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李三漢就沒有那麼幸運,被紫極渾天炎籠罩,瞬間渾身紫火,不到三秒鐘就倒在了地上。


「你到底是誰?」

銀牌惡使顫抖著說道。

一半雷電,一半紫火,林寶寶緩緩轉過身,猶如從地獄歸來一半!

「寶寶我乃是雷神。」

「向神挑戰,是愚蠢的!」



「跑!快跑啊!」

「我們不是他的對手,他太強了!」

不少惡人寨武者,丟下武器,瘋狂地向身後逃去。

銀牌惡徒一咬牙,也丟下長劍,狂掠而去。

「這麼快就走嗎?」

「我可還沒玩夠呢~~~」

恰逢此時,清溪酒庄的大門忽然關閉,所有人都懵了,怎麼會這樣?

是誰關了大門?

這是想要逼死他們嗎? 生命是拔河,生命的尾巴是氣力衰竭的最後一場拔河。

從甄選隊友,策劃隊形,再到協商手腳並用。可謂細無巨細,煞費心機。

一聲哨響,兩方人馬蓄力而發。刻意壓低的身骨,整齊的重心後仰,蹙眉、眯眼、咬牙、縮頸,他們正全情投入與死神的角逐。

「一~二~拉!」的號子聲早已被圍觀者的加油浪潮淹沒。只得見那一方紅色的決裁布忽左忽右的掃蕩。那死攀麻花繩的鷹爪泛著白澄澄的光,配上猙獰的面孔,辨不清誰是人?誰又是鬼?

居中而立,旁觀這如火如荼的較量,雖說置身事外,卻不由得撓頭騷耳。一個側目,焦灼的何止我一人。裁判含著口哨欲吹不吹的模樣,滑稽憋屈。心念一滯,目光反轉。訝然劣勢一方閉眼卯勁的猙獰,心口一滯,獨自在心底咆哮著「鬆手吧,何苦呢?就鬆開算了」……腫脹的眼懦弱的心,竟悲憐的希望他們就此認命。不做垂死的掙扎,就不會附加額外的傷痕。

就像一個形同槁木的軀殼兒,死期已定,何苦百幻千戀。

一個串想被嘩然的驚呼喚回三魂,卻已是人仰馬翻匍匐一地。

那一刻,摔碎了一地的期許,碾碎了口是心非的殘存希翼。麻麻木木的繼續裝作路人甲乙丙丁。

回想,放棄,棄放。他們是對的。 「想不到,你竟然成功了。」清脆的聲音傳來。

林寶寶向上望去,只見清溪酒庄的大門之上,佇立著一道黑色身影,黑裙,黑髮,黑劍,美麗如畫。

「小蘿莉,你怎麼來了?」林寶寶驚呼著。

……

而天荒城的另一邊,一塊巨石轟然破碎,巨石前的少年,身上流轉灰色陰暗的氣息,緩緩收回手掌。

周遭,一道道血紅之力,像是靈魂和鮮血,被他盡數吸入體內。

「恭喜少爺,實力再進一步!」

那破碎的石頭,名為玄鋼岩,是一種極其堅硬的岩石,如此巨石,陳成全是一拳轟爆,可見陳成的實力之強。

「三叔,你我二人,便不要如此了。」陳成緩緩轉身,看向不遠處的陳天涯。

「可惜了,若是昨日等到嶼秋的《魔天血魂功》的第二部分得到,再過幾個月,我便有衝擊大武師的資格!」

陳成傲然地說道。

陳天涯搖搖頭,道:「這也不怪少爺,誰能想到,霸劍五兄弟居然連個祝媚兒都殺不掉。」

提起祝媚兒,陳成的眼神更是森冷起來。

「嗖!」

此時,一道黑影從院子里閃過,那人一頭叩倒在陳成的腳下,急忙說道:「陳公子,清溪酒庄出事了!」

「嘭!」

陳成身上靈氣迸發:「清溪酒庄?」

要知道,惡人寨的部署中,清溪酒庄可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它可萬萬不可出差錯。

「是誰做的?」陳成森然問道。

「一個自稱是雷神的小孩,一個身穿黑裙,使用黑劍的少女。」

「祝媚兒!」陳成一瞪眼:「我正要找你,沒想到,你主動送上門來!」

……

解決了殘兵剩將,林寶寶送走少女,走在祝媚兒的身邊:「這清溪酒庄的首領,也太不經打了,好歹讓我見一面,寶寶都沒見到,就讓你給宰了~~~」

「你不是他的對手。」祝媚兒平靜地道。

「小蘿莉,你這麼看不起人的嗎?」林寶寶憤憤地道。

「我比你強,可以看不起你。」祝媚兒看了林寶寶一眼,道。

「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超過你的!到時候,我看你還敢不敢和我這樣!」林寶寶咬牙切齒。

「然而你還不是小姐的對手。」祝媚兒道。

「好你個死蘿莉……」林寶寶看著祝媚兒,心裡暗道:還挺可愛的。

「喂,你沒受傷吧。」祝媚兒問道。

林寶寶一聽,思索了下,一頭跌倒在地:「啊,啊,啊,我的胸口……」

「喂!你怎麼了?」祝媚兒美眸一閃,顯然被嚇了一跳。

「我……我中了那銀牌惡使的毒針,我……我好像不行了……」林寶寶倒在地上,抱著祝媚兒的大腿。

「你……」祝媚兒看著林寶寶。

他真的受傷了?

想到林寶寶只有四星武師的實力,面對那麼多敵人!

祝媚兒緩緩蹲了下來:「給我看看,哪裡受傷了!」

「這裡。」

林寶寶拉起祝媚兒的小手,放在心口處,立即,溫暖而細膩的觸感,從林寶寶的胸前劃過。

林寶寶閉上眼睛,竟是開始享受起來。

「沒有傷口啊。」祝媚兒柳眉微皺,仔細地摸著林寶寶每一塊皮膚。

「可能是內傷,總之我很疼!」林寶寶啟開眸子,目光楚楚,與祝媚兒對視。

內傷?

祝媚兒皺著眉頭。

「轉過來!」祝媚兒道。

林寶寶聞言,聽話的轉過身,趴在祝媚兒的大腿上:「下面,再下面……」

祝媚兒的小手,從林寶寶的脖子,輕輕下移,一直落在的那對小屁股上。

好舒服……

「哪裡有傷口?」祝媚兒詢問道。

「那個……可能是我當時看錯了,那根銀針沒有打在我身上!」林寶寶沒騷沒噪地說道,對上了祝媚兒那對眸子:「這樣一看的話,我應該沒受傷……謝謝小蘿莉關心……」

祝媚兒眼神凝固,當她反應過來,林寶寶在占她便宜的時候,眸子一冷:「死流氓!」

素白小手在某人的屁股上使勁一擰!

「哎呀我去……他喵的,要命啊!」林寶寶慘叫起來。

「死蘿莉,你怎麼不把我掐死?」林寶寶起身,嗔怪了一句。

「小姐不讓。」祝媚兒道。

林寶寶咬咬牙,可惡,實在太可惡了!

居然掐人家屁股,而且還那麼用力!

「好疼啊!」林寶寶揉揉後面。

「豬妹兒,我們現在幹什麼去?」林寶寶望著身後就緊閉的大門,向祝媚兒道。

「我已通知過小姐,城主府的人天亮前就會搜索這一片區域,那些逃走的惡人,走不了多遠。」

「我們去裡面看看,他們有沒有留下什麼東西。」祝媚兒道。

收集戰利品嗎?

好主意!

林寶寶表示贊成。

一路上,二人也沒再說什麼話,只是到清溪酒庄比較雄偉的建築了找了找。

不過,除了一些一品丹藥之外,二人也沒再找到過其他東西。

「惡人寨,好歹也是遍布整個凱恩帝國的勢力,怎麼這幅酸窮樣?」林寶寶生無可戀。

就當二人準備回去的時候。

林寶寶的腳步猛地一頓,他緩緩看向祝媚兒。

此時,祝媚兒也停下了腳步,與林寶寶對視了一眼。

「你也感覺到了?」祝媚兒詢問道。

好恐怖的氣息!

而且,他們在迅速接近!

「又有人來了!」林寶寶輕輕攥動拳頭,雷電聚集。

嗖!嗖!嗖! 首席總裁欠调教結局 嗖!嗖!……

數道破風聲在漆黑的夜響起,剎時間,林寶寶覺得四面八方都有強橫的靈氣波動!

「祝媚兒,我總算是再見到你本尊了。」

忽然,一道年輕的身影,從某個陰暗處,緩緩走了出來,當他抬起眸子時,讓林寶寶和祝媚兒頓時一驚。

此人的雙眸,竟然是猩紅色的!

「陳成?」祝媚兒眼眸一變。

林寶寶也反應過來:「陳家陳成?」

當初林寶寶剛剛進入神荒學宮的時候,此人出面嘲諷過他,沒想到居然在這見面了!

他也是惡人寨的人?

「原來是你?」林寶寶攥緊拳頭。

陳成微微眯著眼,向林寶寶望來,頓時譏諷一笑:「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雙初級的廢物,」

陳成再次看向祝媚兒,惡毒地道:「祝媚兒,你帶著這個廢物,不覺得他托後腿嗎?」

「嗯?」

ps:二連更,求推薦票!樓下幼兒園又開始跳舞了,晚上再寫……另外,求打賞!記憶,終是從框裱的畫里滲了出來。

赤足搏擊,僕僕而立。

記憶,被灑進了沙灘。沙丘上,四季更迭的紅黃橙綠錄影中,是浪潮沖印出的喜怒哀樂。

記憶,隨樂章緩緩地流淌。那縱橫黑白世界的音符里還復演繹著聚散合離。

記憶,如一匹高速運作的列車。穿越了城市與城市悠長的天涯,卻輕易抵達不了人與人短暫的咫尺。

記憶,是被害妄想症,或是阿爾茨海默病?

豪門誘情:老公請溫柔 決鬥的槍聲尚未響起,命運的刺客還在旅途中。 霍二少,該離婚了 若你陣亡,來人!打包拖走。 「拖後腿?」

「你才拖後腿,你全家都托後腿,你家祖宗十八代都拖後腿!」

林寶寶咬咬牙道:「寶寶我可是要統治月神大陸的男人!會托這丫頭後腿?」

林寶寶氣的不行,大聲喊道。

聽聞著林寶寶這般幼稚的話語,陳成眼中的冷笑,更是越發清晰。

「轟!」

一股宛如大山般恐怖的氣息狂卷而出,向著眾人壓制而來。

「我草!」

林寶寶當時被嚇了一跳,臉色大變,這貨看著有點牛逼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