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且還是最好的,一般的天地靈物沒有一點效果。


先前的日子,龍就想要姚洪去找,可惜姚洪想要先回靈水城,並沒有兌現。

現在龍在此時說,明顯有威脅姚洪的意味,姚洪自然知道,雖然知道天地靈物不好找,但此時根本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點頭答應。

當這句話說完,姚洪頓時感覺一股強大精神力進入他的體內,而這強大的精神力讓他立刻精神一振,他忽然有種感覺,面前的中年女人,他隨手都可以捏死。

“破。”姚洪的精神力爆涌,解除了身上的束縛。

而在這時,中年女子控制的剩餘八把鋼刀,直接對準了姚洪。

“給我去死。”中年女子臉色露出猙獰,道。

咻咻咻……

八把鋼刀直接飛出,擊向了姚洪。

姚洪精神力再次爆涌,想要阻止。中年女子冷笑說道:“不自量力。”

剛纔姚洪就是用精神力反擊,奈何實力太差,只能被中年女子給虐,甚至一點反抗的實力都沒有。

所以見到姚洪再次用精神力,中年女子表現的十分不屑,認爲姚洪根本做無用功罷了。

然而……

就在八把鋼刀插入姚洪身體的時候,八把鋼刀突然改變了方向,在姚洪腦袋上轉了一圈,然後停留在他的頭上,而鋼刀則是對準了中年女人。

“什麼?”中年女子頓時震驚住了,嘴巴張的大大的,能夠塞入好幾個雞蛋。

姚洪的精神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大了? 中年女子震驚了一下,然後立刻恍然明白,知道其中的原因了。

一定是姚洪使用了類似將精神力的潛能逼出來的功法,不然除了這個緣由,她想不到其他的原因解釋姚洪一眨眼時間變得這麼強大。

而她知道精神力暴增的時間,通常不會太長,有時間限制,所以一時間就有了想法,那就是開始躲避。

只要時間到了,姚洪的精神力恢復原樣,那她想殺姚洪,簡直易如反掌。

想到這,中年女子立刻轉頭狂奔,想要離開這裏,暫避鋒芒。

姚洪並不知道中年女子在想什麼,但是看到這中年女子掉頭狂奔,立刻明白了,微眯起眼睛,一股殺意蔓延開來。

“想逃?”姚洪冷哼一聲,道。

咔咔咔……八把鋼刀立刻調轉了方向,直衝着中年女子的背影,在他的意念控制下,八把鋼刀咻的一聲,瞬間爆射出去。

中年女子雖然在逃跑,但一直留意身後的動靜,等到看到巴巴鋼刀向着他爆射過來,中年女子立刻嚇了一跳。

她跑的再快,能有鋼刀射的快嗎?

中年女子狠狠一咬牙,急忙停了下來,然後一轉身同時精神力也是鋪天蓋地的壓了下去。

咻。

見中年女人想要攔住鋼刀,姚洪不屑的冷笑一聲。

實力提升到如此地步,沒有人比姚洪還要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何種地步,那是之前姚洪根本不敢想的地步。

本以爲中年女子會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但結果讓姚洪有些出乎意料。

這中年女子不傻,她能感覺到姚洪和她的差距,所以並沒有妄圖想要阻止鋼刀,可將鋼刀的角度調整一下還是能做到的。

咻。

將角度調整了一下,其中好幾把鋼刀,都擦着中年女子的邊過了去。

噗嗤。

鮮血淋漓。中年女子一聲慘叫。

雖然躲過了其他七把鋼刀,但最後一把鋼刀卻沒來得及躲過,直接插在中年女子的肩膀處。

姚洪嘆息一聲可惜,若非這中年女子最後側身了一下,這一刀足夠能將中年女子一刀解決掉。

“不過……”姚洪臉上泛起冷笑道:“剛纔你能躲得過,不知道躲得過這一次。”

翁。

姚洪心中一動,精神力瞬間覆蓋住整個大廳。

一瞬間,大廳內所有的武器立刻顫抖起來,所有正在打鬥的人們立刻安靜了下來,吃驚的看着手中的武器。

“這是怎麼回事?”

“啊……我的武器……”

在他們吃驚的眼神下,手中的武器一顫,立刻脫手而出,停留在半空。

大廳內的半空上,數百把武器顫抖起來,震驚了所有人。

而這些武器全部對準了一人,那就是中年女子。

“去死吧。”

隨着姚洪話音落下,那數百把武器瞬間爆射而出。

中年女子也是吃驚無比,臉上透露着一股絕望,臉色也慘白慘白的。

現在的她身受重傷,已經無力阻止了。

“小子,你敢?”突然人羣中一聲爆喝,那是正在和雷霆戰鬥的中年男子,見到中年女子即將死在數百把武器之下,立刻就憤怒的吼叫起來。

這中年男子想要奔跑過來,可惜被雷霆纏住,無法脫身。

這中年男子自然不會影響到姚洪,這中年女子剛纔打的林雲飛生死不知,這個仇姚洪自然一定要報。

咻咻咻……

無數武器射出去發出的破風聲。

噗噗噗……

數百把武器在中年女子的絕望眼神下,直接將她穿了個透心涼。

數百把武器都穿透了過去 這中年女子一下子跟個刺蝟一樣,連聲音都沒發出,直接死了。

譁。

見到中年女子死了後,場中央的看到這情況,立刻臉色大變。

尤其是海志峯他們一夥的,更是如此。

沒有人能比他們知道這中年女子的厲害,和海志峯相比,都不逞相讓,可見實力的厲害之處。

而這麼厲害的高手卻被姚洪給幹掉了,實在是驚呆了一羣人。

咚。

見中年女人死了後,姚洪身子一軟,單膝一下子跪在地上。

姚洪露出苦笑,時間不多不好,剛剛好,當那厲害非凡的精神力離開他身體後,他立刻感覺一陣眩暈。

姚洪急忙摸出一瓶靈藥,一擰開口,就灌了口中。

當靈藥化成了靈力後,姚洪才感覺好多了。

“我只能幫你到這了。”龍的聲音也充滿了疲憊,道。

“多謝了。”姚洪由衷感謝道。

“只要記得答應我的事情。”龍說完,旋即消失。

雖然龍已經消失不見了,但姚洪還是嗯了一聲,他能感覺到,龍爲了幫他,也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所以,已經下定決心,等這裏的事情解決後,就去幫龍,尋找天地靈物。

休息了一會,確定沒有大礙後,姚洪這才起身跑到了林雲飛身旁。

林雲飛腹中插着兩把鋼刀,閉着眼睛,沒有一點動靜,跟死了一樣。

不過姚洪卻鬆了口氣,因爲林雲飛還有點微弱的氣息,雖然十分微弱,但姚洪卻放心下來。

只要有一口氣在,姚洪就絕對的把握,將林雲飛救活下來。

曾經姚洪就說過,不管是誰,只要有一口氣,閻王想要跟我搶人,也要問我答應不答應。

這話雖然看似說得有些大,乍一聽有種吹牛的感覺,但是當時身爲藥神的姚洪,別人不敢小看,他們明白姚洪絕對能辦得到。

從林雲飛身上將兩把鋼刀抽出後,鮮血立刻爆涌,姚洪急忙點了點周身的各大穴道,這才讓鮮血止住了。

然後拿出好幾瓶的靈藥,餵了林雲飛喝下去,漸漸的,林雲飛蒼白的面孔,恢復了紅潤。

“終於沒事了。”見到這情況,姚洪鬆了口氣,他明白林雲飛已經無事了。

之後只需要靜養,養傷幾個月,就活蹦亂跳了。

見林雲飛終於沒事了,姚洪這纔有時間觀看場中的情況。

在場中,海志峯和林天陽都剛剛突破地級十層境界,所以兩人的實力基本上旗鼓相當,一時間難分勝負。

而在其他地方也是,基本上都是旗鼓相當,不相上下。

而在這時,和雷霆對手的中年男子,見到姚洪,眼神一狠,一掌將雷霆擊退,然後身影一閃,到了姚洪面前。

“小子,我要扒了你的皮。”中年男子對姚洪恨之入骨,沒有絲毫掩飾自己的殺意,他要在現在一掌擊斃這個殺了他老婆和孩子的姚洪。

“哼,你的對手是我。”雷霆趕過來,冷眼看着中年男子。

姚洪卻笑着擺擺手,道:“雷叔,你去幫林老爺子吧,這人交給我來對付。”

“可是……”雷霆皺眉,他看得出來姚洪的此時的情況很不好,而面前這中年男子實力不俗,他不由有些擔心,姚洪現在打不過對方。

“放心。”姚洪咧嘴一笑。

看着姚洪自信的笑容,雷霆皺着眉頭想了想,然後道:“好吧,你小心一點,這人用毒很厲害。”

說完之後,身子一縱,便離開了這裏,去幫助其他人了。

中年男子看到此時的姚洪,嘲諷的眼神盯着姚洪,道:“你小子我看真夠傻的,若是雷霆在這,我若殺你,還要費一些周折,但是隻有你一人,我殺你易如反掌。”

“我一人對付你足夠了。”姚洪語氣十分自信。

“是嗎?”

中年男子輕蔑一笑,手中一陣綻放黑光,砰地一聲,當黑光遇到了旁邊的桌子,那桌子立刻腐蝕,轉眼間成爲碎末。

說話間,中年男子冷冷一笑,身影暴掠了過去。

黑光大盛,直接衝着姚洪印了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