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他自己,卻是給師尊的弟子打下手的。


「下次,要是單純比武力就好了。」

他嘆了一口氣,不再多想些什麼。

旋即,只見他走在前頭,憋了一口氣,用盡了吃奶的力氣,總算是抬著這丹爐,搬到了風鈴的面前。

「風師尊,丹爐搬來了……」

風鈴斜睨了他一眼,輕輕地點了點頭,從頭到尾,她都沒認真跟洪盛說過什麼。

洪盛見她這般無視自己,心中未免有些不爽,嘴角稍稍抽動。

葉子鋒笑著看了洪盛一眼,眸中的精光之色,漸漸凝聚起來,也不知道是在想著些什麼。

正在此時。

「蓬蓬!」

兩束幽藍深邃的爐火,霎時之間,在風鈴這邊的丹爐底下,熊熊燃起。

此火一出,就連之前被淘汰掉的陸安康和許大通,亦是微微色變。

「原來是靈級巔峰的火焰……平時看不出來,只是聽說在苦練丹道,沒想到今日一見,風鈴大人,果然厲害啊。」

「是啊,剛才你們注意到沒有,葉子鋒那邊,煉丹用的還是凡火,倒也不嫌丟人。」

葉婉月看不過眼,忍不住開口說了一句:「別說了,就算是凡火,利用的好,不也可以像剛才那樣,形成奇效的,煉丹的關鍵,還是在於人。」

「罷了罷了……」

在葉婉月的低喝,以及葉子鋒橫眉掃視了一眼那些議論之人之後,他們方才作罷,半晌過後,討個沒趣,自然是閉上了嘴巴。

片刻的時間,須臾即過。

「噢?風鈴,你只生著火,卻還不動手真的煉丹么?」

葉子鋒將目光投向了風鈴,淡然笑了一笑。

「你……」風鈴聞言之下,秀眉稍稍蹙了一下。

她生性小心謹慎,就算是放出了大話,她也想確保萬無一失,目睹葉子鋒煉出的丹藥方向以後,自己再動手煉丹。

可是,葉子鋒倒也沉得住氣。

「原來如此,你剛才說的厲害,說要當面羞辱我,和我面對面煉丹,話說的漂亮,其實也就是說,我如果想耍什麼陰謀詭計,都會落入到你的眼中去,不是么?」

葉子鋒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笑望向了風鈴的方向,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開口說道。

「呵呵,你葉子鋒理解起來,倒是挺快。」

風鈴愣了一下,微微笑了一聲:「不錯,是又怎麼樣,我高興,我樂意。反正限定的時間擺在那裡,還剩下不到半個時辰,我等得起,怎麼樣了?」

她煉丹的速度本就飛快,現在又有那麼多人從旁幫助她,給她打下手。

在她看來,想要比短時間裡快速煉丹,她未必弱於葉子鋒。

她停頓了片刻,繼續說道。

「再說了,畢竟,就你和葉婉月兩個人,論起數量,是比不過我這裡十一個精心培養的丹道弟子的,你必輸無疑……」

她風鈴將視線掃過洪浪的時候,目光微微一滯,皺起了眉頭:「噢說錯了,或許應該說,是十個精心培養的丹道弟子的。」

聽聞此言,洪浪嘴上不說,心裡卻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不是個滋味兒。

「覺得我們人少,就比不過你么,可是煉丹人員質量的因素,你怎麼不考慮進去?」

葉子鋒眼中帶笑,一邊說著,一邊將指尖升起的一團血色火焰,送入到了丹爐的底部去。

「起!」

凡品級別的血色火焰,落在其他人的眼裡。

除了不屑,還是不屑。

風鈴愣了稍許,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精彩起來。

「人員的質量?你倒是有臉說,單單就你們兩個而已……如果真的算起來,你的實力,也可以忽略不計。最終的現實是,只有葉婉月,單挑我們十一個人而已。」

葉婉月抿了抿嘴唇,沉吟了片刻,忍不住開口說道。

「夠了,我不說話你倒還當我文靜了是吧!」

她冷冷一笑:「誰跟你單挑了,我剛才還有點不信,現在我相信了,葉子鋒他的實力,或許超出你我的想象,興許可以與你一戰!」

她剛才回味了半天葉子鋒的話,直到此刻,方才醒了過來,決定信任葉子鋒。

「是啊,誰說跟你單挑了?」

葉子鋒重複了一句,嘴角泛起了一道難言的笑意。

「你要知道,戚子墨他,也是站在我這邊的。」

「什麼?」風鈴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眼前一亮。

是了,現在比試剩下的,不止風鈴和葉子鋒兩組,還有一組戚子墨!

於是,葉子鋒一邊笑著,一邊則是抬起星眸,打量向了戚子墨的方向。

只見他一副呆若木雞的表情,他的渾身上下,猶如被什麼東西固定住了似的。

那個做夢都想著和葉子鋒一較高下的少年,現如今,他和宿敵站在了同一戰場上比試煉丹。

然而,他卻被葉子鋒徹徹底底地給陰了一把,自己暫時,甚至渾然不覺,更是回應著葉子鋒的聲音,按著他催眠的指示,一步步地去行動。

「少主人,少主人!」

黑衣老奴望著戚子墨一動不動的樣子,心中焦急,卻也根本喚不醒他的少主人。

他只得無助地看向了墨老:「墨老,你說這個……」

而墨老此時的臉色,有些難看。

什麼催眠?什麼玩意兒?

他從小到大,這麼長的時間了,也經歷了不少事情,卻還沒碰到過有人在比試中被對方催眠了的。

「這個%一切照舊進行,催眠就催眠,雖然我同情戚子墨,不過,那是他自己愚蠢!」墨老停頓了片刻,低聲一嘆,給出了自己的回復。

「多謝墨老秉公處理。」

葉子鋒淡淡淺笑著,回頭認真地看了葉婉月一眼。

「聽說,你上次在學院煉製的丹藥,是一轉輪迴丹是吧?」

「不錯,怎麼了?」

葉子鋒淺笑一聲:「那麼……這次我們就煉製……二轉輪迴丹!」 聽到輪迴丹三個字,在場眾人,齊齊色變。

風鈴亦是大大地皺起了眉頭,心裡有些不敢置信。

「他……剛才說了什麼?」

「什麼輪迴丹,不會吧……」

「在這種地方煉製輪迴丹,真的沒問題么?」

要知道,就連葉子鋒自己,也是在煉製九轉輪迴丹的時候,因為丹爐的劇烈爆炸,從而穿越到這個武魂大陸的。

所以,輪迴丹的煉製難度,以及煉製出來的危險性,自然可想而知。

葉婉月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他:「葉子鋒,你是認真的嗎?」

「正是如此!」

葉子鋒的回答,斬釘截鐵,尤其堅定。

「可是……不但要煉製輪迴丹,還是二轉輪迴丹?就算我全力出手,也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葉子鋒淡然笑了一笑,手中的血色火焰,愈加發亮。

他掃過一眼之後,甄選片刻,一株株藥材,便紛紛被他拋入了丹爐之中。

「放心吧,又不是就你葉婉月一個人悶頭煉丹,有我在。而且,戚子墨也能幫上一點忙。現在開始,你就要按照我說的步驟,一步步去做。那麼獲勝的概率,就有了八成!」

「八成概率,只需要……聽你說的去做?」

葉婉月目瞪口呆地看著葉子鋒,嘴角禁不住抽搐了一下。

開什麼玩笑?

讓自己堂堂一個地品煉丹師,去聽葉子鋒指揮,簡直就是扯淡!而葉子鋒誇下的海口,更是讓她短時間裡,難以接受。

「你現在不相信我,可以理解。」

葉子鋒凝視著對方的眼睛:「我不奢求,不過,我說,你聽。你是地品煉丹師,你有自己的判斷,如果你覺得精妙可行,你便按照我說的去做,可以么?」

「這……」

葉婉月秀眉一蹙,頷首一笑:「好啊,那我便姑且聽聽,你葉子鋒,到底有什麼話要說?」

「丹行璇璣,珠墜氣海。二轉輪迴丹,比起一轉輪迴丹,多打開了一個生死通道。可活人肌膚,去除死皮,煥發新生……」

「這……你怎麼知道的這些……」

剛一開口,一連串的二轉輪迴丹的煉丹要領,只見葉子鋒口若懸河,擲地有聲的話語,便猶如驚雷一般,直接轟在了葉婉月的心頭。

一般的學子,誰會去了解輪迴丹的製作?就算是煉製輪迴丹,大部分人煉製一轉輪迴丹,就已經是極限了。

可是,葉子鋒現在,卻是那麼熟練的,直接說出了二轉輪迴丹的製作要領。

就彷彿,二轉輪迴丹,他不但曾經煉製過,更像是他煉著玩似的。

「愣著幹什麼,時間所剩不多,快點開始煉丹吧。」

葉子鋒見她吃驚的表情,神情肅穆,稍稍皺了一下眉頭。

畢竟,比起煉出好丹,最重要的是,要在時間截止之前,煉出丹藥來。

前者決定成績的高低,而後者決定的,則是有沒有成績這一回事。

「好,好!」葉婉月抿了一下嘴唇,深深地點了一下頭,她的心中雖然不安,卻又有一種難言的期待之情。

和在場其他人一樣,她並不了解葉子鋒。

正是這份神秘感,讓她不由得,想要去相信葉子鋒一回。

於是,她沉下心思,真的按照葉子鋒所說的,真的行動了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