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西面艦尾方向的安全門雖然還算完好,卻需要經過引擎部分,那部分比較獨立到處都是費時費力的安全閘門。


只有南面這道安全門除了不死人外沒有什麼大麻煩。

不過這短短不到一公里的距離…………怕是不會那麼好走啊。

與難民營那邊大部分都是身著平民服裝的普通人不同,這邊的不死人中間,多出了不少身穿黑色或灰色戰鬥盔甲的士兵。

而這些人的眼裡,同樣閃爍著對死亡的渴望。

「小心,這些傢伙可比普通人難纏不少,實在不行就幹掉他們。」夜刃低聲說道,完全擺脫這些原本就是戰士的傢伙實在有些困難。

羽卻開口了。

「我可以幫你們快一些過去,不過我需要一樣東西。」

「?」夜刃回頭看向他,有點驚訝。

「你要什麼?」說實話他一直不算太信任這個天使。

看向希望,羽伸手指向她的手腕。

「天使之護,有這東西在我無法展開共鳴。」天使的絕對立場兵器確實可以有效的阻止這些傢伙的糾纏。

夜刃的眼睛眯了起來,這傢伙的想法有點危險,之所以他敢任由這傢伙跟在後面,就是因為希望手上的天使之護。

只要有這件飾品,天使的共鳴就會無效化,這才是好漢隊當年可以從天使手裡面走了好幾個來回卻仍然還活著的真正法寶。

也是巴雷特送給希望的生日禮物。

「抱歉,PASS。」 夜刃想都沒想就拒絕了羽的提議。

羽明白了什麼,也沒有繼續強求,他回到顏華的身後又變成了之前那種一言不發的狀態。

短短一公里,路卻要走下去。

越來越多的不死人聚集過來,除去不斷作為炮灰衝過來圍堵的普通人,身穿裝甲的士兵則漸漸聚集成了一個個小集團,明擺著正在準備著什麼。

這些大戰時期活下來的士兵,戰鬥經驗自然不是普通不死人能夠比擬的。

不遠處的水塔頂端,一個帶著單眼識別眼鏡穿著墨綠色特種鎧甲的男子正在觀察下面人潮的動向。

「這些人似乎想要強行通過,我們暫時觀望,讓他們糾纏一陣子。」男子低聲說道。

原本混在人群里的黑甲士兵接到命令后迅速向後退去,很快就消失在各個街角,他們還保持著非常高的紀律性。

對於這種狀況,夜刃卻皺起了眉頭。

「不是件好事啊,那群傢伙仍然保有理智,很難纏。」幾個人對視一下,迅速做出了決定。

「不能留手了,快速突破!」

傑森按下了戰錘上的按鈕,然後直接將戰錘向人群中甩了出去。

巨大的鋼鐵戰錘直接打倒了一群不死人,隨即劇烈爆炸。

衝擊波將前方十幾米內的所有不死人都吹飛了出去,他們就算死不掉,卻也還只是普通人。

小隊立即加速,趁著爆炸的餘波衝過了街道。

剛剛進入對面的小巷,幾人就被對面的黑甲士兵堵住了。

當先的一人雙拳猛的對擊一次,冷笑道:「果然想跑,這種小把戲你們可過不去。」

簡陋卻暴力的外骨骼裝甲,小臂上的四條液壓助力裝置顯示著其殺傷力絕不會因為外表醜陋而降低。

巨大的液壓拳刺伸出,在陽光下閃爍著冰冷的殺氣。

他身後的士兵有戰有蹲形成了最少三道層疊防線,他們手中的武器雖然都是戰前的玩具貨色,卻還是可以在人身上開兩個窟窿。

沒有猶豫,速度最快的希望直接迎面撞了上去。

在她眼裡,普通士兵除了不死之外並沒有什麼值得在意的地方。

但是這一次希望失算了。

這個看起來就是普通士兵的傢伙卻異常的敏捷。

手中雙刀舞出了眼睛都看不到的速度,卻連一刀都沒有砍中。

「嘿嘿!小妹妹,你也太小看活了上千年的老兵油子了。」冷笑一聲,這傢伙肩部突然彈出一個鏈條一樣的東西向著希望腰間纏去。

他的想法非常簡單,先抓個最能跳的做人盾,不怕你們這群傢伙使用槍械。

叮叮叮!

連續幾刀將鏈條盪開,希望借力向著樓頂退去,沒想到這種鏈條竟然斬不斷。

不能被圍住,夜刃立即補上了位置。

手中的彎刀連續向著手肘招呼,夜刃知道這種外裝甲的弱點就在這裡。

一旦切斷裡面的能量通路與液壓導管,他手上的拳刺立即就會報廢。

沒有了液壓助力,哪怕反應再快經驗再足,也根本無法與夜刃這樣的傭兵戰士對抗。

沒幾下前面的士兵就被逼的手忙腳亂。

嘭!嘭!

穿刺步槍紛紛開始射擊,狹窄的小巷裡想要完全避過彈雨實在是有些難……

一開始這些傢伙就察覺到了整個小隊的動向,他們竟然選擇了最陰險的位置設伏。

只見一面人牆擋在幾人面前,不知道傑森怎麼做到的,他身上的肌肉猛的膨脹整個人竟然直接將小巷堵了個密不透風。

噗噗噗,這些可以打穿單兵中型裝甲的長釘好像打在棉花上,傑森連眉頭都沒有皺。

「媽的,真他娘的礙事!」手中的霰彈槍直接開火,相對的在這種狹窄環境里想要閃開吞噬彈也是同樣的困難…………

隨著淡黑色的能量不斷旋轉,身穿外骨骼的士兵完全的消失了。

而躍起躲避的希望,這個時候也竄入黑甲士兵中間。

普通的裝甲自然無法抵擋她手中的短刀,沒有幾下這些士兵全都被切倒在地。

趁著這個機會,小隊趕緊衝過小巷。

哪知道沒走多遠卻再次被包圍在十字路口。

「我日,這群王八蛋上次藏在哪了?怎麼這次一下子跑出來這麼多?」 愛情向東,婚姻向西 嫁春色 這一次連傑森也是臉色發青。

不光是包圍他們的士兵足足有上百人之多,更是因為他們竟然連重武器都有……

「交出吞噬彈,我們可以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攜帶型槍盾的後面,一個冷酷的聲音說道。

這就是擁有戰鬥經驗的士兵與普通人不一樣的地方,首先這些人知道什麼才是他們想要的,其次他們並不是準備死,而是準備逃出這裡。

別看夜刃他們帶的吞噬彈是專門消減過威力的,但是為了能夠消滅不死人,這種武器最起碼也有一米左右的有效範圍。

只要有人懂的如何使用,其實那扇十幾米厚的門也根本無法擋住他們。

甚至隔離城區的裝甲板也是可以隨意破壞的。

當然了,破壞裝甲板意味著毀滅戰士的出動,畢竟只要出了維修通道,那些傢伙就可以肆意揮灑它們的火力。

不論哪樣,都是夜刃幾人無法接受的。

「我們需要爭取時間,是你發揮的時候了。」夜刃小聲說道,他的視線看向顏華一直背在背上的武器。

由於之前他說過這把劍能夠對不死人產生殺傷效果,所以顏華一直沒有使用它。

尤其是知道不死人想要得到的是什麼,他當然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

抽出劍鞘里的長劍,淡淡的光輝在上面流過。

這把劍被布雷恩小姐姐起了個好聽的名字—–聖夜輝光。

聽名字就知道它最強大的能力就是發光……

將手中的劍舉過頭頂,這個動作是故意的。

為的就是吸引周圍的士兵都看向這邊,動作不能太快,不能太過刺激他們那緊繃的神經。

隨著顏華手腕上力量的激發,雖然他體內的魔力很低,卻不影響劍上附加的力量釋放出來。

炫目的光芒瞬間爆發,被吸引了注意力的士兵全部都失去了視力。

不管改造工具可以讓人多麼的耐操,都沒有辦法使人屏蔽掉負面狀態。

該瞎的還是瞎……

趁著這個機會,傑森開路向著維修通道逃去!

身材魁梧的他直接一把抓住之前架在掩體上的槍盾,將能量機槍硬生生扯了下來。

「呸!」冷笑的傑森扣下了扳機。

能量子彈雖然殺不死這些士兵,卻能夠讓他們喪失行動能力。

不過僅僅只靠這麼幾秒鐘時間就擺脫上百士兵的糾纏確實是有點不現實,就在傑森放倒了正面掩體後面的七八名士兵的時候,一發子彈命中了他的胸口。

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他那至少三百多斤的身體打飛了出去。

「狙擊手!」怒喝一聲,傑森並沒有因為這一擊而失去行動能力,他那身堅實的肌肉本身就是強悍的盔甲。

希望很快鎖定了狙擊手的位置,就在她正準備追過去的時候,一發光球已經越過她飛向狙擊手。

不過這一次羽的光球並沒能完成它的工作,竟然被某種護盾擋住了。

「?」這讓羽有些驚訝,能夠完全抵擋天使之力的人類可不是很常見的。

這邊的攻擊沒有效果,狙擊手卻不會因此停止攻擊。

隨著一聲槍響,拳頭大小的混合能量彈藥準確的命中了藉助牆壁沖向他的希望。

少女的身形猛的頓了一下,被巨大的衝擊力打的橫著飛了出去。

「精英戰士??」夜刃認出了這身裝甲,這個身穿墨綠色裝甲的傢伙是精英戰士。

作為人類軍隊中的中堅力量,這些傢伙本身就是經過實驗室改造過的超級戰士。

與夜刃等人一樣,他是完整的改造個體,遠比下面的這些不死人強悍的多。

不光是修復能力,力量敏捷反應動態視力,幾乎所有的能力都進行了強化。

這樣,他們才能夠在與天使的戰爭中發揮一點作用,雖然也僅僅是一點作用而已。

被這傢伙拖延了一下,周圍的士兵漸漸從目盲中恢復了過來。

夜刃躲在掩體後面頭頂上一連串彈著點壓的他抬不起頭來。

不管修復能力有多強,連續被命中都會產生損傷,以現在敵人的火力程度一旦被命中就會被打成刺蝟。

「不管你是誰,最終廢棄指令你應該接受到了吧??」夜刃喊道,他必須干擾那傢伙的精神集中,集中狀態下的精英戰士可以射中飛行中的天使,跑在地面上的人再快也躲不開。

「…………」沒有回答,或者說回答的就是子彈的聲音。

嗡!

一發子彈命中了慢慢浮起來的羽,卻被他的護盾擋在了外面。

一層淡淡的白色護盾將羽完全的包裹在內,更是吸引了在場所有士兵的視線。

太拉仇恨了………任誰也不能忘記當年每一個與天使戰鬥過的士兵都無法忘卻的護盾。

天使共鳴。

希望被遠遠打飛,反而讓羽可以展開共鳴。

這玩意可不是單單隻能夠防禦的護盾,它還有攻擊性……

所有人的火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卻根本無法打穿這層薄薄的白色護盾。

甚至連重型能量炮都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它的攻擊性,甚至是攻擊方式非常的簡單粗暴。

直接碾壓就可以了。

只見羽的手向著無數火力的其中一個方向指去,他整個人連同護盾好像子彈一般撞了過去!

斷肢滿天飛舞。

鬼知道那一瞬間他的速度有多快,只看到一絲白光,無數士兵就化成了一地碎肉……

就是這麼簡單粗暴,單純的以共鳴的斥力來說,羽身邊的護盾根本不是人力能夠抗衡的。

哪怕再堅實的盔甲,再鋒利的刀劍都根本沒有什麼卵用。

而羽,僅僅只是個最低級別的天使炮灰而已。

這就是當年人類心中最大的噩夢,根本無法戰勝的敵人。

七個天使就曾經擊潰了歐洲某個國家的所有軍隊,哪怕他們掌握著傳說中的資料庫,卻根本找不到一種可以傷害到共鳴狀態天使的武器。

不過這個護盾並不是萬能的……它害怕同樣使用這種護盾的另一個同類。

一旦在一定範圍內出現使用同樣護盾的同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