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羅奇找了一家客棧,準備住下來靜待局勢的發展,只有真正的混亂到來,才是他展現真正技術的時候。


羅奇不知道,在他住下不久,一艘從塔思科駛出的船,徹底引發了這場戰爭。

塔思科的國王,萊恩已經等不及了。

叛軍控制下的城市在抵抗住海賊侵略后,越發展越好,人們生活水平明顯提升。

在這種顯而易見的好處下,萊恩知道,叛亂只會更加嚴重,叛軍更會變得更多,所以他不能被動的等待援軍,他要主動將索羅亞斯引入這場混亂。

不,不止索羅亞斯,大海上猖獗的假海賊,應該交給那些每年從他這拿錢,卻不出力的海軍身上。

他要將戰爭擴大,只有這樣那些祭壇才沒有白修,恩斯克·萊恩嘴角露出殘忍的笑容。

他先是派人給索羅亞斯國王捎去信,要將許下的報酬,那個塔思科第一美女柏莎和部分約定的報酬送到索羅亞斯,表示自己的誠意。

隨後就真的派出船,沖向了大海。

特納國王在接到來信時,還是有些懵的,他覺得同是國王,萊恩這愚蠢的決定,讓國王這高端的職業受到了侮辱。

重生七零:媳婦是吃貨 只是為了財富和美人,特納感覺我能贏,於是將早就處於備戰的軍隊派到大海上接應。

國王命令下來后,整個國家都高速的運轉起來。

羅奇看著港口處一艘艘大型軍艦駛離,在對比得到的情報,他知道,他等待已久的機會來了。

那艘載著財寶的船,就是一條美味的小魚乾,會將貓都引過去,羅奇同樣相中了這批財寶。

在對比老老實實攢錢和搶塔斯科派遣船方面,羅奇更傾向後者,省事,而且這事情羅奇總覺得不簡單,很有意思。

羅奇不急,他要等候一個機會,一個在艦隊離開,海賊到來的機會,因為他沒船。 軍隊離開了兩天,海賊們就已經迫不及待了。

或者說塔思科偽裝成海賊的叛軍等不及了。

因為塔思科國王派出的船,根本沒有著急,正帶著海賊延塔思科邊境繞圈子。

這些地方可都是叛亂軍好不容易打下來的,放任海賊登錄,造成的損失將是無法估量的。

塔思科的船速很快,這是一場早有預謀的計劃。

海賊們不可能不登岸,一上岸叛軍就要面對這些窮凶極惡之輩。

那些假海賊只能卸掉偽裝,尾隨增援當地叛軍鎮壓海賊,一時間竟是拿塔思科國王派遣的船沒辦法。

沒辦法沒事,塔思科國王可是要將索羅亞斯引入戰局。

在索羅亞斯戰艦逼近塔思科國家時,那艘塔思科派遣船放緩了速度。

結果不言而喻,靠近塔思科亞非亞鎮的海域上,一時炮火連天。

海賊,叛軍,索羅亞斯軍隊混亂的攪在了一起,最後甚至連海軍都參與了進去。

……

索羅亞斯城現在是一片混亂。

國王布尼安·特納,低估了海賊對他這富裕國家的貪婪,高估了自己留守部隊的戰鬥能力。

當大量海賊炮轟港口,闖入這個國家后,軍隊抵抗不利,只能逐步收縮。

王宮得到了足夠的兵力把手,將一波波海賊打退,但城裡的人們,就沒那麼幸運了。

他們需要直面海賊,等待他們的只有反抗,逃跑或者死。

羅奇腰間別著長刀,背著包,走在混亂的街道上,看著殺戮在城市中上演。

羅傑有想到大海賊時代的到來,帶來的是這樣的後果么?

也或者這就是暴力世界應該有的樣子。

羅奇隨手將擋在自己路上想要說些台詞的海賊砍倒在地。

不過說到底,這個國家怎麼樣,在羅奇看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在混亂中得到什麼。

或許有些冷血,但羅奇從不認為自己是救世主,也不認為自己能代表正義,他更覺得自己就是有些自私,有些黑暗,冰冷。

這世界從羅奇穿越到來后,見到的就一直是混亂,哪怕相對和平的藍水鎮,也總是要面對一些路過海賊的侵擾。

在這樣的世界,倒霉的永遠是那些弱小的善良守序之人。

羅奇走過一條條街道,直到港口時,才甩了甩長刀上沾染的血液。

不殺的海賊和海軍,看漫畫時羅奇還在奇怪,但這一路走來,羅奇發現,這世界人的生命力真是頑強。

只要不是給予致命一擊,捅穿心臟,斬斷脖子,其它的傷,大部分人都是啊啊叫著倒在地上掙扎。

感覺過上一段時間就能好,至少被羅奇砍過的人,就沒幾個倒霉鬼直接死掉。

羅奇也懶得補刀,浪費時間不說,這些人在他看來,都是渣渣。

港口停著不少大型的海賊船,這就是羅奇的目標,他對塔思科付出的財富更感興趣。

這個國家能搶到什麼?

大量的金銀珠寶都掌握在貴族手中,人家都有領地和大量私兵,就憑這些雜兵海賊,還真不一定能搶到。

而且找起這些被貴族藏起來的寶貝,也不是羅奇單槍匹馬能做到的。

至於平民和商人手裡,一個是很窮,一個是錢大部分都兌換成物資了。

搶那些物資還得去賣,作為海賊賣東西,自然是等著在黑市被宰。

羅奇挑了挑海賊船,感覺一艘船首是黑馬的海賊船特別不錯,外表看起來很乾凈,船上留守的海賊也很有精神。

暗暗點了點頭的羅奇,直接大步朝著海賊船走去。

在走了幾步后,羅奇突然停下了腳步,鄒緊了眉頭。

如果自己搶一艘海賊船,然後去搶塔思科的財寶,那自己不就會從冒險家變成海賊了么?

哪怕把海賊旗下了,可搶東西被通緝的事實,好像很難洗清,難道要蒙著面搶劫?

羅奇感覺自己好像一早就把自己帶入了海賊的角色,這不對啊,這想法很有問題,這不是自己的初衷。

黑馬海賊團的瞭望手,一直在觀察港口,羅奇大搖大擺砍翻各種海賊一路走來,已經讓他很警覺了。

看羅奇衣著不像軍隊的,難道是索羅亞斯隱藏的強者。

蜜吻甜妻:緋聞總裁引入懷 瞭望手也是見多識廣的人,知道大海上有著不少強大卻喜歡隱姓埋名的強者。

只是看來人的年齡,也就不過二十,這種人能是隱藏強者?瞭望手有些糾結要怎麼報告。

難道跟船上留下負責的副船長說,有個少年高手,一路砍翻很多人向咱們來了。

不行,副船長脾氣太爆,只要提到少年高手就會發飆,不知道是不是經歷過什麼。

瞭望手繼續盯著停下來的羅奇糾結著,他還記得上次報告被揍的事情。

但船上其他人也不是瞎子,羅奇停下來的時候距離黑馬海賊團的大船,也就幾十米。

他一個人,一把刀,沾染了些許血跡的白色短袖黑色長褲,在空曠的廣場上簡直太顯眼了。

黑馬海賊團副船長,萊德在看到羅奇年輕帥氣又有些「囂張」的面容后,當場就炸了。

「小的們,讓這小鬼見識下海賊的恐怖。」萊德抽出火槍,先對著天空來了一槍。

羅奇回過神,怎麼個意思?

瞭望手中槍而倒,副船長,自己人,我就是站的高了一點。

噗通。

瞭望手摔到了甲板上,一群海賊面面相覷,副船長臉色發黑,我只是打個信號,你這麼配合我,讓我很尷尬。

「咳,作為瞭望手,敵人都到眼前了,竟然還不報。」萊德念頭一轉,臉不紅的說著:「小的們,我們的瞭望手就是因為這該死的小鬼受傷的,所以,上吧,把他幹掉。」

萊德手中槍朝著羅奇一指,黑馬海賊團的船員齊齊後退一步。

羅奇眨著眼睛,靜靜的看著他們不出聲,還有這個鍋我不背。

可能自己的選擇有些問題,羅奇不由將目光轉向另外一艘挨著黑馬海賊團停靠的大船上。

這艘好像也行,就是船員有些太殺馬特了,羅奇看著船上五顏六色的海賊有些接受不能。

副船長萊德臉色更黑了,他將槍收起,一拔腰間長劍:「一群廢物。」

羅奇無視他的舉動徹底惹惱了他,或者說,船上的氣氛太尷尬了。

萊德直接從船上跳了下來,奔著羅奇就沖了過去,他覺得造成尷尬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少年。

後面黑馬海賊團的船員一看,副船長都去了,那我們只能邊看邊喊666了。

這麼高的船,等我們下去,戰鬥估計都結束了。

海賊們很淡定,他們很相信副船長。

至於更深層的原因,船上戰鬥員都跟船長搶劫去了,剩下的他們,除了航海士,廚師,瞭望手,就只剩下炮手有點戰鬥力了。

但眾人看了看那身上肉一顫顫的,正努力吃著食物的炮手,算了,當我們沒想。

「你們瞅啥。」炮手見船上的人都在看自己,不由喊了一句。

就是這麼一會的功夫,副船長萊德已經衝到了羅奇身前。

沒有絲毫啰嗦的念頭,一刀就朝著羅奇劈了過來。

羅奇眼睛微眯,側身躲過萊德的一刀,沒有抽刀,反而一腳對著萊德腰部踢了過去。

這一腳速度很快,萊德一驚,只能驚慌中撐起手臂格擋。

咔嚓。

一聲脆響,羅奇收腳而立,萊德卻臉色發白,因為他手臂竟然一腳就被踢斷了。

「這又是哪來的怪物?」萊德很不甘,卻不敢繼續衝動。

羅奇一手按在刀柄上:「你們的船我想徵用一下,你能做主么?」

海賊就海賊吧,來到海賊王世界不當海賊,當海軍或者革命軍不是太奇怪了么。

海軍要聽各種命令,束縛太大,羅奇不考慮。

至於革命軍羅奇從沒想過。

他一外來戶,去參加本地革命組織,為了推翻另一個更大的組織,想想就腦仁疼,他為了啥啊。

羅奇自認自己不是統治世界的料,也沒有將帝國主義推翻,變成資本主義或共產主義的能力。

到時候推翻了世界政府,各地也還是有著國王,貴族這樣的存在。

那過幾年,幾十年當上老大的革命軍會不會變成下一個天龍人,誰知道了。

「這不好吧,船長現在沒在船上。」萊德眼睛注視著羅奇的手,見他有拔劍的準備:「不過,我是副船長,只要留下人給船長個信,還是可以做主的。」

「呦,還是個大人物。」羅奇不由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穿著體面,但臉上有著一道猙獰疤痕的漢子。

「不敢不敢。」萊德很恭敬,很謙虛的擺著那條完好的手臂,只不過手中有刀。

羅奇眼睛一眯,幾個意思,迅速拔刀對著萊德就是一刀:「還想偷襲?我以為你是個明白人呢。」

「……」

手腕受傷,刀掉落在地上,萊德耷拉著兩條手臂欲哭無淚,我真的只是謙虛下。

「還看我幹什麼,趕緊帶路。」羅奇收刀入鞘,這人好獃,我要是找副船長絕對不要這種呆貨,二愣子。

萊德不知道羅奇已經暗暗給他定了標籤,就算知道也不會反駁什麼。

小命要緊,在面對不可力敵的人時,智取是最好的,這是他們好脾氣的船長教他們的。

「好的,大人。」

這回萊德老實多了,既不揮劍也不拔槍。

羅奇滿意的點點頭,跟在萊德身後上了大船。

在大船上的人目瞪口呆中,副船長將經過簡單包紮的瞭望手留在了港口,大船按照羅奇的命令朝著塔思科王國而去。 留在岸邊的瞭望手,在風中一臉糾結。

看著遠去的大船,他感覺自己要完,船長大人脾氣很好,但面對船不見了這種大事,脾氣還會不會好,就不一定了。

霸佔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瞭望手思考著自己要不要逃。

他陷入了沉思中,思考這種事情真是太好了。因為這使得他完全沒注意隨著時間流逝,帶著各種物資,寶貝回到港口的船長一行。

「我的船呢。」帶著絲絲疑惑的聲音從一名身披大紅披風帶著海盜帽,叼著雪茄的男人口中發出。

「被人劫走了。」還沒從思考中回過神的瞭望手很淡定。

「所以你是為了告訴我這個,才被留下來的么。」雪茄男三米多的個頭,隨著話落好像又長高了幾分。

瞭望手這時才從沉思中清醒,看著身前高大男子一臉平和的詢問自己,瞭望手有些恐懼。

「是,不,不,不是,副船長說了要去的地方,是塔思科王國。」瞭望手哆哆嗦嗦的說著。

「哦,塔思科么。」黑馬海賊團船長布爾·凱索喃喃了一句:「那麼劫走我船的人是誰?難道真以為我脾氣很好么?」

「是一個少年,十八九的樣子,很厲害,一腳就將副船長手臂踢骨折了。」瞭望手智商上線。

凱索臉色不算好,連個小鬼都解決不了,當初應該多留下點人手看船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