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筋疲力盡,實力不足三成。公西臣也有自信,他可以輕易解決月千歡。不過是個才突破一階武皇的人類女人。他幻靈族是無敵的!


森林中,空出一遍地方。

月千歡和公西臣一左一右相對而立。月千歡持幽光月,劍指公西臣。公西臣沒有拿出武器,他握手成爪,凝聚極其可怕強大的能量。

刷!

兩人動手。速度快的只留下片片殘影,誰也看不清他們的舉動。

砰砰——武器碰撞的聲音。

幽光月落在公西臣手上。好像碰到了無堅不摧的鋼鐵拳頭一樣,無法留下任何痕迹。公西臣握手成拳,一拳頭砸過來。

月千歡神色不變。腳尖輕點,縱身飛起避開這一拳。公西臣緊追而上。

「時間——鎖!」

「空間——封!」

口吐時間決和空間決兩個法決。對付公西臣,月千歡不敢掉以輕心。全力以赴,她也想試試公西臣的實力。

揚手,幽光月劍鞭出。呼嘯的力量席捲在劍鞭上,鋒利的劍刃撕破空間。

在看到時間和空間決時,公西臣露出了驚詫不可思議的神色。他的速度被冰凍住,每一瞬都無比緩慢。四周空間被封鎖,也斷絕了公西臣撤退的機會。

眨眼,他已經被幽光月劍鞭包圍。

傀儡護衛見此想要衝上來。公西臣立馬爆喝:「滾開!」

他公西臣用不著任何人的幫助。抬頭,目光直勾勾閃爍著狼一樣的光芒。張開雙手,公西臣利爪撕扯幽光月劍鞭。

咔咔咔!刺耳的動靜。月千歡皺眉看著幽光月劍鞭被撕扯開了。力氣大的,她無法掌控。 目光一戾,月千歡揚手幽光月劍鞭猛地收縮。攻勢翻倍!

砰!

震耳發聵的碰撞聲。摧枯拉朽的力量以他們為中心席捲向四周。所過之處大樹斷裂,四面龜裂蜘蛛網裂縫。

三個傀儡護衛都被吹了出去。芷心更是倒霉的飛起來撞飛三根大樹才停下。她痛醒了,張嘴哇的吐出一口血。還沒來得及說句話,眼白一翻又暈了。

颶風中心,月千歡和公西臣分開站立。

公西臣目光炙熱的盯著月千歡,他開口:「月千歡,是我低估你了。沒想到,你居然是一座寶藏,藏著這麼多的驚喜。」

「時間決,空間決。你從哪兒學來的!」

月千歡冷笑沒有回答。她閃身再次沖向公西臣。砰砰砰,可怕的力量肆掠森林中……

峽谷內。

墨九卿擊殺豹尾墨麒麟。把獸丹挖出來,墨九卿抬手將整個豹尾墨麒麟的屍體都收進了空間里。見此,正留著口水想啃一口的火雲玉獅子傻眼了。

狹長妖邪的鳳眸微眯,墨九卿冷冷開口:「他們竟然來了。」

「誰?她也是這麼說的。所以她就出去了。你也要出去幫她嗎?」火雲玉獅子好奇的問。

墨九卿掃了它一眼。張開手,「變小,跟我出去。」

「哦。」不情不願的變小身體。火雲玉獅子鑽進了墨九卿袖子里。一陣疾風呼嘯,火雲玉獅子在墨九卿袖子被撞得飛來飛去。

它哀嚎著捂著自己斷腿疼的地方。要不要這麼急?

墨九卿來到森林中時,月千歡和公西臣再次交戰後錯身分開。氣息絮亂,月千歡臉色泛白。目光冷冰冰盯著公西臣。

公西臣可就要狼狽多了。他臉上還被月千歡留下了一道劍痕。鮮血染紅了半邊臉。

一抬頭看到墨九卿,公西臣瞳孔驟然緊縮。

墨九卿來了。那就證明王級凶獸已經死了!再抬頭,看到後面峽谷里安靜無聲。沒有凶獸的咆哮聲了。公西臣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月千歡勾唇看向墨九卿,「結束了?」

「嗯,已經到手了。」站在月千歡身邊,墨九卿看向公西臣冷眸殺氣騰騰。身周實質化翻滾的黑氣,令人心驚。

公西臣冷笑開口:「你也想跟我動手?」

墨九卿鳳眸微眯,薄唇勾起一抹傲慢霸道的笑。「那是你的榮幸。」

公西臣笑了,狗屁!

但他也收斂幾分大意,變得警惕起來。月千歡的實力給了他一巴掌。比月千歡更強的墨九卿,更不容小覷。

公西臣不想承認自己的失敗。但他此刻竟心生退走的衝動。等他養好傷,實力恢復巔峰再來。他們兩個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何必現在爭一時之快?

月千歡正給墨九卿傳音,「他看到空間決和時間決了。不能放他離開。」

「好。我早就想殺他。」

似乎覺察出了月千歡和墨九卿眼眸中的殺意。公西臣後退一步,傀儡護衛立馬上前。

神色警惕陰沉,公西臣開口:「既然王級凶獸已經被你們殺了。那就歸你們。咱們就此別過!」

「想走?」 公西臣剛剛轉身,剛剛還在身後的墨九卿瞬間到了他面前。瞳孔驟然緊縮,公西臣驚嘆好快的速度!

他五指握緊成拳。目光銳利盯著墨九卿,「怎麼?難道你還想留下我們不成?就憑你?」

「加上我呢?」

月千歡慢步靠近,危機感瞬間拔高。

一個月千歡已經讓他驚嘆震驚。再加上一個更加強大的墨九卿。公西臣不得不承認,憑他現在所剩無幾的修為,他不是他們的對手。哪怕還加上三個傀儡護衛也不夠。

局勢對他,相當不妙。

公西臣深吸口氣,「月千歡,你們可知對幻靈族出手的下場?」

「不知,也不在乎。我有的是辦法,讓人無法知道你死在誰的手裡。無人知道,下場誰管它?」

公西臣直勾勾盯著月千歡,不妙! 陰主不息 原來月千歡早就在想殺他了。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兩人閃身衝出。「留下他們!」

明明只是兩個一階武皇,卻讓他們四個二階武皇感到致命危機。閃身交錯,初次交鋒。

公西臣低頭掃了眼胳膊。鮮血浸透了袖子,滴答滴答的落在身下。他受傷了,而月千歡和墨九卿連衣裳都沒有凌亂一下。

瞳孔緊縮,公西臣低喝:「撤!」

實力不足,再打下去就是找死。必須撤!

等來日實力恢復。到時候該跑的就是月千歡他們。公西臣咬牙,先退一時保安全。

公西臣想退,月千歡和墨九卿是不可能讓他走的。閃身,幽光月和斬天出鞘,齊齊出手致命一擊。

就在這時。月千歡眼尖看到公西臣給旁邊的傀儡護衛使了個眼神。心中警覺,月千歡察覺到危機靠近!

轟——

天崩地裂,摧枯拉朽的力量如同颶風肆虐,以他們中心炸開一個直徑千米的巨坑。

巨坑之外,墨九卿以袖子遮住月千歡。放下手,他摟著月千歡目光冰冷。「讓他們逃了。」

「有個傀儡護衛自爆了。你沒受傷吧?」

沒想到公西臣竟然果斷讓傀儡護衛自爆。距離太近,他們第一時間只能閃躲避開。墨九卿將她完完全全護在懷中,毫髮無傷。

墨九卿掃了眼自己衣擺炸裂開的碎步,薄唇微抿怒意。「歡歡,我沒事。」

他想宰了公西臣!

月千歡推開墨九卿。她快步走到巨坑中,找到了一點公西臣的血液。幻靈族的血液是淡淡的紅色,像是血液被稀釋過的一樣。

起手掐訣,月千歡將那團血液抓在半空中。

墨九卿挑眉,「歡歡你這是做什麼?」

「血蹤術,花元冬教我的。可以萬里追蹤,只要他在。哪怕是一具屍體也別想逃。」

「嗯。」

很快,血蹤術為月千歡指引了一個方向。但顯然公西臣逃的很快,指引方向的血線很快就斷了。月千歡冷哼,收手將血液凝練成血珠。

收起血珠,月千歡開口:「只要公西臣出現在我們萬里之內。這顆血珠就能指引我們找到他。」

所以,現在公西臣一時逃了也不必著急。

至於公西臣會不會逃出波莫山脈,回外域之六去,月千歡確定他不會回去。因為…… 「他還不至於為了我們就逃回外域之六去。幻靈族太過高傲,站在聖界巔峰太久了。而且,他任務還沒完成呢。」

月千歡有些幸災樂禍,笑道:「他要是走了。這任務失敗,下一次再有任務,誰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他們只有三年時間。哪怕公西臣不受這個約束,他也不能忍受失敗,被人嘲諷。

所以只要在波莫山脈,他們遲早會撞見!

墨九卿:「歡歡,那她你想如何處置?」

月千歡順著墨九卿的目光看去。看到倒在一地狼藉中的芷心。眸光一冷,月千歡走過去。

微微抬手,隔空抓著芷心提在半空中。脖子被人掐住,呼吸漸漸稀薄。芷心掙扎著醒過來。當她看到月千歡,頓時滿面驚恐和不可置信。

芷心掙扎著尖叫:「放,放開我!」

「放心,我很快就會放了你。」月千歡眸光冷漠,手中力道一握。「咔擦」扭斷了芷心的脖子。

說出手就出手,絕不留情!

一道光從芷心身體里飛出來,逃竄的往外跑。是芷心的神魂。

墨九卿鳳眸中冷光一閃。芷心神魂瞬間被鎮壓,拍在地上。

芷心尖銳憤怒驚恐的聲音傳出來,「放開我!月千歡,你們殺了我。外域不會放過你們的!」

「呵。波莫山脈是有名的地獄,你死在這兒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你!」芷心慌了怕了。她大聲尖叫:「別殺我!我是煉藥師,我可以給你們煉製丹藥。別殺我!」

「月千歡我錯了。我不該因為妒忌就對你下手。饒了我吧!別殺我,求求你們別殺我。我可以為奴為婢報答你們!」

芷心後悔了。

妒忌害人!她為什麼要鬼迷心竅對月千歡下毒手?

誰知道月千歡居然這麼厲害。連公西臣都沒有辦法。可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月千歡:「我們並不需要你這樣的奴婢。」

話音落下,墨九卿動動手指頭。強大的力量直接碾碎了芷心的神魂,飛灰煙滅。

至此,才落下帷幕。

月千歡和墨九卿的任務都做完了。第二任務完成,第三任務並沒有預告。看來需要隨機觸發,或者耐心等待。反正他們現在也不急著任務。

還有一件事要做。墨九卿將火雲玉獅子抓出來。「帶路去藏寶地吧。」

「嗯嗯。」點頭如搗蒜,火雲玉獅子乖得不得了。

這兩個人說殺就殺,到豹尾墨麒麟,再到芷心。火雲玉獅子慫了。沒恢復實力,還是乖乖認慫保住小命。

他們在往藏寶地的半路上,收到了鳳九黎傳來的玉簡。

眼眸中閃過笑意,月千歡勾唇看向墨九卿。「霽華和師尊要來了。」

「他們的任務也是波莫山脈?」

「對。霽華和我的一樣,師尊要去找波莫山脈山巔的靈花。我們暫時不去藏寶地,那裡離入口太遠了。等霽華他們來了,我們一起去!」

「好。」

波莫山脈是一個縱橫東西的巨無霸。月千歡他們現在要停下來,將玉簡傳信回去,等霽華他們到來。 這裡月千歡和墨九卿悠閑的等待霽華他們到來。而另一邊,公西臣可就狼狽多了。

他的一個傀儡護衛自爆,好讓他們遁走。半路上,一個傀儡護衛被凶獸殺死。現在只剩下公西臣和最後一個傀儡護衛。兩人身上都是鮮血,簡直像是黑夜裡的指明燈,誘惑著凶獸源源不斷的靠近。

「該死的!」公西臣咒罵道。

「主人快走!」傀儡護衛渾身是血,胳膊被凶獸咬斷。他牢牢護在公西臣面前,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傀儡是沒有痛感的。他們拚死捍衛主人,直到徹底死亡的那一刻。

公西臣抬頭,臉色難看的盯著四周靠近的凶獸。他們被包圍了。雖然不是凶獸潮,但這五六頭凶獸,暗中不知道還有多少呲牙留著口水等待撲上來。

公西臣感到了憤怒。他們恐怕是沖不出去了。

就在他考慮要不要讓最後一個傀儡也自爆,給他爭取時間和機會衝出去時。遠方突然傳來一聲哨響。

聽見哨響,公西臣面色一沉。

矜持老公,別惹我! 刷刷刷——

數道黑影破空飛來。他們雷霆出手,閃電般擊殺一眾凶獸。幾乎只是眨眼間,地上倒了一地的凶獸。剛剛的危機,瞬間解決了。

黑影落地,紛紛躬身朝公西臣行禮。公西臣黑著臉沒有任何錶情。

直到遠處腳步聲傳來,戲謔揶揄的聲音開口:「喲,這不是小臣嗎?怎麼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這要讓你姐姐們看到了,該多心疼你。」

「公西陌,你給我閉嘴!」公西臣暴怒呵斥。

「小臣,我剛剛可是救了你。你就這麼對你的救命恩人?」

「哼。不用你,我也能殺出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