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維多利亞沒回答,而是笑問道:「我們一定能回去的對吧?」


韓義被她的笑容感染,那股絕望的心情好受了很多,隨後猛的想起來,採礦機器人應該也被吞噬了,那……

「卧槽,我怎麼把它給我忘了?」韓義拍了下腦袋,趕緊在腦海里呼叫採集機器人。

讓他激動的是,採集機器人居然有反應了,而且還報告了方位,就在潛水器左前方大概10海里左右。

「耶~」韓義興奮的握了下拳頭,隨後立刻給採礦機器人下達歸隊的指令。

「怎麼啦,是不是有什麼好消息?」旁邊的維多利亞問道。

「嗯~」韓義點點頭笑道:「那個機器人沒有壞,很快就會找過來。」

「我就知道。」維多利亞也是興奮的揮舞了下手臂,然後抱起韓義脖子在他臉上啃了口。

韓義沒當回事。

激動之下,做什麼事都是可以理解的。

…………

大概20分鐘后,體積龐大的採礦機器人在水中翱翔過來了,凌空抓起潛水器向上游去。

不過道路註定是曲折的。遊了不到500米,上面沒路了……

由於強磁場干擾,韓義無法通過機器人傳輸回來的影像看到「天花板」的樣子,只能讓機器人把潛水器掉了個方向。

然後韓義看到,天花板上居然是古老的玄武岩層,層層疊疊,如波浪一般。

「難道被吸進了某個洞穴中不成?」韓義呢喃自語到。

讓機器人沿著「天花板」繼續向前。

前行了大概15海里后,天花板變得越來越低,潛水器上的強光探照燈已經隱約可以看到海床了。

就在這時,維多利亞指著舷窗外的海底驚呼道:「你快看,那是什麼……」

韓義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海床上矗立著一個巨大的像魚鰭一般的東西。

「這……這是飛機尾翼?」

「應該是得~」

韓義讓機器人過去檢查了一番。

由於海水的侵蝕,尾翼已經變得極其脆落,剛剛拽了一下,尾翼就跟紙片一樣斷裂了。

繼續向前,海床上的飛機及艦船的殘骸越來越多,看得韓義兩人觸目驚心。

繼續前行了五六海里,海床開始向下凹陷,很快,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海盆,海盆中間矗立著無數古老的石柱;

石柱周圍同樣散落著很多飛機艦船殘骸,以及很多不知名物種的灰褐色屍骨。

讓機器人小心翼翼靠過去,在強光燈的照射下,地面上那些韓義之前以為是碎石塊的東西,折射出道道金光。

仔細一瞧,居然是大塊大塊的金磚。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巨大的海盆就像是「藏寶盆」一樣,裡面堆積了無數的金銀財寶…… 經過大致的測量,這個巨大的海盆足有20平方公里左右,呈一個標準的圓形,裡面矗立著大量古老的花崗岩石柱;

石柱高的十幾米,矮的也有五六米,且表面密布著繁複的花紋。

除了石柱以外,還有很多石碑,殘破的拱門,以及造型奇特的石砌物品,呈不規則狀散布在整個海盆里。

另外這個海盆很奇特,就像一個巨大的篩子一樣,把大洋里沉積下來的淤泥以及生物殘渣過濾掉了,留下大量的飛機殘骸以及生物屍骸。

在這幽閉的深海里,看起來非常恐怖。

由於磁場紊亂原因,潛水器無法測算這裡的經緯度,包括方位都無法確定。

讓機器人把潛水器放在一個「小山坡」上,韓義跟維多利亞兩人俯瞰著前方幽暗的海盆,目光里滿是震撼。

「你估計是不是史前文明的殘跡?」

維多利亞搖搖頭,「據我所知,現有資料不足以證明史前文明的存在……」

她說不下去了。

韓義目光掠過那些石碑石柱,朝地面上那些屍骨殘骸看去。

這些殘骸大多都是人類的,看樣子是失事飛機里的乘客,還有一部分則是海底生物的屍骸,有大有小,最大的一個光頭顱就超過兩米高,龐大的屍身哪怕就是化為了皚皚白骨,也非常的可怕。

除了這些東西以外,那些屍骨旁邊堆積著無數的金銀財寶,而裡面最多的就是黃金。

金磚、金條、金首飾、用黃金做成的工藝品,各式各樣,把整個海盆里的黃金都收集起來,韓義估計得超過100噸。

一個能讓人瘋狂的數字。

不過韓義腦海里首先想的是怎麼離開這裡?

只要離開了,這些東西遲早還是他的;萬一不能離開,就算有1000噸又能怎麼樣。

……

讓機器人收集了一部分「樣品」,大概十幾噸黃金製品這個樣子……然後拖著潛水器向上浮去。

在上浮了300米左右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深海黑洞前,就像火箭的噴口一樣,在探照燈的照射下,深邃而恐怖。

開採機器人已經勘察過了,海盆周圍並沒有其他的路可走,只能繼續向上。

艙體內的儀器還在瘋狂跳動著,隨著潛水器越來越接近黑洞,韓義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很順利的穿過黑洞口,並沒有任何異常情況發生。

又向上浮動了大概500米左右,艙體內的燈光突然閃了一下,隨後又恢復了正常,然後韓義朝舷窗外看去,見到了驚世駭俗的一幕。

探照燈前方,不再是一成不變的海水,而是一面冷冰冰的鋼鐵城牆,浸泡在海水裡,看上去觸目驚人。

「這……這是什麼大學?」維多利亞趴在舷窗上驚駭到。

韓義心往下沉了沉,不過還是鎮定道:「可能是什麼沉沒的大型潛艇吧。」

兩個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韓義沒敢讓機器人過去查看,實在是這一切太過詭異。而且他心裡有了不妙的猜測。

如果不出意外,潛水器現在可能在……

潛水器還在快速上浮,而外面光滑的鋼鐵城牆開始有了變化,上面出現了一些不知名的大型部件,鑲嵌在牆體上顯得猙獰而可怖。

又上浮了幾百米,機器人拽著潛水器從一扇巨大的類似渦輪葉片的刀片矩陣中間小心翼翼穿了過去,總算有驚無險的出了這片黑洞地帶。

回過頭去看,在燈光所能企及的地方,一座猶如高山般的龐然大物靜靜的矗立在深海里,讓人不寒而慄。

「快走快走……」生怕這個東西會突然發飆,韓義趕緊催促機器人離開。

上浮比下潛要快了很多,兩千米后艙體內的設備恢復了正常,直到此時韓義才驚覺,他們還在10000米深的海底。

韓義頓時冒出一身冷汗。

9000米;

8000米;

5000米;

……

北太平洋,晚6點,距離韓義他們下水時間已經超過10小時。

科考船上的人都已經急瘋了,先後派了兩艘潛水器下海搜救;

德國那邊電話也是一個接一個,蘇珊娜派了專家團隊過來,另外美國那邊的商業搜救隊也正在趕赴途中。

而此時遠在中國金陵的沈心也是心急如焚。

她不知道公司里有多少人知道這件事,但她知道,一旦消息泄露出去,會給天義帶來滅頂之災。

不說韓義直接或間接掌握的財富,光旗下的那些技術,都讓各國政府垂涎三尺;一旦沒了他的鎮壓,天義分分鐘分崩離析。

電話響了,是公司里一位大區經理。

「什麼事?」

「沈總,我收到消息說老闆在海上遇到危險,不知道有沒有這回事?」

沈心眉頭皺了皺,「你聽誰說的?好好工作,這些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情。」

「我……」

沈心口氣變得嚴厲了起來,「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我就是關心一下。那就不打擾沈總了。」

掛斷電話,沈心立刻打電話給人事部CHO楊康裕,進行人事部署安排。

不管韓義能不能平安歸來,作為首席執行官,她有義務也有責任讓天義撐到最後那一刻。

……

韓義在北太平洋「出事」的消息還是傳了出去,而且速度比光還快。

因為時差的原因,金陵這邊正好是早上8點鐘,大批國內外記者趕到天義總公司門口。

沈心知道后在集團內部下達封口令,誰敢在記者前胡說八道,立刻開除。

集團內的氣氛變得微妙了起來,很多人開始蠢蠢欲動。

韓義父母原本並不知道這件事,是有人故意透露給他們。

韓山早上剛到水果店接到了陌生來電,對方就說了句「韓義出事了」,然後便掛斷電話。

韓山楞了好長時間,嘴裡呢喃著:「我兒子做了那麼多好事,不可能出事的,老天爺都不會允許。」

然後他就強撐著把水果擺上架,最後心裡堵得慌,匆匆趕回了家。

何瀟瀟,她爸媽,朋友,韓義同學、朋友、生意夥伴等等,一個接一個,相繼都得到了消息。

……

北太平洋,晚8點,此時科考船上燈火通明,巨大的射燈照在平靜幽深的海面上,瑪莎博士就站在船舷上,看著榮耀號潛水器下潛的地點,在心裡默默祈禱著。

儘管來天義時間不長,但是她已經被這個公司的技術所折服;她們考察隊用了半年不到的時間,就完成了很多重要的科研成果;

另外天義在電磁波傳導、海洋遙感技術、設備材質結構等方面,比美日等國有著非常明顯的優勢。這對於一個私人公司來說,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作為這一切的靈魂人物,韓義如果真出事了,瑪莎覺得這是海洋探索領域的一個重大損失。

就在瑪莎博士怔怔出神的時候,耳麥里突然響起了一道激動的聲音,「頭,你快過來看~」

瑪莎博士匆匆跑到設備觀察室,「怎麼啦?」

一位亞籍男子指著監控器上的紅色信號源,驚喜道:「信號出現了。」

瑪莎博士健步來到監控器旁邊,仔細看了眼經緯度,一下子懵掉了。

本該在北太平洋的信號源竟然橫跨近10000公里,出現在了南太平洋某島附近。

……

南太平洋,這裡是中午12點,太陽當空高掛。

從大洋底上來的韓義,在知道身處何方時,也是愕然不已。不過隨後便想到海底下的恐怖存在,立刻駕駛潛水器離開這片海域。

大約2個小時后,他們來到了一座小型珊瑚島附近,兩個人相互攙扶著,深一腳、淺一腳的上了岸。

島上很荒涼,沒有茂密的植被,也沒有金黃的沙灘,怪石嶙峋、礫石密布,而且到處都是鳥糞,以及低矮的荊棘灌木叢。

不過韓義已經無所謂了,相比於恐怖的深海來說,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咔嚓——」韓義踩破了一隻雞蛋大小的鳥蛋,抬腳一看,發現粗礫石下面還埋了很多,哈哈大笑道:「你不是說你會燒烤嘛,來,烤兩個蛋給我吃吃。」

維多利亞也格外開心,「沒問題,看我的~」

隨後兩人分工合作,一個挖坑,一個撿拾木材。

在撿木柴的時候韓義發現,這個島上的鳥類一點也不怕生,被他抓住的時候還用腦袋磨蹭他。

韓義也親昵的摸摸它腦袋,然後抱著它回去做燒烤了…… 第二天下午。

廢了一番周折后,兩人回到了陸地。

寶馬家族以及科考隊駐地員工迎接了他們。

當維多利亞從直升機下來時,蘇珊娜上前緊緊抱住了她,然後不停親吻她的腦袋。

科考隊領隊、海洋生物研究專家布萊克博士也過來抱住韓義,激動道:「感謝上帝!老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韓義拍拍他後背,「謝謝~讓你們擔心了。」

鬆開后又跟其他員工分別抱了一下。

那邊寶馬家族的人驚魂初定,隨後兩方人前往了酒店。

……

這裡是紐西蘭奧塔戈區的首府「達尼丁」,也是南島最大港口,交通和商業中心。

不過誰也無心多看一眼外面繁華的城市,十五分鐘後來到一家五星級酒店,韓義跟維多利亞分別去洗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