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終於發現了一個有用的信息。而且還是如此有用的東西,對於現在的舒炎來說無疑是久旱跟甘霖一般。


只見書中寫到,

“上古魔王,殺巨龍吞其龍珠,用搜魂大法取其功法。深山三十餘載。遂出,蕩平四方,威儀一時無兩。所用功法戰技皆妖族至高方法。因其無惡不作,正道三十盟將其剿滅與天葬山下,所學功法及其筆錄被正道均分,所幸劍閣得其大部分,其功法和戰技後文記載。”

“只是後輩子弟切不可以輕試,妖修功法與正常修煉反差極大,龍珠亦是可遇而不可求之寶物,若是盲目嘗試,只怕終將消亡於天地。”

接着舒炎便是看見了四幅畫。

第一幅,一個男子大戰巨龍,天地變色。

第二幅,男子盤坐修行,枯坐深山。

第三幅,男子衣着華麗,大殺四方。

第四幅,男子大戰羣雄,圍攻至死。

四幅畫記載了這名上古魔王的一生,舒炎看得震撼不已。

不光爲書中記載的上古魔王的威儀震撼,更是爲這其中透露出來的消息震撼。

短短的四幅畫,和幾十個描述性的文字,舒炎便是知道了一個他最關心的消息。之前他不確定自己修煉的妖族功法能不能成功。沒有任何的前人的經驗,但是,現在通過書中記載,明確知道了其中有人能夠修煉。而且還是修煉到天地變色,大戰天下羣雄的地步。

舒炎不知道他和自己修煉的是不是同一部功法,但是,舒炎至少知道自己修煉至少是有希望的。

舒炎迫不及待的翻開後面幾頁。書中後面說記載了許多那位上古魔王修煉的戰技和功法,舒炎現在沒有開啓天龍王留給他的傳承,究竟天龍王記憶中有沒有其他戰技,舒炎也不清楚。

前人修煉的戰技,想來也沒有太多適合舒炎的。所以,如果後面記載有戰技,便是對於舒炎最大的一筆財富。

只是,舒炎翻開後面幾頁,才發現原來,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 《祕聞錄•卷二》書中後續記載到。

劍閣一名長老不甘心魔王的許多戰技流失,加之功法也是龍族的上等功法,雖然不是至高功法《天龍功法》,但也算尚可。

長老在諸多努力之後,爲了開闢更加廣闊的修煉天地,用盡手段得來一枚龍珠。隨後安然吞服龍珠,用無上功力融合,開始研習書中記載的功法。

只是,功法的前期修煉順利異常,進境頗快,常常有不運功,自動增長戰氣的情況。舒炎看到這裏,眼中閃過一絲疑慮。聯繫到自己的情況,便是與自己的情況沒有多大的差距。

自己也是修煉速度遠遠的高於衆人,就算是在一晚上看書的時候,體內的戰氣都不斷的在積累。似乎自己的身體就猶如一塊大大的磁體,不斷的吸引着空氣中的戰氣分子。甚至,在自己今天都沒有修煉的情況之下,一夜之間居然突破了一階的層次。

修煉不足一個月便是到達了二階戰士的地步。

就算舒炎對修煉再不瞭解,心中多少都有些駭然。

舒炎很確定自己並沒有運行《天龍功法》,但是身體的奇異現象卻無法解釋。之前這個問題也困擾了舒炎很久。

他一直擔心會發生什麼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不過,現在發現,有人同樣和他一樣,經歷過這種情況,舒炎便是耐心的往下面看去。

原來,在吞服龍珠的時候,身體在某些程度上,會發生異變。這種異變讓身體中的血脈筋骨會往妖獸的方向靠攏。

而修煉妖族功法的同時,身體的異變會越來越大。直到後面在全力運行功法的時候,或許會變身爲妖。

舒炎不確定自己的身體會不會變成龍的身體,想來也不可能。但是,自己的身體應該是經過了改造。書中也說道,經過改造的人,往往經脈比一般人來得寬泛得多,運行起戰氣來甚是如同空靈之體,毫無生澀的感覺。

這一點,舒炎感受頗深,他自己就是經歷了這個情況,在得到戰氣的那一天開始,似乎對於戰氣的運用便從沒有出現過生澀的感覺。彷彿這一切就是天生的,理所應當的一般。

而書中將這一切歸結於龍珠的改造效果,由於龍珠的特殊性。所以,龍珠在吸取靈氣以及改造身體的效果上,不是一般靈藥能夠相比擬的。

而如果龍珠的效果強烈,往往會在第一次改造的時候,留下許多的經歷來持續後面的支持。舒炎心中暗暗推斷。只怕自己就是屬於這種情況。

由於自己的身體之前雜質較多,又加之沒有修煉過的原因,所以,舒炎在修煉的時候,不能夠成功的消化吸收掉全部的龍珠能量。

導致龍珠將能量儲存起來,不斷的以後反饋給舒炎。

這也是舒炎即使不修煉的時候,功力也在不斷的增長的根本原因。

而一般這個情況一直要持續到突破三階,到達第二個境界的時候。

換個說法,也就是說,舒炎在第二境界之前,他的體內的戰氣,都要保持一個高速增長的趨勢。

如果是合理的利用資源,加上一些靈石的輔助,靈丹妙藥的支持,想在短短的一兩個月之內突破第一境界也不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

畢竟第一境界只是修煉的門檻,單純的一個戰氣積累。

並不需要像第二境界的人一般修煉速度奇慢,還要靠自己不斷地領悟功法,戰氣奧義來提升實力。

舒炎直到看了書中的記載,纔想起大師兄陸陽說過的話,自己的目光太小了。僅僅侷限於這樣一個烈陽壇是沒有多大的成就的。

舒炎心中自問,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舒炎運氣好,或者夠努力,一年之內達到他師父楊毅豪的層次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也是爲什麼當初舒炎師父楊毅豪震驚的原因。如同舒炎這般有天賦,還有如此奇遇的人,只應該出現在修煉界的巨頭家族或者高高在上的門派核心之內的。

即使這樣,舒炎都足夠稱得上妖孽之才。

楊毅豪早年也是一個修煉天賦極強之人,也算得上是一個高手,只是,後來,因爲仇家等原因,造成現在的局面。境界的跌落,在第一境界巔峯徘徊不前。

也只有這樣的原因下,楊毅豪才賭寶將全部的身家都壓在了舒炎身上,即使冒着風險,成爲這個時代的公敵,收一個妖修的弟子。爲的不過是有一天奇蹟出現。不論是舒炎,亦或是自己,都能夠重返真正的修真界,拿回那些屬於自己的東西。

只有舒炎不知,他現在接觸的層次,僅僅是修煉界的最低端,僅僅只是看見了修煉世界的冰山一角。在真正飛天入地的修煉界,跨入第二境界纔算是真正的踏入修煉界。

而第一境界的修煉,只是在於一個身體素質改造的過程,僅僅能夠證明你有修煉的潛能。

到後面的境界,纔是戰技,戰氣,與心智毅力共同的考驗。

舒炎又花了一大早上,將書中記載的劍閣前輩的修煉方法認真的研讀一遍,發現和自己的相似之處頗多,舒炎暗暗的將他的修煉之途作爲自己的參照。以後可以借鑑的東西還有很多。

比如如何用妖修功法衡量自己本身的實力在人類修煉功法中的等級。

比如如何用妖族戰技與人體的融合,從而擁有使用的機會。

看完這些,舒炎不得不佩服這位劍閣前輩的大才。

只是最遺憾的是,這位劍閣前輩,不知爲何原因身亡,而他在身亡的時候,都已經是修煉界中首屈一指的巨擘。天下間罕有敵手。

舒炎看完這位劍閣前輩的經歷,以及很大一部分的手札經驗,舒炎心中慢慢的確定了自己的修煉方向。

可以說,自從踏入修煉一途以來,舒炎的心中還從來沒有這樣的確定過自己該怎樣的去修煉。

以前都是楊毅豪人云亦云手把手的教導。

舒炎沒有着急去看後面那厚厚的二三十頁來自魔門上古魔王的戰技經驗,也不急於一時,現在大部分的戰技還用不上。只有一篇關於《奪精祕法》引起了舒炎的關注。

舒炎現在最主要的任務還是將修爲提升上去。這樣才能進行後續的事情。所以,一個想法漸漸的冒出頭來。

舒炎站起身來,推開門,活動活動自己的身子。

初生太陽的照耀下,舒炎竟然有種撥開烏雲見青天的感覺。

將原本心中的疑惑一掃而空過後,舒炎的心情竟然放鬆了下來。想來天不絕人之路大概如此了。

果然如同老人們說的,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啊!

一夜過去,處境卻似乎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舒炎大早上起來,便是看見師兄陸陽從外面拿着早點回來。估計是給楊毅豪送去。

舒炎打過招呼,和陸陽一同進入房間,看看師父的情況。

不得不說,楊毅豪雖然受傷很重,但是似乎經過了一天晚上,至少在神色上已經頗有好轉了。不似昨天晚上第一次見到時的萎靡。

舒炎進得門來看見楊毅豪,楊毅豪對着舒炎招招手。

舒炎也不多說,走到楊毅豪身邊行上一禮,便是就近坐了下來。

楊毅豪隨後又招呼忙碌的陸陽坐過來。陸陽放下手邊的事情,到舒炎的旁邊也是坐了下來。

“我知道你們兩個有很多的疑問。我先說。”楊毅豪似乎知道舒炎和陸陽心中的想法。看向舒炎,“炎兒,你的情況,我都給你師兄說了。放心你師兄的爲人。他絕對不會泄露半點祕密的。”

舒炎倒是很爽快的說道,“師父,這個不必多說,師兄我自然是百分百的相信。”

陸陽倒是在旁邊沒有話說,楊毅豪聽見舒炎說的,欣慰的點點頭,“我倒是欣慰你們兩兄弟這樣,畢竟以後,你兩個要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必須依靠到底的。”

舒炎和陸陽點點頭,以後闖蕩外面的世界,只有相互照顧,相互依賴,才能夠更好的生存下去。

“說到底,都是可憐人啊!”楊毅豪有些感嘆的說道。

舒炎看出了楊毅豪似乎想到了什麼讓他情緒低落的事情,便是決定岔開話題。想到自己到這裏的主要目的,開口問道,“師父,那本《祕聞錄》究竟是怎麼回事?”

楊毅豪也從傷感的情緒中走出來,整理整理思路先是問道,“《祕聞錄》的重要性你都已經知道了吧?”

舒炎點點頭,表示知道。

“那你自然知道《祕聞錄》是出自正道巨擘劍閣之中,爲師便是從那裏得來的。”楊毅豪平靜的說道。好似在正道門派,取來一本祕籍,就如同沒有什麼難度的事情一般。

舒炎知道楊毅豪是說得輕鬆,“劍閣乃現在最大的門派,怎麼這麼容易,師父你倒是說得輕鬆,只怕身上的傷也是來自那裏吧?”舒炎有些半開玩笑的說道。旁邊的陸陽也很感興趣。這個也是他一直疑惑多年的問題。到底師父的仇人是什麼人,或者什麼勢力。

舒炎心中也自然是有自己的猜測的,楊毅豪對他的大恩,舒炎無以爲報,只有自己旁敲側擊,得出敵人的來歷之類的,自己纔有報復的可能。

楊毅豪畢竟是人老成精的人物,想來能夠用方法在劍閣取來祕籍的人物,怎麼會看不出舒炎的小心思。所以,便是根本不在這個話題上深究。

現在還不是告訴他們的時候,不然,也只是徒增手下弟子的煩惱。到時候,說不定會對他們造成一些修煉路上的障礙。

況且,楊毅豪的全部希望現在都是壓在了舒炎和陸陽的身上,絕對不能讓他們出半點差錯。

“《祕聞錄》的記載,你都看過了吧?對你有沒有什麼幫助?”楊毅豪決口不提劍閣的事情,舒炎也沒有辦法。只得老老實實的回答問題。

“看過了大部分的內容。這本書無疑是給我雪中送炭。之前我疑惑的東西,在這個書中大部分都能夠找到答案。只是現在。我還沒有研究透這本書,不過,對於自身的情況,已經通過這本書瞭解個大概了。實力應該能夠在短期內有很大的提升。”

舒炎如實的回答道。聽得旁邊的陸陽心中驚歎不已。原本便是聽師父說道舒炎的來歷和遭遇。將他形容如妖孽一般。現在陸陽才知道,一點也不過分。舒炎纔多大?舒炎才修煉多久?現在就有趕超自己這個師兄的趨勢了。

若是分開個三五個月,只怕自己也只能仰望他的腳後跟了吧。

“有用便好!”楊毅豪欣慰的點點頭,就怕自己拼了老命取來的書,對舒炎的情況並沒有幫助,只怕,到時候自己真的不知道如何幫助舒炎修煉了。

“那師弟可有什麼打算?”陸陽轉過頭來,對舒炎感興趣的問道。

“我可沒有什麼具體的打算,所以,今天早上纔過來詢問你們的意見,畢竟你們的經驗比我多了不知多少。”舒炎倒是老老實實的說道。

“也對,你的實力既然將要迎來提升期,也得早作打算的好。”楊毅豪也是同意陸陽的打算。

知道陸陽提出這個問題,便是又接下來話要說,楊毅豪便是說道,“陽兒,你可有什麼具體的建議?”

“既然師弟的實力即將提升。那麼,要穩定的提升實力,不外乎兩種辦法。其一,爲兄給你提供一些資源,讓你在院中好好的潛修,看你目前的狀況,只怕到時候出關時,已經二階巔峯,甚至更高。”陸陽對着舒炎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其二呢?”舒炎問道。

“其二,便是歷練。修煉一途,便是經驗的累積以及戰氣的積累。戰氣的積累,師弟你的情況自然不必擔憂,有那個的傳承,有功法在,自然你吸收戰氣的可能都要比我們快上不少。而想要快速突破,無疑是經驗的突破。”

“經驗的突破?”舒炎若有所思的想到,“你是說戰鬥?”

陸陽微笑的點點頭,“你說得對,就是要不停的戰鬥。戰氣修煉出來也是爲了戰鬥,自然,戰鬥經驗愈多,對戰氣的瞭解程度便是越深。你想想,這其實和你們以前打獵也是一個道理。”

陸陽的一番話,便是讓舒炎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對啊。自己老是侷限在一個空間裏面修煉,縱然戰氣修爲提升上去了。到了戰鬥的時候,仍然是一個花架子。

楊毅豪在旁邊也是聽得很欣慰。沒有想到,在外人看來,有些木訥的陸陽,能夠精準的分析修煉的道路上最重要的問題。誰說自己沒有眼光的。他們都不知道,自己這兩個弟子有多麼的優秀。楊毅豪心中甚至有些得意的想到。

舒炎有了方向,更加的有動力,“那師兄可有什麼好的歷練地點,我知道你出去歷練多次,這個你肯定熟悉。”

陸陽見舒炎想都不想,便是選擇了第二條路。也知道舒炎是靜不下來的人,所以,便是提議道,“我去過的地方,最適合你現在和以後修煉的,便是,天池山脈。” “天池山脈?有什麼特殊?”舒炎好奇的問道。

“天池山脈是少有的妖獸還在盤踞的山脈之一,與一般猛獸盤踞的山脈不同,若是有妖獸,危險便是大大的增加。不過,如果你從外圍開始歷練,逐層遞進,將一直適合你修煉到很後期。”陸陽解釋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