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水竟是熱氣騰騰的。


夏波淡淡的端起水壺,給自己沏上一杯茶,輕輕抿了一口。

看到熱氣騰騰的茶水,這些小隊的隊長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因為熱水在鎮子上價值可不低,就這一杯熱水,就能夠賣到幾十萬貢獻值。

而面前的人竟然有這麼大一壺熱水。

驚訝歸驚訝,他們內心念念的並非是這個東西。

7017k 「其實,這個空間里遠比外面更加安全!」

陳長安躺在玄甲龜王寬大無比的龜殼上,十分悠閑!

「暫時來說,這裡確實更加安全,但玄冥海漩並不穩定,隨時有湮滅的風險!」蒼日兔在一旁提醒道。

「辛月說,林鴟獸在萬年前蹤跡全無,而在這裡發現了它們,我覺得它們至少在這裡繁衍了幾千年,我們應該不會這麼倒霉,剛來不久,這空間就……」

「不會吧?」

陳長安驚訝地發現,半空有一條手臂粗細的黑色裂縫,若隱若現!

「這就是空間崩塌的前兆!」蒼日兔也抬頭看去,它罕見地出現了緊張的神色!

一個小型空間如果湮滅了,其內的所有物質,都會被徹底抹除,即便是九品凶獸,面對這樣的情況,也只有逃出空間或者等死。

「還想在這安穩地刷一陣經驗,或者直接度過餘生,可惜天不遂人願啊!」陳長安嘆息一聲。

「必須儘快找到出口,空間出現裂縫,會在半年左右的時間,徹底湮滅,我們還不知道其它地方有沒有更早出現的裂縫!」蒼日兔沉聲說道。

「問題是……出口要去哪尋找?」陳長安問道。

「這……」蒼日兔眉頭微皺。

每個空間的出口,都不相同,即便對空間有很深造詣的蒼日兔,想要找到出口,也需要在這裡研究個幾十年!

在剛被吸入這個空間時,蒼日兔仔細感知了一番,並未發現任何空間裂縫的存在,相對來說,還是一個比較穩定的空間。

但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了空間裂縫。

那些空間裂縫可能是通向原來的世界,也可能通向另一個空間,但這個裂縫是更加不穩定的,進入其中,基本沒有生還的可能了!

「如果了解整個空間的布局,我就能快速地尋找到出口!」辛月篤定地說道。

「整個空間的布局?我可以讓暗影毒蜂進行探索,然後將整個空間的布局繪製出來!」陳長安說道。

「對了,我怎麼把暗影毒蜂忘記了!」

隨著陳長安煉魂訣的提升,他對驅蟲術的掌握,也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九十多隻暗影毒蜂四散飛去,在偌大的空間中,進行地毯式的探索。

陳長安站起起身子,遠處是剩下一大半的「枯樹林」,在失去蒼日兔空間加成后,玄天魔蛛「吞噬」的傷害,降到一個十分有限的程度,幾乎無法傷到林鴟獸,陳長安不得不放棄了刷經驗的想法。

否則,玄天魔蛛和玄甲龜王,應該都能升到五品高階,甚至是六品!

不過,現在找到出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為了保存體力,陳長安只得放棄了繼續刷經驗的打算。

而那些林鴟獸似乎也知道了陳長安的厲害,並沒有再試圖向陳長安發起任何攻擊。

轉眼,幾天的時間過去,暗影毒蜂幾乎將整個空間內的每個角落都探索了一遍,一個立體的空間在陳長安的腦海中逐漸成型。

「這就是整個空間的布局了!」陳長安心念一動,將腦海中的畫面分享給了蒼日兔。

御獸師和戰獸之間,可以相互傳遞各自的視野,以及思想和意識。

蒼日兔雙目微閉,開始研究起來。

「這空間裂縫越來越多了!」陳長安看著遠處,喃喃地說了一聲。

在「枯樹林」間,也出現一道黑色的縫隙,而周圍的林鴟獸,有的被直接吸了進去,剩下大部分,則被切割成了無數塊,慘狀十分瘮人。

有的甚至連金晶石都直接擊碎了!

「奇怪!」蒼日兔緩緩地睜開眼睛。

「沒有找到出口么?」陳長安問道。

「找到了……但又沒完全找到!」

「什麼意思?」

「不知為何,我居然發現了四個出口,這其中一定有三處是假的,可我一時半刻也無法區分!」

「是哪四個位置?」

「我做出了標記!」蒼日兔將自己認為可能是出口的四個位置,做了標記,重新分享給了陳長安。

「在這附近就有一個!」

「是的,這是我認為最可能的出口位置!」

「我們先過去看看!」

陳長安說完,玄甲龜王便站了起來,向著蒼日兔標記的第一個位置緩緩行去。

眼下,空間內的裂縫越來越多,玄甲龜王不敢全速前行,否則不小心碰到那些裂縫,這條命就徹底交代在這裡了!

「那應該就是出口了!」

距離玄甲龜王百米之外的虛空處,有著肉眼無法察覺的空間波動,以蒼日兔的經驗來看,這應該就是出口!

只要經過空間有輕微波動的地方,就可以離開這個即將湮滅的空間,重新回到御獸世界了!

【隱藏信息:空間裂縫,通往異次空間!】

「小蒼,你聽過異次空間么?」陳長安讓玄甲龜王停了下來,低頭看著蒼日兔問道。

「異次空間?那是由無數空間裂縫組成的,若是進去了,基本就會死於那些裂縫的絞殺!」蒼日兔回答道。

「哦,那我們去下一個地方吧!」陳長安淡淡地回答道。

「那這個……」

確定的四個位置中,蒼日兔認為這個地方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這是通往異次空間的!」

「你……你怎麼知道的!」蒼日兔不可置信地看著陳長安。

「難道他對空間系的造詣也遠在我之上?竟然能知道這是通往異次空間的!」

它的心中駭然地想道。

在神族的二十八使中,蒼日兔絕對不是最強的,甚至連前三都排不上,但它對空間的感悟,卻遠在其它二十七使之上,甚至其餘二十七時對空間運用能力加起來,也遠不及蒼日兔!

在如此短的時間裡,蒼日兔只能發覺可能的出路,但想要確定下來,沒有十年八年的時間,是絕對無法完成的,即便九品的神族強者,也判斷不出來!

「有些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陳長安揮了揮手,讓玄甲龜王向著另一個方向,緩緩走去。

蒼日兔見陳長安不願提及,也就沒有繼續追問,只是心中的震驚,卻久久沒有平息。 「『震驚!拍賣會慘案』……這是什麼?」

「我的血淚。」

魔導國王儲諾因·史列蘭·德修普從報紙後面抬起頭,瞅著發話人,有所領會地問道:「你有幾個,不,幾十個情人被踩成肉餅?」

「不是啦!」宮廷法師長吉西安·凱曼憤慨大喊,「不是為這個!雖然我數過,的確有四十八隻錢包不幸遇難,但我是為了好戲,一場因為某人的緣故沒看成的好戲哀痛欲絕!」

「如果我沒撕掉請柬,你倖存的錢包就不會這麼多了。」諾因一邊回嘴一邊瀏覽死者名單,當看到國王和東城城主沒有名列榜上時,他恨恨地道,「可惡!果然是禍害遺千年!」

軍務長雷瑟克·尤耶也湊過來看,反應卻截然不同,是由衷的如釋重負:「太好了,元帥大人平安無事。」

「好什麼。」諾因咕噥,吉西安和雷瑟克了解他的嘴硬,明明拿到報紙先看親人有沒有喪生。

吉西安順着話題道:「不過,幸好莉莉安娜殿下沒參加這次的拍賣會,以前有好幾次都被元帥拖去看她撒鈔票的『英姿』。」諾因和雷瑟克頓時一臉心有戚戚焉,看得吉西安偷笑。

創世歷1037年秋之月7日,恰逢楊陽一行人進入白銀之谷的當天,中城軍從威斯萊嶺返回大本營米亞古要塞,取代他們抵擋凡爾加平原的西城軍,守護南城殘軍的是北城城主帶去的兩百名青龍騎士團成員。

雖然只有兩百人,龍騎士的戰力卻不亞於一支萬人部隊,因此佔領地的三支傭兵團——血徽、逆十字和月影都不敢輕舉妄動。

正如東城城主羅蘭·福斯所料,中、西南三城又陷入僵局,區別只是火藥味比過去更濃,平衡更脆弱。情勢一觸即發,緊張的氣氛每個人都聞得出來,尤其是靠南邊的西境百姓,成日惶惶不安,直到要塞派出的援軍趕來築起防線,他們才稍稍安心。

「我已經可以想像到羅蘭·福斯得意的笑臉。」

諾因氣咻咻地從城頭衝下,無論擋住他路還沒擋住他路的人一瞄見他的臉色都像耗子見了貓似的閃得遠遠的,唯一敢跟在他後頭的只有雷瑟克。

「此話怎講,殿下?」軍務長困惑不解,他本以為主君憤怒的是西城最近頻繁的騷擾,聽到這句才知不對。

「因為搞出這個局面的就是他!」諾因一拳砸在石牆上。

中城軍之所以那麼巧合地在南城破滅的前一刻出現在戰場,不是諾因有未卜先知的本領,全在於東城城主的通風報信。當然羅蘭這麼做絕不是出於善意,而是純粹的漁翁算盤。

雷瑟克這才知道主君曾收到一封密信,沉吟道:「可是,羅蘭城主這麼做能得到什麼好處呢?除非他想短時間裏對北城或東境用兵……」

「好處多了!他可以趁我們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插一腳,背地裏搞鬼主意,偷偷擴充兵力,巴結國王老兒,或是你說的等等等等!」諾因懷疑宿敵還藏了什麼牌,羅蘭謀定而後動,思慮深遠,絕不會單單搞出個不上不下的局面就滿足了。

他心裏也有強烈的不耐煩,如果不是職責約束,他真不想和東西兩城的城主成天做這種無聊的政治權謀鬥爭,只想看書和研究魔法。

「不過,最可恨的還是貝姆特!」諾因又是一拳砸向城牆,力道比剛才還重,「這小子根本不知道是羅蘭·福斯通知我,一口咬定是我故意跟他過不去,就用成天找茬來報復我。」

「不,殿下,貝姆特城主此舉是有戰略目的的。」雷瑟克搖頭否定。

「嗯?」

「以往西城攻打我們都是在秋季,一方面是為了掠奪糧食,一方面是為了妨礙秋收。西城耕地面積少,不像我們,每到這個時候就必須分出三分之一的士兵幫忙收割。但如今不同了,西城得到了凡爾加平原,反而是他們要提防我們趁火打劫,所以貝姆特城主才用不定時騷擾的方法牽制我們。」

「是了,得到凡爾加平原,他的野心越來越大了。」

諾因抱胸,紫眸閃動着思索的光輝,機敏如他,當然看得出如今險惡的局勢和西城日漸強大的威脅,沉思片刻,問道:「吉西安在哪兒?」

聽到主君突然冒出的問話,雷瑟克詫異地道:「在凱曼商會啊!他昨天不是說,要趁哈梅爾商會最近霉運連連的機會把博爾蓋德會長踢下去,和希頓商會爭奪第一的寶座,叫我們一個月內不許打擾他——你忘了?」

「我沒忘!我要找他!」諾因狠狠地道,「我有事要他辦!」

「這…很難哩。首先,你認得去那兒的路嗎?」

「不認得,所以,我吃完飯去找。」

諾因浮起下定決心的表情,走下城牆的樓梯。

凱曼商會並不是地下商會,在各地的分行也是光明正大,有法有據,唯獨總部神神秘秘,連後台老闆諾因也不知其所在,只確定是在米亞古要塞。

據商會主人解釋,這是為了預防暗殺。當半年前聽說哈梅爾商會遭一神秘人踢館,損失慘重時,他更是堅信自己的決定不但明智,而且深有遠見。但諾因和雷瑟克的說法是:會上門砸凱曼商會牌子的只有那些妻子或未婚妻或女朋友或姐妹或母親被吉西安欺騙拋棄的可憐男人。

總之,為了尋找另一名心腹的下落,年輕的王儲不得不一用完午飯就跑出城主府,準備搜查所有可疑地點。因為午後一向是他閱讀的時段,所以他的心情不好。

「雷奇,記着,要是我再跑進這種店,就把我拖出來。」

「嗯。」

諾因背對一家店鋪,一手按額,一手指著標註「特價精裝手抄書店」的店牌,對寵物殷切囑咐。他剛剛在裏面泡了起碼半個鐘頭,要不是店主的撣塵恰巧碰到他,也許會延伸至日落西山。而這是他離開城主府遇見的第一家書店,後面還有N家等著考驗他的自制力,而他唯一缺乏自制力的對象就是書,偏偏米亞古要塞最多的店就是書店。不用說這是凱曼商會長針對主君的弱點使出的經商策略,他可沒有什麼上司不能敲詐的臣子觀念。

「殿下,來來,我今天進了新書哦。」

「不·要。」

諾因一路走過去,一路的書店老闆向他招魂,個個慈眉善目,笑得奸商也似,好幾個還拿出書在那邊揮舞,十足用魚誘貓的架勢,勾得諾因蠢蠢欲動,最後他火了:「都給我閉嘴!把書拿進去!店關了!」對,來個眼不見為凈!

「啊?」

「殿下,這怎麼可以!還有別的顧客耶!」

「就是,你這樣很對不起同道。」

「更對不起我們!」……

「吵死了!」諾因大吼,「這是我的命令!今天所有的書店全部停業!一切損失我承擔!報公帳!」他說出會讓財務部長吐血的話,不過這也是本人自作自受。

「這還差不多。」奸商…不,書店老闆們滿意頷首,紛紛關門大吉。街道一下子冷清泰半,可見書店的數目之驚人。

「可惡,都怪吉西安。」諾因鬆了口長氣,隨即又惋惜起來。他立馬把損失全歸咎到部下頭上,帶着轉好的心情繼續走路。

中午的市集最熱鬧。米亞古雖是軍鎮,卻沒受過戰火波及,安逸一如普通市鎮。加上位於中部大道的終點,物資匯聚,極為繁華。到處是兜售的貨販和討價還價的居民,各色店家將街道兩旁擠得水泄不通。

一個布匹店的老闆瞥見人群中如風掠過的黑髮青年,驚艷地睜大眼,舉起一匹粉底碎花的美麗錦布,高聲道:「等等!請等等!那位小姐,紫色眼睛的小姐…對對,就是你!您看看這塊布,怎樣?很配你吧!比你那件騎士裝俏麗多了!小姐你這麼清秀可愛……」

諾因一言不發地握住劍柄,準備將這個不長眼還喋喋不休的混帳商人切成碎片,早知大事不妙的要塞居民急忙撲上,鉗住他的手腳,七嘴八舌地求饒:「殿下,殿下,他是新來的,放過他吧!」

「是啊是啊,他不是存心的!」

「其實他是個大近視,才會將你錯看成女性!」

「對對,您這麼高大威武,要不是眼睛有問題,誰會以為您是女的!」

「我……」那商人剛想開口,被周圍人一擁而上,塞眼蒙嘴,五花大綁拖進店裏,消聲滅跡,動作之熟練代表這已不是他們第一次做了。

「……」諾因依舊手不離劍,臉色陰晴不定。他又不是白痴,會相信那些顯而易見的奉承,他也知道自己長相纖細,可是——女人的胸部有他這麼平,個子有他這麼高的嗎!?這些老是不看清楚就亂嚷嚷的混蛋!

在眾人的勸解下,好不容易諾因才打消扁人的衝動,氣呼呼地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