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且隨着蕭爸一張張的翻着照片,蕭媽發現照片上的兒子感覺整個人跟原來有點不一樣了,那在很多人眼裏比大多數男生長的頭髮已經剪了,身上的衣服也換成了嶄新的短袖跟長褲,而且這衣服看起來應該價格不低。


還有兒子發過來的這個房間的照片,看着就比她們家的環境好的不是一星半點,房間內圍成一圈的桌子上,還擺放着10多臺電腦。

最後,還有兒子跟別人的合照,而且這些人穿的衣服跟兒子的除了大小外一模一樣。

兒子這是在哪?

蕭爸看完這些照片,心裏驚歎的同時有點想到了。

擡起頭看着一旁的蕭靈,問道:“你弟弟這是去他說的那個俱樂部了?”

蕭靈點頭表示是的,老爸你猜的沒毛病。

蕭媽看見父女二人的表現,也反應過來。

“俱樂部,小靈你的意思是你弟弟真的去打他說的那個職業了?”

蕭靈再次點頭表示是的,“老爸,老媽,老弟呢,現在就在魔都。”

“魔都,他一個人是怎麼去的?”蕭媽疑惑道。

然後蕭靈就把暴風怎麼去的魔都、到了魔都之後發生的那些事情通通告訴了蕭爸蕭媽。

蕭爸蕭媽聽完後,沉默了一會兒。

蕭靈這時候又說道:“老爸,老媽,剛纔我跟老弟聊天,他說他們這個行業在魔都非常火,他呢,從今天開始就是一個月5000塊的人了,讓你們別太擔心。”

“一個月5000?”

說實話,蕭爸有點不信。

正在這時,暴風又給蕭靈發過來兩條消息。

第一條一份文檔

第二條是一行字:【姐,這是俱樂部跟我籤的合同,我們的工資福利都在這上面寫的很詳細,發給你看一下。】

合同?

打個遊戲還有合同?

蕭爸帶着好奇點開。

從頭開始看起。

前面寫的內容都是一些蕭爸看來不是很重要的東西。

可以理解啊,畢竟好多人找工作關心的也都是工資跟福利。

蕭爸接着往後看。

跟蕭靈一樣,他也被俱樂部嚴苛的時間安排給驚着了。

安排的這麼詳細嘛?

不過這不成了半個夜貓子?

接着往後看,蕭爸最關心的地方來了。

然後就是一聲。

“什麼?真的是5000?而且包吃住?”

蕭媽剛聽到也是一愣。

不過之後她對蕭爸說道:“老公,這種合同一般不會有假的吧?假合同可是違法的。”

蕭爸聽到蕭媽的話,往下翻了翻。

看到了一個大大的紅紅的印章,還有兒子的簽字跟應該是俱樂部主管的簽字。

這不能造假的呀。

蕭爸蕭媽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基本的法律知識還是知道的。 那這樣也就是說自己兒子真的一個月5000的工資了!

女兒的話再加上這份合同可是給蕭爸蕭媽帶來了不小的震撼。

蕭靈這個時候再次給爸媽普及起了她在網上查到的關於電子競技這個行業的事情。

這次,蕭爸蕭媽聽的特別認真。

半個多小時過去,蕭爸整個人聽完後有點後悔了。

“哎,早知道那天早上就應該給時間讓小逸好好的給我們說一下,都怪我,脾氣太倔了。”

蕭媽瞪了一眼蕭爸:“你還說呢,我說過多少次讓你改改了。”

蕭爸歉意的一笑,想要給在魔都的兒子打個電話。

被蕭靈勸阻了。

蕭爸沒明白,:“小靈,你這是……?”

“老爸,你兒子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嘛,你現在打過去他都不會接的。”蕭靈說道。

蕭爸想了想,確實像女兒說的那樣,自己的兒子自己還能不瞭解嗎!

蕭爸嘆息一聲。

不過之後女兒又給了他一個驚喜。

“老爸,老媽,你們也彆着急,老弟告訴我他們有比賽而且老弟能上場的話,我們在家就可以通過網絡直播看到老弟了,到時候你的兒子可就上電視了,嘿嘿。”

因爲剛纔蕭靈已經給爸媽解釋了這個行業的好多東西,所以蕭爸蕭媽沒有在懷疑女兒的說法,而是很期待在電視上看到兒子。

現在他倆倒是覺得兒子真的很棒!

蕭靈隨後走出了房間。

蕭爸見女兒走出去,看着蕭媽。

“老婆,兒子應該有出息了。”

“360行,行行出狀元,兒子可能真的天生吃這碗飯的吧。”

“老婆,你餓了沒有?”蕭爸賤兮兮的問道。

“不是剛吃完飯不久嘛,你餓了?”

蕭媽一邊說着一邊看向了蕭爸。

然後就看到了蕭爸“猥瑣”的表情。

蕭媽瞬間反應過來,臉色漸漸羞紅。

“好啊,原來你是這意思,混蛋……”

“嘿嘿,老婆,都20多年的老夫老妻了,你看你還害羞了,我去洗澡,等我……”

“嗯……”蕭媽小聲的說道。

15分鐘之後,一場劇烈的運動開始了!

……

當然上述內容蕭靈並不知道,她們家的隔音還是非常不錯的,估計每個跟還沒有成家的子女住一起的父母買房的時候考慮的除了房價、地段、採光、樓層之外,最重要的可能就是隔音了!

懂的都懂,哈哈!

……

蕭靈告訴小白從那天之後,暴風也很努力,很快打上了隊伍的首發,司職中單位。

蕭靈一家人聽到這個消息後,非常的開心,老爸甚至不惜掏重金買了臺網絡電視,每次暴風有比賽,全家人都會圍在一起看,給暴風加油。

當暴風贏比賽的時候,蕭靈覺得自己的爸媽甚至暴風還要開心,老媽都會做一頓好飯、老爸會喝一口二鍋頭。

暴風失敗的時候,他們一家人也跟着難過,蕭靈每次都會發微信安慰弟弟,雖然弟弟跟她說的都是“沒事,比賽嘛肯定有勝負。”,但是她知道弟弟心裏一定是不好受的。

蕭靈說她記得特別清楚的一次是決賽的時候,還是全家人一起看的,那場比賽最後暴風他們惜敗給對手。

結束的那一剎那,她父母眼睛中就有淚痕了。

比賽結束後不久,蕭靈跟弟弟視頻通話。那次她看到弟弟在視頻電話裏哭了好久。

她自己也很難過,強忍着淚水安慰弟弟。

第二天起來,暴風發微信告訴她讓她別擔心,他會繼續努力的。

蕭靈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同樣跟弟弟說他還年輕,機會還很多,不要放棄。

蕭靈告訴小白暴風已經打了兩年多的。

這兩年多的時間,她能看出來也能從比賽的解說話語中聽出來自己弟弟狀態有起有伏,不過總體來說還是可以的。

同樣,這兩年多的時間,暴風都是跟她聯繫。也都是她把暴風的情況轉告給爸媽。

有時候她問過自己弟弟,爸媽每次都關注着你的比賽,爲什麼就是不跟爸媽打電話。雖然暴風每個月都會給她的微信上轉錢用作家用,從一開始的兩三千到現在的一萬多,不過爸媽在乎的最重要的並不是你給他們打多少錢(當然有些父母除外,話也不能太絕對了),而是你的近況比如身體健不健康啊、吃住習不習慣啊等等。

暴風告訴她他其實也想爸媽,但是倔脾氣就是還不過來,也可以說是邁不過心裏的那道坎。

蕭靈感覺特別無奈,只能告訴暴風:“那你看着辦吧!”

……

今天,當蕭靈在機場見到小白,瞭解到小白的事情,跟他聊了一會兒後,就想到了請求小白勸勸自己老弟的想法。

一方面是因爲小白將要去的俱樂部就是老弟現在效力的俱樂部,另一方面,也就是最主要原因,是小白現在也就16歲,跟弟弟還是同一個地方走出去的,而且跟弟弟兩年前去魔都的時候僅僅差一歲,可能他現在的想法跟兩年前的弟弟差不多,不過不同的是,人家是出發前父母支持的。

蕭靈希望小白去了俱樂部之後能好好的跟自己老弟交流交流,互相談談走這條路的想法,都是年輕人,也聊得來。

小白聽完蕭靈的整個講述。

嘴裏也說了一聲:“哎……”

他能想象出來暴風當時的心情,應該很自己一開始告訴父母而被父母懷疑的時候是一樣的。

不過這也不能怪父母。

父母肯定是希望子女好的,這點毋庸置疑,別人或許他不知道,但至少他爸媽跟暴風爸媽是這樣的!

不過暴風這脾氣確實沒法言說,兩年沒跟父母通過話,甚至蕭靈還跟他說暴風過年都是一個人在俱樂部待着的。

這未免也太倔了點。

想到父母機場時的提醒:【過年一定要回來】。

小白便答應了蕭靈的請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