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就在這時,安伯突然輕聲開口,語氣之中蘊藏着無與倫比的震驚!


“你父親,是林德貴?”

林昊擡頭看了一眼安伯,輕輕點了點頭。

安伯深深吸了口氣,目光中蘊藏着濃濃的震撼之色,似乎是喃喃自語一般,輕聲說道:“那你母親……就是林芷萱?!”

聽到這個名字,林淺雪猛地擡起頭來,滿臉驚訝的看向了林昊。

林昊再次點頭。

頓時,林淺雪和安伯兩人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旁的秦鍾靈目光茫然的看着他們三人,不知道林淺雪兩人爲什麼會這麼大反應。

難道他們認識林昊的母親林芷萱?

林淺雪和安伯對視了一眼,林淺雪輕聲開口,喃喃道:“那你就是我的……哥哥?”

秦鍾靈更加茫然了。

林淺雪一直叫林昊爲林昊哥哥,所以秦鍾靈也沒有第一時間意識到林淺雪這一聲哥哥意味着什麼。

可林昊卻心知肚明,輕輕點頭。

“若按血緣關係,我的確是你哥哥,不過關係比較遠了,你是林戰老爺子的孫女吧?”

林淺雪乖巧的點了點頭,看向林昊的目光,更多了幾分親近。

秦鍾靈還是沒聽明白。

可林昊卻輕笑了一聲,淡淡的開口解釋道:“我母親,其實也算是魔都林家人,不過血緣關係比較遠,林戰老爺子和我姥爺,其實是隔了兩代血緣的表兄弟,論起來,我和林淺雪,其實是出了五服的兄妹!”

秦鍾靈這才瞭然。

而此刻的林淺雪,也突然興奮了起來,雀躍的看着林昊:“林昊哥哥,我爺爺當年還曾經找過你呢,說你是林山爺爺唯一的血脈了,只可惜沒人知道你的下落,甚至沒人知道你的名字,只知道你當年是叫林青雲,卻不知你改了名字,所以找了你十幾年,也沒有找到……”

林昊目光中,也閃過了一抹溫和的意味。

他和魔都林家,雖然血緣關係已經淡薄到了一定程度,甚至就連遠親都未必能算得上,可林戰老爺子的態度,還是讓林昊感受到了一絲溫情。

不過林昊並沒有想要扯上魔都林家這層關係的意思。

他只是笑了笑,淡淡的說道:“我母親的仇,這二十年來我從未敢忘!既然今天已經和杜家開戰了,那麼接下來,當初那些家族,那些勢力,那些人……我都會一個個的清算過去!” 聽到林昊這斬釘截鐵的一句話,林淺雪和安伯兩人對視了一眼,都沉默了下來。

雖然對於當年的事情,他們兩人知道的也不多,可是他們卻能知道,林昊若是想要報仇,那麼他要面對的勢力,有多麼錯綜複雜!

當年的東南林家,甚至能夠和現在的魔都林家分庭抗禮的存在!

東南七省,林家在林芷萱接手之後,短短數年間,便已經青雲直上,所向披靡!

巔峯時期,綜合實力甚至不比現在的魔都林家要弱!

而能夠擊敗當初的東南林家,也證明了當初出手的各方勢力,綜合實力有多麼強大!

杜家,甚至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員而已!

若是魔都林家也在東南七省範圍內,恐怕也難逃這些勢力的圍剿!

如此想來,林昊想要殺出重圍,報此大仇,到底有多難!

一時間,林淺雪和安伯兩人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是該全力支持林昊?還是不要牽扯魔都林家,作壁上觀?

兩人心中都有些猶豫。

不過林昊卻只是微微一笑。

看着下方的拍賣已經接近尾聲,即將散場了,林昊緩緩起身,淡淡的笑道:“我林昊的仇,我自己來報,不會假手於人!魔都林家,最好還是不要牽扯其中,畢竟……魔都林家已經是我母親,除了我之外,留在這世上唯一的一絲牽掛了!”

林淺雪擡起頭,怔怔的看着緩緩轉身離去的林昊的背影,張了張口,卻沒有說出話來。

其實她很想幫幫林昊,可是林淺雪知道,她只是魔都林家的大小姐,她不是林戰老爺子。

所以她沒有資格,也不能替魔都林家表態,更不能隨意的牽扯進這件事情中去!

可是就在林昊和秦鍾靈兩人走到了門口的剎那,林淺雪突然起身。

“林昊哥哥,魔都林家沒辦法插手,不過我會幫你的!”

林昊腳步一頓,輕聲笑道:“你還是儘快回魔都吧,等我忙完了這件事,會去魔都看你的。”

說完,林昊便走出了房門。

看着林昊消失的背影,林淺雪輕輕的捏了捏粉拳,有些不甘心的說道:“小看我!等我找到機會,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一旁的安伯無奈的苦笑,不過卻沒有反駁林淺雪的意思。

因爲一直跟着林淺雪的安伯知道,哪怕沒有魔都林家,林淺雪也絕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小覷的!

和當年驚豔華夏的林芷萱比起來,林淺雪或許還有不小的差距,可這位大小姐那近乎於與生俱來的商業天賦,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比得上的!

林昊並沒有直接下到一層的拍賣大廳,而是直接從拍賣場的後門離開了。

林昊離開時,王海龍追了上來,恭恭敬敬的將林昊送走,再三表示,只要林昊開口,雲端拍賣場會動用東南省範圍內的一切資源,傾力相助!

對於雲端拍賣場的這份善意,林昊感念於心,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

他連魔都林家都不想牽扯進來,何況是雲端拍賣場?

這場爭鬥,現在看起來似乎只是針對杜家,可是林昊知道,哪有這麼簡單?

這東南七省,單單只是林昊調查出來的,以及他記憶中的各方勢力,便足有不下數十家之多!

杜家,只是其中一員而已!

就只是這東南省,便有近十家之多!

而當初滅掉了東南林家,這些參與者也都吃的滿嘴流油,二十年過後,當初那些傢伙,要麼已經家破人亡,要麼,便是實力雄厚!

杜家在其中,也不過只是中等實力!

別的不說,這東南省周家,其實便是當初一員!

只不過,當年周家並沒有參與最後階段對林芷萱的追殺,只是在商業方面出了力。

可這也是仇!

也正因此,林昊當初纔會主動去找周宇山的麻煩,絕不僅僅只是因爲秦鍾靈!

從林昊回到泉州,接受了那個任務,不再是西南軍中一員的那一天開始,林昊就一直在等待這場戰爭的降臨!

而今天,便是這場戰爭的第一聲號角!

林昊踏出拍賣場,仰頭看天,目光冰寒。

杜家,周家……

我來了!

東南省,東海省……

這南方七省,我來了!

你們,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林昊深深地吸了口氣,邁開腳步,帶着身旁的秦鍾靈,走入夜色之中,回到了泉州市。

從今天開始,寰宇集團便是林昊手中的一把利刃,他要撕碎這東南七省的格局,他要讓東南林家之名,再次響徹華夏!

東洲慈善拍賣會上發生的事情,短短不到三天,便已經幾乎傳遍了整個東南省!

各方勢力幾乎都已經聽說了這件事。

而杜家的動作也很快。

既然已經開戰了,杜家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三天時間當中,杜家已經做出了一系列的舉動。

其中最主要的,便是杜海樓親自登門,面見了周家家主周宏。

杜家和周家,正式結盟!

若是隻有寰宇集團,恐怕杜家和周家都不會太過放在心上,可現在,誰也搞不清雲端拍賣場和魔都林家會對寰宇集團起到多大的幫助!

萬一這兩方勢力真的傾盡全力,恐怕杜家和周家任何一家,都沒辦法單獨對付寰宇集團了!

所以這兩隻老狐狸幾乎是一拍即合。

周家和杜家在整個東南省的各個城市都有生意,包括泉州在內!

之前周宇山在泉州屢次受挫,不過這一次,周宏親自動手了!

當然,他沒有直接出面,而是聯合杜家,親自出面,調動了兩大家族在泉州以及周邊的一切人脈,資源,展開了對寰宇集團的圍追堵截!

僅僅只是一夜之間,寰宇集團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寰宇集團主營的三大支柱產業,都紛紛受到了一定的衝擊。

房地產行業,正在開發的主要目標就是高新尚城項目,不過最近這幾天,商業局等各大相關部門,都紛紛以各種名目來調查,雖然沒有對項目造成實際的影響,但是也能讓人感受到壓力。

還有酒店娛樂行業,也在受到各種干擾,幾乎每天都有警備局到寰宇名下的各大酒店進行突擊檢查。

而受到影響最大的,其實還是電子科技產業! 許陽微微一嘆,他剛剛威脅要將金嚴喂野獸,只是為了得到情報而發出的威脅罷了,倒也不會當真褻瀆死者屍體。

隨手一掌,火極玄力湧出,頓時將金嚴的屍身化為焦炭,緊接著許陽大袖一揮,金嚴的骨灰四散飄落。

「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偽造信箋的人,就是你們三人中的一個。現在你已經死了,就剩下兩個目標。」

許陽默默思忖著,大踏步向青丘更深處走去。

「金嚴一死,曹名沖和柳明傑兩人,肯定心驚膽戰,他們會意識到……我擁有正面擊殺他們的力量,很有可能會龜縮在青丘城不出。礙於青丘法令,我很難找到機會擊殺他們。」

許陽皺起了眉頭,隨即又舒展開來。

「不對……這次他們三人花了這麼大的心思,一定是想置我於死地,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恐怕他們三人還會聯絡其家族勢力。我要面對的,並不止他們三人,還有他們請來的家族高手。」

不論是東萊金家還是柳氏,或者是大梁曹氏,玄君強者都是老祖級的人物,坐鎮家族,輕易不會出手,那麼,出動玄宗的可能姓最大。

許陽漸漸理出了一個頭緒。

「也就是說,剩餘兩人,不會一直窩在青丘城,他們肯定會和玄宗高手,一起搜尋我的蹤跡!」

「那麼,就要看看,誰能笑到最後了。」許陽加快腳步。

以許陽現在的實力,加上「黑曜戰甲」,可以抗衡普通的玄宗初期,但也僅僅是抗衡罷了,除非對方實力太差,否則很難斬殺。

在海雲外院,許陽和楊澤楷的戰鬥中大佔上風,一是因為楊澤楷實力較弱,二是由於他沒有施展玄宗大勢壓制。當然,樂婷雲在旁掠陣,給了楊澤楷很大的心理壓力,這是最重要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