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人看著畫面之中的一切,原本古井不變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的笑意,看著古葬天的神色之中充滿了詫異。


「哈哈!沒想到他會出現在我們學院,看來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啊!」

老人一邊哈哈大笑著,一邊說著,似乎古葬天的出現沖淡了老人心中的那絲顧慮。

「你又笑了!好多年的,你終於笑了!」

火焰似乎對於老頭的笑感到十分的的高興,不斷的在老人的面前變化著樣子,一時是一朵花朵,一時是樹木,一時是一個人的樣子。

「好了!我知道你高興!這些年辛苦你了!」

老人看著在自己的面前不斷的變化著的火焰笑著說道。

「我們現在還要好好的觀察一下他,畢竟他還沒有達到那樣的而地步,就算是我也不夠參與他們所做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成長的那種地步。」

老人說著雙目再一次閉了起來,火焰也慢慢的掩去了自己光芒,大殿之中再一次恢復到了寂靜之中。 森林之中所有人跟在孤獨老頭的身後,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對於他們來說內院是一個神秘的也是讓他們嚮往的地方。

周圍的環境不斷的變化,古葬天不斷的在心中默默的記著自己周圍環境變化的次數。

「不要數了,你是找不到任何的破綻的,要是你能夠找找的到的話,內院還是內院嗎?」

武伯看著古葬天的神情笑著說道,眼神之中充滿了戲謔的神色。

古葬天詫異的看了武伯一眼,武伯給他的感覺就是一個盡職的保鏢,但是這樣的一個冷酷的保鏢竟然向他說出了這樣的調笑的話。

「前輩似乎對於內院很熟悉?」

郭閑看著武伯的樣子,好奇的問道。

「我是這個學院的畢業生,你們現在做的和我當初做的一樣,但是我們沒有你們膽子大,竟然在沒有進入內院的時候就已經殺死了內院學子。」

「哦!前輩也是內院的學生,那麼你給我們介紹一下內院吧!」

聽到古葬天三人的對話,所有人的加和目光都向著武伯看了過去,眼神之中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好!既然你們想要了解一下那麼我就給你們說說內院的情況,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規則變了不要怪我。」

武伯說著臉上露出了回憶的神色,似乎他回到了那個無憂無慮的少年時代。

「內院是一個天才聚集的地方,他們或許性格上有一點詭異,而且與人相處的技巧很不足,但是那是一個叢林法則的地方。」

「叢林法則?」

聽到武伯的話語,所有的眼神之中充滿了驚駭的神色,他們是知道的叢林法則的,那是最殘忍的選拔方式,也是最殘忍的人才培養計劃。

「恩!沒錯就是叢林法則,在這裡你們要做好被殺的準備,記住只有做好死的準備的人才會活的更久。」

武伯說著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一絲絲的悲涼的氣息不斷的從武伯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看來每一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啊!我一直以為武伯是不為情感所影響,但是現在看來我的想法是錯誤的。」

武少群看著武伯眼神從最開始的崇拜慢慢的變成了尊敬的神色。

「到了!接下來你們將要面臨的是進入內院的三關!孩子們加油了!」

孤獨老頭說著身影一閃快速的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莫姐姐!」

就在慈雲回頭叫莫夫人的時候,天空之中一個巨大的手掌直接籠罩在了眾人的頭上。

巨大的陰影不斷的向著眾人籠罩著,所有人的眼神之中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巨大的手掌似乎並沒有想要傷害眾人的意思,一絲微涼的風吹過,莫夫人等人也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看來接下來我們要面臨未知的三道考驗了。」

古葬天看著看向他的眾人翻了翻白眼說道。

「古葬天你說說你的想法!現在這群人之中也只有你才領導得了。」

武少群看著古葬天默默的說著,雖然他也想當著領頭人,但是和古葬天比起來他確實沒有絲毫的優勢。

「你們真的要我做決定?」

古葬天認真的看著眾人,眼神之中閃爍思索的光芒,他知道一個人的力量在強大也是一個人,有些事情是需要眾人的配合才可以完成的。

「恩!你做決定吧!我們一定會聽從你的決定。」

酒鬼說著眼神之中流露出了認真的神色,整個人身上的酒氣也快速的向著四周消散了。

「好!既然你們推舉我,那麼我就坐著老大的位置。」

古葬天開始緩慢的向著一旁的岩石拍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岩石在古葬天的巨力之下化作一塊塊的小石子向著四周激射了出去。

細小的石頭帶著強勁的力量不斷的摧毀著周圍的一切,眾人看著古葬天的行為臉上露出濃郁的不解。

「葬天你這是在幹什麼?」

罪無情看著周圍原本該好好的環境在古葬天的摧毀下,變成一地的殘花敗柳眼神之中露出了嘆息的神色,詢問古葬天的語氣也帶著淡淡的不滿。

「干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你難道沒有感覺到周圍的環境有的地方沒有絲毫的變化嗎?」

古葬天說著指著遠處一顆蒼老的古樹,蒼老的軀幹上充滿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洞,一條條樹藤纏繞著軀幹向著四周蔓延開來。

「好像真的沒有任何的變化!」

眾人看著那完好的古樹,終於知道古葬天為什麼會做那樣的事情,原本心中一絲絲的不快也消失了。

「接下來!我們應該幹什麼?」

武少群目光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古樹,但是腳下卻沒有絲毫的移動,他知道學院的關卡不是那麼容易的。

「等!」

古葬天說著,開始緩慢的向著古樹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危險!小心!」

就在古葬天剛要接近古樹的時候,原本纏繞在樹榦上的樹藤開始瘋狂生長了起來,一股股奇異的異香擴散了開來。

樹藤不斷的在天空之中凝聚著,一條條的樹藤在天空之中編織著,一個又一個的藤甲兵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藤甲兵!」

古葬天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藤甲兵,吃驚的說道。

「看來這個陣法不簡單啊!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的研究一下。」

郭閑看著在古樹前面不斷的結陣的藤甲兵,眼神之中露出了炙熱的光芒,就像是一個吝嗇鬼看到了一座金山一樣。

「趕快研究陣法啊!」

炎煌直接把戰刀提仔手中,眼神戒備的看著不斷的增加的藤甲兵,口中卻對郭閑不滿說道。

「葬天你說我們現在出不出手?」

武少群和酒鬼走到古葬天的身邊,眼神之中閃爍著焦急的神色。

「現在不能出手!在等一等!」

古葬天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古樹樹榦,盯著樹榦上的洞眼神之中不斷的閃爍著思索的神色,但是他現在不能確定,必須等機會。

「還等!再過一會這些藤甲兵一定會撕了我們的。」

易鬼看著古葬天那不帶有一絲表情的臉,大聲的說道。

「我說了!等!」

古葬天語氣更加的冰冷,易鬼甚至從簡簡單單的四個字之中感受到恐怖的殺機。

「好了!葬天這小子也是急了,不要見怪!我們都相信你,你按照自己的方法布置吧!」

酒鬼尷尬的看著古葬天,顯然剛才對於易鬼打斷古葬天的觀察很抱歉。

「沒事了!我已經找到了解決我們眼前危機的辦法了。不過這個任務很艱難,我們必須衝過藤甲兵的戰陣。」

古葬天緊緊的盯著古樹樹榦上的樹洞。

「破陣的方法在樹洞上?」

郭閑隨著古葬天的目光向著樹洞看了過去,原本平靜的雙眼開始閃過一絲淡淡的金光。

「發現了什麼?」

古葬天看著眼睛之中不斷地閃著金光的郭閑問道。

「這些藤甲兵運轉的能源就是來自哪些樹洞,而且這些藤甲兵只是一股靈氣和木之力的糅合體,其本身的戰鬥力不是特別的強,但是他們卻有著逆天的恢復力,完全可以耗死我們。」

郭閑一邊說著一邊快速的把自己看到的東西迅速的記到自己的本子上。

「還是沒有說破陣的方法啊?」

酒鬼看著郭閑無語的說道。

「有這些已經足夠了!」

武少群淡淡的說著,直接拔劍快速的向著藤甲兵的戰陣沖了過去。

古葬天看著已經衝出去的武少群,眼神之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一股炙熱的氣息開始從古葬天的身體之中散發了出來。

「好!原來是這樣啊!木火相生,生之極就是死!」

炎煌一邊說著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戰刀沖了出去,一道道的烈焰刀氣瘋狂的劈向了藤甲兵。

很快所有的學生都加入到了戰團之中,古葬天看著沒有絲毫減少的藤甲兵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是時候了!」

古葬天一聲大吼,所有學生突然瘋狂的催動著靈力向著天空之中匯聚了過去,一個由靈力組成的人影緩慢的出現眾人的眼前。

「天地無極!烈火焚天!」

古葬天和武少群等人一聲大吼,虛幻的身影頓時就像是化作了炎魔一樣。

內院的深處,幾個老頭靜靜的看著古葬天等人的表現,眼神之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孤獨老頭等人則靜靜的站立在身後,看著自己眼前畫面,心中有一種這些小子真是天才啊!竟然相處這樣的方法,而且竟然敢用。

「不錯!有腦子!有膽子!有謀划!是一個好苗子!」

其中一個老頭看著那虛幻的炎魔衝進藤甲兵群的時候,大聲的讚歎的說道。

「不錯!不過這一關不是這麼簡單的,五千年沒有開啟的考核,怎麼可能那麼的簡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