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姜紫煙看到這一幕後,微微一笑,輕輕撫摸了下背後的冰棺,就準備持劍繼續向百鬼殺去。


「姜師妹,速退!」

就當姜紫煙快要接觸到發狂的百鬼時,雲無奕猛的睜開雙眼,同時出聲提醒姜紫煙。

沒有絲毫遲疑,姜紫煙劍尖一點地面,使劍身彎曲反彈,利用這股力開始急速後退。

雲無奕站起身來,原本其周身暴動的真元被瞬間收進體內,一手掐訣,一手向上空虛抬,地上的長槍頓時拔地而起,懸浮在空中,槍尖綻放著白色的光芒,對著百鬼。

「聖龍槍!」

高昂的龍吟聲從長槍里傳出,一條白龍的虛影也瞬間浮現,包裹住了長槍,張牙舞爪的對著百鬼嘶吼。

「滅。」

雲無奕向百鬼的所在地一指,長槍上的白龍變得越發的真實,在空中翻騰了兩圈,呼嘯著向百鬼飛去,而雲無奕全身的真元也被一抽而空,整個人癱軟的滑向地面,幸好一旁的墨衡手快,趕緊將他扶住。

「昂!」

「快讓它躲開!」在白龍移動的一剎那,顧成御就向一旁的鬼厲大喊。

「來不及,太快了!」

轟!

鬼厲話音剛落,白龍就挾裹著長槍,散發著強烈而神聖的光芒,穿透了百鬼的身體,那條白龍在接觸了百鬼后,就鑽進其體內,在它的身體里不斷遊走,彷佛是在清除什麼東西,而那長槍則將其釘在了地下,砸出一個深坑。

這一次,百鬼沒有像先前受到攻擊時那樣瘋狂的大吼,它身上各個眼睛嘴巴開始緩緩閉合,體外的手腳也被收回,最後變成一個大肉球,砰的一聲炸成了碎片。

一個個冤魂出現在了百鬼陣中,看了一眼這片大地,消散在了空中。 血雨散落,把百鬼陣鋪染成了紅色。

陣內終於安靜了下來,沒有了怪物般的嘶吼,也沒有了冤魂厲鬼的嚎叫。

姜紫煙飛到了人群前,看著虛弱的雲無奕問道:「雲師兄,沒事吧?」

雲無奕搖了搖頭,面色蒼白,沒有說話。

沒有了百鬼的威脅,姜紫煙想了想,當即吩咐道:「所有人,退回天元陣中,等待救援!」

陣外,顧城御見一行人緩緩退回了天元陣,面色陰沉無比,轉頭的向鬼厲問道:「這就是你的傑作?」

「哼,你別跟我陰陽怪氣的。那小子的戰法克制了百鬼,別告訴我你看不出來!」鬼厲此時也有點惱怒,百鬼一死,陣里再無可以威脅到天元宗等人的存在了。

顧城御沉默了一會兒,抬頭看了下時辰,說道:「撤去百鬼陣吧,不能再拖了。」

鬼厲想了想,一咬牙,說道:「好!優先斬殺那老頭和小娘們,搶了冰棺和那小子,戰利品平分!

說完,鬼厲手中法訣飛快變化,隨後猛的按在百鬼陣的陣壁上。

「百鬼陣,解!」

幾息后,百鬼陣開始變得虛幻,最後消散於天地間,顧城御和鬼厲二人當即騰空而起,向裡面的天元陣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不一會,整個天元陣就變得搖搖欲墜,有些地方甚至破開了許多小洞。

「迎敵!」

此時天元陣內,雲無奕正在眾人的保護下打坐恢復,姜紫煙的狀態也不是很好,只有屈越等人尚能戰鬥,與所剩不多的戰獸向幾處缺口涌去。

「一群畜生,也想逆天!」

見幾隻弱小的戰獸將自己好不容易打破的小洞堵住,顧城御心中惱怒,隨後一隻手在另一隻的手臂上點了兩下,那隻手臂頓時變得粗大無比,其上的真元力都快溢出來了。

單手握拳,高高揚起后,顧城御狠狠的砸在了天元陣的陣壁上。

「龍力拳!」

一聲石破天驚的巨響后,以顧城御的拳頭為點,密密麻麻的蜘蛛網迅速向四面八方擴張,隨後在天元宗眾人絕望的眼神下,天元陣崩塌了。

「怎麼可能一擊就打破了我們的天元陣!」屈越有點不相信的說道。

「這天元陣是你們幾人以築基期的修為構建的,而這人是結丹期的高手。準備作戰吧,我拖住這個人,你們去阻擊那個老鬼。」

姜紫煙說話間,鬼厲也從另一個方向緩緩走來,周身散發著令人不安的邪氣。

屈越等人點點頭,一窩蜂的向鬼厲圍去,而姜紫煙也轉身面向顧成御,神色凝重。

「小姑娘,交出你背後的冰棺,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見姜紫煙居然孤身面對自己,顧成御多說了兩句。

「廢話少說,出招吧。」將劍橫於胸口,姜紫煙冷淡的說道。

見狀,顧成御搖了搖頭,活動了一下剛才用力過猛的右臂,隨後雙腿猛的向後一蹬,整個人像顆炮彈一樣飛向姜紫煙。

「水沼牆!」

將劍負於手后,姜紫煙單手掐訣,在前方立起一面牆,其上黃泥翻動,還有水泡時時冒出,看起來黏性十足。

「雕蟲小技,火龍訣!」

嘴角露出一抹嘲笑,顧成御從口中吐出一條細長的火龍,直接將前方的泥牆燒的堅硬,隨後以剛猛之勢直接將其撞碎。

塵埃散盡,看著眼前空無一人,顧成御心生警惕,急步向後退去,可僅僅退了三丈,就發現自己已經被一個陣法籠罩了。

「八九玄陣,開!」

不遠處,姜紫煙緩緩浮出地面,那片區域頓時被籠罩在一片濃霧中。

「咳咳,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吧。」

乾咳了幾聲,姜紫煙正準備起身支援另一處戰場,突然聽到一聲慘叫。

急忙看去,只見鬼厲現在身邊已經多了很多戰獸的屍體,此時的他正單手抓住一位天元宗弟子的頭顱,將他提在半空,詭異的真元不斷湧出,而那位弟子的七竅正在淌著黑血。

「師弟!」

一旁早已倒在地上的屈越想站起來阻止鬼厲,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

數息后,那位弟子被鬼厲吸成了一具乾屍,隨意的扔在地上。

「可惡!」

姜紫煙的眼中冒著火焰,艱難的向鬼厲走去,可惜沒走幾步,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巨響。

「哼,這等程度的陣法,也想困住我?」顧成御渾身冒著藍色的火焰,從八九玄陣中踏出,神情充滿了不屑。

雲無奕感覺到了外界的變化,立即停止了打坐,可剛站起來,面色頓時一陣潮紅,一口鮮血噴出后,氣息也萎靡了下去。

「哈哈哈,束手就擒吧!」見對方僅剩的幾個戰鬥力紛紛受挫,顧城御也逐漸放鬆下來,頗為豪氣的喊道。

轟!

遠方的天邊,突然炸起一朵蘑菇雲,隨後就是一連串驚天動地的法訣爆炸聲。

一息后,一個狼狽的身影從那個方向急速飛來,途中還在不斷的喋血,灑落長空。

「快走!那頭墨玉獅王來了!」

那位不知名的修士在盆地上空根本沒有停留,只丟下了一句話便頭也不回的向遠方飛去。

鬼厲聞言,沒有絲毫猶豫的騰空而起,急速向那個方向遠遁。

「怎麼,還不逃嗎?」姜紫煙看著面色不斷變化的顧城御,出口嘲諷道。

「何方宵小,敢在我天元宗內鬧事!」

看著遠方的黑點不斷變大,連那獅吼聲都變得清晰,顧城御不甘心的嘆了口氣,但目光立馬又變得凌厲無比。

「凌風拳!」

運轉真元向姜紫煙使出一個戰法后,顧城御也不看結果,向鬼厲二人追去。

「姜師姐!快躲開!」

「快用背上的冰棺擋住!」

蕭靈玉和屈越的聲音一前一後的傳來,而姜紫煙卻怔怔的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不是她不想躲,而是實在沒有力氣再動了,這次的戰鬥持續的太久,也太艱難了。

至於用楚傲天的冰棺防禦,姜紫煙根本沒想過。

就在眾人以為又要失去一位同門時,一陣風突然將姜紫煙捲起,拖到了半空中,躲過了顧城御的倉促一擊。

「多謝獅王相救。」落地后,姜紫煙看著眼前的墨玉獅王一拜。

「大王!」鋼背蒼熊等倖存下來的戰獸看到自家獸王到來,也是激動的留下了熱淚。

「都免了!事情我知道了,這次還要多謝你們。」

看到盆地里的戰獸還沒有全軍覆沒,墨玉獅王憤怒的心情也是緩和了些,不過想到這段時間鬼厲等人的所作所為,又變的怒不可遏。

「獅王,現在有何打算?」雲無奕也走過來請教道。

「殺我宗門弟子,害我御下戰獸,意圖對我天元宗不軌,當誅!」墨玉獅王的兩個腦袋同時發出怒吼,聲若滾雷,甚至震碎了天上的雲朵。

「遵命!」

姜紫煙等人紛紛領命后,雲無奕轉身對屈越說道:「屈師弟,你傷勢嚴重,不宜再戰,速回宗門稟報!」

屈越張了張嘴,正想反駁,可看到雲無奕的目光以及自己身上的傷口,哽咽道:「師兄放心!我一定將這裡的情況如數告知宗門!」

雲無奕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默默的站到了墨玉獅王身邊。

「我們也去!」這時,墨衡與蕭靈玉上前說道。

「不行,你們修為太低了!」姜紫煙見狀,毫不留情的拒絕了兩人。

「我要為傲天報仇,還有三個幫凶沒死呢!」蕭靈玉咬著銀牙說道。

「還有我和他。」墨衡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背上的林陽說道。

姜紫煙本想再拒絕,卻被墨玉獅王打斷:「好了!不愧是我天元宗弟子,有氣魄!全部上來吧!」

墨玉獅王蹲下自己龐大的身軀,示意眾人到它背上去,雲無奕等人連忙作揖,直說不敢不敬,推脫再三后,自知時間不等人,跳了上去。

待所有參與追擊的人都就緒后,墨玉獅王騰空而起,運轉真元向整片區域吼道:「這位屈小兄弟,務必將其送到天元宗!所有築基期巔峰的戰獸,隨本王出擊!目標天元宗南部,追!」

說罷,墨玉獅王一個俯衝,向幾人逃跑的方向疾馳而去,帶起了陣陣狂風。

三息后,這片大草原各個角落都有戰獸響應,有的飛禽升空,追隨墨玉獅王而去,有的直接在地上狂奔,揚起一大片塵土。

屈越僅僅等了半炷香,就有一隻渾身青色的大鳥來到他身邊,低下身子讓他坐上去后,風馳電掣的向天元宗方向掠去。

變臣 ……

黃昏的天元宗格外的祥和,有的弟子坐在孤峰上打坐,有的則在草坪上舞劍,還有的女弟子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討論著一些修鍊以外的事。

可是,一人一獸打破了這片祥和,屈越甚至都沒有稟報山門,直接硬闖進了宗門內,沒有理會身後守門弟子的追殺,強撐著受傷的身體大喊道:「急報!戰獸平原有外敵入侵!戰獸損傷慘重,外門弟子張孝忠、周封、楚傲天戰死,外門弟子林陽重傷不醒,墨玉獅王已帶領內門弟子云無奕、姜紫煙等人,追擊敵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