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紫鳳擡起頭看了眼龍十兒的臉色,發現他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有低下了頭,像個做錯了事情的小姑娘。


“如果你還想帶我走的話我就和你一起走!”

龍十兒的表情依然是淡淡的,他聽得出紫鳳話語中的意思,她還特意沒有加們字,這已經在暗示龍十兒她也覺得自己錯了。

其實,昨晚這事兒錯的人真的是她,因此,對於這種明擺着的答案,她的道歉意味再足,也不會讓龍十兒的情緒產生太大的波動。

龍十兒牽住紫鳳光滑如玉的手朝前快速走去,紫鳳心中滋味莫名,不過,她疑惑了,走了好遠,都快看不到雲城了,她這才問道:“我們……就這麼趕上她們?”

龍十兒嘴角微微一揚,伸手摟住她的腰,她的腰很細,龍十兒有一種感覺,要是自己全力的伸長自己的一隻手臂可以將她的腰完完全全的抱住。

一股真氣在龍十兒和紫鳳的腳底流動,給人一種暖暖的感覺,只見兩人慢慢的飛了起來,越來越高,紫鳳驚訝的看着龍十兒。

“這就是傳說中的用真氣來控制飛行嗎?”

“嗯!”龍十兒點點頭,有控制着一部分真氣將自己和紫鳳包裹在其中,主要是爲了抵擋空氣中的氣流,隨後,在龍十兒的控制下,兩人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甚至,快過了先行幾人御劍飛行的速度。

紫鳳一直在天空中看着下方快速閃現的林子、空地、山峯、湖泊等等,她在龍十兒懷裏尖叫着,在藍天下自由翱翔,這是多少個人的夢……她,做到了!

龍十兒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麼開心的表情,紫鳳瘋夠了,對龍十兒問道:“這樣的飛行浪費真氣嗎?”

“嗯,浪費的真氣是御劍飛行的五倍左右,而且速度也沒有飛劍快!”

龍十兒點點頭,其實他也不太懂,因爲他自己都沒試過用真氣御劍飛行的方式,鬥龍劍是仙劍,可以不用真氣便能控制它,這是認主的好處,別人他不知道,反正他御劍飛行的時候就沒怎麼用過真氣,要說用,那也就是用來拍開空氣中的氣流,以免影響平衡。

這時候,注意到龍十兒依舊的淡然的表情,紫鳳終於開口對龍十兒小聲說道:“對不起!我昨天……”

“好了,什麼都不要說了,事情已經過去了,過去了的事情,不提也罷。”

龍十兒出言打斷了紫鳳。

紫鳳有些擔憂的看着下方的場景。“那你會原諒我嗎?”

“如果我不原諒你,我還會帶你走嗎?我知道你還是喜歡黎雷的,但是,我是流氓,我要爲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

龍十兒轉頭看着紫鳳,他變了,真的變化,越來越偏離原本的自己,或者說,越來越靠近真正的自己!

紫鳳也看着龍十兒,兩人對視着,眼睛真的就像是心靈的窗戶,他們好似都在對方的眼裏看到了對方的心裏世界。

龍十兒摟住紫鳳的手不由得加緊了一些,本來按照龍十兒的想法,他是可以帶着衆人一同瞬移到籠琳鎮的,但是他沒有這麼做,他更願意享受這種沒有瞬移的方式。

瞬移,對他來說,非緊急情況下他是不願動用的,第一,自己生活在這個世界,就要學會給自己留一張底牌。

從小在深宮長大的他知道一個人的心計有多麼的重,不管男人還是女人,百官能夠隱忍那麼多年才動手便是體現之一。

第二,如果自己用瞬移去代替趕路,有很多人生經歷會不翼而飛的,就比如說,如果自己用瞬移的話還能看到身下山川百河的美景嗎?

不過很快,龍十兒追上了衆人,這麼長久的能量消耗,雖然龍十兒能量很足,不過還是很可惜的,一聲不響的帶着紫鳳坐到小黑的背上。

六名女子們正談論着御劍飛劍看到的景色啊或者御劍飛行的原理啊等等,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小黑小白和曉樂三隻獸族也在飛劍上方不停的打鬧着。 龍十兒正準備加入衆人交談的隊伍中,懷裏通訊器的能量不合時宜的在龍十兒身上流竄起來,龍十兒拿出通訊器說道。

“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龍十兒剛說話,就引來周圍一幫子人的關注,徐明勇擡頭驚訝看着龍十兒。

“他…他什麼時候追上我們的?像個鬼似的,不聲不響的。”

徐容容看到龍十兒身邊的紫鳳,二女的眼神碰到一起,兩人都笑了笑,徐容容對紫鳳說道。

“鳳姐!你可來了,真是太好了!”

“容容,以前沒機會教你御劍飛行,我來教你怎麼樣?”

紫鳳看了眼龍十兒,波動額前被風吹亂的頭髮,轉移的話題。

徐容容高興的說道:“好啊好啊!”

紫鳳站了起來,幾個旋轉之間來到徐容容的身後,抱着徐容容的腰說道:“御劍飛行呢,很簡單,首先呢,要微傾着身子,不要阻擋氣流,其次呢,身體一定要站在中間,要將自己和飛劍融爲一體,這樣呢,方向便很好控制!”

看着紫鳳手把手的教着徐容容,邊上的曉樂不由得羨慕的看着徐容容。

“容容美女,你好幸福啊,那個,鳳姐,我也不太會御劍飛行,你也來教教我好嗎?”

“嗯,好啊!”

紫鳳微笑着看着曉樂小小的松鼠身子,在她期盼的目光中微笑着點頭。

現場只有兩個大男人,此刻龍十兒正對着通訊器說着什麼,另一邊的徐明勇看到紫鳳的樣子,也羨慕的看着她。

“鳳姐,我也不太會耶!你待會兒教完她們也來教教我唄!”

徐明勇說的是實話,在幾人中他的御劍技術是最差的,徐容容如梨花般的笑着,對徐明勇說道。

“得了,哥,待會兒啊,我學會了我就教你!”

龍十兒對着通訊器說着話的時候,不時的會露出幸福的笑臉,也不時的會調侃通訊器另一頭的人,不用深思就知道通訊器另一頭是公孫薰兒。

可能是衆人都不願這樣的氣氛被打破的原因,原本不怎麼長的路程整整用了兩天才到籠琳鎮。

幾女同時在鎮外看到籠琳鎮那三層的大型客棧,龍十兒不看還不知道,現在一看,自己都嚇了一跳,花龍客棧現在都成了籠琳鎮標誌性的建築了,隔着老遠的距離便看到客棧三樓的四個大字“花龍客棧”!

徐容容看着大家呆愣的情形,帶着些許小得意的對衆人說道:“現在大家看到的那家客棧目前就是我們花龍門的地盤了,嘿嘿!”

“怪不得啊,妹妹,怪不得我看你和十兒都不怎麼原意回家呢!原來這裏竟然有你們的一座洞天福地呀!”

徐明勇看着那間巨大的房屋感嘆道,徐容容笑着合不攏嘴。

“好了哥,其實那樣的客棧在我們雲城有好幾家呢!你又不是沒見過。”

“反正我們看着這個客棧就要壯觀一點!”

“對呀對呀,雲城這種客棧周圍還有不少三層的房子呢,這個客棧有周圍房屋的襯托,顯得更美了。”

“是啊,我現在特別想進去看看這個客棧的樣子,快走快走!”

幾名女子說着就自主的朝籠琳鎮走去,龍十兒看着幾女嚮往的神情,對着邊上的徐容容得意的眨了眨眼。

“看到沒,你老公我的創意就是這麼有魅力!”

“切!”

徐容容微笑着鄙視了龍十兒一下,便招呼着剩下的人朝鎮子內部走去,場面頓時又只剩下曉樂小黑和小白了,龍十兒無奈的聳了聳肩。

“小黑,小白快告訴我爲什麼要跟我回來呢?呆在你們母親的身邊不是很好麼?”

龍十兒一直都沒去問這個問題,它們是龍十兒幾人快要離開的時候從擒龍域趕來的,龍十兒當時的心情有些低落,所有就沒有多問。

“母雞母雞……”

“嗷……嗷嗷……”

可是,兩隻獸族的回答,讓龍十兒後悔去問它們了,就算她們說了自己也不懂嘛,龍十兒將求助的眼神看向曉樂。

“那個,曉樂姐,你能不能告訴我它們在說什麼啊?”

“白癡!你當我是誰啊?我怎麼知道它們說什麼?”

曉樂大罵了一聲,然後從龍十兒身邊走過,快速追向徐容容和紫鳳,雪白的小孟極看到笑了跑了,二話不說,扔下龍十兒和小黑也追去了。

她們倆體形都不大,衆人看了會把它們當成二女的寵物獸,在這個世界,擁有寵物獸和坐騎並不是那麼稀奇,畢竟,有些東西和事情,人們都要靠這些獸族來做到。

龍十兒看着衆人慢慢走遠,撫摸着小黑的頭顱,充滿憂桑的腔調說道:“小黑,她們……她們竟然丟下我們了,嗚嗚~”

“嗚…嗚~”

聽到聲音,龍十兒愕然的看向小黑,發現小黑碩大的眼珠子下邊有着一顆淚水,頓時,龍十兒明白剛纔自己的問題應該是讓它想到自己的母親了。

龍十兒本想給小黑擦擦眼淚的,可是這傢伙,身子那麼大,一顆眼淚都快夠自己洗臉水了,所以,龍十兒放棄了擦拭,跳上小黑的背脊。

“哼,不怕,我還有你,你還有我,我們走!”

小黑也沒再發出聲音,朝籠琳鎮內走去,這是龍十兒第一次將小黑小白帶進人羣居住的範圍中,小白還好,得到很多美女的肯定,說它可愛啊啥的,當然,這也是龍十兒看遠處大家看到小白的表情分析的,畢竟龍十兒離衆女還是有些距離的嘛!

可是,轉到龍十兒這邊,龍十兒從進了鎮子開始,就是鎮子裏的人關注的目標,小炎三米多高的身子,肥大的身體,看上去勇猛逼人的氣勢,讓不少路人爲它促足。

有誇讚它的,有對着它指指點點的,受到同樣待遇的還有小黑背脊上的龍十兒,路過一些少有的二層房時,二層的圍欄邊上已經圍滿了男男女女,紛紛看着龍十兒和小黑。

龍十兒幾乎與這些人平視,只需要微微擡頭,便能看到大家的身影,龍十兒對着這些人得意的笑着。

龍十兒在鎮子裏走了一陣子,前邊便擡過來一座花轎,小黑只得靠着大街的邊上走,可是即使如此,那八擡大轎實在有些大了點兒,根本過不來。

頓時,小黑就給堵住了,看擡轎的人都是官府的人,龍十兒便想起了小胖子,此時,護衛中一名帶隊的隊長正不悅的站在小黑前方不遠處,擡頭看着龍十兒。

龍十兒就這麼坐在小黑的背脊上,大聲問道:“你們幹嘛擋我路啊?趕緊讓讓!”

“你小子早死是吧,你難道不知道今天是我們小姐出嫁的日子嗎?”

“小姐?”

龍十兒一愣,與小胖子接觸了那麼久,從來不知道小胖子竟然還有一個女兒,想着小胖子長那樣兒,她女兒肯定也好不到哪兒去,頓時,龍十兒身體抖摟了好幾下,趕緊跳下小黑的背脊,對帶隊那人說道。

“這樣這樣,這轎子太大了,你們都帶着信你從它身邊穿過去,我把轎子給你們弄過去,怎麼樣?”

“你弄過去?你怎麼弄?”

那人有些懷疑的看着龍十兒,在他看來,現在只有兩個辦法了,要麼是龍十兒退回去,到轉彎的地方讓他們通行,要麼讓他們退後,先給龍十兒通行。

龍十兒趕緊催促道:“行了你就別問了,反正我有辦法就是了,快快快,讓新娘子她們都過去!”

“難道你不知道新娘是不能在中途落轎的嗎?”

那人看龍十兒對自己還挺客氣的,便放出了自己身爲隊長的氣勢,擡頭挺胸的,好像還怕人不知道這個人是他似的。

這時候,轎子裏傳出了聲音。“問問他,要是可以的話我不出轎連帶着我一起弄過去吧!”

這聲音,磁場吸引力十足,雖然還不如曉樂那種超級型號的魅力的聲音,不過在女人中也算很好的啦,龍十兒此刻腦海中有一個畫面。

一個很肥很肥的女子,配上及其好聽的聲音,看上去是那麼的不協調……

不停帶頭男子重複發問,龍十兒趕緊點頭。“行,行,可以可以!”又對那名護衛隊長說道:“那啥,你讓幾個人到那邊等着!”龍十兒指了指小黑。

男子半信半疑的指了幾個人:“你們先到那邊去等着!”

“是!”

龍十兒也藉此躍上了小黑的背脊,龍十兒準備施法的時候忽然聽到周圍人的議論聲。

“我聽說啊,那位公子是一個大型門派掌門的大弟子,不過啊,那男的因爲常年修煉,長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嗯,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啊!知府大人竟然是爲了籠琳鎮的和諧才把小姐給嫁出去的,知府是個好人,小姐也是好人啊!”

聽到這樣的對話,龍十兒對女子的樣貌不禁好奇起來,於是便改變了想法,暗暗將乾坤圈放在小黑的背脊上,刷刷兩下便佈置好簡單的陣法,於是跳了下來。

看着碩大的花轎,龍十兒摸着自己沒有鬍鬚的下巴大聲說道:“我要施法了哈?”

等周圍人紛紛離開之後,龍十兒口中念動咒語,頓時,龍十兒連帶着花轎漸漸化作白光消失,惹得周圍人陣陣疑惑和擔憂。 乾坤圈,還是那個大草原裏,此時,一頂花轎落到龍十兒身前,龍十兒摸着下巴圍着花轎轉個不停,心想“我到底要不要看看呢?”

花轎裏的人可就不願了,有些疑惑的念着:“怎麼還沒好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