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這個時候,鹿羽已是繼續乘著冰麒麟,踏空而去。


「輕璇,星空悟道台這裡也喚醒不了你么。」

承載在冰麒麟上的鹿羽,輕輕的嘆息了一口氣,他的手指穿過落輕璇那絕美的髮絲之間。

要喚醒落輕璇,似乎要到下一個契機中了。

因為冰麒麟的速度非常快,並且尤其適合幻神星壇中的地形。

眾人追著追著,發現自己再次失去了鹿羽的蹤跡。

索性晶玉階梯還往裡面一直延伸著,他們可以不用擔心奔行的問題。

一路上都沒有見到其他什麼寶貝。

在奔行半天之後,眾人再次見到了鹿羽。

這一次,他們依然沒有立即去對付鹿羽,因為大家再次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了。

在那一片虛空中,生長著一道巨大的光束,直接通向頂空。

在這片頂空中,沒有任何的遮掩,光束直接射入天穹,接近了天穹,超過了天穹。

在那接近天穹的地方,隱隱能見到仙光瀰漫,神光四射。

通過這個通道,似乎能直接踏上九天,一覽天下。

這通道,乃是一條通天之路。

整個幻神星壇的力量,似乎都是朝著這個通道供應的。

所有形成的一切,都集中到了這裡爆發。

這一道通天光束,比之星空悟道台,給人帶來的震撼還要大。

在這面前,眾人的內心油然而生一種渺小無力的感覺。

蒼生,就是螻蟻!

此時的鹿羽,就在通天光束之下。像是一個老僧般,盤腿入座在那裡。

通天光束周圍升起霞光蘊氣,也朝著鹿羽籠罩過來。照耀著鹿羽的臉龐,顯得越發的深邃。

鹿羽微微閉起了眼睛,他手中結著神秘的印。

偉大的大落皇就躺在鹿羽的身前,鹿羽的手中之印,蕩漾起一波神秘的蓮花虛影,朝著大落皇的額頭上緩緩落去。

大落皇的額頭上產生出淡淡的光圈,釋放在空間中,生起許多道的漣漪。

此時的鹿羽和大落皇的身上,都釋放出一種聖潔的氣息。

「這是什麼地方?」

眾人震驚的問道。

越是到深處,幻神星壇就越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

這片恢宏和偉大,完全就是神跡。

「幻神星壇到底是怎樣的存在!何以上古時代這麼多的人皇都來過這裡。」

童洛宇雖然是聖星宮的天驕,但是對這神奇的幻神星壇,也是沒有任何的了解。

鹿羽淡淡的聲音傳來:「你們不是好奇,為何那麼多的人皇將自己的功法傳承留在了星空悟道台,留待後世有緣人嗎。他們要在這裡嘗試完成那終極的願望,只怕一去不復返,在臨去之前自然要留點東西在世間。」

「終極的願望!」

眾人渾身一震。他們再次聽到這「終極的願望」,內心的觸動卻是不一樣的。

「這些人皇來到幻神星壇,到底是要做什麼?」

老一輩的強者聲音嘶啞的問道。

「因為,他們要在這裡,羽化登仙!」鹿羽的聲音傳遍全場。

當這一聲說出來的時候,全場都炸開了。

「什麼!羽化登仙!」

眾人心中興起萬千狂潮。

羽化登仙,這是他們修鍊者共同的神話和奇迹。傳說中,修鍊到了至尊境后,不管是小天位人皇,還是大天位人皇,亦或者是大帝,都是有機會可以羽化登仙,飛升到天外世界的。

只有飛升,才能成為真正的仙人!

在這片大陸上的,不管修鍊得再強,還只能稱作是人。而羽化登仙了,才能真正意義上的超越人,成為仙人!

所有修鍊者,從開始修鍊的那一刻起,誰人不想羽化登仙,俯視萬眾,睥睨蒼穹。

但是一直以來,都很少聽到有人,真的羽化登仙為仙人。

就連當初盛傳的最激烈的,有關輪迴帝尊羽化而去的事情,也沒有人能給出確切的說法。

羽化登仙,似乎只能存在於人族的傳說和神話中。

在尋常的人族社會,甚至很少有人會談論到登仙這件事情,畢竟成為仙人對於大部分武者來說,都太過的虛無縹緲。

天賦再高的武者,覺得此生能修鍊到至尊境,便算是終極的追求了。

如今,他們在鹿羽這裡,重新聽到了「羽化登仙」這件事情。

他們震驚的意識到,上古這麼多的人皇前來幻神星壇,竟是要在這裡羽化登仙。

「這一道通天光束,便是他們的登仙之路?」王道玄震驚的問道。

鹿羽淡淡的說道:「之前來到幻神星壇,你們不是看到了七道擎天光束嗎,在幻神星壇內部,換了一個形態,你們就認不出來了。」

「啊!這一道通天光束,就是外界所看到的那七道擎天光束!」

眾人駭然變色,誰也沒有往哪方面去想。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外界看是七道,內里看卻只有一道!

這裡面,到底蘊藏著怎樣的玄機?

莫非是說,最後通天登仙之路,最終的去向,乃是七個不同的歸屬?

「鹿羽你胡說!」

童洛宇冷冷一笑,說道:「你和我們裝什麼,這不過就是一道過於巨大的光束,和羽化登仙有什麼關係。若是真能羽化登仙,為何上古以來,從來沒有聽說哪個人皇登仙成功。就算是輪迴帝尊曾踏足這裡,最後還不是從這裡出來。」

他看向了摘星宮主,問道:「摘星宮主,你們祖先沉孤人皇不是也曾來過這幻神星壇嗎,那你們應該最清楚了,你們沉孤人皇當年有沒有從這裡羽化登仙而去。」

我真的是遊戲大神 「沒有。」

天絕宮眾人非常肯定的說道。

雖然說他們的沉孤老祖給他們留下的東西並不多,最主要的就是這麼一個星杖,但是有沒有在幻神星壇中登仙,那他們是非常清楚的,可以非常肯定的回答大家。

「大家看到沒,這個光束根本就不是什麼通天之路!大家不要聽鹿羽胡說。鹿羽這般故弄玄虛,不過是想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讓大家不要圍殺他。」

童洛宇這話說出來,眾人都是緩緩點頭。 對於童洛宇的機智,眾人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鹿羽淡淡的說道:「沒腦子的東西,這裡是羽化登仙之所,人皇來到這裡,就一定能成功登仙嗎?你們不要忘記了,在外界你們所見到的七道擎天光束,有什麼異樣。」

「有什麼異樣?」

眾人被鹿羽的話勾起了回憶,仔細回想起來,七道擎天光束似乎還真的有些異樣。

當時他們看到的時候,就感到有些奇怪。

「七道擎天光束那飛入天外的最上端,似乎都斷層了……」

最後由秋月師太說出這番話來,全場都是猛地一靜。

當時他們就注意到了七道擎天光束斷層的現象,並且在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為那頂端的斷層實在是太突兀了。本來是一條通往天外的光束,卻因為這忽然的斷層,而使得整個光束都變得怪怪的。

所有人的直覺都告訴自己,這個事情非同一般。

之前他們想不通,也就不去想了。但現在這個事情被鹿羽拿出來再提,他們內心的困惑頓時無以復加。

鹿羽緩緩的說道:「這條通天之路,是被生生的打斷了!無數人皇來到這裡,想要追尋那上古的登仙之路,超脫這個世界。但是他們飛向天外的這條道路,卻已經無情的中斷了。」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鹿羽的眼睛猛地睜開來。

他的眼神變得無比的複雜。

「啊!登仙之路因為中斷了,所以導致沒有人皇再能飛升登仙!」

眾人渾身劇震。

他們被帶入到一個新的真相中,一個以前從來不知道的真相中。

原來這個世界真的存在登仙之路,修鍊者達到至尊境,就有希望飛升。

只不過,這一條路被生生的切斷了,就連當年輪迴帝尊也沒辦法通過這條路登仙。

「這條通天之路到底是因為怎麼而斷層了?是天災還是人禍?」

眾人都是緊緊的看著鹿羽。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懷疑鹿羽,大家都希望鹿羽能給出一個真實的解答。

若是不能解開這個終極的秘密,他們簡直都要崩潰了。

「我們所處的世界,本來人人都有機會飛升登仙的,但是我們的世界曾經被毀滅過,經過那一場毀滅之後,這登仙之路就斷層了。」

鹿羽的眼神,似乎穿透了萬古。

當年,落輕璇陪著他前來,一起探尋這曠古絕世的秘密。

當時的他,並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登仙之路為何會被忽然切斷。

但這一世為人,他似乎知道了那個答案。

這一條登仙之路,是跟著天古時代的覆滅,一起被切斷的!

登仙之路的斷層,這背後的原因,是和天古時代的覆滅息息相關的。

要是能找到登仙之路斷層的原因,那自然也就知道了天古時代為何覆滅的線索!

「什麼!我們這個世界曾被毀滅過?」

人群被鹿羽這番驚世駭俗的言論給炸開了,場面是一片喧嘩。

鹿羽低頭,他輕輕的**著落輕璇的髮絲,喃喃的說道:「輕璇,你連這裡也不記得了嗎。你忘記了當年和為師說過的話嗎,你這無法無天的丫頭,說既然通天之路已被切斷,那你就重新捅破天,再開一條登仙之路……你說的話還沒有實現呢,怎麼能就這樣離去……」

鹿羽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難言的沉痛,往事歷歷在目,當年那個傲世天下的落輕璇,卻像是冰屍一般躺在他的懷中,沒有任何的生息,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蘇醒。

或者說,永遠難以蘇醒……

鹿羽的指尖觸碰過落輕璇的肌膚,落輕璇的身體居然沒有了任何的溫度,冰冷的可怕。

移植了仙體,凍結了五千年,難道還是抵不過宿命嗎?

只聽得童洛宇激烈的叫道:「簡直是一派胡言!連世界毀滅都出來了,還有什麼不能編造的,鹿羽,你的想象力還真是豐富,不去說書真是可惜了。」

他環視著眾人,冷笑說道:「大家想想看就知道了,要是按照鹿羽所言,通天之路被切斷,那輪迴帝尊和寶聖女皇在成婚當日羽化登仙,又怎麼解釋?這裡根本就不是什麼通天之路,這個世界的登仙另有方式!」

被童洛宇這麼一說,眾人都是緩緩點頭。

「說的是有道理。偉大的輪迴帝尊最後還不是羽化登仙而去。」

鹿羽平靜直視了童洛宇一眼,說道:「誰告訴你,輪迴帝尊是羽化登仙離去了。」

童洛宇冷笑說道:「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還用得著多想嗎。輪迴帝尊沒有登仙而去,又怎麼忽然消失於世間呢。」

「他死了。」鹿羽面無表情的說道。

鹿羽一番話再起波瀾。

「混賬!你居然敢污衊輪迴帝尊!真是好大的膽子!也不怕輪迴帝尊天外有令,降下天譴神雷!」

「他又活了。」鹿羽又接著說道。

鹿羽一會「死」,一會「活」,倒像是被眾人的話給嚇到了,連忙改口的。

這讓眾人對鹿羽更有一種不信任感。

童洛宇趁機嘲諷,說道:「看,說話都語無倫次了。之前說了那麼多,擺明了都是糊弄大家的。大家要是聽信了你的話,那就真是奇了怪了。」

面對眾人的質疑,鹿羽沒有為自己解釋什麼,他仰起頭,順著光束的方向,看向那無盡的天穹遠方。

剛才他簡單的說了一個「死」,一個「生」。誰又知道,這簡單的兩個字中,包含了多少的蒼涼。

一萬年後,他重新歸來,他身邊的那些親人,一個個都變成了那般模樣,有些人甚至可能永遠不會醒來了……

這些遺憾,是永遠彌補不了的。

而他在仰頭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他懷中抱著的落輕璇,眼角滑落下一滴晶瑩的淚水……

「大家都清醒過來!不要再被鹿羽唬住了!我們一起出手對付鹿羽!」

童洛宇已是當先出手,一劍凌塵,沖向了鹿羽。

「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