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這一切說來緩慢,其實之外幾個呼吸之間。二長老見單憑自己奈何不了這黑光,只能向四長老求援。


四長老聽到二長老的傳音之後,抽身而退,來到二長老身旁。

隨之,他將長劍豎起,口中默念口訣。

隨著四長老的吟誦之聲,只見一道淡淡的金色領域浮現而出,將激斗的眾人全部籠罩在其中。

「這是……領域?」二長老不可思議的看著四長老,眼中震驚。

四長老凝神催動神通,口中只是快速的解釋了一句:「只是模仿出來的神通罷了,論威力遠遠不及真正的劍勢領域。」

「這也足夠了!」聽到四長老的解釋之後,二長老並沒有沮喪,反而是欣喜的說道。

而後,只見他猛然發力,將手中長劍拋至半空。而後雙手在胸前飛速的結了一個形如劍鋒般的法決。

隨後,二長老大喝一聲:「劍來!」

只見從雲靈閣的後山之處,突然衝起了無邊的劍意!而後浩浩蕩蕩的飛出數百柄長劍,飛速而來!

………… 「上原,你跟我過來。」

宣布下課後的逢坂和輝在學生們的注視中喊出了上原朔的名字。

上原朔站起身,從竊竊私語中走過。

「不要瞎猜,上原已經通過存續考核了。」

逢坂和輝加大聲音,蓋住所有的竊竊私語。

古賀香奈看著上原朔走到大門旁,跟隨逢坂和輝離開教室。

「古賀同學,聽說你上個星期四和星期五幫助上原同學補習去了?」

坐在古賀香奈身後的高田千繪悄悄貼近,悄聲發問。

「嗯,是的。」

古賀香奈沒有壓制聲音,周圍的學生們都或多或少聽見了。

沒有必要畏畏縮縮,畢竟只是正常的補習而已。

女孩轉過身,略顯無奈地看向後座上,臉有些圓嘟嘟的高田千繪。

「高田同學,這件事我記得應該沒有和任何人提到才對吧?你的消息是從哪裡挖出來的?」

「我可沒有刻意搜集,古賀同學。」高田千繪湊得更近了些,小聲喊冤,「但是我連著兩天看到你和上原同學放學朝著同一條路走去……」

「應該不至於能推斷出這個結論吧,大偵探高田同學?」

又一名女生笑著加入了二人間的對話。

菊池愛理,原先坐在古賀香奈左側的女生,因為和上原朔調換位置的緣故,下課後沒來得及第一時間加入討論。

「菊池說得沒錯,結合之前山本空良被拒絕的傳聞,以及即將到來的存續考核,我就覺得古賀同學要幫上原同學補習了,沒想到果然是這樣!」

高田千繪興奮地敘說著自己的推理過程,手中圓珠筆飛快旋轉。

就在一分鐘前,這支圓珠筆還忠實地履行著自己記錄知識的職責。

不知道圓珠筆會不會感嘆自己的角色轉換太快了些。

「高田,你再把污跡弄在我的制服上,我就和你絕交!」

菊池愛理奪下高田千繪手中旋轉的筆。

「對不起對不起,你才調換座位沒兩天,我都忘了這件事了。」高田千繪笑著道歉。

「大偵探高田同學,你這麼喜歡推理,不如去當個輕小說作家。要是能寫出一本暢銷推理小說,也就可以大學學費的問題拋到腦後了!」

菊池愛理笑著在高田千繪的草稿本上寫下「作家」這個詞語。

「菊池!」

古賀香奈靜靜看著兩人間的打鬧爭論,嘴角微微上揚。

「古賀同學!」

一道帶著壓抑與急躁的聲音響起,打斷了女生間的談論。

之前被稱為山本同學的男生,也就是山本空良,從座位上站起,急不可耐地來到古賀香奈身邊。

「果然,山本同學來了……」

「我就說嘛。」

高田千繪與菊池愛理壓低了聲音。

但並沒有停止討論。

山本空良只當成沒有看見。

「古賀同學,逢坂老師說,上原他已經通過考核。」

「也不能算,他只是暫時通過了一部分。」

古賀香奈平靜地給出回答。

剛才的無奈、微笑,種種表情都消失不見,只剩下冷淡的回應。

「那麼古賀同學和上原交往的事情?」

山本空良滿懷期待地問出在心中藏了四天的問題。

女孩沒有作聲。

「古賀同學?」

女孩的沉默讓山本空良心急催促道。

「當時……只是為了讓山本同學冷靜一下,請上原同學幫忙遮掩了一次。」

不知出於什麼原因,本應該被用作借口的交往卻沒能被說出口。

「古賀同學,我……」

「我已經拒絕過山本同學兩次,不想再出現第三次。」

女孩聲音輕柔但堅定地回答道。

「所以,山本同學,現在你冷靜下來了嗎?」

山本空良彷彿被當頭潑了一盆冰水。

儘管對於上原朔和古賀香奈兩人交往眼紅,甚至因為一時氣憤說出要舉報上原朔的話。

但女孩的態度已經表明,他山本空良再做什麼也沒用。

古賀香奈看著山本空良一步一頓地走回座位。

失魂落魄。

「古賀同學,好厲害!比去年的拒絕還要乾脆利落,是因為拒絕有了經驗嗎?」

高田千繪輕輕鼓掌。

「你們又拿我開玩笑。」

女孩轉過頭,不再理睬兩位好奇心大起的好友。

……

教室外,走廊中稍顯安靜的地方。

逢坂和輝單手拿著教材,仔細地看著上原朔。

「逢坂老師,您在看什麼?」

逢坂和輝的動作持續了十幾秒,看得上原朔渾身不自在。

「看什麼?」

逢坂和輝「哼」了一聲,將大拇指、食指與中指放到了嘴唇上。

「看你這次為什麼發揮得這麼好!」

他看起來想掏出煙猛吸一口,但教學樓內的走廊顯然不允許他這麼做。

「我特意看了你存續考核里測試的卷子。」

逢坂和輝看向窗外。

天氣晴朗,讓人心情舒暢。

「發揮和我預計中相差很大,除去之前常犯的錯誤大多改正,連有些超出教授範圍的內容也答案正確。」

「上原,你實話實說,這是古賀幫你補習達到的效果?」

「是,也不是。」

「說人話!」

逢坂和輝忍住踢一腳上原朔的慾望。

「如果是逢坂老師您,幫我補習也能達到相似的效果。」

「那你選擇古賀的原因是什麼?真想談戀愛了?」

「沒有那回事,您誤會了。」

上原朔堅定地搖頭否認。

兩人間安靜了片刻。

「算了,不說這個了。總之,學習上的事情你請教古賀也好,請教我也好,只要有進益,就是值得慶祝的事。」

「劍道部的事情,又怎麼說?我可聽說你在弓道部那裡只用一箭就驚艷了他們的次席。」

逢坂和輝瞟了一眼身旁站著的上原朔,將架在鼻樑上的眼鏡輕輕拿下。

「後續的存續考核和劍道部有關,我必須這樣做,逢坂老師。」

「和存續考核相關倒也說得過去,只是考核本身內容有點不太對勁。」

逢坂和輝輕輕按壓眉心,舒緩皺起的眉頭。

「您的意思是?」

上原朔心中泛起好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