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趙,吳老師是我的授業恩師,我沒有作案動機。其次在時間上也不對,我來蘇大工作的時間還沒有超過48小時。最後,我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你說的那段時間,我的確在打遊戲。我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也是吳區十大傑出青年之一,你們如此肆無忌憚的懷疑我,我會提出抗議。”


趙正新拍了拍姜超的肩膀。

“姜超你不要生氣,我們也是在推測,還是很感謝你的配合,告辭了。”

“不送。”

姜超沒有看到的是,在趙正新的褲兜裏有個透明自封袋,裏面赫然放着一隻香菸屁股。

警車內。

“隊長,我們明明有證據,爲什麼不直接把他抓起來?”

趙正新將一根頭髮裝進了另一隻自封袋中。

“你的證據成立嗎?這是我剛從他肩膀上拿下來的,去化驗科對比一下就知道了,即便如此,也只能說明他進入過4號樓。”

林浩然笑道:“嘿嘿,是是是。”

傳達室內。

姜超將工作服給脫了下來。

“這個小顧,一點也不講衛生,衣服臭死了,明天必須批評教育。”

金耀成來了之後,姜超便準備走了。

“我看到了。”

姜超一回頭,發現說話的竟然是陳逸傑。

“看見啥了?”

“我剛纔一直在外面,我看到你故意穿着顧宇昂的衣服,並且那個警察拿走了衣服上的頭髮。”

姜超冷冷問道:“所以呢?”

一股莫名的氣勢從姜超身上噴發了出來。

陳逸傑嚇得直打哆嗦,金耀成也有些頂不住。

“我,我不知道,我看錯了。”

姜超走了,直接去了清然所在的藥鋪——本草堂。

這裏有三十來個平方,一隻巨大的中藥櫃子,上面有數百個小抽屜,藥櫃前是一副簡單的桌椅。

我的武魂特別多 “董事長。”清然站起身微微頷首道。

冥王也從內堂跑了出來蹭着姜超的小腿。

姜超看了看四周,確認沒人後說道:“老鬼,你這裏有胳膊沒?幫我把左臂換掉。”

清然一愣。

“董事長,你左臂上有道祖像,就這麼換掉不可惜嗎?而且我這裏也沒有胳膊啊,到底出什麼事了,我和冥王幫你想想辦法。”

“汪!”

於是姜超便把昨晚的事情和清然說了。

清然聽聞後也難得地露出了笑容。

“董事長是擔心那隻菸嘴被他們找到,上面有你的指紋?”

姜超眉頭一皺。

“什麼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有沒有胳膊啊?趕緊幫我換,大不了以後再換回來。”

清然摸着鬍子繼續笑道:“董事長,你可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 走出本草堂,姜超去了華悅小區。

“喲,你還知道回來啊?”許葉雯調侃道。

姜超問道:“怎麼了?點飯了嗎?餓死我了。”

“給伙食費了嗎你?跟個大爺似的,要個拖鞋都不給我,小氣鬼。”

姜超笑道:“那就是個傻子,你也跟着傻,什麼鞋能賣五百萬?你今天怎麼那麼早?”

別說,這丫頭身上似乎就有那麼一種魔力,姜超看到她就渾身輕鬆。

“我壓根沒去啊,學校保安隊長辭職了,聽說新來的那個隊長傻乎乎的,估計也是個傻子,根本不管我們,哈哈,我的好日子要來了,明天我準備去看電影,你去不?”

姜超鐵青着臉。

“你身爲學生,不上課像什麼話?也許你們的保安隊長是有別的事情,放鬆了對你們的管教呢?”

“切,你知道什麼呀,以前那個羅隊長剛來的時候別提多牛了,仗着有德育處給的特權,到處抓逃課的同學,弄到後來同學們連遲到都不敢,搞得他們一個個頂着熊貓眼來上課,睡眠時間嚴重不足,罪魁禍首就是那個羅隊長。”

愛你入骨:總裁請放手 姜超拍了一下沙發說道:“你這是什麼歪理學說?學生們的作息時間都是經過縝密計算得出的好嗎?只要早點睡不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嗎?學生們不上課還有理了?!”

“你兇什麼兇!再兇等會兒你自己買飯去!”許葉雯雙手叉腰道。

姜超一愣。

語氣緩和了很多。

“啊,適當的遲到也是難免的,很多時候逃課也是因爲有急事,但是可以請假嘛,你明天要去看電影的話,和你們輔導員請個假就可以了……”

嘿。

“我就不請!我們輔導員煩死了,前幾天我大姨媽,她愣是跟我要診斷書,誰大姨媽去醫院啊?”

姜超看向許葉雯的臉,頓了頓之後問道:“你這眉毛花幾毛錢紋的?”

“八千。”

“八千?!你家開銀行的啊?!”

“關你屁事。”

姜超收起驚訝之色,清了清嗓子道:“我看你原本的眉淡,毛稀,這是典型的宮寒面相,你真應該去醫院看看,別等以後生孩子的時候後悔。”

這也算是許葉雯的小祕密了,這會兒一下子被姜超說了出來,她也有些羞憤。

“關你屁事!”

“怎麼不關我事了?你是不是我孩他娘?我是不是你孩他爹?行了我不跟你廢話。你給我個大紅包,我幫你把這事兒平了,保證你那個不痛,月月輕鬆。”

許葉雯正想拒絕,但心想姜超可是一名很出色的小道長,或許真的有這本事呢?

“多少錢?”許葉雯板着臉問道。

“就八千,家裏有點錢都讓你霍霍光了,我再不管着點,你早晚把這家給敗了。”

我靠。

“你臉皮能不能不要這麼厚?誰跟你是一家子?!我現在就一千塊了,你愛要不要。”

“要,要,轉給我。”

許葉雯還是相信姜超的,把錢轉了之後問道:“你準備怎麼治?”

“你先把衣服撩起來。”

許葉雯瞪大了眼睛,怒罵道:“你個流氓!色狼!禽獸!”

姜超直覺耳膜都快炸了,趕緊捂起耳朵。

“你是不是腦殘?我又不是讓你脫掉,撩起來一點又怎麼了?”

許葉雯心想也是,姜超要是想幹什麼的話,自己早完蛋了。

入眼是一片雪白粉嫩的皮膚,還有馬甲線呢,根本沒有多餘的贅肉。

“哇塞,你保養的不錯嘛!”姜超眼睛都快看直了。

“你個變態!趕緊治!”

姜超回過神,先是對着右手心“哈”了口氣,然後將右肩上的陽火一路轉移到手裏。

當他把手按在許葉雯小腹上時,許葉雯也感覺到了一陣炙熱。

暖暖的,很貼心。

三五秒鐘的工夫,許葉雯發現自己身體酥酥麻麻的,全身舒服地都快哼了出來。

主動撞上帥哥 不行,姜超這個大色狼肯定會佔我便宜,我要忍住。

拉倒吧。

姜超全然沒有在意她的表情,聚精會神地按着,並且額頭已經出現了細密的汗珠。

終了,姜超吐了點口水在手裏,快速地抹在了許葉雯的小腹上。

“你好惡心啊!髒死了!”

姜超驚訝道:“我靠,這尼瑪是我的玄陽聖涎,平時我都是論克賣的!我今天免費奉送你居然還嫌棄了?”

“聽你鬼扯!我去洗澡了!”許葉雯起身說道。

“你要是在十秒鐘之內感受到一陣陰冷,就說明聖涎起效了,千萬不能洗。”說完,姜超對着女鬼擠了一下眼睛。

女鬼立馬會意。

姜董事長要開始泡妞了。

女鬼散發出陣陣陰氣,許葉雯走在半道兒就打了個哆嗦。

“這下相信了?”姜超老神在在地問道。

許葉雯回頭罵道:“反正你就是色狼!”

待到許葉雯回房後,女鬼小柔走到了姜超跟前。

“姜董事長,山哥他昨天晚上不知道爲什麼就……”

“好了,我都知道了,他現在已經去地府報道了。”

小柔眼中閃過一絲驚喜。

“真的嗎?太好了,他終於能輪迴了,希望他下輩子能好好做人!”

姜超搖頭道:“沒有那麼容易,他是自殺的,應該會打入枉死地獄吧。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故事呢,和我講講,免得以後又有烏龍。”

小柔和易小山都曾經想要害過姜超,不過姜超念在他們認錯時的態度良好,便留在了身邊,當他們的怨氣散盡後便準備送他們入地府。

於是小柔就開始和姜超講述起自己的悲慘遭遇來。

二十分鐘的時間,小柔也終於說完了。

姜超重重地呼了口氣。

“我會讓那個渣男死得比你更慘的,我姜超說得出,做得到。”

小柔一驚,全然沒想到姜超願意爲自己報仇。

“姜董事長身份尊貴,能聽小柔說這些,小柔很知足了……”

她抽泣了起來,只恨沒有早點遇上姜超這樣的男人。

如果可以重來……

抱歉。

這世間沒有如果。

真有的話,我特麼早發財了。

姜超看到小柔這樣,也是聚精會神地看着她。

哭啊。

你倒是哭呀。 等了半天,這丫頭也是瞎“嗚嗚”,光打雷不下雨。

沒等到鬼泣珠,姜超卻是等到了外賣。

和許葉雯正吃着。

姜超說道:“喂,你就不能學着燒個菜嗎?成天這樣點外賣太浪費錢了,而且外賣油大,吃多了不健康。”

“那你倒是別吃呀。”

呵,我不愛跟女人計較。

吃完後,許葉雯繼續回房裏刷抖音。

姜超看了會電視後感覺無聊便開始做起了俯臥撐。

正常的姿勢對姜超是起不到任何鍛鍊效果的,所以姜超是用一根食指支撐在地面上做的。

做之前的運氣方式還是羅家衛教他的,在少林好像叫做什麼一指禪。

三十分鐘後。

許葉雯出來喝水時,發現姜超正光膀子練着。

“哇……”

看到姜超那滿背的紋身,特殊的鍛鍊方式,許葉雯驚呼了出來。

“看什麼看,躲開。”

他現在是煉精化氣之境,極限是做三千六百個,這個成績放在整個華夏都能引以爲豪的(他這個歲數)。

許葉雯趕緊放下杯子,拿出手機拍攝起小視頻上傳抖音。

如此精美絕倫的紋身,如此霸道無比的俯臥撐。

不上傳豈不浪費了?

“哎?你右臂上怎麼有繃帶?是不是受傷了?”許葉雯問道。

姜超站起身後擦着汗。

“你煩不煩?萬一運岔氣會走火入魔的你知不知道?”

許葉雯白了他一眼。

“切,你就吹吧,你把我地板都弄溼了,趕緊拖拖。”

姜超只能乖乖去洗手間拿拖把。

“啊!”

聽到許葉雯的驚呼,姜超趕緊衝到了客廳。

“何方妖孽!膽敢……”

啥也沒有啊。

許葉雯驚喜道:“上熱門了!你要當網紅了!恭喜你!嗯……我要開始做微商!”

“你趕緊把視頻刪了。”姜超皺眉道。

原因很簡單,姜超的左臂上紋着太上老君,一般道家子弟是不敢紋的。

和混社會的一樣,紋身有很多禁忌,其中之一便是紋關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