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等賈芸、賈荇並李鍾、李元和李威帶上人一起出門瀟灑後,索藍宇搖着摺扇,輕聲問道。


賈環點點頭,道:“的確如此。”

索藍宇一收摺扇,眉頭微皺道:“可之前計劃的,不是甫一入金陵,今夜就當動手嗎?”

賈環眼睛微微一眯,輕聲道:“計劃沒有變化快,我都沒想到,劉昌邦那個悍將,竟會慫包到這個地步。

沙場搏殺時沒軟下來,到了這富貴鄉卻軟了下來。

身爲兩江總兵,竟連麾下將校都沒認全。

若是旁個也就罷了,他居然連金陵遊擊都不認識。

來這二個月,怕是都在醉生夢死中度過。

讓這樣的人給咱們出力辦大事,我可放心不過。

所以,我給韓楚半個月的時間,讓他接掌兩江大營,由韓大輔助他,必然可行。

半個月後,趁着江南那些人漸漸鬆懈下來,我要一次掃平兩江境內所有錢莊。

邪王絕寵:極品王妃很傾城 省得再拖拖拉拉,與人狡辯打擂說情,忒麻煩。

正好也留出半個月時間,讓咱們儘快融入到江南格局中。

索兄,你多勞累些。”

索藍宇聞言,笑的有些深意,看着賈環道:“公子心胸氣魄愈雄偉了。

掌控兩江大營,一舉掃平兩江境內所有錢莊。

這種事,也只有公子敢做。”

賈環沒好氣的瞪了索藍宇一眼,以爲他是在說反話,嘲諷自己,氣道:“你說這些又有什麼意思……

索兄,不要覺得我們做這些事沒有意義,是在欺負人。

若要按部就班的來,想將銀行建起,再一個省一個府的推廣下去,去和那些錢莊打擂競爭,至少得花二三十年的光景。

我不是怕和他們競爭,但我等不了那麼長時間。

原始資本的積累,總是伴隨着血腥。

那些錢莊的血腥積累,來自百姓。

而咱們的積累,就是來自於他們!

但凡他們是乾淨的,我也沒法子光明正大的拾掇他們。

朝廷畢竟不是我家開的,就算是我家開的,他們不犯法,皇帝都沒法拿他們怎麼樣。

對不對?”

索藍宇無語笑道:“公子想左了,我不是在說公子做的不對,是真心讚佩公子的大氣魄!哈哈哈!”

賈環見他不似作僞,這才放下心來,豎起根手指道:“你繼續吹牛吧,我去裏面了。

對了,江南雲字號的人來了,你就先接見接見。

告訴他們彆着急,後面有的是他們勞累的時候,趁這段日子清閒,好生受用受用纔是正經。”

看着跑的飛快的賈環,索藍宇氣道:“一個個都能休息受用,你也跑去享福,怎地就我一個勞累?”

“哈哈哈!就當能者多勞吧!”

遠遠傳來一道聲音,索藍宇氣的跺腳,卻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連賈芸都知道做人留一手,防一手的道理,賈環又豈會不懂。

但是,賈環卻這般信任他。

讓他放手施爲。

士爲知己者死,無過如此!

……

ps:身體出了些問題,還沒恢復,但今天依舊兩更。

寫手其實挺不容易的,《郭大炮的文娛生涯》的作者大江入海,是作者羣裏平日裏聊的來的朋友。

平常身體挺好的,結果忽然昏迷,醒來已經是兩天之後了。

然後好些人都說他在裝病太監,一些讀者說也就罷了,居然連一些論壇作者都這樣說,也是無語了。

嗯,大家都保重身體,沒事少擼些…… 慈園,即甄園,爲當初太上皇親自下旨,甚至參與大匠對園林的設計後,營造出的江南園林。

秉承了太上皇的性格,大氣,孤傲。

相比之下,大觀園似乎顯得精巧也小家碧玉的多。

慈園內,正宅便是五大進。

所謂五進,每一進就是一套四合院,由五套大四合院前後套在一起,便叫五進。

都中長安榮寧二公府,亦都是五進的大宅。

然而慈園內的每一進,都能抵得上賈家每一進的兩倍之大。

但這顯然,不是慈園最貴之處。

就好比都中賈家,榮寧二府雖也奢華,但精華之處,卻並不在房子,而是在後面那一處大觀園。

同樣,慈園之貴,也不在那五進大宅,而是正宅後面的園林。

賈環根本沒能在後宅遇到贏杏兒、林黛玉等人,婆子說她們連屋門都沒進,就直接去了後面園子。

他便追了上去……

名花奇木,湖石假山。

金桂青柏,玲琅滿目。

穿過一雕磚垂花門後,不似大觀園以翠障假山做照壁,以免初進門就將整個園光風色盡覽眼下。

慈園不需要,因爲再長三雙眼,也不能將慈園一覽無餘。

一眼放去,能看到的,只會是一望無際的浩瀚玄武湖,和縹緲巍峨的煌煌紫金山。

大觀園是引城外活水入園,又人爲的挖出了幾方池水,造出了紫菱洲這般的池中島。

而慈園內,在玄武湖上,是真真切切存着幾座或大或小的湖心島。

慈園的很大一部分風景佈置,其實都在島上。

不過,贏杏兒等人還未上島……

在園中入園不遠處,一處地勢極高的坡地上,於松柏花石間,有一亭軒。

名喚觀濤閣。

此刻,一衆女孩子都雲集在此。

北觀玄武,風起波濤!

就連賈環三兩步跑上來,也沒幾個願意搭理他的……

贏杏兒又換回了一身輕便簡裝,依舊是青衿士子服。

她站於賈家姑娘間,負手而立,眺望着遠處的玄武湖和金陵城牆,用淡淡啞質的嗓音,淡淡道:

“金陵城名諱之源,最早記於史者,可見於《春秋雜紀》。

相傳楚威王曾在此埋葬金鑄銅人,以鎮王氣,是故後稱‘金陵’。

秦滅六國後十一年中,始皇帝五次出巡。

最後一次出巡,先到雲夢,燒了洞庭湖中的‘君山’,因忌名中有‘君’字,後浮江而下至金陵。

隨身方士常生、仙導二人,至金陵後即沉默不語。

始皇細問之,才道:‘金陵四周山勢不俗,地勢險要,五百年後當有天子氣象。’

始皇帝大驚,問破氣之法,而定鑿斷方山地脈。

方山,地處金陵東南巽位,便是那處……

因山頂平坦,狀如官印,又稱天印山,是風水之吉祥巒頭。

始皇帝破斷方山地脈,又引淮河污水流貫金陵(入城必污),直入長江。

此水而名,秦淮河。

不過,此事方畢,始皇帝從金陵歸途中,便一病不起,駕崩途中。

相傳,便是因爲‘破天機而遭天譴’。”

怪不得賈環上來了,諸位姊妹居然沒人理會他,別說林黛玉等通史好學的,連小吉祥都睜着大眼睛,豎着一雙元寶耳朵,聽的一愣一愣的。

這種事關帝王氣運的祕史,極少見於外。

林黛玉等人縱然多讀史書,也讀不到這些。

因此都聽的入了神……

贏杏兒說罷後,似方見賈環上來,看着他笑道:“環郎來了,可都忙完了?”

賈環卻面色不善的看着她,埋怨道:“最煩你們這些書生,成天就知道賣弄,好似就你們知道一般!難道偏你們知道?”

林黛玉等人聞言紛紛驚詫,不知賈環爲何這般出言不遜。

然贏杏兒居然並不惱,還笑呵呵的看着賈環,道:“環郎也懂得這些?”

賈環哼哼了兩聲,道:“我當然懂得,金陵城,六朝古都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贏杏兒抿嘴笑道:“那環郎可否見教我們姊妹,這六朝古都,到底是哪六朝?”

賈環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噗嗤!”

見忽然傻眼兒的賈環怔怔的看着贏杏兒,林黛玉登時忍不住噴笑出聲。

賈環這幅表情,着實有趣的緊。

薛寶釵等人也紛紛掩口偷笑,方明白過來,賈環方纔居然是在吃贏杏兒的醋!

被林黛玉等人一笑,賈環回過神,強撐道:“六朝,六朝還不簡單,我也不多說,說多了沒意思,沒的耽誤功夫。

我就說一個,明朝!

對不對?

前明朱洪武就定都金陵。

我還能不知道……”

話沒說完,就見周圍笑倒一片。

只有賈環和小吉祥主僕倆站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賈環問道:“小吉祥,她們笑什麼?”

小吉祥聳聳肩,小模樣可愛的緊,目光茫然道:“興許姑娘們是在驚喜……”

“驚喜什麼?”

賈環莫名道。

小吉祥肯定道:“定是在喜三爺長進了,連六朝古都都知道!”

“哎喲……”

“哎喲,快別說了……”

笑的最狠的史湘雲,已經坐倒在地上,埋頭狠笑。

林黛玉更是連淚花都笑出來了,其餘人也都是一個個漲紅了俏臉。

連一角處的閒雲小道姑,和妙玉小尼姑,都顧不得清規戒律,一個個吭哧吭哧的顫着肩笑個不停……

這一對主僕,真是絕配!

賈環黑着一張臉,用手“piapiapia”的拍了拍小吉祥的腦門兒,咬牙讚道:“說的好!”

小吉祥“哎喲”一聲,雙手抱住腦門後,嘿嘿笑着將頭“藏”在賈環身上。

賈環正想說什麼,就聽一道清冷傲氣卻隱帶不屑的聲音道:“六朝古都,一爲三國吳。

孫權稱王,定都建業(金陵)。

二爲東晉。

一千四百年前,逃亡江南的西晉皇族司馬睿被擁戴在建康當皇帝,建立東晉。

三爲南北朝時期的宋、齊、樑、陳四朝,均定都建康。

故金陵史稱‘六朝古都’。

和前明幾許相干?”

賈環側目看去,正是之前有過一面的俏尼姑,妙玉。

對於這個入佛門六根不淨的小娘皮,賈環原本的印象就不怎麼好,現在聽聞她插話,還有那般居高臨下的蔑視,印象自然就愈發不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