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結果……女孩子一臉厭煩地跑開了。嘴裡悄聲低語著「真是無趣的男人。」


之後,德古拉斯又遇到了幾個女孩子,可惜沒有一個,能夠接受他那一絲不苟的言行舉止,嫌棄地跑開了。

一個月後,這艘船終於到達了那座世界盡頭的島嶼…… 一排排的海浪拍打著岸邊的岩石,遠方,依稀傳來海底精靈的歡歌笑語;金黃色的沙灘上,依稀可見零零散散幾塊孤獨無依又好似形影不離的石塊、海蟹;笨拙的彈塗魚在沙灘邊緣一蹦一跳。藍天照映著海面,海面漂浮著藍天白雲,這裡,是精靈的國度。

大船緩緩靠岸,一股清涼的海風吹進船艙,德古拉斯心中一陣愜意油然而生。他不由自主地走出船艙,站在甲板上扶欄相望。

一片油綠映入眼帘。不知為何,他突然說了一句:「我回來啦!」

這一句,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可就好像是自然而然地,脫口而出。

很快,隨著浪聲漸響,老船長派克粗獷的聲音傳遍了甲板的天空:

「小夥子們!收帆,下船啦!」

水手們歷經了幾個月的海上生涯,迫不及待地引吭高歌,連蹦帶跳地衝出甲板,跳到了岸上。可是,船長夫人沒有出來,德古拉斯也並不急著下船。

派克皺了皺眉頭。

「怎麼了?小子,不是你要來這兒的嗎?」

德古拉斯抬抬眉毛,「不管怎麼說,這裡算是有主人的領地。你們這樣貿然到訪,也不打聲招呼嗎?」說著,他吹起了口哨,仔細聽就能發現,他吹出的,是一隻歌謠。

派克船長就算沒見過,也算是聽說過精靈的厲害,雖然突然上岸的喜悅讓他幾乎忘記了這一點,但不管怎麼說,聽到德古拉斯的勸阻后,他也不至於一意孤行,還是指揮一眾水手們回到了甲板上,等待德古拉斯傳信的結果。

果然,不出一會兒,海灘上就出現了幾個瘦削的身影,他們口中念著誰也聽不懂的辭彙,半晌,竟然也跟德古拉斯一同唱了起來。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彷彿在用音樂對話一般。

短暫的幾句交談之後,精靈隊伍中的一個高高揚起起一隻手,差點嚇壞了派克船長。

「喂!小子,你好像會跟他們交流?他剛剛說什麼?這是要攻擊我們嗎?」緊捏著雙手,派克船長差點就下令開火了,可德古拉斯阻止了他。

「放心吧,他們沒有敵意。」德古拉斯溫婉地笑著說。隨後,只有血族一眾,被邀請到了島的中心,一座植物構建的「花冠」里。

至於這裡為什麼引起來,是因為這所謂的「花冠」,只是造型比較像而已,而規模……這麼說吧,你有見過,比一座二層樓還要大的花朵嗎?

德古拉斯也是,雖然早有耳聞,在一些古老文獻中也曾經翻閱過這種文化,可是如今親眼見到,還是不由得震撼。他感受到精靈族引申了大地的力量,而在這股力量面前,他不由顫抖!

沒錯,一個傳世大魔法師,他在顫抖!

可想而知,精靈族,是一個怎樣的種族了吧。一個單挑二十名以上魔法師絲毫不費勁的大魔導師級別人物,在這樣的力量面前,只能感到顫抖!

這是何等的強大啊……

但重要的不是這個,德古拉斯此行的目的,美其名曰是「提親」。此處就不得不感嘆精靈族完美的辦事效率,短短几十分鐘,他們竟然已經安排好了德古拉斯等覲見的一切事宜!於是在一群藍皮膚精靈的簇擁下,德古拉斯被「單獨召見」了。

德古拉斯來到了一座方形的,綠色不知是什麼植物的內部,見到了一個黃色皮膚的老者。

雖然看不清面部結構,但老者年齡很大!超常的大!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因為德古拉斯清楚地看到,他身上的皺褶。與其說他是動物,不如說更像植物,就像千年古樹一樣。

『可惜看不到臉。』德古拉斯這樣想到。不由臉上露出一絲惋惜。

「你的反應,是我第一次見到。」突然,老者開口說話了。德古拉斯嚇了一跳,馬上回答道:「那麼您找我來,是有什麼要事相告,還是說,已經迫不及待趕我回去了呢?」

老者笑了,他笑得是那麼沙啞,就像拉風箱一樣,發出「呼呼」的聲音。

「咯咯咯——你真是有意思,年輕人,上一次你來的時候,比現在還要年長吧。」老者的話尾拖得很長,就像敘舊一樣,說出了這意義不明的一句。德古拉斯已經完全懵了。

「您說……我?上一次來?」

「是的,你上一次來,我記得,帶走了我寶貝的女兒——吉安娜。那麼你這次來,又是為了什麼?小子!」老者的語氣突然凌厲起來,德古拉斯從話里判斷——他似乎有些不高興了。他連忙圓場到:

「我記得,我們之間的關係,不應該更加友好嗎?」

「哼,看來你不是他啊!小子。」老者——不,老樹悶哼著,似乎話里還帶點兒……傲嬌?(哼哼哼,好吧……)

「那麼就是說,當年這樁婚事,其實並不是那麼友好咯?」德古拉斯彷彿滿不在乎地說到。老樹卻沒有立即回答。

「當然了,愚蠢的小傢伙,你的那個先祖,簡直就是個小偷,是個盜賊!他帶走了我的女兒,帶走了我們精靈族很多的好孩子,我……恨不得抽離他的靈魂,吸食他的精魄!」

「那麼,看來我們是沒得談了,老樹先生。」

「比奇尼爾。」說到這裡,老樹的聲音明顯衰弱了下來,以至於德古拉斯幾乎聽不到,他問:

「什麼?」

「比奇尼爾,我的……名字……」

德古拉斯還希望能有下文,可他似乎不再想說了。無奈之下,德古拉斯微微低頭,說:

「看來您是累了,那麼我就先告辭了。改日……」說到這裡,他猛然抬起頭,瞪大了眼睛!

「你開什麼玩笑?!」不知為何,到了現在,他才有些怒火中燒的感覺,因為面前的老樹,已經枯萎,凋零了。

它,死了。

接下來的三天里,因為精靈王突然去世,德古拉斯一眾人等就作為外賓,被以某種形式「軟禁」起來,直到第三天……

一位面容姣好,年輕貌美的女性精靈,來到德古拉斯的住處。

「貴安,尊貴的客人。初次見面。」出乎尋常的是,這位女性精靈,竟然對著德古拉斯,行了一個屈膝禮!德古拉斯有些受寵若驚。

「我才是,失禮了,精靈朋友。請容我自我介紹,我叫德古拉斯,來自新月之族。」(在這裡,新月之族指血族,為精靈族稱謂)

女性精靈似乎也十分高興,她嘴角的笑意更濃,輕踮著腳尖,拉起了德古拉斯的一隻手,開心地說:「哦!萬能的精靈神,竟然如此怠慢尊貴的客人,還是請下榻精靈王宮。」

德古拉斯笑著婉拒了。

「比起這個,聽說多年前,新月之族曾與精靈族聯姻,對嗎?」德古拉斯問。

「這個……」精靈掩面不語,嘴角露出一絲嬌羞的笑意。

「正巧,我想為下任的新月之王尋找一位伴侶,不知道貴族……」

突然,這位女性精靈笑著說道:「啊!原來是新月之王陛下駕臨,您說的事,我一定儘力達成!如果不嫌棄的話……我也還是處子之身呢!」

「這……」德古拉斯笑得有些僵硬,『自我推薦么?這姑娘,真開放啊。』他心裡想。

可隨即,他了解到,精靈族的現狀:群龍無首,王位空缺!

(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 (大家好,我是司空秋。今天約好的,補更。不過沒有第二更啦~哈哈!不要說我小氣哦,時間問題……)

聊了好多之後,德古拉斯突然發覺:竟然還沒有互相自我介紹!說了半天,竟然連人家的名字都沒問?!

紅了紅臉,德古拉斯咳了兩聲,抬手停下了話題,問道:「嗯……不好意思,還沒有問過,您叫什麼?」

女精靈突然一滯,頓時臉紅起來,扭捏著回答:「我叫吉……吉安娜。」

德古拉斯眼神中的詫異一閃而過,然後他嘆了一口氣,

「唉!辛苦你了,那麼你呢?來這裡找我,又是為了什麼?」吉安娜神情中閃過一絲憂愁,忽然,嘆了口氣。

「聽說您也想要和我們一族締結親密的友誼?」

德古拉斯被說中了心中所想,也不否認,誠懇地說:「哦——是的,我……期望能夠與精靈族結為盟友。」這讓吉安娜高興至極。

「啊,那太好了,那個……我這裡是代表個人立場,希望您能夠介入此次王選。」

從她的表情就可看出,這個精靈少女,認真至極。

德古拉斯還是立即表明自己的立場:「雖然本人也希望能結成友誼,可我一個外來者,這合適嗎?」

吉安娜高興得幾乎叫出了聲,但她還是忍住小聲說:「當然可以!先生,只要您願意,我可以讓您變成精靈族的近親!」

德古拉斯猶疑著問:「是真的?你不是開玩笑?也就是說……」

「是的!」精靈少女當即肯定:「我現在,還未出嫁。」這一句可真的嚇到了德古拉斯,他瞪大眼睛再次確認:「上帝!是我瘋了,還是世界瘋了?!吉安娜小姐,你是認真的?」

為了表示肯定,吉安娜使勁點了點頭,眼巴巴地望著德古拉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閃爍著水藍色的光芒,看得德古拉斯心裡直發癢。為了避免某些不必要的事情,他馬上避開了視線。

吉安娜看到對方的動作,可憐巴巴地問:「怎麼,您不喜歡我?」

「沒,沒有。」德古拉斯結結巴巴地回答道。

「那你為什麼不看我?!」聽聲音,吉安娜有些著急了。說著,就拉住了對方的手。

德古拉斯被拉住了手,一張臉紅得像番茄。可是,這讓吉安娜忍不住笑了,她的笑聲就像銀鈴兒一般清脆。

「你,你笑什麼?」

「像你這樣臉紅的血族,我還第一次見。」

「是嗎?那麼,走吧。」

「去哪?」

「不是已經談完了嗎?請回吧。」

「什麼時候?」

「你糊塗了嗎?就在剛才……」

「不,你還沒有答應我啊。」

「好吧,那麼我答應你,你快回去吧,拜託了。」

「不要!我現在就要嘛……」

「你……急什麼?一生的大事,應該更加慎重吧?所以你先回去,我們明天一早……」或許,德古拉斯真的是唯一臉紅到這種地步的血族吧。

「不,就今晚,今晚就要!明天就來不及了!」可是不知為什麼,精靈女孩好像非常著急。

德古拉斯莫名其妙,問她:「為什麼?一個晚上的時間而已,而且我還要去……」

「不行!明天,明天叔叔他……」

「叔叔?!你還有個叔叔?!為什麼不早說?而且就算今晚我們結婚,又能改變什麼呢?」德古拉斯有些激動地質問。可精靈女孩依然堅定,

「不,有用的!你是血族之王,如果我能夠跟你結合,那麼精靈族肯定會有所倚重和忌憚才對!」

「原來是為了這個啊……」德古拉斯無力地嘆息道,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

精靈女孩從後面抱住了他的腰,哭著求道:

「不要走!請不要走,拜託了。只有您——只有您能夠拯救精靈族。」

「什麼?」聽到這一句,德古拉斯才來了興趣,「拯救精靈族?你在說什麼?」

看到德古拉斯不打算離開了,精靈族女孩才鬆開雙臂,但還是緊緊拉著,哀求道:「是的,是的!如果我不能帶領精靈族,如果您不能夠幫助我的話,我的叔叔——我那殘暴的叔叔,將會帶領精靈族,走上毀滅的道路!」

「是嗎?那好吧,我答應你,不過,只有半個月,不能再久了。而且相應的,你要帶領你的部族,幫助我度過眼下的難關。」

「好,好,一切都聽您的。」吉安娜現在眼淚花花地,哪裡還有時間擔心德古拉斯所謂的「條件」,那所謂的「難關」是什麼?

就這樣,這件事,就此敲定。新血歷2036年春,第五百六十任精靈王,也就是傳奇的吉安娜女王繼位,同時,認定血族為精靈族永世盟友,兩族永遠友好往來!

(雖然只有補更,但小秋還是厚臉皮的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 在這樣的月下,靜謐的叢林中,德古拉斯和小吉安娜……

好吧,什麼也沒幹。他們在散步一般地各自走著,這個時候,雖然是孤男寡女,但他們沒有牽手。小吉安娜是一臉的熱切,而德古拉斯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