已經對這門他一廂情願的婚事有了八分的把握了。

剩下的就看他兒子的油嘴滑舌了,不過他有信心,他兒子除了長相還有一個[特殊技能]就是閱女無數,所以肯定能將陸薇薇給搞定的。

那個屬下本來也是一番好意,想著自己多番暗示魏國才,他應該就明白其中有問題,就會跟著他出去看看的。

可是沒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卻為他招來了辱罵,甚至連他過世的媽也被連帶著一起收到辱罵,這讓他心中感到自尊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便心下一橫,反正我也暗示明示過了,是人家自己不領情的,他又何必多事呢,便只好慢吞吞的開口說:「領導,人我們已經找到了,但是他現在卻昏迷不醒。」 「啊!」眾人嘩然。

「你給我說清楚,剛才的話到底什麼意思?」魏國才感覺腦子不夠用了,聽見屬下的話,他只覺得耳朵邊上一陣蜜蜂響。

「就是,魏少他被人給打暈了。」

魏國才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不可思議的問:「你說什麼?小磊他被人給打了,他現在人在哪裡?」他不相信會有人敢打他的兒子,在他心裡敢跟他斗的人,那還沒有出世。

可是當魏國才出去看見躺在擔架上,被揍得鼻青臉腫看不出原本長相的人時,整個人都愣住了,好一會兒講不出話來。

但是自己的兒子他當然還是認得出來的,所以現在臉上一片鐵青。

陸大海跟郭德民聽見動靜也走了出來,兩人雖然在吃飯時喝了不少的酒,但過了一個下午現在已經醒的差不多了。

看見躺在擔架上的人他們也沒有認出來那就是魏家的獨子,還以為是那個被單位集體攻擊的破敗分子呢。

接下來的事兒當然就是魏國才氣得暴跳如雷的派人去找目擊證人和抓那個打人的去了。

至於魏國才原先的計劃也被他兒子出事兒打亂了,最後也只得在眾人複雜的眼神中慌忙離開,哪裡還顧得上跟陸大海提魏磊跟陸薇薇的事兒。

送走魏國才及其他人,陸大海跟郭德民回到屋裡兩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剛才在外面看到魏國才兒子那副樣子他們早就忍不住想笑了,但一直憋著。

現在看見人走了還不趕快笑個夠本啊,所以兩人已經是笑的停不下來了,看的衛淑蘭和陸大海的老婆很無語。

兩個加起來已經一百歲出頭的老頑頭了,卻在屋子裡笑得像是背著打人偷吃糖的小孩子。

看長輩們開心的聊天,作為晚輩,陸震川兄妹也不好在旁邊聽,他們只好帶著郭敏慧來到客廳的另一邊坐著,只是耳邊不時傳來陸大海他們的說笑聲,聽起來就知道他心情很好。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 陸薇薇看了看端莊坐著的郭敏慧,想了想才問到:「敏慧,我問你啊,你哥他是什麼樣子的啊?」

「我哥什麼樣子?這是什麼意思啊?」郭敏慧有些訝異她的問題,什麼樣子? 早安,金主大人 這指的是長相呢還是什麼別的啊。

看見郭敏慧不解,一旁坐著沒說話的陸震川連忙為妹妹解釋:「對不起,我想薇薇她想問的應該是你哥哥對小嬌好不好吧,請原諒我妹妹有時候表達不太準確。」

郭敏慧看向陸薇薇,見她一個勁兒的點頭,她好笑的說:「謝謝你對嬌嬌的關心,不過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我哥對她可比對我這個妹妹要好多了。」

「那我就放心了。」陸薇薇放心的一呼,但是想到自己這麼說也好像有點不太對呀,便趕緊和郭敏慧道歉。

「沒事,我知道你是擔心她,她是你的好朋友。」

「敏慧,我發現你人真好,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陸薇薇向她伸出友誼之手,郭敏慧也大方的和她握手回道:「這是我的榮幸。」

兩個女兒對視一笑,將那種初識的陌生感拋之腦後了,兩人漸漸地越聊越投機,將旁邊坐著的陸震川完全無視掉。

林小嬌回家以後就一直在想跟蹤她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他到底為什麼要跟著自己呢,難道就因為她長的好看點兒?

不會吧,看那男的穿著倒也挺講究的,而且能夠在這偌大的家屬院里對她動手,應該也是有點頭臉的人啊,想不明白。

她決定想不明白便不想了,還是去睡會兒吧,晚上她是徹底不想去陸家了,免得看見令她噁心的人。

稍晚時,林小嬌起床打算自己隨便做點什麼吃的,她想衛淑蘭她們肯定會在那邊吃完晚飯才回來。

可是當她剛把門打開,就聞見了一股飯菜的香味兒,肚子便當即咕嚕咕嚕叫了起來,她想一定是衛淑蘭她們回來了。

正好她肚子餓了,這樣自己就不用做飯了,太好啦,不過她們到底在做什麼呀,怎麼這麼香。

走到廚房,林小嬌就看見正在忙碌的背影,正是擔心兒媳婦沒有晚飯吃的衛淑蘭。

因為看見時間晚了,但林小嬌一直沒有出現,她便想著是不是中午的飯菜不合她胃口,所以乾脆就跑回來,準備給她單獨做點吃的。

「哇塞,好香啊,媽你做的什麼菜啊?」林小嬌聞見那酸溜溜的味道,感覺自己口水都要滴下來了。

衛淑蘭剛把菜炒好,看見像一隻小饞貓似的林小嬌,笑著喊她過去自己看。

走過去一看,林小嬌開心的不得了,是木耳肉絲跟酸辣豆角炒肉沫,這兩種她都很喜歡吃,特別是第二種。

將春天新鮮出來的嫩豆角泡在酸菜罈子里,等熟了以後就把豆角抓起來切碎,然後將同樣切碎的肉沫一起在鍋裡面翻炒,那滋味兒,又香又咸又酸,用來下飯真是再好不過啦。

林小嬌只是看著聞著,都感覺口水不斷地被分泌出來了,她一定要狠狠地吃上兩大碗米飯才行。

看見她發饞的樣子,衛淑蘭笑著問她:「餓了吧,你去外面坐著,馬上就開飯。」

林小嬌樂滋滋的拿著碗準備去盛飯,可是被衛淑蘭叫住了,「嬌嬌,你拿自己的碗就好了。」

「啊?」林小嬌有些奇怪的看著她,「媽,你們不吃呀?」

衛淑蘭一邊手下不停地將鍋裡面的菜鏟進小盆兒裡面,一邊跟她說道:「這是媽專門給你做的,我待會兒就過去陸家吃,我看你一直沒過來,就想著你是不是不愛吃那邊做的菜,所以就回來給你單獨做點兒。」

「媽,您對我太好了…」林小嬌看著拿毛巾擦拭盆邊兒上的油污的衛淑蘭,聲音里滿是哽咽。

她沒想到這些菜都是衛淑蘭專門為她做的,心裡真的覺得好感動。

「咦,你這傻孩子,哭啥呀,是不是媽做的這菜你不喜歡吃啊?哎呀,那可怎麼辦啊?」衛淑蘭故意說道。

林小嬌趕緊點頭說:「我喜歡我都喜歡吃,媽謝謝您,辛苦啦。」她知道衛淑蘭是故意那麼說的,就是想讓她不要那麼客氣。

「辛苦啥呀,走端菜,吃飯去。」衛淑蘭一直拿林小嬌當女兒,給自己的女兒做點吃的算什麼呀,何況這個[女兒]肚子里還有著她們家的下一代呢。 軟妹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把衛淑蘭送出家門以後,林小嬌一個人坐在桌邊吃了起來,由於菜太合他她的胃口了,今晚她足足吃了兩大碗米飯。

其實她不過去吃飯,只是不想看見那個色老頭兒而已,她沒想到衛淑蘭會這麼細心。

吃完了飯,將碗筷收拾乾淨,林小嬌來到沙發上坐下翻看郭德民的報紙。

只看了一會兒就看不下去了,現在的報紙上面每天發布的消息還不就是那些,她發覺一個人待在這麼大的房子里好無聊啊。

一無聊她就不由想起那個男人,每次一走就是好幾天,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就在林小嬌心裏面碎碎念的時候,那個被她一直掛在心上的男人正在千里之外一個小鎮上。

這個小鎮多數居住的都是少數民族人群,漢人偏少,大部分的漢人都是以前祖上就在這邊居住的商人,因為在這邊居住的久了,他們也跟當地人差不多了。

在山裡邊的一處簡易帳篷里,郭劍鋒正在研究他面前的一副工作地圖,他們已經在這裡呆了兩天了,對方也是已經被他們逼到了強弩之末了。

雖然對方的攻擊力量已經對他們來說不足為懼,他也完全可以派人將那片污穢之地給一舉拿下。

但他不能掉以輕心放鬆,他追求的是穩紮穩打可不是險中求勝,而且對方的手裡面還有人質。

對方的垂死掙扎也是具有一定戰鬥力的,他不會讓自己的兄弟跟屬下去冒生命危險,也不能讓老闆姓做出犧牲。

必須要將危險降到最低才行,仔細觀察過地形以後,他已經有了主意。

長腿一邁,郭劍鋒除了帳篷,來到了雙方會戰的地方,跟底下的人交代了幾句,便帶了一個當地人走了。

這人叫阿南,是個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也是單位的熱情擁護者,一聽他的計劃,便很主動的提出來願意前往說服對方。

此處又要省略三千五百字了。。。。

經過阿南的幫助,對方一名頭目很快的丟盔棄甲了,因為他跟阿南還是舊識,而且他的母親也在他們這邊,所以最後他提出條件換取投降。

那名頭目的條件就是在跟郭劍鋒他們走之前,想見一眼他的母親,這個條件不算苛刻,所以他答應了下來。

最後母子二人也如約見面,而那名頭目也在親眼看見年邁的母親被舊識阿南接回家后,終於抱頭痛哭了起來。

一個大男人哭成那樣兒,看的在場的人都十分動容。

雖說他對於很多受害的人來說是個大惡人,但是對自己的母親還是挺有孝心的,阿南也答應了他會好好幫老人家頤養天年,也算是了了他的一件心事。

等到郭劍鋒他們把人帶去單位交接之後再出來,已經是近半個月後的事情了,這期間他還被大領導秘密接見,對甄家的事情也只是簡單的問了下處理結果和意見。

不過當被問起這件事的時候,郭劍鋒是完全避嫌了的,因為他在這件事的始末里從來沒有參與過。

所以當大領導提起這事兒的時候,他完全就是站在國家的利益上面去看待整件事情的,當然,這也得到了上頭的讚賞和表揚,更加覺得他忠誠可靠。

而且甄家的事情是有根有據的,他完全不用多說什麼,甄家的敗落是註定的,當然有些人也是逃不掉的。

在上頭人的開會抉擇中,很快的,甄家的事情就有了一個處理結果。

甄義氣父子因為涉嫌通敵,而且有實據在手所以不論他們怎麼狡辯都沒有用,所以判了下放最偏遠的北疆去勞改。

而家裡的女眷,本來是沒有直接參与此事,單位想要對她們寬大處理,最多就是下放到農村改造的。

可是在宣讀罪名的頭一天晚上,一封匿名信悄無聲息的來到了上頭專管此事的人手裡,而裡面的內容是足以讓甄家母女流放毀滅的證據。

在宣讀當日,甄家母女因為提前有人告知她們沒有生命危險,最多就只是下放到當地農村,雖然地位跟以前不同,但是只要能保住命就不錯了,所以心裡雖然有些不悅,但是也做好了坦然接受的準備。

可是當宣讀到沈月英和甄美靜母女二人要跟著甄家父子去流放北疆的時候,沈月英便大喊著不服,說是被冤枉了。

而甄美靜從被人一帶出來開始就一直沒有講話,一直低著頭像一個沒有生命的破布娃娃一樣。

但是當聽見她的去向時,也震驚的抬頭,她突然發現正對面坐著的正是她從年少時就朝思暮想想要嫁的男人,便又一臉痴痴的看著他,完全忘記了要給自己申訴的事。

而沈月英在看到被拿出來的證據擺在面前時,再也無話可說了,原來在甄義氣上位后的這麼多年裡,她一直在偷偷的得人好處。

她歷來為人小氣,所以當那些人捧著東西上門的時候,她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這些年她背著甄家父子昧了不少的好東西。

等到甄美靜回過神想要大喊冤枉的時候,人家只是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把一疊照片擺在了她面前,上面全是她跟陳凌的各種親熱照。

還有她為了想要上位便對一些人使了點美人計的那點兒破事兒全在這時被抖露了出來。

看見自己那麼隱私的照片都被人隨意丟在地上,在場的人全都能夠看見,也包括她曾經心愛過的男人,甄美靜原本始終保持著冷靜的心終於瘋狂了起來。

在宣讀完畢以後,她要被帶離現場時,使盡了渾身的力氣將抓著她的人撇到一邊兒,然後看著那個從頭到尾沒有看過她一眼的男人面前。

「你能不能告訴我實話,你曾經有沒有一點點的喜歡過我。」

「從來沒有。」

冰冷無情的話從男人的嘴裡吐出,而且連看她一眼也沒有,甄美靜聽到這話像是被抽取了全身的力氣,整個人便軟了下去,倒地不起。

旁邊人拉她,拽她,罵她,她已經全無知覺,後來有人一左一右將她拉離了這裡,但是她一雙眼睛還是睜大的看著那個坐著巍峨不動的男人。

刀削斧鑿的五官深刻如畫,一身綠色的制服將他襯托的無比俊美,但是卻又那麼遙遠,像是她永遠也觸摸不到的星星一樣…… 直到被人給拖出去,甄美靜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其實看起來挺可憐的,不過在這裡可沒有人會同情她,在那些心如鐵石的人眼裡,這不過就是一個不知廉恥的蕩婦罷了。

「啪,啪」甄美靜剛被拖出屋子,就被人用力的甩了兩個大耳刮子,一個有些矮胖的婦女臂上帶著袖章,一臉鄙夷的看著像死狗一樣的女人。

朝著地上趴著不動的甄美靜狠狠地啐了一口:「呸!長得這麼丑還敢肖想男人,我看你是想男人想瘋了吧,就人家那樣兒的也是你能想的,說不定人家以後也得找個啥天仙兒的來配吶,炸會看的上你。

「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也不好好撒泡尿照照自己到底什麼德行,就敢鬧,我呸!不要臉的東西,臭狐狸精,一天到晚仗著自己有兩個南瓜,就到處勾引男人,咱們女人的臉都被你給丟光了。」

這婦女的丈夫就是那些年被個比她年輕漂亮的女人給勾了魂,拋棄了她們母子,現在看見甄美靜就想起當年那個女人,氣就不打一處來,對著甄美靜一個勁兒的罵罵咧咧。

不知道她是那句話觸到了甄美靜的逆齡,本來了無生氣的她突然從地上爬起來沖著那婦女就拿腦袋朝著那肥肚子撞了上去。

那婦女因為有些肥胖手腳也不怎麼靈活,竟然被她給硬生生的撞到了地上,也不等她反應過來,甄美靜就跑上前去一通亂打亂踢,還拿嘴將那婦女肥厚的上嘴唇給咬了個大豁口出來。

然後瞬間那女人臉上便血淋淋的了,這時才從她嘴裡面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很快的就有外面駐守的人衝進來,只不過幾下就將發狂的甄美靜給制服了。

當他們看見那婦女的上唇肉竟然被咬掉了一塊,也是大驚,這才發現甄美靜的嘴上臉上也全是血。

甄美靜對著地上還在哀叫連連的婦女張開了嘴,裡面正是她剛才咬下的一塊肉,然後她在那婦女驚恐的眼神中將那塊不大的肉在牙齒的幫助下磨碎,接著喉嚨里咕嚕一聲吞了下去,嚇得那女人大叫起來,一時也顧不上痛了,手腳並用的往外爬了出去。

其他人看見這一幕也乾嘔不止,他們全部跑了出去,拿了把鎖將門關的緊緊的,像是裡面有什麼嚇人的怪物一樣。

這邊發生的事情當然也被報到了前面,最後上頭將甄美靜被改判神經失常改送去了精神病院,他們覺得如果一個正常人的話肯定做不出來這種事兒,估計這輩子也難見天日咯。

甄家的小女兒甄美麗因為年紀還小,父母兄長做的事情她也全然不知,所以無罪放出去。

但她就算是出去了也沒什麼好日子等著她,甄家垮台了其他人也不會待見她,再加上她什麼也不會,一個人孤零零再外面該如何生存,所以倒不如跟著爹媽一起走,就算北疆偏遠些,但是還有家人陪在身邊。

但是甄美麗像是鐵了心一樣,不管沈月英跟甄世傑如何勸說她都不願走,在她心裡覺得北疆就是蠻夷之地,風沙又大肯定很苦,她才不要跟過去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