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聞言,四個中年大漢頓時一怒,招呼了一聲,連帶著那兩個守衛頓時就向楊天撲去,六個中年人,其中四個已經抽出了手中的寶劍和佩刀,劍身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妖冶!六個人瞬間就將楊天包圍了起來。


「上!」其中一個中年大漢叫了一聲,其餘五人紛紛向楊天撲了上去,頓時,刀劍的碰撞聲接二連三響起,一道旋風般的聲音響起,楊天在六個人的右方,看著六個人打成了一團:「打夠了沒有,我在這呢!」聽得此話,六個人頓時停下了毆鬥,有些愣神地看著自己的右方,那裡,一個黑袍人正玩味的看著他們!

「操!幹掉他!」似乎是領頭的中年漢子,覺得臉上掛不住了,罵了一聲,然後便又一起沖了上去。看著率先衝上來的人,楊天不慌不忙,在這人舉刀之時,左掌伸出,打在了此人的手腕處,泛著寒光的刀頓時掉落在地,而這個中年漢子已經倒在一旁哀嚎了。其餘五人見狀,紛紛叫囂而來,楊天拾起掉在地上的刀,疾風步使出,在四個人的身上每人留下了一刀,這四個人滿臉不甘地倒下。

楊天看著唯一落單的一個人,這個人因為沖的慢,所以保住了一條小命。中年漢子看著地上的屍體「啊!」的一聲沖向了大門處,給楊天留下了一個背影!看到這一幕,楊天笑了,嘴角泛出一絲狠色,右掌化拳,猛然朝中年漢子擊去,一道道拳影猛猛龍出海一般,瘋狂地向中年漢子撲去。「彭!」的一聲,中年漢子龐大的身軀將李家的大門都給撞開了,半空中,一道鮮血灑下,落地時,中年漢子已沒有了任何生機!

楊天吐了一口氣,大步向李家邁去,雄渾地聲音響徹院落中的每一個角落:「夜襲開始!李家的人,都給我滾出來!」一道模糊的身影飄過,劉方看著楊天,撇撇嘴道:「無趣的戰鬥!我去裡面看一下有什麼好東西,你擺平這裡的人!」

楊天的聲音落下不久,便有三、四十個李家的護衛從後院跑了過來,「嘎吱!」一聲,從東屋內走出來一人,年齡不過三十,看著楊天說道:「不知閣下何人?為何深夜闖我離家?」

話語剛入楊天的耳中,楊天便抬起頭看了一眼說話之人,此人楊天認識,就是李民的大兒子李福。「你還記得我嗎?李福???」一股驚天地殺氣將楊天的黑袍吹動,露出了包裹住面龐的楊天。

「楊天?」李福露出驚駭地神色:「你不是死了嗎?」

牟明 楊天冷冷地道:「怎的?令你失望了!」楊天狀若瘋狂地叫道:「如果我死了,你李、方兩家就可以逍遙法外了,那麼我楊家的血海深仇,有誰來報!告訴你,今日,李家,哪怕一隻蒼蠅也別想飛出去!」

聞言,李福怒道:「就憑你這個廢物!短短三年,我看你別的本事沒長,口氣倒是大了不少啊!」

「試試吧!」楊天冷笑一聲,疾風步使出,穿梭在人群之中,楊天手中的佩刀每揮出一刀,便有一人死亡,短短瞬間,便死了一大半!

李福見狀,叫道:「聚集在一起!」眾多李家的護衛都聚在一起。看到圍在一起的李家護衛,楊天冷笑了一聲,將佩刀扔了出去,目光在深夜顯得發亮,楊天深吸一口氣,雙掌成拳,一道白色的旋風從楊天拳中飛出,旋風速度快的嚇人,眨眼間便將李家的一名護衛哄的炸開,可憐的護衛連叫聲都未能發出,便被楊天的一拳哄的粉碎。餘波未消,五道凄慘地叫聲響起,一拳擊斃六人,這等實力連李福也傻眼了!

可楊天卻絲毫不遲疑,又連續打出來幾拳,每一拳都擊斃六人,唯有一人挨上了還能不死,那就是李福,不過此時的李福卻是躺在了地上,一絲血跡順著嘴角留了下來,楊天一步一步地朝李福走去,看見楊天過來,李福驚慌了,當即跪倒,口中疾呼:「求求你!不要殺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求求你不要殺我!」

「唉!」楊天轉過身去,就在此時,李福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霾,一掌就要向楊天拍去,手掌即將擊中楊天的時候,李福突然覺得呼吸困難,低頭看去,一柄劍的劍尖不知何時已經沒入了他的胸口,略帶不甘地看著楊天,楊天拍了拍手,口中說道:「父債子還,這是你李家欠我的!還有,不要忘記五年前,你們李家對我所做的事!」說完,頭也不回地向後院走去。

甫一進入後院,楊天便感到一股濃濃地血腥之氣,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就冷讓楊天感到膛目結舌了,只見劉方一臉淡然地後院走出,看到楊天時,劉方笑道:「幫你解決了一些麻煩,諾,這個給你。」楊天接過一看,竟然是一枚黑色的戒指,瞧得楊天茫然的表情,劉方笑道:「這是一枚乾坤戒,裡面可以存放好多東西,就跟乾坤袋差不多!」

雖然楊天不明白乾坤戒是什麼?但是,一聽到乾坤袋,楊天就明白了!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比較大的物體或比較多的貨物,人們無法一次性帶走,所以,就創造了儲物袋。而乾坤戒就是縮小型的儲物袋。

第一次見到這種儲藏形的東西,楊天感到頭大了,不好意思地問道:「怎麼用它?」

聞言,劉方笑了笑:「只要將法力蘊含在手掌上,就可以取出裡面的東西了,放的時候也是一樣!」

「哦!」楊天「哦」了一聲,將手掌伸進乾坤戒中,再次伸出時,手裡多出了一把銀票,楊天見狀,將銀票裝進了懷裡。嘻嘻笑道:「沒想到這個戒指的主人還挺有錢的嗎?」

劉方笑道:「那是自然,好像這個傢伙是李家的大長老吧?我進去的時候,這個老傢伙正在和一個女子行那苟且之事!結果,我就一招把那個老頭解決了!」

楊天聽后,默默走到後院,原本乾淨的後院,此時已是一片狼藉,數十個李家的族人東倒西歪的躺在院中的地上,鮮血噴濺地到處都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後院,楊天轉身而去,直奔大門。

即將到達大門時,楊天的身形陡然止住,隨意地進了一間房間,取出裡面的蠟燭,將之丟在了那些屍體上,待到屍體上布滿火焰的時候,楊天隨意一腳,將一具屍體踢在了木門上,不多時,整個李家便被一團熊熊的大火包圍,看到如此景象,楊天頭也不回地走了。

方家距離現在的李家不過三、四里路,濃濃夜色中,劉方看著楊天有些不高興的神色,問道:「剛才你為什麼要燒了李家?」

楊天聞言,頓了一下,邁步向前:「因為我不想他們玷污了我楊家!」

「唉!」劉方唏噓道:「還好,李家的家主已被人殺死,要不然,我們這次就要落荒而逃了!」

聽得此話,楊天的小臉上才露出幾許喜色:「嗯,據說李家的家主實力也在入凡巔峰層次,但是,除了他之外,其他的都是不入流的角色,就連他的大兒子李福實力不過也在入世巔峰層次而已。」仰望茫茫夜空,楊天嘆道:「父親,只要將方家的人殺了,孩兒就能報仇了,在我有生之年,一定會打敗楊浩,救您出來的!」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行進了一段時間后,楊天的腳步突然放緩,嘴角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這一次,我要速戰速決!」說完,便用黑袍蒙住了臉面,同時腳下開始飄忽不定的向前奔去。

此時的方家無疑是處在極度放鬆的狀態,就連門口的守衛也呈現出了一種極度懶散的模樣,兩個守衛將手中的兵器隨意一放,便開始打起了哈欠。這一次,沒有像剛才進入李家一樣麻煩,在臨近兩個守衛的時候,楊天一人一掌將兩個守衛打暈,然後便悄無聲息地走近了院內。

「不對!」剛一進入院內,楊天便感到了一種寒冷的氣息。楊天四處一瞅,房屋內一盞燭火也沒有,整個院內就像是陷入了黑暗一般。

「嘎吱!」楊天隨意打開一間房間,將燭火點亮,床榻上,一個上身**的男子斜躺在床上,臉上一道恐怖的刀傷使其斃命。

「死了!」就在楊天愣神之際,一道淫笑聲從院中的某處傳來:「來吧!小美人,讓哥哥在玩玩啊!」房屋內,五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下的男子站於屋內,其中一個正在對一個全身**的美貌女子進行猥褻,這個黑袍男子摸著美貌女子的身體,嘖嘖道:「這麼漂亮的小妞,怎麼跟了李家的糟老頭子,真是可惜了,來吧,讓哥哥爽一下吧!」

「老三!」其中一個人斥道:「你小點動靜,楊天可能會在這幾天來到這,我們要做好萬全之策!」

聞言,那個被稱老三的黑袍人轉過身來,不滿地道:「大哥,以我們兄弟幾人的實力,連這麼一個方家都被我們屠殺了,小小的一個楊天,又怎麼回事我們的對手呢?」

聽得此話,其餘三個黑袍人朝這間房中的一角看去,那裡有著五、六具男性的屍體,死狀異常可怖。

「可是,如果楊天看到其他房間中的屍體,他可能會逃,如果這次再找不到楊天,我們兄弟五人的性命就會不保啊!」老大說道:「不行,我要去院內看看!」

「哈哈!」老三笑道:「我說老大你怎麼越活膽子越小啊!不要說楊天來了,就算他不來,我也要把他找出來!」

「不用勞煩你了!」就在老三的話音剛落,一道喝聲陡然傳來,原本緊閉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一道身著黑袍的少年緩步進入房間。

「楊天?」五個黑袍人愣了一下,然而還不待其中私人高興之時,老大的話瞬間將四人打入冰冷的地窖之中:「入凡之境,短短三年,你竟然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

「什麼?」老二叫道:「怎麼可能?大哥你是不是搞錯了!難道他的實力可以與你相媲美?」

」不!「老大說道:」我是入凡中期,而他卻是入凡初期!」

「廢話少說!讓我宰了這小子!」老三說著便向楊天撲去,看到黑袍人向自己襲來,楊天冷哼一聲,雙拳蓄力,然後,猛地一拳擊向黑袍人。

「彭!」的一聲,黑袍人如破麻袋一般被擊飛到了牆壁上,其他三個黑袍人見狀,大聲呼道:「老大說的沒錯!老三不是他的對手,我們一起上。」說完,三個黑袍人紛紛圍住了楊天,那個被擊飛的黑袍人從地上爬起,滿臉怨恨的看著楊天,惡毒地道:「看樣子,今天不拿出點實力來,你當我們是混飯吃的!記住,小子,魔宮的人不是好惹的!」說完,四人身上突然泛起一陣濃濃地黑霧,片刻,黑霧便將四人包裹而盡。

「噬魂鎖鏈!」從黑霧中傳出一道喝聲,然後便看到一條條漆黑的鎖鏈,從黑霧中拋射而出,這些鎖鏈瞬間便將楊天周圍包圍。

「哼!」見狀!楊天冷哼一聲,面對四面八方的漆黑鎖鏈,楊天緊握雙拳,直到拳頭上布滿了紫色的光焰時,楊天大喝一聲:「天風拳。」右拳直勾勾的打出,頓時,一道手臂般粗壯的紫色光柱與鎖鏈相撞,「嘎崩嘎崩!」一道道鎖鏈斷裂的聲音清晰可聞。鎖鏈一斷,從濃濃地黑霧中突然拋出一道男子的身影,黑霧頓時稀薄了許多!只聽見其他三人的呼聲:「老三!」那道被擊飛出去的身影再次落到地面上時,依然沒有了呼吸!

「可惡!竟然殺了我三弟!」一直沒有加入戰圈的黑袍人冷喝一聲,然而,還未等他出招之時,楊天的雙拳又再次擊了出去,拳頭瞬間擊中兩人,又是兩道身影從黑霧中拋了出來。原本濃郁的黑霧變得稀少,甚至露出了僅剩下的黑袍人的輪廓。楊天趁勝追擊,再次揮出一拳,那個剩下的黑袍人急忙用拳封擋。楊天冷笑一聲:「擋得住嗎?」「哄!」一道音爆聲突然響起,那個僅剩的黑袍人突然七竅流血,身軀硬生生倒下。

「哼!」一道冷哼聲傳來,楊天迴轉過頭,目光看向黑袍人中的老大,笑道:「你很英雄,竟然沒有和他們一起進攻!」

黑袍人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地低下了頭,然而再次抬頭,睜開雙眼時,楊天清晰地看見,這個黑袍人眼中的有著濃郁的黑色氣息。

「少說廢話!過招吧!」黑袍人說完,突然發招。一掌筆直地擊向楊天,楊天看著這一掌,身形陡然側移,因為他感覺到如果被這一掌打中,自己不死也會重傷。直到一掌的氣勢落下,楊天的心裡突然一咯噔:「入梵谷手!而且達到了入凡中期的地步!」

對於比自己還要強的對手,楊天的心裡沒有了剛才那般輕鬆,因為同等級的強者作戰,如果沒有過硬的底牌,除非發生奇迹,要不然,能夠越級而勝的可能性微乎極微。

楊天目光灼灼的看著黑袍人,一拳擊出,一道泛著碧色的拳影有如驚鴻一般掠向黑袍人,對於這一招,黑袍人似乎有了防範,等到拳影將至之時,左掌握拳,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姿勢堪堪避過這一拳,有張突然伸出,將這一拳截斷。

黑袍人看著楊天,冷笑道:「這一招對我沒用,還是用點其他的招數吧!」

楊天聞言,冷哼一聲,腳步突然擺出一種奇詭的姿勢,宛如旋風一般沖向了黑袍人。片刻,二人拳掌交擊的聲音在這間房內響起,不知二人交擊了多少拳掌,只見一道道拳影眼花繚亂的打出,而對方也以同樣的速度封擋。眼看硬攻沒有結果,楊天果斷收拳,身形向後撤去,而黑袍人也同樣後撤,二人喘息了片刻,楊天雙拳同時抬起,然後狠狠地向地面擊去,頓時,一道三、四丈寬的裂痕在地面浮現,黑袍人見狀,只得向上蹦去。

「好機會!」楊天看著處在半空的黑袍人,笑道。同時雙拳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快速打出,頓時,在黑袍人眼前出現的就有三、四十道拳影,黑袍人見狀冷哼一聲,全身泛出濃濃的黑霧,一陣怪笑聲從黑霧中傳出:「桀桀……小子,結束了!」只見那一團黑霧,以極快的速度向楊天飛來,黑霧中,一道道轟鳴聲不絕於耳。

楊天瞪大了雙眼,看著這一幕,口中喃喃地道:「怎麼可能?那些拳影竟然都在黑霧裡,難道是哪團詭異的黑霧嗎?」就在黑霧即將到達之際,楊天瞬間施展疾風步,那團詭異的黑霧緊貼楊天而過。

「受死吧!」黑霧中,突然傳來一陣大叫。只見那團黑霧突然一分為二,正面夾擊楊天。

「難道結束了嗎?」楊天不甘地想到。

「拼一拼吧!至少還有一搏的機會!」一道雄渾地聲音從楊天體內傳來,頓時,一股暖洋洋地感覺流淌在楊天的全身。

「這股力量!」楊天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右手突然發出一股極強的吸力,將房間內一側丟棄的長刀吸了過來。

「來吧!」楊天手握長刀,將天風拳的全力統統灌輸到長刀之上,只見原本白色的長刀上,通體泛著碧色的光芒。「即便你有了和我相同的力量,我也要殺了你!來吧!看看是誰更勝一籌吧!」黑霧中的黑袍人看見楊天手中的長刀,瘋狂地叫道,然後,拚命似的奔向楊天。就在黑霧即將到來之際,楊天突然將長刀橫向劈出。「啊!」一道凄慘的叫聲從黑霧中傳出,「啪嗒啪嗒!」兩截斷裂的身體從半空中落下。原本藏在黑霧中的拳影頓時失去控制,猶如一條條餓狼一般奔向了四面八方。

「噗!」楊天猝不及防,被一道拳影擊中,一口鮮血吐出。身體頓時如破麻袋一般跌出來房間。

「哄!」的一聲,被拳影波及,房間頓時倒塌!

見狀,楊天起身,苦笑一聲,原本他還打算將那名女子救出,現在不可能了!

「一切都結束了!」楊天抹掉嘴角的鮮血,大步邁出了方家。

「哄!」一道爆炸聲響起,楊天突然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出現在他的周圍,只見剛才已經倒塌的房屋中,一個臉上帶著面具的女子緩緩走出,即便女子的身材有多麼火爆,楊天也顧不得想其他的事情了,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完蛋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這個女子,楊天並不陌生。此人就是當初在楊家曾經出現過的女子,而且此人還是楊浩的手下。直到小七走到楊天跟前時,楊天的恐懼還是沒有一絲減退,一滴冷汗從楊天額頭上冒出。

「竟然是你!好深沉的隱匿!即便剛才那五個人被我殺了,你都不曾出手!」為了掩飾自己的慌張,楊天出言說道。

小七看了一眼楊天,說道:「你這是在誇我嗎?按道理說,我幫你解決掉了方家的人,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小七嘻嘻笑道:「還有那五個人本來就是廢物,如果你連他們都解決不了的話!那我豈不是白白跑了一趟了嗎?」

楊天聞言,不由心頭犯寒:這個女人不僅法力高強,而且此人心狠。想到這,楊天不由問道:「魔宮的人當真都如此狠毒嗎?」

「呦!」小七聽得此話,媚笑道:「沒想到你知道我們是魔宮的人,那便給你一個機會,將陰陽殘缺法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你怎麼知道陰陽殘缺法?」楊天驚訝地說道:「是楊浩告訴你的!」

小七一步一步走近,臉上露出一絲邪笑:「不用套我的話了,即便告訴你主人在古龍城哪有如何?以你的實力,主人隨便出招都可以致你於死地。」

楊天閉上雙眼,喃喃地道:「既然這樣,我也就不用保留了!」

「即便你擁有入凡中期的法力,你也不是我的對手!」聞言,小七搖了搖頭。

楊天聽后,笑了一聲:「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也要試一下!」話音剛落,楊天便施展疾風步向遠處逃去。

見狀!小七冷笑一聲:「想跑?」同時,小七也展動身形,宛如鬼魅一般的速度,瞬間就追上楊天。

站立於楊天面前,小七手指繞著自己的長發,似笑非笑地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浮雲!」

「唉!」一聲濃重的嘆息聲在楊天心中響起,劉方說道:「她說的沒錯,也許你不知道她的真實實力,可我卻可以探查的到,如果是我全盛時期,即便是她,我也不懼。可是,如今我實力大減,恐怕難以與她為戰,記住,一旦瞅到機會,你就逃跑,今日,我便讓你看看什麼事真正的強者!」

看到楊天一動不動,小七笑道:「怎麼?嚇傻了,還是不想逃了?」

小七話音剛落,一道嗤鼻之聲頓時響起:「就憑你入聖巔峰的實力,說這些話,未免有些可笑了吧!」

小七聞言,滿臉震驚地看著楊天,只見從楊天的體內飄出一個虛幻的身影,這道虛幻身影看著面前的小七,露出了笑容:「好久不見了!竹靈子!」

小七聽后,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我的本體?難道你是……??」

劉方笑道:「除了同根同源,還能有什麼原因?」

「可惡!竟然是你,木靈子!」初始,小七還有些慌亂,但是到了後來,瞧見了劉方的身體后,小七笑道:「如果你身軀尚在的話,或許我會立馬逃走,但是如今,你的肉體卻沒有了,而你應該知道,擁有一個肉體,對於我們這些靈體來說,意味著什麼?」

「唉!」木靈子嘆息一聲:「放了他,以前的事,我可以不追究!」

「妄想!」小七怒斥一聲,身形展動,掌心泛著碧綠的光彩,向木靈子撲去。後者見狀,長嘆一聲,也迎了上去,頓時,雙方交擊在一起,周遭立刻泛起耀眼的光彩,二人就像兩道綠光一樣,崩射出一道道綠色的光焰,兇猛的氣勢波及到楊天,後者急忙後撤幾步,似乎是有所察覺,木靈子帶動小七的身軀騰空而起,然後再不斷交擊中。二人漸漸飛向了遠處,楊天見狀!急忙跟了上去。

片刻,二人終於在一片叢林中停下,旁邊一條溪流緩緩流過。楊天看著停下的二人,此時,二人都有些氣喘吁吁,在小七動人的身姿上,可以看出胸前的偉岸,波盪起伏!

「在同為木屬性的靈體中,你或許可以打敗其他人,但是,憑我對你的屬性壓制,你沒有任何勝算的!」木靈子看了一眼楊天,緩緩地道。

「廢話少說!」小七說完,再次撲上。纖弱的手臂泛著一道道波浪形的綠光,這些碧光猶如一個個圓圈一般套在了小七的手臂上,隨著小七的嬌斥聲中,這些圓圈頓時碧光大盛,然後被小七擊向了木靈子。在一陣耀眼的碧光中,小七的身姿也如影隨行,緊跟而上。

「我說過了這些沒用!」木靈子大喝一聲,雙拳緊握,迸發出兩道強烈的綠光,將這些圓圈擊得粉碎。然後雙方再次交擊在一起。這一場面,另楊天的氣血上涌。楊天不過是入凡初期。而小七和木靈子的對戰,可以說是達到了入聖巔峰,隱隱間可以達到人王的地步。

二人短短一瞬間就交擊了上百拳,在揮出一拳,小七突然後退,詭異地笑道:「老傢伙,我看你的靈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吧?」

聽得此言,木靈子臉色巨變,扭頭對楊天說道:「快走!」

「不!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楊天雖然心中害怕,但還是說了一句。

木靈子話音剛落,小七的語聲猶如驚雷一般響徹在楊天與木靈子的心中:「你應該知道,我的本體乃是竹子和蛇孕育出來的!我不僅會木屬性的法術,而且……」話音未落,小七突然伸出右手,一陣黑光湧現,在小七空無一物的右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截黑色的長鞭,鞭身之上密布著一條條白色的紋路。

「這次看你怎麼應付!」小七大聲叫道。手中的長鞭突然一甩,長鞭頓時脫手,向木靈子飛去,飛至半途,長鞭突然化作了一條銀白色的巨蟒,巨蟒長著血盆大口向木靈子撲去。看見巨蟒,木靈子隨手一吸,將楊天手中的乾坤戒吸了過來,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張張紙張,丟進了乾坤戒中。最後將乾坤戒扔給了楊天,左手一揮,將楊天擊飛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

「這是我畢生所有!我沒有時間交給你了,希望以後對你有些幫助!」木靈子轉頭對楊天叫道,然後又轉過頭來,雙眼盯著巨蟒,口中暴喝:「木靈盾!」隨著木靈子的喝聲響起,只見他雙拳化掌,找那個心之中爆發出一陣耀眼的綠光,片刻,一道綠色的透明光盾凝聚在木靈子的手掌上。

巨蟒狠狠撞擊在了木靈盾上,頭部首先消散。然而,木靈子卻突然看到小七嘴角的詭異笑容,不由得低頭一看。一道模糊的黑色蛇影穿過了木靈盾,撞擊在了他的身上,木靈子的胸口很快破開一個大洞。

「啊!」一道凄厲的慘叫突然響起。楊天回過頭來,瞳孔突然放大。只見半空中的木靈子頭朝後仰,雙掌之上的聚靈盾已經被一絲絲黑色所渲染。木靈子的眼神域楊天的眼神相聚。楊天的腦袋「嗡嗡」作響,一股異樣的情緒充斥在她的腦海。就在此時!木靈子身上開始飄出一點點綠色的光點,隨著光點的不斷飄出,木靈子的身軀越發透明。

「孩子,記住!要好好的活下去……」直到綠色光點消失,木靈子最後一句話,才緩緩飄出。

憤怒!此刻楊天的心中除了憤怒沒有其他的任何的情緒!楊天雙掌緊握,大吼一聲:「我和你拼了!陰陽殘缺法!」隨著楊天一步步的跑來,陰陽殘缺法開始運轉在她的周身,漸漸地,他的周身開始充斥著一種紅色的能量,漸漸地,這種紅色的能量將楊天包裹,遠遠看去,就像一直奔跑的火球。等到楊天與小七近在咫尺時,小七的心中突然泛起異樣的情緒,口中叫道:「不!」但是出離憤怒的楊天怎麼能聽到呢?

「陰陽殘缺法!」楊天將陰陽殘缺法發揮到了極致,就連楊天的雙眼也變的如野獸一般赤紅,面對小七,瘋狂咆哮道:「陰陽殘缺法!」

Leave a Reply