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紀檢調查需要一周左右,因為自己造成的輿論危機,公關部已經發布了聲明,並聯繫了貼吧吧主鎖帖處理。對待這種聲譽風險,通常的作法都是冷處理,人群的憤怒或偏激,正如潮水一般,來得快,退得也快。就算要事後算賬,也要過去這段時間。奇怪的是,這個帖子處理后,整件事便沒有了下文,發帖者也沒有另開貼或者繼續發動言論,想必是已經知道王沖已經被停止的消息。這讓王沖更加篤定,這件事,肯定與他在調查的順發鋁業的貸款有關係。


兩人在電影院看得是一個關於前任的愛情電影,同期上映的還有一個好萊塢大片,但是他還是聽從了馬曉筱的安排,不過整個觀影過程,王沖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反倒是馬曉筱,看的十分投入,當演到男女主角為了成全彼此而分手時,馬曉筱哭得稀里嘩啦,順勢伏在了王沖懷中。

王沖低頭看著馬曉筱,只見她眼睛腫的像桃子似的,心中生出一種憐愛之意。兩人認識十多年了,他從當年的懵懂少年,如今變得成熟許多,可是這個女孩子,這麼多年來,始終還是那副少女心腸,回想著這些年來兩人之間那種若即若離的關係,每當有困難時,彼此都能出現在對方身邊,兩人雖然都有心思,卻始終無法突破那一層薄紙。

劇終,男女主角終於開始分手了,對方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家庭,馬曉筱忽然道,「王沖,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王沖默然不語。

馬曉筱心中委屈,眼淚又要落下來。

忽然,王沖俯下身去,吻在了馬曉筱的唇上。 在經歷了那麼多事之後,王衝壓抑了許久的感情,在這一吻之間徹底的釋放出來。工作中的種種煩惱,在被人栽贓誣陷之後的不順,都拋到了腦後。似乎整個天地之間,只剩下王沖與馬曉筱二人。

燈光亮起,眾人紛紛看了過來。兩人這才依依不捨的分開,馬曉筱羞的滿臉通紅,道,「還愣著幹嘛?」

兩人牽著手,在眾人眼光之中匆匆離開了影院。

夜色清冷,秋風吹過,路邊兩側的法國梧桐葉散落了一地。兩人各有心事,在路邊閑逛,誰也不肯說話,長長的燈光將兩人背影投在長街上。

忽然,馬曉筱哭了起來。

王沖不知所措,伸手去給馬曉筱擦眼淚,道:「傻瓜,你怎麼又哭了?」

馬曉筱道:「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王沖微微一笑,「據說在夢裡人是感覺不到疼痛的,你可以自己掐一下試試。哎喲……」王沖大聲喊道,「你掐我幹嘛?」

馬曉筱格格笑道,「至少你不是在做夢。」

王沖揉著自己胳膊,馬曉筱一臉關心的問:「你痛不痛?」王沖說當然痛了,馬曉筱拉過他胳膊,「我來幫你揉揉。」

揉了兩下,馬曉筱忽然拽過來,一口咬在了王沖胳膊之上。一陣劇痛傳到王沖腦海之中,王沖痛的嗚嗚直喊,「快些鬆口,你是屬狗的嘛?」

馬曉筱看著他胳膊上留下了兩排齒印,已經滲出了血痕,問:「還痛嘛?」

鬼婚難纏:我的兇勐老公 王沖搖搖頭,呲牙咧嘴道,「不痛,一點都不痛,哈哈。」

「老虎會在樹上留下抓痕,來確認自己領土,狗會在牆角撒尿,來確定自己的領土,王沖,我咬你這一口,是要你記得我,以後你就是我馬曉筱的人了。其實,這一口,十多年前,學生會組織看電影時,我就想咬下去了。」

上大學時,學生娛樂活動比較少,正好是非典時期,整個學校都封閉了,學生會經常組織一起看電影,當時看的是《倚天屠龍記》,有個情節是趙敏咬了張無忌一口,當時王沖與馬曉筱鄰座,演到這個情節時,馬曉筱不懷好意的看著王沖,嚇得王沖連連後退。想不到,時隔這麼多年,王沖幾乎都忘記了,馬曉筱依然還記得這件事。

「王沖,你要答應我,以後要保護我,不能再跟別的女人打情罵俏,尤其是那個……那個……」一連說了幾句,她始終沒說出口。

「那個是哪個啊?」

馬曉筱生氣道,「王沖你個壞蛋,剛才親了人家,翻臉就不認人了嘛?」還未等說完,王沖又親了上去,馬曉筱使勁的將他推開,「你又欺負我!」

「我怎麼敢啊?」王沖嘿嘿道。

「就是那天在你辦公室那個狐狸精!」

王沖哦了一聲,「你說的是天馬集團的康小姐啊。」

馬曉筱酸溜溜道,「還康小姐呢,一說她你來勁了不是?」

王沖道:「我跟她只是業務上的往來,平日里並沒有聯繫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45202/ 況且,現在我已經停職了,天馬集團這筆業務就算想插手,我也插不上了啊。」

「你的意思是,還想插手嘍?」

王衝心說這女子平日里挺懂事的,怎得今天親了一口,竟如同換了個人似的,變得這麼有攻擊性,於是連道,「當然不,這個案子與我無關了。」

馬曉筱這才道,「這還差不多,看來,你這個停職,停的好啊!」

王沖默然不語。

馬曉筱見他不開心,心知王沖此人是極為好面子,爭強好勝之人,而且事業心極強,這次停職,他口中雖然不放在心上,但是心中卻看得比誰都緊,想到此,她聲音變得柔和起來,道:「王沖,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要考慮那麼多了,所有認識你的人,都知道你的為人,我相信你,大家都相信你是被冤枉的。你一定會找到辦法的,是不是?」

王沖深吸一口氣,將心中不悅統統放在腦後,笑了笑,「別人相不相信我,我不在乎,曉筱,只要你相信我,就夠了。」

第二天一早,王衝來到城東支行,等要登錄信貸系統時,發現自己系統許可權已經被凍結了。過了不多時,紀檢調查組進駐了城東支行。蘇磊、張非凡因為這件事,暫停了天馬集團的業務調查,緊急回到城東支行。

調查組由孫正斌帶隊,另外還有兩名紀檢室工作人員,在調取了新希望傢具廠的信貸案件與記錄后,對經辦客戶經理張非凡進行問訊。

張非凡將整個業務的辦理過程向調查組進行了彙報,並且特意強調,當時章成送了兩張購物卡給王沖和他,被王沖嚴詞拒絕了。

調查組工作人員李佳霖問:「整個貸款過程中,王沖有沒有通過暗示、或者其他方式,授意要章成表示一下?」

張非凡組織了下語言道,「據我所知,並沒有。這筆貸款材料是李清泉主任給我的,王沖主任否決這筆貸款后,李清泉主任還特意跑到王主任辦公室鬧了一場,後來王主任堅持不同意,最後李主任氣得摔門而去,當時我們辦公室的人在開會,所有人都可以作證。要說別人,或許還有可能,但是王主任,他是決計不會那樣做的。」

「那張照片你看過沒有?」

「看過。」

「你有什麼看法?」

張非凡道,「沒有。」

眼見問不出什麼,工作人員擺了擺手,「行了,你先出去吧。」

張非凡走後,李佳霖對孫正斌道:「頭兒,看來城東支行水挺深的,以我對張非凡問訊時的身體語言觀察,他也不似在說謊,我們估計調查不出什麼內容來。」

在問訊張非凡時,孫正斌始終在吸煙,並沒有說話,聽到李佳霖的話,他才意味深長道:「佳霖,我們做紀檢調查,做事情要講究證據,最後形成的報告,一切以證據為準,不能靠猜測和觀察來得出結論。」

李佳霖紀檢二室主任,今年四十六歲,比紀檢室主任孫正斌還大三四歲,在這個崗位上幹了十幾年,依然只是一個二級部門經理。這次成立調查組,上面特別授意讓他來做副組長,他正想借這個機會,想做出點成績來,所以對這個案子十分盡心,聽到孫正斌言語,道:「明白!」

孫正斌問:「你覺得王沖會不會是冤枉的?」

李佳霖道:「凡事無風不起浪,如果王沖不是冤枉的,那就讓他自己來證明。」

孫正斌搖搖頭,「你這工作方法就不對,你現在要做的是,證明他確實收了錢,如果證明不了,那就給對方一個清白。」

「可是……」

孫正斌厲色道:「沒有什麼可是,這次調查,我不管上面有沒有給你指示,一切依照我們紀檢工作的規章制度來辦理。」

李佳霖見孫正斌發火,也沒有接話,對道:「小劉,把王沖叫進來問話。」

王衝進屋,沖孫正斌點了點頭,面不改色坐了下來。

李佳霖上來就道:「王沖,我們已經掌握了證據,在新希望傢具廠這個貸款中,你收受了老闆章成二十萬元賄賂,你有什麼可以補充的?」

王衝心中冷笑,自己工作七八年,什麼風浪沒有見過,這李佳霖小子一上來就詐他,方式如此不老道,看來這些年來一直沒有提拔起來,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於是道:「既然有證據了,那就結案,形成調查報告往上報吧。」

李佳霖被擠兌,惱羞成怒,「王沖,你這是什麼態度?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再給你一次機會。」

王沖冷冷道,「沒有。」

李佳霖道:「小劉,記下來,這小子不配合調查。」

王沖沒有理他,對孫正斌道:「孫主任,您也是老紀檢了,以前也在經偵干過,屬下調查如此不專業,看來您培訓的還是不到位啊。」

孫正斌知道王沖是林天華要保的人,而且這個消息來源是網路,不是實名舉報,章成又已經自殺,多半是沒有結果,只得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初一交鋒,李佳霖沒有討到便宜,反而被王沖連消帶打給譏諷了一番,於是改變策略,態度溫和了一些,道:「王主任,我們這次調查,為了保護你,要知道,我們一旦坐實了你受賄證據,後果是很嚴重的。」

王沖笑著道:「可是我並沒有收受賄賂,你讓我補充什麼?受賄的詳細經過?」

李佳霖見他軟硬不吃,於是將那張照片拿出來,「網上流傳的這張照片怎麼解釋?」

王沖道:「照片是死的,又不會說話。這張照片只證明我身前的桌子上放了一疊人民幣,並不能證明我將錢收了,不是嘛?李主任?」

「但也證明不了你沒有收,對吧?」

「退一步講,你看到這張照片中至少有五個人,在當時倉庫中少說也有十幾個人,我又不是傻子,就算我要收錢,也不會當著這麼多人收不是嘛?」

李佳霖追問:「那你敢不敢起誓?」

「不敢。」

「那是你心虛了?」

王沖有些輕蔑的看了他一眼,「我不跟傻子說話。」

「啪!」李佳霖將筆記本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倒是將一旁的孫正斌和記錄員小劉嚇了一跳,「王沖,注意你的言辭,就沖你這句帶有侮辱性的辭彙,我們就可以對你進行責任追究!」

孫正斌見李佳霖越來越不像話,只得道,「行了,王沖,我們這次是例行調查,你也知道,這件事給行裡帶來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就算你沒有收受賄賂,可是外面的流言呢?我們這次來,希望你能提供有用的線索,證明你的清白,好堵住外面的悠悠眾口啊。」

王沖對孫正斌印象極好,他做事不偏不倚,聽到他如此說,這才換了一種語氣,道:「孫主任,謝謝你的提醒,至於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我大體上有了個思路,不過現在還缺乏足夠的證據,所以也無法提供,請你給我一點時間。」

孫正斌道:「那就請你儘快吧。我們也好早一些結案,向領導彙報。不過結案之前,你的工作依然要暫停,我們下一步會調查你的財產情況,到時候還要請你配合一下。」

王沖道:「那是當然。」

……

在調查期間,王沖停職迴避,他將系統審批許可權與當前手中的重要工作與蘇磊進行了交接。他自己問心無愧,只等調查組結果出來后官復原職,他相信這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不過,他還是擔心天馬集團這筆業務的調查情況,於是問道:「前期提出的那些問題,你們調查的如何了?」

蘇磊猶豫了片刻,才道:「暫時沒有發現問題。」

「我總覺得我被停職調查,肯定有人在背後搞鬼,讓我不插手天馬集團的貸款業務,蘇磊,你們在調查中一定要謹慎加謹慎,千萬不要犯原則性錯誤,李清泉的前車之鑒,一定不能重蹈覆轍啊!」

蘇磊應聲道:「我知道了王主任。」

臨行之前,張非凡追了出來,道:「師傅,其實,昨天你走後,我們發現了一些問題。」

王沖停下腳步,問:「什麼問題?」

「我們發現順發鋁業的審計報告,涉嫌造假,在排查交易對手中,我們發現順發鋁業與幾個廠家轉賬頻繁,我們對工商信息、涉訴情況以及流水進行立體交叉對比中,發現這幾個廠家都是註冊在深圳的皮包公司,而且他們提供的發票,有不小的問題。」

「比如?」

「我的初步判斷,這些公司的發票很可能是非法印製的。」

王沖當即明白了其中的貓膩,以前企業為了逃稅,通過虛開增值稅發票抵扣的方式來進行,由於這種在稅務檢查中很容易就查出來,已為企業廢棄不用,而是通過購買真實發票,然後利用發票上的信息套印虛假髮票,這種半真半假的發票在網上能夠查出流向,密碼、校驗碼等也無誤,然而上面的金額等卻是虛假的,只是這種設備成本極高,通常只有大企業才會這樣做。

「頭兒,這種事情,要不要寫在調查報告中?」

「蘇磊知道嘛?」

「暫時沒告訴他。」

王沖道:「那就先不要寫進去了。」

……

午飯過後,趁著休息的機會,李佳霖借口抽煙,來到了三樓陽台上,撥通了一個號碼:「領導,今天的調查問訊,孫正斌有意偏袒王沖那小子,整個案子調查有些不順利啊。」

「你們是怎麼問的?」

李佳霖將上午調查的情況簡單彙報了一遍,電話對面沉默了良久,說了兩個字:「蠢材!」

李佳霖連道:「是,是我辦事不力,孫正斌的意思是,如果拿不出確鑿的證據,要求儘快結案,上報給林行長。」

「先不要著急結案,想辦法拖上一兩周。」 君翊看了看南姝寧,「那我們兩個就再到處走走?」

南姝寧其實心裡是想拒絕的,但是在自己抬頭看上君翊臉上的表情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拒絕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反而鬼使神差一般的點了點頭。

君翊看到南姝寧點頭之後,心裡自然是開心的,「那你想去哪裡轉轉呀?」

南姝寧雖然現在並沒有那麼排斥和君翊在一起,但是南姝寧卻也覺得他們兩個現在在一起還是有些尷尬的,南姝寧也不想和君翊待在一起太長的時間,「我記得沿著這條街道一直往前走,就是王宮的方向吧,時候也不早了,也出來一天了,咱們不如就順著這條路早些回去吧。」

君翊雖然想要和南姝寧單獨在一起待更長的時間。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過於著急,所以就有同意,「那好,那就聽你的。」然後走著君翊就開始找話題,「還真是別說,這晚上人還挺多的。」

南姝寧看了看身邊熱鬧的場景也點了點頭,「是啊,好多人白天忙了一天,都挺累的了,晚上自然也就想要出來轉一轉,玩一玩兒,而且還有很多人專門在晚上的時候做著生意,大家都有大家要忙的事情,也都有各自的位置和規律。」

君翊點頭,「其實說實話,我有時候還挺羨慕這些人的生活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雖然可能在有些人的眼裡看起來他們的生活有些忙碌,有些辛苦,但是在我看來最起碼他們的心裡很寧靜,他們不用提心弔膽,也不用擔心明天會面臨什麼樣的生活,每天忙完了一天之後,晚上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圍在一起,吃著粗茶淡飯,但是笑容裡面全是真實。」

南姝寧聽到君翊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其實還是有些驚訝的,南姝寧也從來沒有想到君翊心中居然嚮往的是這種那麼平淡的生活,「我以為你並不會喜歡這樣的日子呢?」

君翊有些好奇,「哦?你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

「畢竟你總歸是出自帝王之家。」

「那你呢?你不也是出自帝王之家,可你嚮往的不也是江湖之中那種快意的生活嗎?」

南姝寧聽到君翊這樣問,想了想倒還真是,「可是,雖然我也是出自帝王之家,但是你我之間畢竟還是有些不同的,首先我本身就是在宮外長大,那些深宮之中的生活也不是我從小經歷過的,而且我到底也只是個公主,奪嫡的事情,跟我也算是毫無關係,而你卻不得不親身經歷,自然是不一樣的。」

君翊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但我也並非從小就在深宮之中長大的呀,更何況雖然我確實參加了奪嫡的事情,但是那卻也並非我本意,如果不是因為母妃的事情的話,我想我也希望能夠成為一個閑散的王爺。」

「算了,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再說了,我們每個人的出身本來就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我們所能做的也只是儘力讓自己生活的更加開心一些罷了。」

君翊聽著南姝寧說完這些話之後突然停下腳步,南姝寧繼續走了兩步,這才發現君翊竟然沒有跟上自己,南姝寧就回過頭來看著站在原地的君翊,「怎麼了?怎麼停下了?」

君翊這才走了兩步,跟上南姝寧,「既然你剛才都說了,我們現在所能做的,無非就是儘力讓自己過得開心一些,那你呢?你為什麼讓自己這麼不開心呢?」

「我??」南姝寧有些不知所措,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而就在這個時候,南姝寧突然看到君翊身後有一個,看起來只有兩三歲的小姑娘站在大路中間,手中拿著糖葫蘆,開心的在那吃東西,而這個時候旁邊的店鋪中的二樓有人在掛著燈籠,而掛燈籠的那個人手有些不穩,燈籠在手中來回的翻騰了幾下,然後還是掉了下來,眼看著那個燈籠就要砸道路上的小女孩的身上,南姝寧,迅速反應過來,然後照著那個小女孩過去,而這個時候,南姝寧已經來不及把那個小女孩給抱開了,就只好用自己的身體準備去擋著那個燈籠,君翊剛才看到南姝寧速度這麼快的,衝出去的時候就下意識的也跟了過去,雖然君翊伸手的時候沒有拉住南姝寧,但是卻在那個燈籠馬上就要砸到南姝寧的時候替南姝寧擋了下來。

彎著腰護著那個小女孩的南姝寧,沒有等來自己意料之中的疼痛感,然後一抬頭就發現君翊這個時候正張開自己的手臂替自己擋下那個燈籠,而那個燈籠這個時候已經落在了地上。

旁邊有大人跑過來趕緊抱住剛才南姝寧護住的那個小女孩,看起來應該是那個小女孩的父母,那兩個人一臉緊張的檢查小女孩身上的情況,在確認了小女孩身上沒有什麼問題的時候,這才趕緊和南姝寧道謝,「這位姑娘還有這位公子,真是多謝你們了,如果不是你們的話,這麼大的燈籠,要是砸在我們家丫頭的頭上,怕是後果不堪設想啊!你們二位怎麼樣?沒事吧?沒有受傷吧?」

南姝寧搖頭,「您放心吧,我沒什麼事。」

君翊也搖頭,「我也沒事兒,不過下一次這麼熱鬧的地方,還是別讓孩子一個人亂跑了,要不然的話,再遇到什麼危險就不好了。」

那夫婦二人,一臉感激的點頭,「謝謝公子教導,我們以後一定會好好看著我們家小丫頭的。」

然後那兩個人道謝了之後,這才離開了。

他們離開之後,南姝寧才皺著眉頭問君翊,「你真的沒事吧?」

君翊看著南姝寧關心自己,心裡開心然後搖了頭,「真的沒事。」

南姝寧看了看腳下,掉下來的那個燈籠,燈籠的地步是一個看起來就很結實的東西,而且還有些尖銳,南姝寧就覺得君翊想必,不一定是在說實話,然後看了看君翊放在身後的手臂,對著君翊開口,「你把手伸出來,讓我看看。」 接下來兩天,王沖閑著沒事,陪馬曉筱去金融辦以及行業協會去跑了幾次採訪,準備做防範非法集資的宣傳專欄。

由於工作原因,王沖以前經常與這兩個部門打交道,這裡門路也駕輕就熟,行業協會張秘書長以前與王沖一起參加過省里的培訓,兩人關係非常不錯,在這次聲譽風險冒出之時,與王沖已經通了電話,王沖這次趁機想了解一下分局對此事的反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