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那些被殘忍殺害,並被吃得屍骨不剩的婦女兒童,則變成了惡靈,開始報復人間。


一時之間,都城淪為了人間地獄。

於是,道門中人聯合佛門中人,就做了一場法事,將這些惡靈封印在了星君閣後山的叢林里。

因為在當時,還沒有像蕭瓚這種捉妖大神的出現,佛道兩門就用了這麼一個最笨的方法,將惡靈封印在了星君閣後山。

而作為鬼王的白公,就見證了這件事的始末。

那時,死了很多人,滿街都是遊魂野鬼,這讓地府好一陣忙活。就在幾個鬼王正愁不知該如何處理那些惡靈時,佛道兩門就站出來聯手把惡靈給封印了。

當旱魃說她需要一支屬於自己的軍隊時,白公就提到了被封印的那批惡靈。

因為他擅長馭鬼術,所以,操縱惡靈沒有多大問題,但問題在於,如何解除封印。

所以,旱魃才冒充女真道姑,住進了星君閣,並和廣明子道長交好,想從他口中得知解除封印的方法。

可惜,在她威逼脅迫,甚至動用了各種折磨手段后,廣明子道長依舊再三緘口。

最終,廣明子道長選擇了咬舌自盡,來結束這種痛苦,順便把這個秘密永遠地埋藏在了心底。

廣明子的後事也是白公來安排的,因為,旱魃很生氣,想讓他魂飛魄散。

最終,在白公的勸說下,保住了廣明子的全屍,將他埋葬在了星君閣的後山,而他的魂魄也被白公悄悄地帶去投胎轉世了。

「看來這個白公還是有自己的底線嘛。」聽完了閻王說的話,林曉曉忍不住感嘆道,可惜,愛錯了人。

「你打算怎麼處置他?」蕭瓚問道。

「把他降職成鬼差,看守閻王殿,讓他在我的眼皮底下做事,免得他哪天又被那個妖女給勾走了。」閻王說道。

「嗯,把地府管成這樣,你是不是該引咎辭職了?」蕭瓚挑眉看向閻王,揶揄道。

「那不如你來當這個閻王?」閻王也挑眉看向蕭瓚。

「我當閻王,那你呢?」蕭瓚嘴角上揚,語帶戲謔。

「我當你的助手啊,副閻王,怎樣?」閻王也戲謔道。

孫挺和林曉曉看向眼中閃著火花的二人,忍不住在心裡嘀咕道:此二人必有姦情!

豪門閃婚,小蠻妻太迷人 「咳咳,孫挺,你先帶林曉曉回赤陰丨洞,和婪夢匯合,然後把被耳中人和應聲蟲困擾的市民帶到一個封閉的大房間里,把吃了訛獸肉的市民帶到另一個封閉的大房間里,不過,給這個房間準備許多垃圾桶、紙巾以及清水。」蕭瓚向孫挺吩咐著接下來的事情。

「好的,那大神你什麼時候跟我們匯合?」孫挺問道。

「你安排好了就吹簫

,我還有事和閻王商談。」蕭瓚說道。

隨後,孫挺就帶著林曉曉離開了,當然,是在陪著林曉曉又在冥界里逛了一圈后。

「以後,鬼王里就要少一個白公了吧?」蕭瓚問道。

「是呀,白公做了這麼多的錯事,已經沒有資格再當鬼王了。」閻王無奈道。

「那就找個人來代替白公。」蕭瓚突然說道。

「什麼意思?」閻王看向蕭瓚,有些莫名。

「白公是旱魃最信任的朋友。」蕭瓚看向閻王,說道。

「哦…我懂了,找個鬼差偽裝白公,依舊在人間遊盪,當旱魃看到他后,自然會想去接近他,而當她接近假白公之時,就是我們抓到旱魃之時。」閻王虛著眼睛,一副瞭然的樣子。

「嗯,既然旱魃喜歡下棋,我們就陪她一起下好了。」蕭瓚笑了笑,只是笑容不達眼底。

「熙子現在還好吧?」閻王關切道,他也知道了雲熙子在吸收了蕭瓚身上的屍氣后,變成了殭屍的事情。

「好些了,只是,屍氣不除,她就只能呆在天界。」蕭瓚凝眉道。

「哎,你說封印她胎記的人會不會是旱魃?」閻王問道。

「如果是以前,我不會懷疑她,但現在,我覺得一定是她,只是,我不知道她為何要封印熙子的胎記。」蕭瓚無奈道。

「老弟啊,放心,我遲早會幫你找到旱魃的,這也算是我欠熙子的。」閻王拍了拍蕭瓚的胳膊,說道。

「咳,我有件事想問你?」蕭瓚說道,面色似乎透著些尷尬。

「怎麼了?」閻王疑惑道。

「你..何時喜歡上的我?」問完后,蕭瓚就把臉調向了另一邊。

「納尼?我什麼時候喜歡你了?」閻王吃驚道。

「你..你不喜歡我,幹嘛綉咱倆賞月的十字綉?」蕭瓚尷尬地問道。

「咳,那..那是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啊!除了祁連那個老傢伙,我就和你關係最好,可是祁連那傢伙成天都在睡覺。你別看我堂堂一個閻王,管著碩大一個冥界,但是我敢和下屬交朋結友嗎?那不是要亂套啊!」閻王激動地說道。

「哦,老傢伙已經醒了,前幾天還在問你的情況。」蕭瓚淡淡地說道。

別看此時蕭大神表面雲淡風輕,但內心的尷尬已經要溢出地府了。

我怎麼會去問一個男人喜不喜歡自己omg

「那等我忙完這陣就去找他喝酒,哎,地府的事情實在是太雜亂了。」閻王嘆氣道。

看著閻王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心上,蕭瓚也就放心了,也就不再擔心自己的菊花不保了。

從那之後,閻王殿里便多了一個近身伺候閻王的鬼差小白,他人如其名,面色蒼白,長期戴著一頂鴨舌帽,穿著黑色的衛衣,就像個說唱歌手似的,一點也不像鬼差。

他除了只跟閻王和小楠說話外,對其他人都是愛理不理的,所以,大家也都和他保持著距離,覺得他心高氣傲,難以接近。

而鬼王「白公」在修養了一段時間后,又重新在人間遊盪了…… 另一邊,陳瀟也根據失蹤人口信息網,找到了失蹤多時的蜀都音樂學院大二的女學生明真。

經過王磊的分析,明真的照片和女真道姑本人的相似度達到了90%以上,所以,這個失蹤的明真很有可能就是被旱魃上身的女真道姑。

只是,好好的一個大學生,怎麼就變成道姑了呢?

在和孫挺他們匯合后,王磊和陳瀟才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原來,女真道姑也是個偽造的身份。

旱魃如果不當女妖了,去當演員肯定會紅,演技分分鐘秒殺某冰某b嘛!

最後,王磊便聯繫了蜀都音樂學院的領導,讓他們來認屍,順便借用一下他們那兩間大教室。

「怎麼治病不在醫院,要來大學啊?」一個被耳中人困擾了許久的中年大媽說道。

她前段時間和家人去了趟青城山,在泰平吃過一次午飯後,回來就發現耳朵里突然多了個小人,沒事就喜歡和她嘮嗑。

剛開始,她還覺得挺有意思的,但漸漸的,小人的話就越來越多了,還不分白晝地說,把自己煩得來吃不好也睡不好,差點就神經衰弱了。

還好,大媽喜歡跳廣場舞,每次跳廣場舞的時候,小人就不開腔了,似乎在享受著廣場舞音樂帶來的歡樂氛圍。

所以,只要小人開始煩她,她就會跑出去跳廣場舞,久而久之,大媽不僅沒有被小人逼瘋,廣場舞還越跳越好了,身體也更加強健了。

不過,當聽說可以去除耳朵里的小人後,大媽想都沒多想就來了,畢竟,有個怪東西在耳朵里,始終是個定時丨炸彈,特別是在聽說很多人都被這個怪東西給逼瘋后。

「管他在哪兒,只要能把我喉嚨里的這個妖怪給弄走就行了。」一個中年大叔說道。

「管他在哪兒,只要能把我喉嚨里的這個妖怪給弄走就行了。」另外個尖聲尖氣的聲音馬上重複道。

「看吧,是不是很可惡!」一聽到那個聲音,大叔就很生氣地說道。

「看吧,是不是很可惡!」

「算了,我閉嘴!」大叔無奈道。

「算了,我閉嘴!」

「額,確實挺煩人。」看到大叔說一句就被重複一句的無奈模樣,大媽點了點頭,說道。

而比這間大教室小一些的教室里,正上演著我誇你漂亮,你誇我年輕的戲碼。

「哎呀,薛姐姐,你也來啦,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陳媽媽看到薛阿姨后,就走了過去。

「不知道嘛,不過,應該不是壞事吧。哎,陳妹妹,你的白頭髮好像又少了,感覺還新長出不少黑髮來。」薛阿姨誇張地說道。

「是嗎?我也覺得你又年輕了。」陳媽媽也笑著說道。

「老太婆。」一個滿頭白髮的大爺瞅了薛阿姨和陳媽媽一眼后,就小聲嘀咕道。

「說誰呢?」陳媽媽耳尖,立馬就聽到了。

「哎呀,我說兩位妹妹,真是年輕又漂亮!」大爺隨即改口,連神情也變得恭維起來。

「哈哈,我也覺得您長得挺帥的。」薛阿姨大笑道。

「糟老頭子一個。」一轉身,薛阿姨就小聲對陳媽媽嘀咕道。

「是呀,你瞧他走路的樣子,背都打不直了。」陳媽媽也小聲地說道。

看著滿屋子的謊話精,孫挺揉了揉眉心,決定出去透口氣。

「大神,你來啦!」看到蕭瓚出現后,林曉曉就朝他揮了揮手。

「嗯,人都到齊了?」蕭瓚瞟了一眼大教室里的那些人群,問道。

「至少到了80%,謊話精那邊您快點吧,我真是受不了了,當面笑嘻嘻,轉身媽媽丨逼,簡直是不利於共建和諧社會啊!」孫挺說道。

「你是怎麼騙他們過來的?」蕭瓚好奇道。

「怎麼是騙呢?這叫善意的謊言!我在拿到他們的電話后,就讓大黃一個一個打給他們,說為了回饋他們對真真兔肉的一貫支持,所以特別邀請他們來這裡,參加一個答謝活動。」孫挺說道。

「嗯,進去吧。」說著,蕭瓚就帶著孫挺他們進入了謊話精們所在的大教室里。

「咦?沒看到黃老闆啊!」在看到蕭瓚他們后,有人就說道。

「咳咳,大家好,黃老闆現在正在忙,一會就趕過來,現在啊,我們真真兔肉推出了一款新品,想請大家現場試吃。」說著,孫挺就安排林曉曉他們,將蕭瓚製作的藥丸,一顆顆地分發給了大家。

「什麼東西啊?黑漆漆的,像大鼻屎一樣。」有人拿到藥丸后,就開始質疑了。

「大神,你做藥丸的時候為什麼不注意一下外形啊,至少,至少要做的讓人有食慾才行啊!」孫挺著臉,說道。

「你行你來啊!」蕭瓚冷言道。

「咳咳,這不是不行嘛!」孫挺弱弱地說道。

「這只是雛形,大家先試試味道啊!」林曉曉一邊分發藥丸,一邊安撫著眾人。

「唔..味道還行,聽清涼的,有點像薄荷,但是沒那麼澀口。」有膽大的已經把藥丸吃進去了。

聽到這話,其他人也不疑有他地將藥丸吃了進去。

「大神,到底是什麼葯啊,吃了真有用?」孫挺好奇道。

「洗胃的,只是加了點薄荷,把原本的味道掩蓋了。」蕭瓚說道。

「額,洗胃的話,醫院也可以啊,而且,他們早就把訛獸的肉消化完了啊!」孫挺撓了撓頭,有些迷糊。

「訛獸肉里的精華已經通過他們的胃,融進了身體的靜脈和血液里,再通過經脈和血液,遊走到了他們的大腦里,所以,吃了這個藥丸,會將存在他們大腦里的訛獸肉精華再次吸食到胃裡,然後徹底吐出來。」蕭瓚解釋道。

「哦…這就相當於高級洗胃嘛!」孫挺補充道。

「那幹嘛還要讓那麼多醫生在外面守著呢?」王磊好奇道。

「因為一會他們會吐得來胃出血。」蕭瓚淡淡地說道。

「嘔…」

藥丸開始起作用了,那些人一個接一個地開始嘔吐了,只見他們吐出來的都是些粉白色的泡沫,泡沫中還夾雜著血絲。

整個大教室里都充斥著人們的嘔吐聲,以及濃重的腥腐之氣。

「嘔!我受不了了,再看下去,我也要吐了!」說著,林曉曉就捂著嘴跑了出去。

「看來,那丫頭看的那些喪屍片和恐怖片絲毫不起作用啊!」陳瀟看著林曉曉絕塵而去的背影,忍不住打趣道。

「曉曉的腸胃不太好。」王磊說道。

「他們,他們都吃過我那些姐妹的肉嗎?」小黑站在陳瀟的身旁,怯怯地問道。

「恩,不過,他們也不是故意吃的,你看他們現在多慘啊!」陳瀟攬住小黑的肩膀,說道。

「嗯,那大黃呢?他會怎樣?」小黑又問道。

「他自然會得到法律的制裁,不過,我會想辦法讓他一直呆在牢里的。」孫挺說道。

雖然大黃殺的不是人,但那些訛獸也是無辜的生命,她們並沒有做過傷害人類的事,卻慘遭人類殺害,並被人類吃進腹中,屍骨無存,所以,大黃做的事情,比殺人犯還惡劣。

「好了,讓醫生進來吧,去另外間教室。」看著那些人吐得差不多了,有些已經暈了過去,蕭瓚便帶著其餘幾人走進了更大的那間教室里。

「咦,不是醫生啊?」看著身穿黑色風衣的蕭瓚走進來,眾人都感覺有些奇怪。

蕭瓚並不理會他們,而是讓孫挺將大門緊閉,隨後,再取下玉簫,輕輕吹啟。

玉簫的聲音悠遠而清揚,就像林中的溪水,沁人心脾,讓人感覺置身於叢林深處,感受著大自然給予的恬靜和美好。

漸漸的,一些小黑點兒就從那些人的耳朵里和嘴巴里跳了出來,像跳蚤似的,逐個跳到了蕭瓚的面前,並在他的身邊聚集,似乎在認真地聆聽著他吹奏出來的美妙旋律。

當那些耳中人和應聲蟲全都聚集在蕭瓚的身邊后,蕭瓚便停止了蕭聲,並喚出了幽冥之火,將那些小怪物們少了個精光。

隨後,那些人慢慢地清醒過來,就像睜著眼睛睡了一覺似的,感覺全身都得到了放鬆,整個人都變得神清氣爽起來。

「咦..耳朵里好像沒有聲音了。」

「咪咪咪嘛嘛嘛,也沒有人學我說話了,哈哈哈,我又可以去參加唱歌比賽了!」

當人們完全清醒過來后,就發

現困擾他們許久的耳中人和應聲蟲都沒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