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羽嵐停住了,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抱歉!”翟曉楠略帶歉意地說道,“只是,我看見你好像很失落地跑開了,所以……有些擔心……”

翟曉楠的語氣很輕柔,他仔細地觀察着羽嵐的一舉一動,這些試探性的話他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口的,一方面,他真的很擔心這些連自己都覺得噁心的話會不會讓眼前這個“精神失常”的傢伙突然暴走!

羽嵐的身體似乎在微微地顫抖,她突然捧住了自己的肩膀,但只一瞬間便放開了!這些異常的舉動,翟曉楠自然是全部看在眼裏,只是他仍然很不理解。

“嗯?是嗎?”出乎意料的,只是片刻的反常,羽嵐竟是一臉迷惑地轉過頭來,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什麼話呢,我都沒聽見呢!”

她傻傻地笑着,讓翟曉楠大感意外。

“誒?”翟曉楠一臉詫異地看着她,這種反應,根本就不在自己的預測之中。

“吶,不說了!”羽嵐笑着揮了揮手,便是逃也似的飛奔下樓。

“喂!” 女神的貼身侍衛 翟曉楠忍不住跟着跑了下去,只是才跑下去一層便不見了羽嵐的影子。

翟曉楠放滿了腳步,神情凝重地陷入了沉思。

而就在離他不遠的那個過道的角落裏,早就躲起來的羽嵐偷偷探出頭默默地注視着緩緩踱步離去的翟曉楠,她有些緊張地摁住自己的胸口,眼中的神色飄忽不定……

“剛纔嵐同學和哥哥很友好地交談着啊!”小狸小跑着趕到翟曉楠的面前,有些疑惑,“看上去很活潑啊,跟哥哥說的不一樣呢!”

翟曉楠慢慢地停下了腳步,眼中那嚴肅的神情從未消退。

“在選擇上出現了分歧嗎?”翟曉楠自言自語地說道。

“會不會是哥哥太認真了點,或許神器對嵐同學一點影響都沒有呢!”

“是你該更加認真一點吧!”翟曉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想依賴眼前這個呆呆萌萌的傢伙,果然很不現實呢!

“雖說和往日有些不同,嵐同學看上去很開心呢,這樣不好嗎?”

“那你說要不要回收神器了啊!”

“嗯?嗯嗯嗯嗯!”小狸連連點頭。

“還是不同嗎,原來如此。”翟曉楠喃喃自語,“看來只有這唯一的解釋了!面具嗎?”

“誒?”聽着翟曉楠莫名其妙的話,小狸一臉茫然。

繼續默默地向前走着,心中的猜測越來越變得合理起來。

“我們一開始就把那傢伙的內在理解錯了!”翟曉楠沉沉地說道,“一直在渴求保護着,那個傢伙從一開始便在找尋着,從未主觀地想要讓自己變得堅強,卻一直逼迫着自己成爲堅強的名詞嗎?”

“那剛剛嵐同學爲什麼……”

“或許是神器的力量吧!”翟曉楠推了推眼鏡,“過於自卑,纔想要穿上了一層刀槍不入的鎧甲。可在這鐵衣之下,她那柔弱的心境又怎麼可能抵擋的了內在的自卑感?神器的力量只會加強這種自卑感,要是這樣的話,她那堅強的外衣也會慢慢破碎,放任不管的話我們也許很快就會見到一個弱不禁風的嵐同學了!只是她已經承受了太多的誤解,遲早會崩潰!”

“原來,剛剛那溫柔的嵐同學只是被神器弱化了的嵐同學……”小狸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一擡頭卻是看見翟曉楠已是走遠。

“哥哥!”小狸叫着跟了過去,“那哥哥接下來要做些什麼呢?”

“接下來……什麼都不用做。”翟曉楠一臉平靜地說,眼中卻是有着看透一切的自信,“就等着她的鎧甲完全破碎!”

微風拂過,看着獨自一人徘徊在一邊的羽嵐,小狸閉着眼睛默默地祈禱……

放學了,那羣一下子脫去了繮繩的野馬在校園中放肆地狂呼着、奔跑着,熱情地擁抱着即將到來的週末。

翟曉楠一如既往地託着本漫畫書,步伐極慢地獨自走着,在他身後,小狸一樣熱情而活潑地與同學們道別,他很是無聊地翻了翻白眼,一樣的面孔天天都見得到,幹嘛每次見面都要這麼麻煩啊!幸好自己沒有什麼膩歪的朋友,要不然他還真會被煩死……

“呃……翟……曉楠……”

身邊突然有人喊起了自己的名字,翟曉楠疑惑地擡起了頭,看見的是羽嵐面帶微笑的臉。他愣了愣。

“嗨,嵐同學。”他有些不自然地打着招呼,實在是有些納悶,雖說是神器的影響讓她好像稍微“正常”了點,但怎麼就突然與自己有起交集來了呢?

“你……一個人回家嗎?呀……我都忘了,小狸是你妹妹啊!”羽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一個人,兩個人,這種事情無所謂的。”翟曉楠一臉淡然地看着漫畫,很隨意地說道。

羽嵐愣了愣,有些遲疑地張了張嘴。

“那……那麼,翟同學要不要和我……去對面的奶茶店坐坐……”她的聲音越說越小,說到最後甚至連她自己都聽不見了,臉也是一下子漲得通紅。

翟曉楠有些驚訝地擡頭看了看羽嵐那突然羞澀起來的臉,沉思着。

“啊!沒什麼事啦!”羽嵐強顏歡笑着,慌張地擺着手,那通紅的臉彷彿熟透了一般,“只是……謝謝今天翟同學還特地跑上去找我上課……雖然我不知道有什麼事啦!但是……總覺得要謝謝你……”

“啊,不用了。”

“誒?”羽嵐有些尷尬地看着翟曉楠那波瀾不驚的臉,總覺得心裏有一種挫敗感。

察覺到氣氛的尷尬,翟曉楠故作鎮定地舉起手看了看錶,語氣平靜地說:

“這次就算了吧,時間不早了,不趕緊回去準備晚飯的話,小狸和我都要餓肚子了!”

翟曉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稍稍加快了步伐。

“吶,再見了!”他隨意地一揮手,只給羽嵐留下一個逐漸遠去的背影。

“嗯……再見……”羽嵐愣愣地看着他逐漸淹沒在人羣裏,許久才吐出這兩個字,長呼了一口氣,她有些失落地朝着另一個方向走去。

而這些畫面,小狸也是全部看在了眼裏……

“哥哥剛纔爲什麼不答應嵐同學的邀請呢?明明是個很好的機會啊!”匆匆與同學道別的小狸快步趕上了翟曉楠,不解地問道。

“哈,你都看到了啊!”翟曉楠笑着說。

“嗯!”

“我是故意和她保持距離的!”翟曉楠推了推眼鏡,淡淡地解釋道。

“可哥哥不應該接近嵐同學,然後找到收回神器的機會嗎?”小狸問道。

“如果只需要做這種事情的話,那完全就不需要大費周章了,你只要變成一隻蒼蠅或者蚊子,找個機會把她身上的神器一起邊走就好了啊!”翟曉楠輕笑着搖了搖頭。

“不行啊,哥哥不是說嵐同學……哦,原來哥哥也一直想保護嵐同學啊!”小狸若有所悟地說道。

“誒誒額!別說什麼保護不保護的,總覺得真的要把這些麻煩事擺平的話,很多更加麻煩的事情也要顧上呢!萬一留下了什麼禍患,我不知道的事就算了,可一旦與我有關,我的內心也會不安的。”

“羽嵐內心的柔弱真正慢慢地顯露出來,她現在正在本能地尋找值得依靠的人或物,很不巧,她偏偏找上了我,可現在我要是和她走得太近,也許無形中會讓她那‘鎧甲’的破碎進程停止,所以現在還不是時候。雖然有些殘酷,但在她明明不需要保護的時候絕對不能給她一點她想要的!”翟曉楠語氣堅定地說道,無形中一股威壓在他的周圍纏繞着,讓小狸感到一絲畏懼。

“哥哥好可怕……” 很不巧,老媽又不在家……

對於經常加班的老媽翟曉楠已經是習慣了,而且一個人在家挺清淨,要是嫌麻煩的話,甚至直接泡一桶方便麪就了事了,只是自從家裏多了這隻笨貓之後,那種悠閒幸福的生活方式就被強行改變了!

要是給小狸直接泡一桶方便麪的話,天知道他那暴怒的老媽會把自己修理成什麼模樣……

趕着暮色從菜市場回來的翟曉楠卻突然被眼前的兩三個正在玩玻璃珠的孩子吸引住了。

“這是……”翟曉楠雙眼微眯,有些欣喜地看着其中一個孩子手中那晶瑩剔透的多棱狀晶塊……

熟練地打開自家的大門,翟曉楠無精打采地嘆了一口氣。

“哥哥回來了!”小狸一蹦一跳地前來迎接,注意力卻是完全被他手裏買的菜吸引住了!

看着小狸一臉饞樣,翟曉楠又是嘆了一口氣。

“哥哥怎麼這麼沒精神?病了麼?”小狸關切地問道。

“吶。”翟曉楠隨手把一塊晶狀物放入了小狸的掌心。

“神器碎片!”小狸驚喜地大叫起來,“哥哥怎麼找到的?”

“剛剛買菜回來的時候,用一個蘋果和一個小男孩換的。”翟曉楠將食材放在了案板上,隨意地說道。

“這樣啊!哥哥可真是厲害呢!”小狸用崇拜的目光看着翟曉楠,“那爲什麼哥哥還這麼不高興呢?”

“哎!”聽到小狸這麼問,翟曉楠又是忍不住地嘆了一口氣,“我只是想到我突然有了一個天神妹妹,我打心眼裏地高興啊!”

“可哥哥笑着怎麼跟哭一樣……”小狸傻傻地看着言不對心的翟曉楠,愣愣地問。

“你管我!你知道你的出現讓我失去了多少寶貴的時間嗎?你知道爲此我被老媽呼來喝去交代了多少東西嗎?你知道只是爲了應付學習我就有多累嗎?”翟曉楠突然怒吼起來,“你倒是爲了你那任務稍微認真一點啊,那些兩百斤的玩意兒到底上哪兒找齊啊!”

“哥哥是太認真了點,放鬆放鬆就好了。”好似絲毫沒有將翟曉楠的抱怨聲聽進去,小狸很悠閒地喝了一口水說道。

“啊哈?”翟曉楠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現在怎麼這麼淡定了啊,之前找我的時候好像天要塌了一樣,你一點都不着急了?”

“找神器本來就不用很心急的啊,隨緣隨緣嘛!”小狸聳聳肩說道,“要是很快就找光了,那不是很沒意思嗎?”

“沒意思?”翟曉楠的嘴角抽搐着。

“誒呀,好不容易下來一次,小狸也想好好玩一玩嘛,天界好無聊的說!”小狸撒嬌地說道。

“你是來度假的嗎?”翟曉楠翻着死魚眼問道,他實在是不知道爲什麼現在連他自己都着急起來的事情,這傢伙怎麼就突然淡定了起來呢!

“任務和度假,小狸根本就沒有分開看啊!”小狸睜着那雙迷人大眼睛好似聽不明白地看着翟曉楠。

翟曉楠徹底無言以對……

晚飯過後,翟曉楠一臉沉默地收拾着碗筷,小狸則在癡癡地看着電視。

這時,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

“喂?”翟曉楠接起電話。

“誰叫你接電話了,快把電話交給小狸啊,你個變態!”電話裏突然傳來震耳欲聾的吼叫聲,而這個聲音一聽就知道是誰了。

“這個女人!”翟曉楠揉着被震疼的耳朵,憤憤地低聲罵道。

“一個神經病給你的電話。”翟曉楠沒好氣地將無線電話扔給了小狸。

小狸納悶地將電話放在耳朵旁邊。

“喂,我是小狸。”

“小狸!聽到你的聲音比聽見那個癩蛤蟆的聲音好多了……”電話裏傳來一個女孩子活潑而又甜美的聲音,與剛剛那聲如同惡魔般的吼聲簡直是天壤之別。

“……夏婷同學……”看着一旁神情慍怒的翟曉楠,小狸尷尬地笑着……

“總算是結束了啊!”結束了一天鬧劇的翟曉楠伸了伸懶腰,慵懶地仰在他那“奢華”的座椅上,打開了電腦,他笑了笑,看來是時候惡補一番了!

“哥哥!”正當他想要沉浸在二次元世界裏的時候,小狸突然大喊着破門而入。

“幹嘛啊你!知不知道進別人房間裏面要敲門啊!”翟曉楠怒吼着,而看見此時的小狸,他愣了愣,剛剛洗完澡的小狸穿着略顯寬鬆的睡衣,那可人的模樣不免讓他有了片刻的失神。

“你這身……”翟曉楠愣愣地說着,“穿着還挺不錯的……”

“是嘛!”小狸開心地笑了笑,“對了,哥哥,剛剛夏婷同學喊我們出去玩呢!”

“哦。”翟曉楠感到無聊地說。

“等等……‘我們’?”

“嗯,聽說是去郊外野炊哦,一定很有意思的,哥哥就去放鬆一下吧!”小狸有些興奮,在他的房間裏蹦蹦跳跳。

“無聊,我不去!”翟曉楠毫無興趣地搖了搖頭,繼而又目不轉睛地看起了動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