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此刻。


四周弟子,都是一片嘩然。

顯然,他們也是剛剛,才知道這個消息。

而,就在這時。

人群中,分出了一條路來!

一道素袍人影,緩緩走了出來,面色淡漠!

宛若,高高在上俯瞰一般。

「掌門大人!」

「師傅!」

四周,站在兩旁的弟子,都是面帶恭敬神色開口。

那名中年男人,緩緩站住。

他,名為嚴隨風,正是雁盪古派的掌門人!

而,此刻。

嚴隨風眸光冷漠,看向了地面上,成為屍體的封修。

「人,是你殺的?」

他的聲音中,帶着冷戾氣息,不帶絲毫感情。

丁一面色凝重,緩緩止住腳步,「貴派包庇丁某的生死仇敵,本來還是好言好語,奈何他卻是讓在下……滾!」

「且,貴派長老一次次出手,招招狠辣,是想要置我於死地!」

「無奈之下,只能下此狠手。」

而,此時。

嚴隨風,眸光冰冷。

「既是你殺的,那就……以命相抵!」 [:]當太後娘娘疾步走回來的時候,雲拂曉身邊已經圍了不少人,華宸妃正指揮宮人請太醫的請太醫,準備轎攆的準備轎攆。

就連周靈也讓太後娘娘留下來的兩名嬤嬤檢查檢查,看有沒有動了胎氣。

太後娘娘飛快的掃了一眼,沒有看到血淋淋的場面,也沒有如期看到倒地的周靈,她驚訝的挑了挑眉,掃了一眼靠在李蘭懷裡,由桔梗拭擦傷口的雲拂曉,有點明白般求證道,「發生什麼事了?雲妃怎麼摔傷了?你們怎麼侍候的?」

桔梗立即跪在太後娘娘面前,語帶哭音的稟報,「回太後娘娘,請太後娘娘為我們娘娘做主,我們娘娘好心好意對周小主,周小主卻幾次三番的要對付我們娘娘,我們娘娘看在她服侍我們娘娘一場,在周2小主故意詆毀污衊我們娘娘的時候,也裝著不知道,還讓我們不要和她計較。說她宮女出身,在宮裡沒有地位,如果我們再和她計較,她怎麼在宮裡立足呢?怎麼的她也是從我們粹玉軒出去的,她能得寵也是我們粹玉軒的榮耀。」

說到這裡的時候,桔梗早已經淚流滿面,她抽噎了一下,摸去眼裡流出的淚水繼續道,「只是我們娘娘好心沒好報,我們娘娘大度不和她計較,她卻不放過我們娘娘,剛剛娘娘已經再三提醒她小心階梯,還從階梯上撿到一顆珠子,免得她踩到珠子滑到。」

李蘭聽了飛快的把雲拂曉剛剛讓她撿的珠子拿出來,呈給太後娘娘,「太後娘娘,就是這顆珠子。奴婢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珠子。啊,對了,這個珠子是周小主一株髮釵上的珠子,奴婢見過她戴過。」

郭嬤嬤上前接了過來,呈給太後娘娘,太後娘娘接過看了看,點點頭,「這樣的珠子確實用在髮釵上最多了,但是這也不能確定就是周小主的?」

「稟太後娘娘,可以請郭嬤嬤帶著這顆珠子到周小主那裡核實,如果是周小主的,請她向我們娘娘道歉,如果不是周小主的,奴婢願意受罰。」李蘭非常嚴肅的說完還重重的磕了一個頭。

旁邊周靈的臉Se巨變,她低垂著頭,藏在袖子里的手緊張的握緊。

她要怎麼挽回呢?

那邊桔梗等李蘭說完之後,也跟著重重的磕了一個頭,「太後娘娘,我們娘娘撿了珠子之後,周小主見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故意抓著我們娘娘的手往她身上推,故意栽倒,我們娘娘為了救她墊在她的身下,現在摔傷了。嗚嗚」

「我們娘娘這般為她,她卻這般對我們娘娘,我們娘娘真的好冤枉啊,太後娘娘,請為我們娘娘做主,還我們娘娘一個公道。」

「求太後娘娘主持公道還我們娘娘一個清白。」

李蘭和桔梗齊齊跪在太後娘娘面前,非常嚴肅的磕頭。

太後娘娘掌管宮務多年,可不是一個偏聽之人,她看向周靈非常公平的問道,「她們的話你聽到了,你有什麼話說?」

…7[:]。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

「你就是孩子的家長?」

正當霍司爵站在若若的病床前,看着那份病歷出神時,若若的主治醫生進來了,看到他,問了一句。

霍司爵放下病歷,點點頭:「是,孩子情況怎樣了?」

「孩子情況現在已經穩定下來了,這是她的驗血單,已經出來了,這個寶寶血型很罕見啊,是hb型,你和孩子媽媽,有一方是h型嗎?」

醫生遞了一張驗血單過來。

霍司爵愣了愣。

hb?

那女人是h血型,他是知道的,霍胤就遺傳了她的血型。

可是,這小丫頭居然是hb?

hb血型,從理論上來講,是父親b血型,才會很大可能生出這樣血型的孩子,那他不就是b型血?

鬼使神差的,他竟然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

「先生?你怎麼了?」

「……沒事,我知道了,她媽媽是h血型。」霍司爵收回了心神,有些悻悻然的把這張驗血單拿了過來。

這跟他有什麼關係?

世界上的男人何止千千萬是b型血,他真是腦子有病,才會冒出這麼荒誕的念頭。

霍司爵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了,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見也不早了,他便讓王姐先回去照顧另外兩個孩子。

而他,則待在醫院裏等著這小丫頭醒來。

「媽咪……」

小丫頭睡得便不是很踏實,那還能看見紅腫的眼帘上,時不時還會露出很委屈的樣子,癟著小嘴,帶着奶奶的哭腔。

在夢裏還在叫媽咪。

叫什麼叫,她都不要你了!

霍司爵忽然心情又有點煩躁,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堵在心口裏一樣,讓他難過得都喘不過氣來。

他其實很清楚,這一次,真的是很糟糕。

那女人,一直最放不下的就是孩子,曾經為了跟他搶他們,她拼了命也不放棄。

可是現在,她就這樣一走了之了,連孩子都不要了。

霍司爵盯着這個孩子,薄唇抿成了一條森白直線,許久,他坐在這孩子那張酷似她媽咪的小臉,連動都沒怎麼動過。

急診科里隔壁一對母女看到了,開始在那裏議論:「這個爸爸還真是難得了,今年都大年三十了,還一個人在醫院裏守着孩子。」

「是啊,現在的年輕男人,這麼有耐心的少了。」

「也許,不是爸爸,是舅舅。」年紀輕的女兒忽然提出質疑。

「這怎麼會是舅舅呢?這明明就是爸爸啊,你看這小姑娘的眉眼跟她爸爸長得那麼相似!」媽媽糾正自己的女兒。

不過,這樣的議論,很快,隨着這邊小若若醒來,她們就安靜下去了。

而一直在想着事情的霍司爵,也沒有聽到。

「醒了?有沒有覺得那裏不舒服?」

看到小丫頭醒來,這個男人倒是挺有耐心,他站了起來,湊到病床前就在這小丫頭面前彎著腰摸了摸她的小額頭。

小若若剛醒,那蒼白的小臉上還沒有恢復元氣。

但是,那雙玻璃珠似得大眼睛,看到了爹地后,確實馬上亮了亮:「叔叔,媽咪回來了嗎?我要媽咪。」

兩句不到,又是要找媽咪,而且,小奶音里還帶着哭腔。

霍司爵頓時就心裏一揪。

他凝思片刻,還是伸手將她從病床上抱了起來:「媽咪有點事,現在不能來,不過叔叔答應你,她很快就會來看若若的。」

「真的嗎?」

小丫頭被爹地抱在懷裏,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緣故,這一次,倒是沒怎麼抗拒了。

她伸出了小小的胳膊,也抱住了爹地的脖子。

霍司爵還從來沒有這麼抱過她,以前,因為嫌棄,要麼是用手拎着,要麼就是單手隨意抱,現在忽然被這軟綿綿的一小團這樣抱個滿懷。

突然,他竟是心裏生出了一種強烈的不甘。

這為什麼不是他的女兒?

半個小時后,父女倆離開了醫院,來到一家養生粥館。

「你想吃什麼?叔叔給你叫。」

「吃完了,我們就能見到媽咪了嗎?」被放下來的粉糰子,在大大的木椅子裏,還是固執的抓着這個問題不放。

霍司爵青筋有點突突跳。

但是,他還是忍了下來,然後繼續耐著性子哄這小丫頭:「當然,吃完了,我們才有力氣見媽咪,才能不讓她發現小若若生病了是不是?」

「……」

小丫頭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好像覺得爹地說得有道理。

於是父女倆點了東西,沒一會,那些點心和營養粥上來后,霍司爵先將那煲特意給這小丫頭熬的薏米紅豆粥,裝了一小碗放在她面前。

紅豆薏米,主要去濕,特別是對於她這種剛過敏的人,吃了也是很好的。

霍司爵也拿起了筷子,準備開吃。

可是,讓他一陣怔愣的是,這小丫頭白胖胖的小手將那碗粥抱了過去,下一秒,居然拿着手裏的小勺子,就在那粥里笨拙的一顆一顆把紅豆挑了出來。[]周明言被舒逸懟的啞口無言,氣得額頭上的青筋暴起,看起來憤怒至極。

他聽說秦書易送他車的事兒了,這件事已經在圈子裡傳的沸沸揚揚的。就像那個在大廳里撒潑耍渾的男人說的一樣,大家都說秦書易包養了個小白臉!

放著好好的周家少爺看不上,反過去包養一個酒鬼賭徒,這讓周明言顏面盡失,……

《重回九零當奶爸》第四十八章股價 幸虧此時零號身在種子空間的專屬房間里,不管他將自己折騰得多慘都能在下一刻瞬間恢復,雖然治療這些輕微的「傷勢」並不消耗獎勵點,但試驗時產生的劇痛肯定是無法避免的…

為了能儘快熟悉剛獲得的「蛛網發射器」,零號甚至還在商店裡購買了許多「墨盒」用來延長訓練時間。

直到零號勉強能使用「蛛網發射器」在一定的高度內安全地「盪鞦韆」,並且當他再也沒有把自己摔成「狗吃屎」時才深刻體會到蜘蛛俠的身體到底有多強大…

現在讓我們以上帝視角來瞧瞧蜘蛛俠的身體素質究竟有多麼恐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