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者淡淡的說道,而周圍的無名男子也是嘴角露出一絲譏笑,顯然覺得這這個歲數不大的年輕人實在有些扯淡,竟然敢打劫他們,也不問問自己是什麼門派的。


「呵呵,話都已經說出去了,還有收回來的道理嗎?」

張楠呵呵一笑,意思相當明顯。

「那。。。你們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老者眼神裡面突然露出一絲笑意,然後緩緩走向了他不遠處的那口棺木。

「嘖嘖。。。剛好我對現在的屍愧不太滿意,你們幾個倒是不錯!」

那女子也向著另外一口樹下的棺木走了過去,聲音聽起來帶著幾許玩味。

張楠眉頭微皺,望向了那幾口棺木,雖然說不出來為什麼,但是他心裡總是有種不祥的感覺。

夢蝶兒和夢天涯也皺起了眉頭,那屍愧到底又是什麼?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東西。

很快,老者和那女子都走到了自己的棺木之前,然後打開了棺蓋。

「出來吧!讓他們見識一下你們的厲害!」

老者說著,手指變化起來,隨後一道靈氣印記打入了黑色棺木裡面,而那女子也同樣打入了一個靈氣印記在自己的棺木之中。

「砰!砰!」

兩道身影猛地跳了出來,重重了落在了地上,這兩道身影,已然沒有了任何的生命氣息,身體看起來略顯僵硬,雙眼沒有絲毫的神色,顯然,被用奇異的手法煉製成為了殺人的武器。

兩道身體看起來沒有絲毫的靈力波動,但是張楠能感受得到,他們身體的強悍程度也絲毫不比控靈前期的人要差。

「我道怎麼被打劫還不緊張呢,原來還有這等助力啊,只是這手段。。。似乎太卑劣了一點吧?」

雪兒雖然也感到一絲驚訝,不過很快便是恢復了平靜。

「哈哈。。。難道你們覺得你們現在還有勝算嗎?」

那五名男子哈哈大笑,旋即也是打開了自己背上的棺木,五道身影也隨之跳了出來,依舊死氣沉沉的站在那裡。

微風吹拂,張楠和夢天涯以及雪兒、夢蝶兒全都睜大了眼睛,隨後那眼裡滿是憤怒,這五人。。。竟是和他們一起出來的小強等人。

小靈並沒有說話,不過,他能感受到張楠等人的憤怒以及那濃濃的殺意。

「小強。。。。柳風。。。。你們。。。。」

夢天涯還記得一路上大家在一起有說有笑的時刻,還記得一起在天域城殺敵,還記得一起穿越了黑風森林,還記得他們的一顰一笑,然而,這才離開多久的時間!竟是被這群傢伙傢伙煉製成為了屍愧。

「唷!看來還是熟人?哈哈,你們倒是有緣啊。。。。我看你們也變成屍愧吧,到時候也有個伴!」

那控制小強的男子哈哈大笑,顯然覺得這樣的巧合很有意思,前幾天擊殺了幾人,剛好煉製成為了屍愧,效果還不錯,把先天前期的人都煉製成為了實力達到先天後期的身體了,沒有想到今天遇見的幾個傢伙,竟然會和他們是認識的。

「你們簡直就是找死!」

張楠眼裡有著幾縷血絲,率先動了,一閃便是向著那男子沖了過去。他還記得,小強等人離開天域城之時他們父母對小強的囑託,還記得天域城的人對他們這些人寄予的厚望,沒有想到竟是連明月宗都沒有到,就已經葬送在了這裡。

「哼。。。」

那男子冷哼一聲,絲毫不懼,竟是手一揮,指揮著小強飛了過來,要用小強抵擋。

總裁愛我多一點 「小強兄弟,對不住了,既然你死了,就安息吧,我會為你們報仇的!」

張楠心裡默念,旋即眼神變得冷漠起來,一掌直接把小強給轟爆了,很快出現在了那男子面前。

「你。。。。」

這一切快若閃電,那男子大驚,沒有想到張楠面對自己的熟人也是能夠毫不留情,這般的果決,令他感到一陣恐懼,這到底是怎樣一個人?難道沒有感情嗎?

那男子永遠不會不明白,張楠並非不重兄弟之間的感情,而是他太重感情,才不願自己的兄弟以這般形態繼續存在,死後都要被人利用,成為殺人的武器,既然已經死了,那就只有令仇人的獻血來令他安息。

「去死!」

淡淡的兩個字,在這個時刻猶如勾魂鎖鏈一般,令那男子頭皮發麻,立即一拳轟出,進行抵擋。

「砰!」

然而,張楠一拳猛地轟出,直接將他的手臂轟得寸寸斷裂,化為了無數碎肉,而那拳頭沒有絲毫停留,立即帶著一道細微的弧線轟在那男子的身體之上,令他整個身體砰然爆開,血雨揮灑。

那老者以及那女子等人終於是臉色變得難堪起來,本以為自己人多,而且還有著屍愧作為他們的助力,絲毫不懼張楠等人,但是沒有想到對方竟是強悍如斯,簡簡單單的一拳便是能夠把一名控靈前期的強者轟為焙粉。

「天涯兄,讓這群混蛋的血為小強他們陪葬吧!」

張楠不顧身上濺起的鮮血,轉身淡淡的說道,那股殺意令人心悸。

「好!」

夢天涯聲音微顫,此刻的他,同樣是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

ps:太晚了,睡覺了最近人都瘦了一圈啊。。。。 「一個都不能留!」

雪兒也氣勢洶洶的望著對方,聲音冰冷,而小靈也是跟著點了點頭,這群人實在可惡,居然擊殺活人來煉製屍愧,這般行為簡直喪心病狂,這樣的功法,著實邪惡無比!

「哼!真以為我們好欺負不成?」

老者惱怒,即便張楠厲害又如何?他還偏偏不行了,自己這方可是那麼多人,對方的口氣實在太大,完全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老者話音一落,頓時揮了揮手勢,令眾人展開攻擊。

「咻咻咻!」

老者和女子以及另外四人同時動了,加上他們的屍愧,一共乃是十二人,屍愧雖然實力差了點,但是奈何根本沒有了痛覺,可以進行搏命似得攻擊,亦不可小噓,這般的實力,非同小可,張楠這邊不過五人,即便張楠很是厲害,他也深信雙拳難敵四手!

「哼!來的正好!」

夢天涯冷哼一聲,向著一個男子便是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要為小強等人報仇。

同樣,夢蝶兒也動了,雖然幻影拳她和夢天涯都沒有張楠領悟的透徹,但是畢竟是他們夢家的最強武技,施展起來也十分厲害,同境界中完全可以以一敵二!

雪兒則是向著另外兩人衝去,絲毫不準備給對方任何的機會,一出手便是施展開了靈魄技,一個個火球甚是耀眼。

張楠沒有說話,殺意卻是越近的濃烈,他雙手一閃,雙刀呈現,雙腳一瞪便是飛了出去,唰唰幾刀便是把那老者屍愧直接砍成了碎肉,頓時攻向了那老者。

老者驚訝,卻是不得不迎敵,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了對方的厲害,居然沒有一個庸者,每個人都戰力強悍,完全可以越級挑戰。

小靈望向了那女子,竟是猛的發出一聲兇猛的獸吼,隨後沖了出去,她的力量驚人,速度同樣極快,招招兇殘,令那女子一瞬間便是落在了下風。

「砰。。砰。。砰!」

僅僅幾個呼吸間,老者等人全被擊殺,死前的眼裡帶著難以置信,要知道,他們可是屬於這附近可是屬於一個小有名氣的宗派,實力可非一般的散修能夠比擬,然而,今天卻是在人數遠多於對方的情況下,被迅速擊殺!

戰鬥很快結束!四周的樹木被毀掉了上百棵,而那烤肉的火堆也是不見了蹤影,顯然被戰鬥波及。。。毀了!

雖然張楠等人都贏了,但是心情卻是有些沉重,畢竟小強等人的死,讓他們也沒有了吃兔子肉的心情了。

「走吧!世事變幻無常,人生就是這樣!我們還得勇敢去面對,他們的願望就讓我們幾個替他們完成吧!我們一定要成為明月宗有頭有臉的人物,讓天域城為我們感到自豪!」

張楠跳上了飛劍,微風衝動衣角,心裡有些感嘆,要成為強者,必定要有一個堅毅的心和一雙沾滿鮮血的雙手。

眾人沉默,向著前面繼續飛行,待到下午之時,才停下來吃了些食物,繼續趕路!

又是過了兩天,一個巨大的山脈出現了在了幾人的面前,令他們憂傷的心情不由得好了幾分,這正是明月宗的盤踞之地,天奇山脈!

天奇山脈,綿延數萬公里,高達萬仞,山脈上飛為七個主要山峰,傲視蒼穹,雄踞天下,而中間的天狼峰則是主峰,乃是宗門最重要之地,裡面的人物更是可以跺一下腳就令萬殤王朝地震一番的存在。

山脈下則是有著不少的小鎮,因為有著這樣一個大宗派在附近,這些小鎮都極其的繁榮,而很多記名弟子也是就在這些小鎮下住了下來,拚命的修鍊,希望有朝一日能夠修為突破,成為外門弟子,進入到那天奇山脈中修鍊一番。

這裡不愧為明月宗所在地,乃是難得的修鍊福地,山脈周圍的靈氣濃郁的不像話,四周更是雲霧縈繞,仿若人在畫中游一般,十步一景令人流連其間。

在距離明月宗很遠的地方,便是只能徒步而行,原因很簡單,明月宗有這麼個規定,即便是明月宗的弟子,那也要持有飛行令牌的極少數弟子才能凌空飛行,畢竟明月宗的弟子號稱過百萬,沒有這樣的規定,很難管理。

當然,明月宗的弟子雖然號稱過百萬,實則很多都是記名弟子,這些記名弟子雖然屬於明月宗,但是卻在王朝的各個角落,他們身份低微,根本不能在天奇山脈修行,而這些人,卻是明月宗強大的根本,因為有了他們,明月宗才不怕後繼無人。

正是因為如此,明月宗很少招收新弟子,但是今年,卻是有了這麼一個難得的機會,這令很多自命為天才的人都聞名而來。

天奇山脈下面的小鎮,最近都變得十分的熱鬧,甚至在距離山下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巨大的城市,這也是明月宗所建,為了前來報名的人們能夠暫時有個住所,畢竟很多人怕錯過了時間,都是提前便是到來了,也好早早的熟悉和了解明月宗的一些人物事物,比如,內門弟子中那些人很厲害,那個女弟子很漂亮等等等等。

張楠等人一打聽,發現距離明月宗弟子的選拔還有著三天的時間,這才緩緩鬆了一口氣,雖然路上在嗜血秘境耽誤了不少的時間,可總算全力趕路之下還是趕上了,三天時間也剛好夠他們調整一下自己,並且好好的修整一下。

「不愧為明月宗啊!連在山下隨意建了個安置前來報名弟子的城市,都比我們天域城要大上十倍都不止!」

夢天涯望著氣勢恢宏的城市,不由得感嘆了起來,的確,這才是大宗門的氣派!遠非其他小門小派可比。 天奇山脈,靈氣濃郁,盤踞著萬殤王朝三大宗門之一的明月宗。山脈下面,分佈著不少的小鎮,十分繁華,唯有距離天奇山脈最近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城市,由於這個城市乃是明月宗所建,故此也被稱為明月城。

明月城整體從上空俯瞰,乃是一個巨大的圓盤形狀,如一輪圓月一般,而上空的薄霧,更是如同月下漂浮的雲朵,令其看起來越加的美麗。

望著面前的明月城,張楠等人也都是一臉的興奮,明月城至少有十個天域城那麼大,這完全超過了他們的想象,城牆看起來高達數百丈,城體看起來有著一種古樸的氣息,可以想象出這明月宗有著極其悠久的歷史,矗立在這萬殤王朝中經歷了無數風雨,卻一直傲然而立,底蘊還真不是一般的豐厚。

空中,時而能夠看見有著一道道的人影飛過,顯然都是明月宗的精英弟子了,這裡面很多都市聚靈境,甚至有著不少的丹靈境強者,他們一個個傲然姿態,速度極快,衣袖飛舞間有著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飄然若仙。

「這樣的地方,才適合修鍊嘛!我一定要進入明月宗才行!」

有人也是剛剛到來,望著那高大城門上面明月城三個大字,一臉的激動。

「切,誰不想啊,只是你覺得容易嗎?」

有人鄙視了一番,繼而說道:「少年,我看你骨骼驚奇,乃是修鍊奇才,不如加入我風雪宗吧!我乃是宗門執事,你若是進我們風雪宗的話。。。。」

張楠一臉愕然,竟然還有別的宗派乘此機會專門來這裡拉人,只是這些宗派的人也太那個了吧?連執事都跑出來拉人了,還真是放得下臉面啊!

自然,張楠幾人年紀輕輕修為上佳,也難免作為了被照顧的對象,不過,都是被一一拒絕了。

走在寬廣的大街,吃著各種美味的食物,令人心情也不由得暢快了幾分。

特別是小白,更是上跳下竄,好不愜意!

「兄台。我看你滿臉的笑意,好像很高興啊!」

迎面走來兩個人,兩人一邊走路一邊很高興的聊天,那矮個子似乎跟對方有些熟悉,很是熱絡。

「那是。。。哈哈。。。你知道嗎?我可是二長老的奴隸。。。哈哈!到時候我自然能夠進入明月宗了,不用參加弟子選拔!」

旁邊的高個子一臉的得意之色,令張楠感到無比驚訝,心道原來奴隸是不用參加弟子選拔的啊,只是。。。那男子作為奴隸,便是這般高興,這也太容易滿足了吧?

正在張楠無奈搖頭之際,卻見那低矮個子的男子,卻是眼睛猛地一睜開,旋即跟那高個子一個熱情的擁抱:「兄弟啊!你以後可要照顧著點啊,沒有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啊!太巧了!太巧了!我也是奴隸,不過,我只是一名執事的奴隸,地位比你差太多了。。。」

張楠險些暈倒,這都是怎麼回事啊?難道作為奴隸還有優越感了?不過,想想當初別人在天域城,很多羨慕自己的眼神,張楠還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哥哥,好像做奴隸還很不錯啊,都不用參加弟子的選拔就可以進入明月宗了,呃,只是不知道待遇怎麼樣?」

雪兒美目眨動,也是感到一陣驚訝,看來自己哥哥是能夠輕易進入明月宗了。

「呵呵。。。。可笑至極,一群沒有遠見的廢物,當個低賤的奴隸,還興高采烈,看來不愧為低賤的人!」

正在此時,有幾人遠遠的走來,中間的一名男子年紀輕輕卻是已經達到了控靈後期的修為,他走到那一高一矮的男子面前,絲毫不掩飾自己的話語,說話的聲音刻意放大了幾分,露出一副傲慢的神態。

「這位兄台。。。你這話說的是否嚴重了一些吧?奴隸怎麼了?明月宗很多執事、護法以及長老等都會在雲遊的時候,尋找一些自己看得上的人,作為他們的奴隸,雖然作為奴隸,身份低微,必須聽從主人吩咐,而且命運也由主人掌控,但是。。。奴隸至少可以輕易的進入明月宗,並且可以得到自己主人的一些指點,在修為提升到和自己主人相差不到一個境界之時,便是可以擺脫奴隸的身份,所以。。。你別小看了奴隸,相反他還是具有一定的優越性。」

那高個子自然不服氣,即便自己修為比對方低了一些,但是,只要是個男人,面對對方這樣挑釁似的嘲諷,都很難忍氣吞聲,特別是,他還是一個有著血性的男人。

「哈哈。。。好笑得緊,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一個區區控靈前期也在我面前亂吠了。。。著實好笑!」

那站在中間的男子,一身白衣,更是大笑了起來,對方的反駁,令他驚訝的同時也多了一些憤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