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他則坐鎮御書房,下著諸多決策。


今夜,雖一切在掌握之中,但終究這麼大的事,稍微有所紕漏,造成的後果都是很大的。

「陛下,錦衣衛來報,司馬徒方面一切正常,隨行的百十人也都本分,沒有異動。」

「陛下,五王爺和八王爺已經開始調動府上招募的草莽了。」

「報,三省閣頻繁有不明人士出入。」

秦雲聽著下方報告,淡淡道:「很好,等他們行動再收網吧。」

「是!」

這時,豐老進來,輕輕在其耳邊道:「陛下,太妃要求見您,否則便不參加今日的除夕夜宴了。」

秦雲皺眉,這女人真是不知好歹!

「走吧。」

他站起來,思考後還是決定去一趟。

今天的場合很大!竇姬若不出場,或是鬧點幺蛾子,那些大臣會頗有微詞。

千福宮。

秦雲一腳邁入,所有宮女太監紛紛後退。

一道麗影撲來,是竇姬。

她臉色依舊有些蒼白,央求道:「陛下,求求你讓哀家再見老九一面吧!」

「哀家已經將所有知道的都告訴了您,已經對您構不成任何威脅,您還怕什麼?」

秦雲有些怒了。

一手抓住她,呵斥道:「朕何懼之有?!」

「朕不讓你見老九,那是因為老九現在就是一個瘋子,你知不知道他安排了刺客要在今夜殺你!」

聲音落地,空氣驟然凝固。

竇姬風韻猶存的臉蛋僵住,猛然搖頭:「不,不可能!」

「這孩子不會這麼做的,哀家一直都在幫他,對他的付出甚至比老五老八還要多,他不會這麼做的!」

秦雲嚴肅道:「不會?朕的錦衣衛昨夜就查到不對。」

「他暗中調動了江湖勢力,要暗殺你!」

「若你不信,晚上的宴會等著看吧。」

砰!

竇姬癱坐在地,清淚兩行,較弱的身子顯得更加無助。

竟是抱頭痛哭了起來。 自從撞到王一迪給林森跳舞之後,喬英子和黃芷陶兩個人風格大變,少女的矜持少了,閑著沒事就往林森家裡跑。

如此舉動,成功解救了宋倩和童文潔。

這兩人現在真是好的穿一條褲子,比之前的感情還要好,時不時的就一起出去逛個街,偶爾還會買一些限制級的衣服,由宋倩拿回來,之後不知不覺出現在林森的衣櫃中。

等她們來幫林森收拾家的時候穿上,花樣很多,過程很快樂。

「小森哥,快開門?」喬英子拉著黃芷陶又一次出現在林森家門口。

林森看著還在被窩裡的楊曉芸,感覺腦殼有點疼。

「趕緊穿衣服。」林森掛斷電話,拍了拍睡的正迷糊的楊曉芸,催促她趕緊起床。

「怎麼著,女朋友來查房了。」楊曉芸搞清楚怎麼回事之後,爬在林森懷裡,捂著嘴巴痴痴的笑著。

「還不是,不過會是。」林森瞪了她一眼,翻身下床。

「我就算穿上衣服,還不是會碰到。」楊曉芸嘟囔了一句,還是聽話的起身整理。

「這衣服都這樣了,你讓我怎麼穿嘛?」楊曉芸拿起一條破破爛爛的bra,嬌聲說道。

「先裹著應付一下,完了賠你十條。」林森隨意的擺了擺手,提起褲子先一步出了卧室。

客廳應該還有一些要收拾的。

造孽!造孽!造孽!

好不容易收拾利索,等到林森開門的時候,已經過了五分鐘了。

「小森哥,你怎麼這麼慢!」英子抱怨了一句,拉著黃芷陶就進了房間。

「這是誰呀?」客廳中楊曉芸正端莊的坐在沙發上,雙腿併攏,看起來像是畫中的仕女。

「哦,我不是寫了本小說么,她是出版社的編輯,找我來談一些事情。」林森將想好的借口說了出來。

「不是吧,這麼早就來了,還有你什麼時候寫的小說,我們怎麼不知道!」黃芷陶半信半疑的問道。

「早就寫了,一會讓你們看。你們自己玩會,我帶她去書房。」林森走到楊曉芸身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眼見林森一副要談正事的架勢,黃芷陶拉了拉還有問題的喬英子,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林森帶著楊曉芸進入書房,隨後自然而然的反鎖房門,這才深呼一口氣。

「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編輯了?」楊曉芸低笑著說了一句。

「不過都說我是編輯了,就說已經談完,直接讓我走得了唄,幹嘛還要進書房來?」

「你不懂,直接走更容易被懷疑。」

「再說了,這大清早的,火氣有點大。」林森端坐到書房的椅子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注視著恍然大悟的楊曉芸。

「火氣大嘛,我懂。」楊曉芸點了點頭,湊到了林森身邊。

接下來她開始在桌底翻東西,低頭抬頭低頭抬頭,找的不亦樂乎。

林森也將雙手探到桌底,幫著找了找。

這東西軟和有彈性,一隻手還不好抓。

兩人在書房談的一時興起,直接談了一個多小時,嘴都談腫了,最後一同認為,林森的小說應該是一個價值幾個億的項目。

英子和陶子在客廳坐的很煩躁,一想到林森在書房和一個女人獨處,她們就有些不開心。

好幾次都湊到書房門口,想要聽聽牆角。奈何房間隔音整的好,聽到聲音模模糊糊,連個整字都沒有。

殊不知,她們確實聽到了真相,實際情況就是沒有整字。

啊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

書房門終於開了,先一步出來的是楊曉芸,緊接著是林森。

「林先森,初步的合作意向就是這樣了。如果後續還有什麼需要的話,您一定要記得聯繫我。我一定隨叫隨到,為您送上最貼心的服務。」楊曉芸一邊和林森說著,一邊向門口走去。

「哈哈,楊大編輯可真會說話,尤其是這張嘴,實在是太巧了。」林森將楊曉芸送到門口,然後開門將她讓了出去。

最後在英子和陶子看不到的角度,楊曉芸再次送上香吻之後,飄然而去。

是的,走的很飄。

「小森哥,你們談事情咋還開著窗戶,也不嫌冷。」兩人已經去書房溜了一圈了,她總感覺有些不對勁,這可能就是所有女人都有的天賦,傳說中的直覺。

「當然要開窗戶,幾個億的項目,那不得冷靜點談,不然一個不小心,損失會很大的。」林森淡定的說道。

「幾個億,什麼小說呀,能掙幾個億。」兩人驚呀的看著林森,注意力被成功轉移。

「喏,就是這本書,現在成績還不錯,正準備實體出版,以後可能還要改編成影視什麼的。」林森將電腦打開,將小說界面給兩人調出來,哼著小曲洗澡去了。

兩個小丫頭片子,應付你們還不是跟玩一樣。

不過上一次王一迪過來被抓,這一次楊曉芸過來又被堵門,林森想了想,自己必須做點什麼了。

等今年高三學生結業,房子就不往出租了,最少得給自己留五套,周轉周轉。

也幸虧上次三個女孩走了之後,林森鎖門的時候直接長了心眼,反鎖之後有鑰匙也進不來,不然今天可就真的修羅場了。

等到林森洗澡出來,兩人看小說已經入迷了,畢竟是經過市場考驗的好書,征服兩個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還是很容易的。

陪著兩人在書房坐了會之後,林森起身去了廚房,給自己整了點早餐之後,舒心的吃了一頓。

早餐過後,英子接到宋倩的電話,說中午不回來吃飯。

林森只好開始了一天的保姆生涯。

同時在心裡暗戳戳的給宋倩記了一筆。

這事沒兩雙絲襪是過不去的。

夜深人靜的時候,林森將體內黑化過三次的傢伙門都喚了出來。

開起了總結大會。

對表現好的提出了獎賞,對表現差的,提出了批評。

尤其是大腦這個傢伙,更是重點教訓對象。

林森:「你可是個腦子呀!俗話說腦子是個好東西,怎麼到你這裡,就不是個東西了呢?」

「布置黑化任務的時候,整的一套一套的,現在黑化了三次了,左右手都知道努力,你看你都幹了什麼。」

「除了讓我記性好點,你還能再有點用處嗎?」

「你想想你還有多少兄弟姐妹跟不上你們的進度,甚至說一次都沒黑化過的,你就一點都不覺得羞恥。」

林森一開口,那叫一個唾沫橫飛。

「作為大腦,你難道不應該有更多的作用嗎?」

「給我好好想,從今天開始,全員追三,想不出注意來,我就把你給換了……。」

大腦:「…………。」

「把我換了,你還是你嗎?」

林森一時語塞,感覺情況已經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閉嘴,換了你怎麼就不是我了,我林森什麼時候用上半身思考過問題。」林森氣勢洶洶的說道。

大腦:「看來你對自己的認知很清楚。」

其它部位:「……我們就聽聽……不說。」

………………「四盟是由外來者組建的。我們找到組織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