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鄭欣攻擊之下的轟鳴之聲還沒落下,一隻金色的大手便是橫空落下,拍在了結界之上,正是徐離子益的攻勢緊隨其後。


「咔嚓……」手掌落下之際,那本就即將破碎的結界,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轟然碎裂,化成道道的華光,蘊含著驚人的大道神則飄散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碎了!」龍傑等人看到那破碎的結界,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龍皇境的結界碎了,那麼那幾名老祖無非就是砧板上的肉而已,他們自信,能夠將這幾名聖祖徹底留下來。

轟鳴之聲不絕,萬凌空,陳戰鏢幾人的攻勢緊隨其後,同六名老祖的武技再次碰撞在了一起,使得六名妖域聖祖臉色更加蒼白起來。

「怎麼辦!」幾名聖祖徹底心慌了,彼此對視在一起,雖然剛才的鄭欣等人的攻勢被他們擋了下來,但是卻也是讓他們消耗頗大,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有一種死亡的危機。

「都去死吧!」龍傑渾身金光閃動,張口一噴,無盡的皇道龍氣,化成九天真龍,嘶吼中帶著陣陣的龍威,盤旋在龍傑的頭頂之上,彷彿朝拜著他們的皇者一般,被龍傑催動起來,朝著六名老祖,震殺而去。

「完了!」六名老祖看著那如同實質一般的九條真龍,多少年都沒有過的生死危機,瞬間侵蝕在他們的心神之中。

眼下幾名老祖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之上,面對氣勢滔天的九條真龍,讓他們感覺到一絲絕望。

「吼……」龍威浩蕩,眨眼之間,九條由皇道龍氣匯聚的真龍便是轟然而至,衝到了幾名老者的身旁。

然而,就在九條真龍即碾壓在幾名老祖身上的時候,一隻金色的鳳凰,從虛空之中猛然飛出,金色的翅膀,扇動起來,捲動起無邊的風雲,降臨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金色的鳳凰,如同一尊王者一般,擋在了劉明妖域聖祖的身前,同九條皇道龍氣的真龍搏殺在了一起,最終相互抵消,化成道道的氣浪,席捲在了星空之下。

「鳳族?」龍傑眉頭微微一皺,目光帶著凝重看向金色的鳳凰飛出的虛空,輕聲開口。

「嗡……」嗡鳴回蕩,強大的威壓席捲在了洛天等人的身上,讓洛天幾人心神瞬間一凝,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種莫名的恐懼。

虛空裂開,狂暴的氣息,從虛空之中飛出,兩名老者臉上帶著冰冷,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雙眼在洛天幾人身上掃視了一翻,最終將目光放在了洛天的身上。

「鳳祖!」妖皇鏡下受到重創的幾名妖域老祖看到來人臉上露出大喜之色,之前龍傑的攻勢幾乎已經讓他們心生絕望,沒想到,關鍵時刻鳳族的老祖趕了過來。

兩名老者打量著洛天幾人的同時,洛天也是打量兩名老者,其中一名洛天是見過的,正是現在鳳族的老祖,而另外一名老者,洛天則是沒有見過,不過在洛天見到老者第一眼,便是心中暗道不妙。

老者身軀佝僂著,身上散發著一種腐朽的氣息,兩個眼眶深陷進去,行將就木,彷彿日落西山了一般,這種氣息洛天有些熟悉,與當初神族為了殺他請出的兩尊底蘊身上的氣息別無他二。

「他是鳳長鳴!上一紀元的強者,鳳長鳴!」龍傑輕聲開口,雙眼死死的盯著鳳族老祖身旁的那名老者,目光看向了洛天。

聽到龍傑開口,洛天幾人的眼神頓時凝重起來,目光中帶著驚駭,看向那名天空之上,乾癟的老者。

鳳長鳴,這個人洛天他們沒有聽說過,但是上一紀元這個詞,卻是足以經表達老者那恐怖的輩分。

「與凌雲之主孟凌雲前輩一個時代的強者!」洛天嘴角抽搐起來,心中暗自震驚對方存在的時間太過悠久了。

「這就是你們將我請出來,要擊殺的鳳族大敵?」風長鳴聲音嘶啞的開口,彷彿很久沒有說話了一般,目光看向之前被洛天幾人打的狼狽不堪的六名聖祖。

「你們也真是廢物,六個人被幾個晚輩打成這副模樣,我若是再晚來一步,你們都要被人打的形神俱滅了,還真是給妖域丟人!」風長鳴繼續開口,呵斥的六名老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這個時代變了么?」老者目光深沉,看向虛空,感受到了天地法則的變化,與他們一時期不太一樣,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小傢伙,出來吧,別躲躲藏藏的了!」老者臉上露出不屑之色,沖著虛空之中開口。

「前輩如此德高望眾的身份,相信不會與我們這些晚輩一般見識吧!」有些佝僂的身影從虛空之中邁出,一身紫衣的貂元山臉上露出凝重之色,站到了洛天等人的身旁。

洛天幾人嘴角扯了扯,貂元山如此年紀,卻是被人稱為小傢伙,實在是讓他們有些接受不了。

「幽冥鬼貂一族?」那名鳳長鳴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目光看向貂元山,目光之中帶著審視之意。

「貂行天那個老東西是在自封,還是已經死了?」鳳長鳴明顯很是了解幽冥鬼貂一族。

「恩,先輩貂行天一直沉眠在我貂族祖地之中!」貂元山點了點頭,沖著老者躬身施禮。

「你走吧,這幾個小傢伙,你保不住!」鳳族老者顯然是顧忌貂元山身後的貂族底蘊,不想讓貂元插手此事。

「晚輩若是非要將這幾個小子保下呢?」貂元山臉上依然帶著恭敬之色,不過話音卻是堅定無比,沒有絲毫的退讓之意。

「呵呵,在我面前,你認為你有能力保下這幾個小子么?貂行天不出來,以你自己的實力,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如此說話!」鳳族老者目光一冷,看向貂元山的目光也是變的不善起來。

「保不保的住,還要試試才知道啊!」貂元山臉色依然凝重無比,紫色的長刀出現在了貂元山的手中。

「現在的年輕人啊,就是狂啊!你的先輩貂行天當年也是如此,不得不說,你們幽冥鬼貂一族都是膽大包天之輩啊!」鳳長鳴臉上露出一絲感嘆,目光看向貂元山。

與此同時鳳長鳴臉上也是露出冰冷,他的時間有限,既然已經出世,那就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希望,不能白白的出來。

想到這,鳳長鳴伸手一點,無盡的火焰在鳳長鳴的手中點出,朝著貂元山的方向飛去。

「冥域動亂將近,咱們卻是在這裡自相殘殺,消耗妖域的實力,這些人都是當世天驕,死傷一個,都是九域的損失,恕晚輩冒犯了!」貂元山臉色難看,面對紀元中期的大能,貂元山知道自己沒有絲毫勝算,但是還想儘力一搏,保下洛天幾人。

貂元身身形閃動,腳踏幽冥鬼步,如同瞬移一般,超越了時間,消失在了原地,閃避起來。

「幽冥鬼貂的幽冥鬼步果然獨步九域堪稱速度之最,但是現在的你還是紀元初期,即使我即將消逝,你依然不會是我的對手!」鳳長鳴臉色冷漠,絲毫沒將貂元山的話放在心生,十指連動,數不清的火焰長龍在鳳長鳴的手中飛出,朝著貂元山襲殺而去。

貂元山看到那數不盡的火焰長龍,臉色頓時難看起來,腳下產生強大的波動,不斷的閃避著那幾乎將整個星空都籠罩起來的火焰長龍。

「該死!」貂元山心中暗罵,但是他也知道,風長鳴是不想要自己的性命,只是想將自己困住,否則自己根本就抵擋不住鳳長鳴的攻勢。

紫色的長刀,爆發出驚天道芒,轟然暴漲,被貂元山劈出,斬斷的大片的火龍,但是卻是依然還是被幾條火龍給纏繞在了周身,火龍瞬間收縮,強大的紀元之力,瀰漫在貂元山的周身,火焰化成道道的符文,遊盪在貂元山的身軀之上。

「嗡……」封印之力傳出,下一刻,貂元山便是被火焰包裹起來,停下了快速運轉的身形。

「給我開!」貂元山大喝,乾枯的身軀爆發出無窮的力量,一條條符文在貂元山的身上崩滅,化成滾滾的火焰飄蕩在星空之下。

「這點時間足夠了!」風長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並沒有阻止正在擺脫自己封印的貂元山,而是將視線放在了洛天幾人的身上,火紅色的大手凝聚而出,紀元之力是超越了聖力的存在,帶著恐怖的壓力,朝著洛天幾人鎮壓而去。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貂行天下

火域星空之下,火紅色的大手,毀天滅地一般,鎮壓星空,如同一道流星,帶著強大的威壓朝著站在一起的洛天等人鎮壓而去。

「完了,完了!嗎的,我們這就被人一鍋端了!」鄭欣,徐離子益等人臉上露出絕望之色,看向那鋪天蓋地的大手,大聲叫喚起來。

紀元中期發出的攻勢,別說是他們,就連紀元初期都要感到絕望,那是本質上的差距。

洛天臉色也是難看無比,身上感到陣陣的壓力,行動都是受到了限制,彷彿身上背著一座大山一般,呼吸都有些困難起來。

洛天雖然逆天,即使面對半步紀元,自己都有一戰之力,紀元初期若是不太強大的話,洛天或許有著逃走的本事,但是面對紀元中期,那是真的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等級上相差太多了。

「給我破!」貂元山仰天大吼,紫氣布滿了整個星空,身上的火焰符文全部崩滅,與此同時,貂元山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原地,如同瞬移一般,站在了洛天幾人的身龐。

紫氣東來大術被貂元山催動,貂元山臉上露出一絲瘋狂之色,浩蕩的紫氣凝聚出一隻紫色的大手,朝著風長鳴的攻勢迎去。

「咔嚓……」下一刻,紫色的大手轟然破碎,貂元山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目光深沉無比,看著那火紅色的大手降臨在了自己的身上。

「擋下!」被貂元阻擋了一下,風長鳴的攻勢明顯威力小了許多,但是卻是依然滔天,讓洛天等人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洛天連忙催動龜甲陰魚,升到了眾人頭頂之上,化成一條黑色的陰魚,遊盪在星空之下,朝著那火紅色的大手沖了過去。

嗡鳴四起,黑色的魔魚,依然還是小巧無比,但是爆發出的吸力卻是強大無比,如同一道黑洞一般,黑色的漩渦陡然升起,將火紅色的大手吸收進了黑色陰魚的腹中。

「他嗎的!」器靈陰魚,在黑色的空間之中破口大罵起來,身影彷彿暗淡了許多,用紀元境強者煉製的骨架,都是產生了陣陣的裂痕。

「洛天,你小子竟然碰到了紀元中期,我草!你特么到底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讓如此大能追殺你,紀元中期在神魔之主那個年代,都是頂級的強者了!」器靈陰魚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

「沒幹嘛,就是宰了他們一族有望證道的聖子而已!」洛天通過神念,傳遞進器靈陰魚的空間之中。

「尼瑪!」器靈陰魚嘴角有些抽搐起來,不過卻只是虛影抽搐而已,沒想到洛天這麼猛,直接宰了一個有望證道的聖子。

「雖然有點坑,但是我喜歡你的做法,證道聖子,當年的神魔之主也是宰過幾個,只有當世無敵,才可能最終邁出那一步,殺的好!」器靈陰魚沖著洛天傳音,聲音之中帶著鼓舞之意。

「別說那沒用的了,這紀元中期有沒有辦法幹掉!」洛天心中有些焦急,沖著器靈陰魚再次傳音,希望這個跟隨過紀元之主的半件紀元之寶能夠想出個辦法來。

「沒有,若是我和陽魚合力,發揮出神魔道圖的三分之二的威力,這個紀元中期,直接會被我們兩個震殺,不過如今就我老哥一個,剛才抵擋那一下,已經讓我消耗不少了,我頂多還能抵擋兩次而已!」陰魚器靈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

「草,和著您跟我在這白話了這麼半天,一點用都沒有!」洛天有些無語,忍不住破口大罵了一聲。

「沒有辦法,小子證道之路多敵人,當年的神魔之主也是有著無法反抗的敵人,不過最終卻是證道,證道紀元之主,不止需要實力,同樣運氣也很重要啊!」器靈陰魚沖著洛天傳音。

「……」洛天徹底無語了,不想跟這個器靈陰魚繼續廢話,目光再次看向的站在不遠處的風長鳴。

「洛天,殺我玄孫鳳九天,斷了我鳳族崛起之勢,今天誰來了都保不了你!」鳳族老祖臉上露出瘋狂之色,看著站在那裡的洛天幾人,大聲開口。

其他幾名之前被洛天幾人差點打的形神俱滅的聖祖,臉上也是露出譏諷之色,等待著風長鳴出手,將洛天直接拍死。

「半件紀元之寶,沒想到你的機緣竟然如此大,得到了半件紀元之寶!」風長鳴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隨後輕聲感嘆。

「那隻小貂,你確定還要跟我做對么?若是再執迷不悟,就別怪我不客氣,直接將你也一起收拾了!」風長鳴高高在上,雖然洛天幾人有著半件紀元之寶,但是若是光靠洛天催動的話,還不足以對他造成威脅,更何況,他身後還有著妖皇古鏡,真正的紀元之寶。

「前輩,你來掌控陰魚,有幾分把握,護住我們逃走?」洛天臉色難看,沖著站在眾人身旁的貂元山傳音。

「一成都沒有,你沒看見他們還有妖皇鏡么!」貂元山回應,擦了擦嘴角的紫色鮮血,身上的紫氣再次瀰漫起來,目光凝重的看著已經凝聚起下一次攻擊的風長鳴。

「是的!」貂元山臉上露出堅定之色,看向鳳長鳴,心中有些後悔,應該請出一尊幽冥鬼貂一族的底蘊,他怎麼也沒想到,鳳祖殺洛天的心如此之重,竟然將鳳族的底蘊召喚出來。

「好,既然你執意送死,那我也只能不顧一域之情,將你也擊殺了!」風長鳴臉上帶著冷漠之色。

火紅色的大手,再次凝聚而出,比起之前的威勢更加驚人,即使是貂元山都是感覺到了恐怖的壓力,顯然風長鳴已經下了決心連同貂元山一同擊殺。

「前輩,你帶著龜甲陰魚離開,等到你修為有成之時,為我們報仇!」洛天沖著貂元山傳音,聲音之中帶著焦急。

「傻小子!我一把老骨頭,不值錢,今天我就是死在這,也要護得你們周全!」貂元山眼中露出凜冽之色,沒有絲毫退避之意,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顯然已經做好了拚命的架勢。

「貂行天下!」貂元山伸手一點,紫氣浩蕩,化成陣陣奇怪的符文融入進貂元山的身體之中,使的貂元山那蒼老的身軀轟然爆發期來,氣息不斷攀升,眨眼之間,便是無限接近紀元中期。

「嗯?」風長鳴臉色一變,隨後臉上露出一絲凝重,目光看向貂元山氣息的攀升,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貂族的禁忌之術?」風長鳴輕輕的搖了搖頭,看著那氣息滔天的貂元山,輕聲嘆息了一聲。

「來吧!」貂元山整個人的氣勢都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站在貂元山身旁的洛天幾人,心中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禁術一詞,就彷彿一個禁忌一般,如同神族的天神盪九天,就是極盡升華之後,徹底消逝。

「你們先走!」貂元山臉上露出瘋狂之色,如此狀態的他也支持不了多長時間,只能拼力一搏,給洛天幾人迎來逃走的時間。

「沒到紀元中期,終究還是不行!」風長鳴臉上冷芒閃動,他同樣也是時間不多,每動一次手,消耗的便是越是越快。

貂元山頭頂之上懸浮著陰魚龜甲,毫無畏懼之色,朝著風長鳴殺去,陰魚龜甲再次化成,一條黑色的小魚,彷彿反補一般,吐出陣陣的黑氣,灌輸進貂元山的身體之中。

風長鳴沒有動用妖皇鏡,而是徒手,朝著貂元山迎去,兩人化繁為簡,徒手硬捍,轟鳴之聲不斷的在星空之下響起,打到了虛空之中,速度快到了極致,即使是洛天都感受不到兩人的攻擊速度。

「洛天,我們走么?」鄭欣,古雷等人,臉上露出一絲唏噓之色,知道貂元山這是用命來給他們換來的逃生的機會。

「走不掉!」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知道他們已經無處可去,若是真的貂元山敗亡,他們即使逃回通天山,也會給通天山帶來災難,一名紀元中期的底蘊足以滅殺火域所有的強者了。

「既然走不掉,那就將那些人全部擊殺!」洛天眼中冷芒閃動,看向妖域的幾名聖祖,殺意在洛天的身上緩緩的升起,身形閃動,朝著鳳族的幾名老祖殺去。

「嗎的,拚死一個夠本!」鄭欣幾人也是身形閃動,朝著幾名聖祖沖了過去。

但是就在幾人剛剛動身之際,虛空頓時炸裂起來,兩道狼狽的身影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

貂元山衣袍染血,整個胸口都是塌陷了下去,但是身上的氣息卻是依然衝天,陰魚龜甲之中流動著陣陣的烏光修復著貂元山的傷軀。

另外一邊,風長鳴也是好不到哪裡去,兩隻手臂彷彿被人硬生生的撕扯掉了一般,臉色也是同樣蒼白無比,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沒想到,你也是如此驚艷,假以時日必然會進入紀元中期,甚至是後期,本不想動用妖皇鏡,但是你那半件紀元之寶,的確有些棘手,還是快速的解決掉你吧,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風長鳴輕聲開口,伸手一抓,妖皇古鏡爆發出陣陣的光芒,出現在了風長鳴的頭頂之上。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天宮對妖鏡

四聖星域的星空之下,風長鳴站在那裡,如同一座高山一般,讓洛天等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蒼老的雙手眨眼之間便是恢復了過來,伸手一揮,華光閃動,妖皇古鏡瞬間便是出現了鳳長鳴的頭頂之上。

「妖皇古鏡,妖域至寶,沒想到有一天竟然會沾染上妖域之人的鮮血!」風長鳴臉上露出一絲感嘆之意,伸手一點,漫天的火焰融進了妖皇古鏡之中。

「嗡……」嗡鳴響起,火焰融入進古鏡之時,整個古鏡便是爆發出陣陣的波動,彷彿緩緩復甦了一般,耀眼的光芒猛然爆發,使得洛天等人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因為若是再耽誤一會兒,他們感覺自己的雙眼會被那強烈的光芒照瞎。

「滋……」陣陣的白煙在洛天幾人的身上升起,肉身也是隨之開始升騰起來,彷彿要被煉化了一般。

「我也是妖域之人,自然我也能夠催動妖皇鏡!」貂元山冷哼一聲,伸手一揮,漫天的紫氣,分散出來,將洛天幾人護了起來,同時大部分的紫氣化成道道的符文被貂元山打進了妖皇古鏡之中。

「但是,你終究還是晚輩啊,怎麼能夠比我熟悉妖皇鏡!」風長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拍,整個古鏡再次震動起來。

「這!」貂元山臉上露出震動,目光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因為感知之中自己打入古鏡之中的紫色的紀元之力,彷彿泥牛入海一般,失去了感應,使得貂元山,無法催動。

「去吧!該結束了!」鳳長鳴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冷漠,顯然如今風長鳴的耐心已經到了頂點。

「轟……轟……轟……」妖皇古鏡轟然暴漲起來,將所有人籠罩在了古鏡的光芒之下。

下一刻,火焰滔天,蒼白的火焰在古鏡之中爆發而出,帶著極致的煉化之力,瞬間便是將整個古鏡籠罩的空間覆蓋起來。

「該死!」貂元山的臉色徹底難看起來,飛身而起,催動起黑色陰魚龜甲,來到了洛天幾人的身前。

黑色的龜甲吞吐出浩蕩的烏光,將洛天眾人籠罩起來,使得幾人與那攜帶著強烈的煉化之力的火焰隔絕起來。

「呼……」古雷,鄭欣幾人大口的喘息著,就連洛天和龍傑也不例外,眼中露出驚恐之色,看向那被龜甲隔絕在外的恐怖火焰。

「這火焰絕對要比當初在火域深處遇到的黑色火焰要強上太多!」剛剛只是接觸了一會兒,洛天便是感覺到了火焰的恐怖,整個肉身都是跟著那恐怖的溫度,被煉化了不少。

「增幅,有著妖皇鏡的增幅,使得風長鳴的本命火焰已經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貂元山臉上露出凝重之色,沖著洛天等人開口。

「完了,完了!尼瑪的碰見了真正的紀元之寶,我感覺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這火焰太他嗎恐怖了,我感覺我都特么都快被煉化了!」器靈陰魚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里再次響起。

洛天心中也是焦急無比,思量著如何才能應對這恐怖的火焰,不過,隨後洛天彷彿感應到了什麼一般,心神一動,眼中露出一絲期待之意。

「我們的援兵到了!」洛天沖著眾人開口,讓眾人的眼神一亮。

「遠古天宮!」幾人的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他們自然知道,洛天還能勾動遠古天宮,這件真正的紀元之寶。

「貂元山?絕望了么?這就是與我鳳族做對的下場,當年的龍族又是如何?最終不還是沒落了么!」鳳族老祖站在鳳長鳴的身旁,張狂的大笑起來,肆無忌憚。

龍祖聽到鳳祖的話,臉色變的難看起來,鳳祖的話如同一根利刺一般扎進了龍祖的心中,對方如此不把龍族放在眼裡,讓龍祖的臉色徹底陰冷了下來。

「呵呵,當年若不是你們陰謀算計,龍域主又怎麼會喋血,你們以為你們做的密不透風,能夠瞞住妖域之人,但是又怎麼能夠瞞得住我!」貂元山臉上帶著冷笑,如同看待白痴一般,看向龍祖,這些年龍族實在是沒落了太多了,連該有的驕傲都沒有了。

「知道了,又怎麼樣,今天你就要死了!等我們回到妖域,再將你那個廢物孫子解決掉,你又能如何!」鳳祖臉上帶著冷漠,彷彿露出了本性一般,臉上露出猙獰之色。

「你們殺了龍族?」風長鳴轉過身,目光威嚴的看向鳳祖,眼中帶著審視之意。

「我們沒有動手,是那條龍自己蠢,中了冥域的埋伏而已!」鳳祖臉上帶著一絲恭敬之色,沖著風長鳴開口。

「若不是你們泄露消息給冥域,龍祖大人會被埋伏么?」貂元山站在火焰之中,沖著鳳祖呵斥。

「妖域聖城八族,不得自相殘殺,沒想到我們自封了這麼多年,聖城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風長鳴臉上露出一絲悲涼,輕輕的搖了搖頭。

「老祖宗,鳳族崛起已經勢不可擋!」鳳祖臉上帶著恭敬之色,沖著鳳長鳴開口。

「罷了,反正我也是要消散之人,你願意怎麼做就怎麼做吧!」鳳長鳴搖了搖頭,心中頗有些不是滋味,如今的八大聖族,與他們當年真的是相差太多了。

龍祖臉色難看起來,站在幾名聖祖的身旁,幾人很有默契的將龍祖給圍攏了起來,目光中帶著冷淡,既然鳳祖已經把話都挑開了,顯然就已經決定對龍祖出手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