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在此時王修已經與那個囂張的男人對上,雙方你來我往已經交手數次。


藍語柔一臉擔心,但是並沒有出言勸阻。

眾人議論紛紛,想要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

「你們猜他會是誰?」

「管他是誰,沒看到王修跟他打著嗎?肯定是王修的情敵!」

「情況不對啊,如果是王修的情敵,藍語柔不應該是這個反應吧?」

……

此時藍凌雲也走了出來,與眾人一起圍觀王修和這個男人的對戰,不時點點頭。

吳剛也在一邊陪同,他自然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但是藍凌雲並沒有解釋的意思,所以吳剛也不好開口。

兩人的戰鬥已經十分激烈,氣浪不斷往四周擴散。男人下手毫不留情,王修也不會故作大方。

「小子,你就這點能耐?」

王修撇嘴道:「我能耐不大,但是對付你綽綽有餘,還有,等你打敗我再說大話也不遲!」

「星河鎮!」

「裂碑掌!」

兩人使出狂猛招式,轟然撞在一起。

「砰!」

地面寸寸裂開,兩人也被反震之力震得倒退幾步,緊接著又低吼一聲撞在一起。

眼看兩人沒有一方倒下不會罷休,藍語柔著急地跑到藍凌雲面前。

「爺爺,趕快讓哥哥停手吧,再這樣下去他們會受傷的!」

藍凌雲寵溺地拍了拍藍語柔的頭,笑道:「好好好,真是怕了你了,這小子哪裡好了,你能看上他。」

隨後藍凌雲深吸了一口氣,高喊道:「玉榮,停手吧,再不停手我這把老骨頭可要被你妹妹給拆散了。」

聽到藍凌雲的聲音,男人迅速停手退開。

藍語柔趕緊跑了過去,嗔道:「哥哥,你怎麼不由分說就要跟他打架?」

王修瞬間愣住了,哥哥?這男人是藍語柔哥哥?那不就是自己未來的大舅哥? 王修嘴角抽了抽,這可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自家人啊。

緊接著王修腦子有點不靈光,不自覺喊了一句,「大舅哥,咱們這是不打不相識啊,一場誤會。」

這個男人正是藍語柔的哥哥,藍玉榮。不過此時的藍玉榮根本不給王修面子。

「小子,誰是你大舅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哪一點配得上我們家語柔?」

套近乎被打臉,這對王修來說還是頭一次。

不過誰讓人家是未來大舅哥,打了左臉也得把右臉伸過去。

圍觀的人恍然大悟,原來這個男人就是藍語柔的哥哥,怪不得藍語柔兩邊都不幫,一個是自己的小對象,另外一個是自己哥哥,幫哪一邊似乎都不合適。

西門雪風卻是笑得前仰後合,指著王修喘不過氣來。

「老大……這下糗大了,居然跟自己大舅哥打架,這是有多倒霉?」

圍觀的人紛紛投來鄙視的目光,之前怎麼問西門雪風都不回答,原來他也不清楚。

看到兩人停手,圍觀的人也漸漸散去,人家的家事有什麼好摻和的,再說藍將軍還在這裡,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就比較尷尬了。

待眾人散去,藍凌雲玩味地看了王修一眼說道:「小子,你實力還行,竟然能跟玉榮戰個旗鼓相當,聽吳剛說你一天連續突破幾次,天賦也應該不錯。」

王修撓了撓頭,「伯父,剛剛只是一場誤會,那啥……」

聽到王修的稱呼,吳剛強忍著沒笑出來,藍玉榮和藍語柔兩人臉色古怪。

藍凌雲也是硬憋著笑,故作正經道:「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你稱我伯父,你難道想做語柔的叔叔?」

瞬間周圍爆發出一陣驚天的笑聲,西門雪風就差沒有捶胸頓足滿地打滾了。

王修滿頭黑線,敢情自己搞錯了,看他這麼年輕,還以為是藍語柔的爸爸,沒想到是爺爺。

「那個……藍爺爺……」

藍凌雲板著臉說道:「哼,你小子還真是……算了,今天我來也就是隨便看看,讓我們家語柔念念不忘的小子到底是什麼德性,沒想到你連人都能叫錯,真是令人失望啊……」

王修趕緊解釋道:「藍爺爺,您看起來那麼年輕,總不能讓我昧著良心喊爺爺吧?」

藍凌雲這才收起表情,笑道:「你小子要是在我手底下當兵,非得好好收拾一下你的脾氣。不過你和玉榮兩個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互相認識一下吧,以後你們還有不少機會接觸。」

然而藍玉榮不屑地撇了撇嘴,「爺爺,這小子很狂,手上功夫也不怎麼滴,認識還是免了,我不跟無名之輩交往。」

王修有些惱火,看你是大舅哥才讓著你,你還真以為小爺我怕你?

「要不再切磋切磋?看我不打得你滿地找牙!」

藍玉榮雙手抱臂,冷笑道:「怎麼?說你還不服氣,要是在軍隊里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乖乖給我服軟!」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王修扯了扯嘴角,「大話不要說得太滿,今天我非得讓你知道我真正的實力!」

眼看兩人又要杠上,藍語柔不滿地撇嘴道:「哥,你的脾氣怎麼也不知道改改,你以後怎麼找女朋友?」

藍玉榮臉色一紅,「小姑娘家家懂什麼?這小子脾氣也好不到哪裡去,怎麼就找到你了?」

藍玉榮求助地看了藍凌雲一眼,藍凌雲擺了擺手。

「行了,有什麼不服氣的到軍隊里再說,現在說什麼我都會當你們是在放屁!」

藍語柔跺了跺腳,「爺爺,你怎麼這樣?我不理你了!」

吳剛抹了一把汗,以藍凌雲的身份他都得小心伺候,偏偏王修不當回事,還嚷著要跟藍玉榮干架,要知道藍玉榮的級別比自己只高不低。

王修和藍玉榮兩人互相不服氣地看了一眼,冷哼一聲。

西門雪風趕緊把王修拉到一邊,小聲說道:「老大,你怎麼跟他杠起來了?你和大嫂的幸福說不定還要靠他呢。」

王修撇了撇嘴,「你當我閑著沒事要跟他杠上?沒看到這傢伙尾巴都翹上天了!今天要是服軟,你以為藍家老爺子會怎麼看我?孬種?慫包?」

西門雪風仔細一想還真是這麼回事,如果王修真的軟趴趴沒點脾氣,老爺子可能真把他看扁了,說不定直接否定了兩人的關係。

現在老爺子雖然沒有明確變態,但至少沒有把王修排除在外不是?

……

而在此時,慶功會還在繼續,淳于家主卻是把淳于意叫了過來。

「意兒,現在你應該知道藍語柔的身份背景了吧?你要做的就是把藍語柔給我哄到淳于家來!」

淳于意臉色一變,「爸,這怎麼行?我跟藍語柔又不熟,為什麼要跟她搞到一起?」

淳于家主眼中閃過一絲狡詐,「有了藍家這個大靠山,我們淳于家還會局限於江城這個小地方?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把藍語柔搞到手!」

淳于意深吸了一口氣,「爸,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藍語柔確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怕會露餡。」

淳于家主擺了擺手,「這個問題你不用考慮,感情都是慢慢培養的,當年我跟你媽不還是一樣,被你爺爺安排的一門親事,現在不還是一樣過得很好?」

淳于意眼中閃過一抹掙扎,「爸,您就別糊弄我了,您跟媽多久沒說話了?還想欺騙我?」

淳于家主狠狠地瞪了淳于意一眼,「你懂什麼?家族利益要高於你的個人利益,為了淳于家族長遠發展,你必須按照我說的去做!」

淳于意暗自咬牙,他並不喜歡藍語柔,甚至一點點的興趣都沒有,他也不想自己的人生被家族安排,更不想犧牲自己的一生幸福來成全所謂的家族利益。

依靠聯姻所能帶來的家族利益終究有限,也不會長久,只有靠自己的實力為家族爭取的利益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

「爸,我想要的東西我會自己爭取,但是我不想要的我勸您還是不要逼我!」 淳于家主一巴掌甩到淳于意臉上,滿臉怒氣。

「你不要忘了,從小到大是家族傾盡心血栽培你,所有的資源都放在你身上,不然你只是一個普通人,你以為沒有家族的支撐你會有現在的成就?」

淳于意的心沉到了底,父親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假如不是家族犧牲一切培養他,他也不可能取得如此成就。

淳于家主冷冷地看著淳于意,不帶一絲感情。

淳于意心裡很矛盾,一方面承受家族的恩惠,另一方面又不希望自己的人生一直被安排,他不想做一個什麼都要被利益束縛的人!

但最終淳于意還是低下了頭,沉聲說道:「爸,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淳于家主滿意地點了點頭,抬手拍了拍淳于意的肩膀。

「不是爸想這麼做,咱們淳于家的勢力還是太弱了,上下這麼多人要養活,所有人都指望你。」

莫少逼婚,新妻難招架 「如果你能拿下藍語柔,咱們淳于家揚眉吐氣指日可待,再也不用像現在這樣,整日里投機鑽營想法設法讓家族強大起來!」

淳于意內心滿是苦澀,這個時候他有些羨慕王修了,普通人家出身完全不用考慮那麼多。

但緊接著淳于家主嘴角又露出了一絲冷笑,沉聲說道:「光靠你自己努力還不行,還需要一些外力輔助才行。」

淳于意麵露疑惑,「爸,還要什麼輔助?」

淳于家主面無表情道:「王修和藍語柔的關係雖然不錯,但是還沒有公開男女朋友身份,所以都還是單身,你說像王修這種實力強大天賦出眾的男人被別的女人看上,傳出緋聞……」

淳于意自然不會有淳于家主這樣深的心機,但聽自己父親說出這樣的話,瞬間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這是要將王修搞成一個花花公子的負面形象,藍語柔會怎麼想?藍家人會怎麼想?用膝蓋想想也知道會造成怎樣惡劣的後果,至少王修與藍語柔的關係不可能像現在一樣。

「爸,如果被王修發現了怎麼辦?」

淳于家主面無表情道:「這個問題你不用考慮太多,有我在還輪不到你操心,你只管想辦法去追藍語柔。」

……

王修並不知道,淳于家主背地裡給自己挖了一個坑,但這坑既有陰謀也有陽謀,想要跨過去怕是沒那麼簡單。

而在此時,王修正冷眼看著藍玉榮。

「小子,你看夠了沒?想打架直說!」

王修撇了撇嘴道:「我又不是好戰分子,打架的事情等我到了軍隊,咱們有的是時間好好切磋。不過在這之前你不應該好好介紹一下自己?」

藍玉榮嘴角露出一絲嘲諷,「我的名號豈是你這種爬蟲有資格知道的?等你能打敗我的時候再說也不遲。」

吳剛一個頭兩個大,一邊是自己看重的人,一邊又是藍家的嫡孫,好像幫那邊都不太好。

不過藍凌雲對兩人針鋒相對的事情並不是很在意,年輕人就要有朝氣,有狼性。

慶功會總算結束,藍凌雲並沒有呆太久便是離開,藍玉榮和藍語柔自然也跟著離開。

臨行前藍語柔多次叮囑王修到了軍隊一定要保持低調,免得惹了麻煩。

西門雪風一臉壞笑湊到王修跟前,說道:「老大,別看了,人都走遠了。」

王修一巴掌拍在西門雪風頭上,「以後到了軍隊老實點,不然老大我也不一定能罩住你。」

西門雪風撇了撇嘴,「老大這話說的,好像我需要你罩著一樣,不過到了軍隊還真得靠你,不然我一個覺醒期的渣渣可能會被人欺負,老大你臉上也沒光彩不是?」

王修無奈地搖了搖頭,「老大我也是自身難保,你沒看到那傢伙有多囂張?到了軍隊你以為他會讓我好過?」

西門雪風一臉無所謂,「老大,他再怎麼樣也是大嫂他哥,不為你考慮也得為大嫂的幸福考慮一下,料想也不會太過分,你忍一忍就過去了。」

對此王修也毫無辦法,畢竟那可是自己未來的大舅哥,關係搞僵了以後不太好見面。

淳于家主和淳于意兩人並沒有在慶功會上逗留太久,很快便是離開,但走之前還是看了王修一眼,讓王修多少感覺有些奇怪。

西門雪風摸了摸下巴,說道:「老大,我怎麼感覺他們看你的眼神有點不對啊。」

王修冷笑道:「打了兒子老子能高興嗎?估計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給我找麻煩,三天以後就要進入軍隊,料想他們也不敢耍花樣。」

西門雪風卻是搖了搖頭,「老大,這可說不準,咱們加入軍隊淳于意也一樣要加入軍隊,那小子要是在軍隊里拉攏幾個人,然後給咱們找麻煩也會讓人頭疼。」

王修冷笑道:「找我麻煩的人下場如何你應該清楚,希望他不要做什麼過分的事情,不然我不會饒過他!」

一切按照計劃進行,淳于家主與淳于意兩人回去以後便是開始行動。對與淳于家族來說,找個無關緊要的女人易如反掌,就看王修會不會跳進坑裡。

考核結束后第二天,王修便是一直呆在雷霆武館,考核過程任凱雖然沒有親自到場,但是王修的表現他都從別處得到消息。

「王修,你在考核中表現很不錯,聽說你打敗半步尊者的淳于意,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王修撓了撓頭,「館主,當時僥倖突破,不然我的實力正面與淳于意硬碰還是很難獲勝的。」

說到突破任凱有事一陣感慨,自己修鍊了大半輩子也才剛剛到真武境八重,王修卻是兩個月內接連突破,從武者境到真武境九重,就像坐飛機一樣,速度簡直快到可怕。

「王修,你這突破速度跟坐飛機一樣快,你就不怕根基不穩難以駕馭?」

王修搖了搖頭,「館主,突破這幾次我好像沒有感覺自己無法駕馭實力,發揮還算正常。」

任凱無奈搖了搖頭,「算了,跟你比能氣死一堆人,三天後你就要去軍隊,家裡父母也該安排一下了。」 林九九的錦鯉日常 又聊了一會,王修便是起身告辭。

正如任凱所說,此去軍隊不知道多久能回家一趟,還是很父母好好聚聚。

此時父母還在帝豪酒店,考慮到西門雪風也會跟著自己一起去軍隊,不能老是麻煩西門家,所以王修還是決定送父母回自己家。

只要加入軍隊,誰要想再從王修父母身上打主意顯然會很困難,王修也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提心弔膽。

豪門寵婚:老婆,從了吧! 「爸,媽,三天後我就要加入軍隊,家裡以後就剩你們兩個,以後做什麼事都要多個心眼,免得被人欺騙利用。」

王中衍擺了擺手,「你小子還是管好自己吧,我和你媽那麼大年紀了,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都多。」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王中衍臉上的笑容一直未曾退下去。

王修的表現大大出乎二老的意料,本以為畢業考核王修能拿到畢業證書,然後再去外面找個體面一點的工作就行,沒想到王修還通過軍方招募考核。

只要王修在軍隊里表現突出一點,稍微努力一點,混出頭應該沒有問題。到時候王家很快便會被整個江城所知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