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且這拍的還是一部懸疑驚悚題材的電影!


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這一部名爲《孤兒怨》的電影,還拍得那麼精彩!

在他的印象裏,龍國的導演也就只能拍拍功夫電影跟古裝電影了!而戰爭片、科幻片,以及恐怖片,任憑他們去拍也拍不好。

然而現在,《孤兒怨》讓他意識到了一點。

龍國導演,也能拍出令人拍案叫絕的懸疑驚悚電影!

又一小時過去。

124分鐘的《孤兒怨》播放完了。

王燁心裏慌得一批,暗暗罵着郝歡這傻吊好端端地幹嘛要拍出這麼恐怖的電影!

這124分鐘裏,他至少有60分鐘是緊繃着神經的!這電影雖然沒有那種突然冒出來嚇人一跳的畫面,但由於主演們的演技太好了,以及恐怖氣氛營造得太成功了,以至於一個眼神,一個表情都能讓人心生恐懼。

尤其是最後的十幾分鍾裏,那個被領養的女孩企圖殺死男主一家時的劇情片段,簡直給人一種全程都在提心吊膽的感覺。

尤其是最後女孩從破冰的湖中冒出來拉住險些被她殺死的養母時,那個畫面,嚇得王燁差點就尿了出來!

好在結局並不是以驚悚收尾的,而是一腳踹死了女孩,讓女孩屍沉湖底。

這一腳,還別說,看着就讓人痛快!

王燁緩了緩嚇得不輕的心情,說着:“如何,這一部電影確實不錯吧?”

華娜總裁讚道:“很棒!最近幾年已經很少誕生這麼優秀的恐怖電影了!讓我感到意外的是這麼優秀的一部電影,竟然是龍國第二富豪之子創作導演出來的!”

王燁哈哈道:“說實話,他要拍電影的時候,我也是感到意外的。不過事實證明,他確實具備拍電影的天賦跟能力。”

“是的。”

華娜總裁不可否認,市場上已經好幾年沒有出現過這麼優秀的懸疑驚悚電影了,他現在很看好《孤兒怨》,所以詢問着:“不知你們打算怎麼合作?”

“這樣吧,我開個視頻聊天,你們直接在線上商談就行。”

王燁向郝歡發起了視頻聊天,等郝歡接通後立馬說道:“電影沒問題,接下來怎麼合作,怎麼利益分成就看你們怎麼談了。”

郝歡點了點頭,用那還沒有還給英語老師的粗糙英語打着招呼:“哈里先生你好,久仰大名!”

華娜總裁哈里先生面帶笑意,直白地說着:“這一部《孤兒怨》拍得很好!不知你打算怎麼跟我們合作?”

郝歡說着:“我先確定一點,這一部電影你應該都看完了,如果選擇跟你們合作的話,那麼它能否在北美國家通過審覈,順利上映?會不會因爲個別鏡頭比較驚悚而要求剪切掉?”

哈里先生回答:“這個驚悚程度還不至於要被減掉,所以在北美國家上映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郝歡點頭道:“那麼這部電影委託貴公司發行上映的話,具體的票房分成將要怎麼劃分?”

哈里先生說着:“華娜公司不管是製片方還是發行方上的票房分成都是業內可以查知的,我們會根據影片的質量水平而去決定票房之間的分成。單純是發行合作的話,華娜會收取10%的分成,院線會收取50%左右的分成。”

“可以。”

郝歡點頭回應,雖然發行方的分成比國內高了一點,但華娜公司作爲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影視公司,也確實有資格有魄力收取10%的票房分成。

至於院線收取50%,這雖然也比國內高了一點,但郝歡也還是可以接受的。

他轉而問道:“你們那邊的院線收取一半的電影分成,那麼是不是得拿出一筆宣傳費去宣傳這部電影才行?”

“是的。”

哈里先生說着:“不只是院線會進行宣傳,華娜公司也會進行一些宣傳,畢竟票房越高,我們賺取的利益就越高。一般來說,宣傳資金會根據電影質量而定,這一部《孤兒怨》,還是值得花幾百萬米元去進行宣傳的。”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訂一下今晚的航班,明天上午過去跟你們簽署合同。”

郝歡懶得討價還價,錢不錢的無所謂,他只想看到自己拍出來的電影可以大獲成功,既然《孤兒怨》在國內有所受限,那他就走出國門,去賺老外的錢!

結束視頻通話後,郝歡轉而給王樂欣撥打電話:“訂兩張今晚夜裏飛米國加州的機票,到時候帶上我今天讓你額外準備的《孤兒怨》審覈文件跟材料。”

王樂欣忽然懵了:“今晚?飛米國加州?”

郝歡說着:“怎麼?有意見嗎?”

王樂欣怎敢說有意見啊!

只是她這麼大的人了都還沒有出過國,所以難免有些意外!

她不敢相信地問着:“我……我也要去嗎?”

“你說呢?”郝歡反問着。

王樂欣連忙問着:“可我還沒有去過米國,我是不是得先去弄簽證啥的才行?”

郝歡說着:“這是小事,等會兒我讓人幫你弄好籤證就行,你先訂下機票再說!”

“哦,那機票訂經濟艙還是商務艙?”

“最好是商務艙,畢竟我好歹也是名人明星,被認出來難免會引起轟動!當然,商務艙買不到就買經濟艙,反正今晚必須得飛往米國!”

王樂欣雖然很好奇郝歡爲什麼要急着飛往米國,但現在她也不敢多問,急忙掛掉電話上網購票再說。

郝歡開始收拾行李。

有三年多沒有去過米國了啊!

正好可以趁這機會去看一下小姨,然後述說一下我這兩年過得有多慘,最後厚着臉皮把這三年落下的幾百萬壓歲錢給追回來……

完美! “機票訂好了,凌晨1點的航班。”王樂欣發來截圖。

郝歡回覆信息:“你收拾好行李跟《孤兒怨》的文件材料,到時候開車過來接我。”

王樂欣問:“我們要去幾天?回程的機票要先買嗎?”

郝歡回覆語音:“最快三五天,最遲十天半個月!所以回程的機票先不用買。”

最遲十天半個月啊?

他這是要去米國幹嘛來着?

帶上《孤兒怨》的審覈文件跟材料,難道這是打算在米國上映《孤兒怨》嗎?

https://ptt9.com/116625/ 王樂欣覺得自己應該猜得八九不離十了,只是這電影在米國上映會比國內好嗎?

她也不急着問郝歡去米國幹嘛了,反正收人錢財,替人打工。郝歡既然要帶她一起飛往米國,說明接下來必須得靠她的外語去進行一些影視方面的商業談判纔對。

收拾幾套衣服,將《孤兒怨》的影視文件以及審覈材料都給裝進揹包裏,王樂欣洗完澡出來,數着時間準備出門。

夜已經很晚了。

郝歡打電話給她,讓她訂機票時剛好過了九點,現在訂了凌晨1點的航班,爲了避免路上擁堵,所以他們得提前一個小時前往機場才行。

在這期間,郝歡將《孤兒怨》二審這件事交給了李麗容去負責跟進,不出意外的話,二審肯定是可以通過的,畢竟那些違規內容都給刪減掉了,如果這都不過的話,那麼懸疑驚悚這個類型的電影,可以直接在龍國宣佈槍斃了。

安排好這些後續工作後,《孤兒怨》這部電影就只需要等待二審通過了,到時候留給它的,只剩“靜候上映”四個大字。

具體票房,郝歡已經不抱太大的希望,他現在的目光跟希望,都寄託在了北美市場。

至於其他國家,目前郝歡也抽不出空去安排電影的發行合作跟上映了。

說來還是公司沒能發展起來!

如果發展到了華娜兄弟那麼大的話,那麼國際上映這種事情就輕鬆多了。

23點半。

王樂欣開車趕到了郝歡住的江景房樓下,郝歡拉着行李箱從電梯裏走了出來。

路上,王樂欣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哪怕她已經猜到了,但還是沒忍住開口問道:“我們去米國的目的是讓《孤兒怨》在米國上映嗎?”

“區區米國能有幾個票房?”

郝歡說着:“北美一帶的國家,到時候都會上映!”

王樂欣驚呆了:“那我們豈不是要飛好多個國家?”

郝歡露出了關懷智障的眼神:“我說你是豬一點也沒說錯啊!這種事情交給發行公司去負責就行了,用得着我自己辛辛苦苦地往一個個國家跑嗎?”

“哦……”

王樂欣覺得自己還是閉嘴吧,不然智商再高也會受到郝歡的侮辱。

而她憑藉自己的高智商,已經可以推斷出此次飛往米國的目的。她敢打賭,他們就是去米國找發行公司談合作的。說不準還會因此牽引出一個在影視圈裏特有威望特有名氣的大公司來!

畢竟,郝歡這種級別的人,既然決定了跨國合作,那他就肯定會選擇那種有資歷有能力的大公司進行合作,而不是那些小打小鬧的無名公司。

不過她就算閉嘴,郝歡也還是會日常侮辱她的智商:“等到了米國,你就多吃一點米國豬腦,看能不能聰明點,機靈點!”

王樂欣開着車,無語又嫌棄地說着:“我哪有你說的這麼蠢!要是我不聰明的話,你早就把我炒掉了好吧!”

“是嗎?”郝歡說着:“那我考考你,一隻豬有幾個腦袋?”

王樂欣遲疑道:“這是腦筋急轉彎嗎?”

郝歡看了下手機:“你甭管轉不轉彎,回答就行!”

王樂欣不確定地說着:“1個?”

郝歡又問:“幾條腿?”

“4條?”

“幾根毛?”

“……”

王樂欣無話可說了!

郝歡呵呵道:“啞巴了吧?這麼簡單的問題都答不出來也好意思說你聰明?”

王樂欣不服道:“那你說一隻豬有幾根毛!”

郝歡一本正經地胡說着:“154283根毛!”

王樂欣送他一個白眼:“那我還說一隻豬有514283根毛呢!”

郝歡呵聲道:“我說多少就是多少,你要是不服,到時候我就整一隻豬出來給你好好算一下它到底有多少根毛!”

王樂欣:“……”

好吧!

你贏了,我是豬!

我不聰明,我到了米國就天天吃豬腦行了吧!

郝歡又教了她一堂課:“跟老闆比聰明的時候就已經證明你不夠聰明瞭!不然當老闆的就是你了!好好學着吧,以後還有的是地方證明你是豬的!”

“哦!”

王樂欣百般無奈地應了一聲,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見識。

……

到達機場,在地下停車場停好車後。一路上選擇沉默的王樂欣,現在還是不得不開口問道:“你要不要戴個口罩?免得被人認出來。”

郝歡拿行李箱出來,開口道:“被認出來就認出來唄,大熱天的,傻子纔會沒事戴個口罩!”

好吧,當我沒說。

王樂欣鎖好車,拉過行李箱,屁顛顛地跟在郝歡身後。

離開地下停車場,走到機場大廳的途中,還真沒有人認出郝歡來。

不過這也是因爲他們的穿着都很普通的原因,所以不是特別的引人注目。

取到登機牌,辦理完行李託運後,除了機場的乘務人員認出了郝歡,其他遊客都還是沒發現郝歡的存在。

說明他在國民心裏,人氣名聲還是不如那些大明星的。

否則現在的候機廳裏就已經嗷嗷叫了,畢竟對很多國民而言,見到明星簡直比他們中了彩票還要驚喜。

郝歡一臉遺憾,怎麼就沒人看我一眼啊!乘務人員也是的,認出我時就不能激動地喊一句“哇塞,是郝歡”嗎?

他突然拍了拍王樂欣的肩膀,正經道:“你叫一下我的名字!”

“???”

王樂欣一頭霧水:“幹嘛?”

郝歡瞪眼道:“反正你叫就是了,記得大聲一點!”

邪惡校草愛上丫頭 王樂欣瞬間恍然大悟!

她知道郝歡到底想幹嘛了!

這傢伙分明就是想被別人認出來,然後製造一些話題熱度,在《孤兒怨》上映之前又刷多一些存在感啊!

她看着郝歡爲了熱度連臉皮都不要的樣子,心裏掙扎了片刻,最終還是被逼無奈,無比羞恥地看着郝歡的背影,喊着:“天吶,這不是郝歡嗎!”

“……”

郝歡的嘴角沒忍住抽了一下。

王樂欣!

你演技還能再爛一點嗎!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郝歡一陣無語。

本來他還覺得自己不要臉也沒什麼,畢竟流量時代嘛,爲了人氣爲了熱度,哪個明星不都想着各種法子去增加曝光度跟話題熱度?

但現在被王樂欣這麼一陣“歡呼”,他的心裏頓時萌發出一股強烈的羞恥感。

好想找一條縫給鑽進去啊!

王樂欣咳嗽一聲,小臉羞恥得發紅發燙。

被她這麼一喊,候機廳裏大多數的旅客們都不約而同地看了過來。

有年輕人認了出來。

“天吶!真是郝歡!”

“郝歡?誰啊?明星嗎?”

“也算是明星啦!郝富你肯定知道吧?他就是郝富的兒子!現在混進了娛樂圈拍電影來着!”

“他就是郝富的兒子啊?”

“對的!就是他!我得錄個視頻發朋友圈才行!”

……

郝歡假裝淡定地走過去,王樂欣則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尷尬地跟在身後,走進裏面的VIP候機室。

有部分旅客果然圍了過來,又是偷拍照片又是錄視頻的,成功地配合起了郝歡的曝光計劃。

如果接下來他出國這件事有娛樂媒體插上一腳的話,那麼熱搜上就可以再次看到他的名字了。

爲此,郝歡還給李麗容發了信息,讓李麗容到時候找下水軍運營宣傳,保他登上熱搜榜,順便小小地爆一下料,爭取讓《孤兒怨》在上映前獲得更高的曝光度。

半小時後。

郝歡在部分國人的追隨偷拍下登上了飛機,進入商務艙。

王樂欣像個好奇寶寶似的看着周圍,雖然不是第一次乘坐飛機,但這是她人生中頭一次出國,所以心情還是有點小激動的。

飛往米國需要十三個小時左右,郝歡登機後戴上耳機眼罩便睡覺了,而王樂欣則在看着窗外,準備欣賞這座城市的夜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