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另一家小型購物網站則正好在天津,何乃軒也會順便去談談。


爲什麼何乃軒要親自跑過來,而不是對方去?其實,何乃軒只是不想再有多**煩,對方過來的話,到時候他還是要過來實地考察一下對方的團體以及公司。浪費的也是時間,何乃軒有許多事情要做,所以沒有時間浪費在這裏。

下飛機之後,是下午兩點,兩個人約定了下午六點見面,還是選定了船舶酒店,何乃軒到了酒店先休息了,讓自己的精神頭變足了一些。睡了三個小時,到了晚上五點的時候他才洗了把臉,換了衣服,並不是西裝,但也不是休閒裝。

何乃軒上身穿着一件淺白色的小西裝,下身是一條泛白的牛仔褲,腳上穿着一雙雪白色的運動鞋。

他現在的這個樣子,看起來十分的精明幹練,乾淨利落。

其實穿這樣是有何乃軒自己的講究的,本來他今天的會面算的上可以說是半正式商業商談,本應該是穿着西裝的。

如果何乃軒穿西裝那也是沒問題的,但是要注意一點,何乃軒才18歲,他的樣子年輕無比,他的年齡不適合穿西裝。如果穿西裝的話,有一種適得其反的感覺,很是彆扭的感覺,別人會不會笑掉大牙,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會不舒服,對方也會從心底嘲笑的。

那麼選擇休閒裝,也是不可以的,正式的會面選擇休閒裝,別人會怎麼想?有些人可能會不在意,但是有的多心的人就會覺得你不拿這件商談的事情當重要的事情,從心底厭惡你。甚至到了最後,生意可能被談黃,得不償失啊!

所以說,穿衣服在每個場合是很重要的事情,有可能一件衣服毀了一場原本已經定了的生意,也有可能相反。

何乃軒這樣的穿法,這個樣子對於這個並不是特別正式的場合很適合,如果今天定的是對方的公司,他穿這樣的衣服,心裏就有點底氣不足了。

提前半個小時何乃軒到了星巴克,這一次並不是他先到的,楊隆堯已經到了,楊隆堯定的位置是二樓一處靠近房後綠化帶的桌子。

擡頭一眼看出去,綠茫茫的一片,讓人看起來十分的愜意,不得不說這個位置十分的不錯。

何乃軒知道楊隆堯一定到了,因爲他是客,他也是掌握主動的人,他把握的時間點正合適,不遲不早,星巴克的美女服務員帶着何乃軒來到了楊隆堯的位置。

看到服務員帶人朝自己走來,楊隆堯也感覺到了是何乃軒,頓時站了起來微笑的看着走來的何乃軒。

兩個人頓時微笑的伸手握着手互相介紹着自己。

“何乃軒!”

“楊隆堯!”

兩個人互相介紹的時候,也在互相打量對方。

楊隆堯大約三十多歲左右,小平頭,下巴還留着青色的鬍子渣,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四射無限,加上這一身西裝,絕對的秒殺青春期小姑娘。

在楊隆堯的眼中,何乃軒則是一個青春男生,楊隆堯從電話裏聽的出何乃軒很年輕,可是怎麼想到這麼年輕。自古英雄出少年,難道英雄來了?

精明幹練,乾淨利落,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有活力,讓人看到一股好感頓時升起。

“來,請坐!”

與大佬閃婚以後 楊隆堯看起來也是那種大大方方的人,他招呼服務員上了兩杯咖啡,然後就開始說道:“沒想到你這麼年輕!”

何乃軒知道這是恭維的話,他呵呵一笑回道:“楊哥也是年輕啊,老弟很是羨慕楊哥身上這骨子勁,活力的很。”

“呵呵。”

兩個人相交很是愉快,楊隆堯沒有繞什麼彎子,幾乎是很快就將話題扯到了何乃軒這次來的事情上來。

不過談到正事,兩個人有些分歧,楊隆堯提出一年一百萬的廣告費,何乃軒直接笑着拒絕了。

一百萬?呵呵,楊隆堯也沒有生氣,再繼續談了一下,看到何乃軒還是沒有鬆口,將價錢提到了一百五十萬。

何乃軒還是笑着沒說話,將白糖加到自己的咖啡裏面,慢慢用勺子攪着然後抿了一口。

“那你覺得應該是多少?”

楊隆堯還是沒有什麼反應,點了一支香菸笑呵呵的詢問道。

何乃軒靠到沙發上,收起笑容,淡淡的說道:“五百萬!”

五百萬?

“是不是沒得談了?”

楊隆堯終於眉頭微微的皺起,有些不悅的說道,“獅子大開口?我們兩個人網站的站點差不多多少,這個價錢有些……呵呵!我們是互相合作,老弟。”

這句話就有些嘲諷了,何乃軒也不惱怒,他低頭不再看向楊隆堯,淡聲回答道:“楊老闆,坐地起價誰都會。就好比這杯咖啡,我們加了糖纔會有味道,不是那麼的哭,可是有些人就那麼喜歡苦?也喜歡讓別人苦,是讓人別人也不加糖?小弟不是第一次喝咖啡。”

楊隆堯沒有聽懂什麼意思,何乃軒嘴角咧起,自嘲的一笑說道:“我的網站站點確實不高,但是好像也不是一百萬二百萬拿下的,楊老闆是不是今天就只是來請我喝這杯咖啡的。對了,我雖然年齡小。但是,這杯咖啡我還是請的起的,喝完我去付賬。”

何乃軒已經有些惱怒了,剛剛進來的時候,嘴巴里喊的還是楊哥,現在就成了楊老闆,可見他的態度。

這個時候楊隆堯臉色微微紅了一下,不過瞬間恢復了正常,他也知道自己過了,如果楊隆堯剛開始報價二百萬,何乃軒並不會生氣。其實按照市場的價位,三百五十萬是正常價位,四百萬頂頭。五百萬沒有人願意付的,但是一百萬還有一百五十萬根本沒人說出來。

最底線就是二百萬,結果楊隆堯出了一個比底線還低的價錢一百萬,何乃軒以其人之道還至其身,直接說了一個超出上限四百萬的五百萬。

而且何乃軒剛剛說的咖啡那番話,就是在諷刺楊隆堯,他雖然年紀小,但是並不是什麼都不懂。咖啡加糖他懂的,就好比說底線一百萬他也知道。

楊隆堯知道自己做的有些過分了,他也是想壓壓價錢,可是誰知道何乃軒的態度讓他退縮了一下。

“三百二十萬!”

楊隆堯抽菸手中的香菸,在一旁的菸灰缸裏邊滅了香菸,又報出了一個價錢。

“四百萬一年,而且先簽一年的合同。”

何乃軒的話這次有些過分了,合同一般都是兩年至三年,她居然提出了先簽一年。而且還是四百萬的頂級合同,頓時楊隆堯臉色鐵青起來。

楊隆堯拿出手表看了看裝作自己很忙,他沒有說話,但他已經用行動提醒何乃軒了。

何乃軒沒有理會他,繼續喝着手中的咖啡,喝完最後一滴,他站起身子微笑的說道:“楊哥,晚上還約了朋友吃飯,先走一步,我們都好好想想,下次帶着誠意來合作。再見!”

說完,何乃軒就轉身離開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留下了發愣得楊隆堯。

出師不利?第一家公司,談崩了! 一代天皇巨星劉德華北京開唱 大秀精壯腹肌。

劉德華北京演唱會在北京豐臺體育中心舉行,何乃軒去看了,是田然帶他去的,兩個人吃過飯之後。田然告訴他今晚有劉德華北京演唱會,他有兩張票。

何乃軒當然選擇去了,要知道劉德華可是九零後心目中的一代偶像,田然就特別喜歡劉德華。

無論是劉德華的走紅歌曲《可不可以》還是經典不老神曲《忘情水》或者朗朗上口的《中國人》、《今天》等歌曲,何乃軒都很喜歡。

劉德華曾經還獲得吉尼斯世界紀錄中獲獎最多的**男歌手。何乃軒比較喜歡他的是,他創立了“劉德華慈善基金會”,兩千年的時候還被被評爲“世界十大傑出青年”。何乃軒還依稀記得劉德華獲得了三屆**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兩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作爲全港最高累積票房**男演員,**特別行政區榮譽勳章佩戴者,何乃軒對劉德華也很喜歡。

他們的位置在中間,整個演唱會容納了數萬人,四處都是打着“華仔”的巨幅照片,還有無數的熒光棒。

劉德華依舊延續前幾場演唱會的風格,勁歌熱舞烘熱現場的氣氛,真空穿馬甲的他激情揮舞這遒勁有力的胳膊,而與其共舞的美女舞伴更是忘情表演,露底大泄春光,令久經沙場的劉德華也不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觀看的衆人也是尖叫聲不斷,衆多色狼更是過足了眼癮。

“啊~”

“啊~華仔我愛你……”

“啊~”

劉德華wonderful world世界巡迴演唱會巡演第一站不是**,亞洲天王劉德華演唱歷經呼和浩特、南寧、寧波,上海、南京、常熟、崑山、哈爾濱、杭州、長春、天津、北京……十五個城市。何乃軒也算是有幸碰到一次,這是他第一次來一個明星的演唱會,劉德華是第一個!

看到周圍的人放開了,嘶聲尖叫,何乃軒還算有理智,只是揮手喊了幾句,確實得勁。

整個演唱會,何乃軒只認真的聽了一首歌,那就是《冰雨》。

我是在等待一個女孩

還是在等待沉淪苦海

一段情默默灌溉

沒有人去管花謝花開

無法肯定的愛

左右搖擺

只好把心酸往深心裏塞

我是在等待你的回來

難道只換回一句活該

一個人靜靜發呆

兩個人卻有不同無奈

好好的一份愛啊怎麼會慢慢變壞

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

暖暖的眼淚跟寒雨混成一塊

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蓋

你的影子無情在身邊徘徊

你就像一個劊子手把我出賣

我的心彷佛被剌刀狠狠地宰

懸崖上的愛

誰會願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誰會敢去採

還是願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最愛的女孩

這首歌,何乃軒從頭到尾跟着唱了下來,身旁的田然好奇的看了他數眼。

何乃軒特別喜歡劉德華的這首歌。《冰雨》是劉德華五部曲中的一部,該歌和孤星淚、男孩女孩、偷回憶的人、別說愛情苦組成一個完成的故事,是劉德華爲過去的愛情所創作的一首歌曲。

據說當時劉德華和初戀女友喻可欣已經分手,而冰雨所屬專輯《愛在刻骨銘心時》的五首歌曲的MV合成一個故事,是劉德華懷念舊情,向喻可欣表達心意。

苦情,深情,直白,歌詞中的故事和畫面趨於完整,沒有任何的凌亂的意象拼貼,在大衆之中傳唱度很高。

劉德華在演唱會說,所有的男生,還有他的兄弟都可以唱着首歌,擺一個poos,漂漂亮亮的唱這首歌,這首《冰雨》!這首歌是送給女孩子的歌曲。

有的歌曲是有意境的……對於自己的曾經的經歷,自己的故事都有描述。

……

何乃軒第二天坐上了通往天津的城際地鐵,見到了第二家小型購物網站的老闆,這個老闆倒是客客氣氣的,三百萬成交!如果不是何乃軒簽訂一年,有可能最後的價位會是三百五十萬。

確定了對方不是鐵皮公司。兩個人在公證處簽訂了合同,第一筆款子百分之七十,二百一十萬會在最近幾天到賬。剩下的九十萬年底才能打過來,這是協商的結果。

何乃軒簽訂了合同,在天津待了一天,就定了第二天中午的飛機,準備飛往湖南長沙。

不過,在當天晚上楊隆堯打來了電話,價位是三百七十萬!何乃軒告訴他可以出來談談。

兩個小時後,何乃軒和楊隆堯從飯店出來,兩個人笑容滿面,生意算是成了。三百三十萬,一年的合同。不過先期只付二百萬。

何乃軒拿到了四百萬左右的鉅款,這樣的話,東城南外環的地方,他便可以不費吹的建設完畢這兩個網吧。

再扔一百萬下去,何乃軒的圍堵分流政策開始徹底實施完畢,他的下一步計劃才能繼續實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